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十八章 逃亡

第二十八章 逃亡(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然而五行生克当中,素来都是有火克金的说法,商斯的这一道剑气,说到底也应该是庚金之属,遇到了号称是火中之精的三足乌吐出来的五味真火,便是恰恰的遇到了要命的克星,虽说依然是在持续的顽抗当中,却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过多久就被熔炼成了几缕黑气飘飞而去。

紧接着,这三足金乌喷出来的火焰便直入到了野猪的伤口当中,烧得皮肉“滋滋”作响,不过野猪看起来却是没有多少的痛苦,因为这三足金乌对火焰的操控那是与生俱来的天分,神妙无比,就仿佛是鱼会游泳鸟会飞翔一样,与后天研究出来的控火术在精妙之处可以说是不可同日而语,它喷出的火焰,主要便是针对野猪伤口上的腐肌烂肉,还有脓液疮毒去的,烧去了死肌,灼闭了血管。

等到了三足金乌停止了喷火以后,野猪再自行的涂抹上了随身携带的伤药,顿无错时就觉得伤口处一阵清凉,他随身携带的伤药不消说,都是林封谨不惜成本特制的,千金难买,这时候没有了那股恶毒的剑气,顿时就发挥出来了药效。

不过,有道是伤筋动骨一百天,野猪的伤势虽然有了起色,恢复力惊人外加灵药辅助,却也不可能立即就能满血复活保持战力的,这样甚至伤及到了内脏的伤势,距离彻底的恢复自身的战力好歹也要休养十来天吧,而迫在眉睫的是,追兵随时都可能到来!

有道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便是指的林封谨一干人当下的这情况。

好在这时候,那三足金乌潇洒的拍拍翅膀,然后便飞到了树叉上面,歪歪头,看起来仿佛是在示意林封谨等人跟随着他走一样,林封谨试探性的朝着前方走了几步。果然见到了这鸟儿继续往前飞,见到林封谨不动,便烦躁的拍拍翅膀,仿佛在催促。

林封谨见到果然是这么回事,顿时便让石奴回到了天狼的体内,让他搀扶着野猪前行,跟随着这三足金乌而去,逶迤跋涉出去了十几里之后,便听到了前方有水响的声音,然后便见到了前方的峡谷当中。赫然有一条湍急的河流在哗啦哗啦的响着,这条河叫做裹力河,水量十分充沛,在河边赫然有一个很大的木料场,里面的木头已经是堆积了不少。

这里乃是专门采集木材的场子,等到初夏雨水变多,河流水量充沛的时候,就将木材扎成大排,顺水冲流下去。不过此时时节未到,河水不丰,放排很容易被撞散掉,所以就将砍伐下来的木材堆积到了这里。

林封谨一眼就看到了这场子在岸边的码头上。停泊着几艘小船和木筏,他顿时便是眼前一亮,心领神会,就对准了那边的码头大步走过去。

不过能在这样荒僻的地方伐木放排的。也都不是什么良善的人,和后世的黑煤矿差不多,主持的人都是将那些死命压榨工人的恶徒。西戎更是有奴隶的存在,因此这里的每一根木头上,几乎都萦绕有累死的亡魂,为了避免奴隶逃走,还养了七八条恶狗在里面。

感应到了林封谨等人靠近,自然是里面圈养的恶狗先叫嚷了起来,这些人先是听到了狗叫声,接着就有人探头一看,喝骂着冲了上来,提刀持枪的格外凶狠,林封谨只觉得脑海里面剧痛无比,捂住了额头,嘘出了一口长气道:

“杀了。”

顿时,天狼和水娥便是同时出了手,天狼虽然只剩余下来了一只完好的手臂,但对付这些普通人当中的恶棍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还有水娥在旁边帮忙?因此可以说是一照面,就直接被天狼的链子枪刺倒了三个,接下来水娥持咒完毕,平地里又射出来了五六根冰刺,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打手又刺倒了三四个。

但凡冲在前面的,都是好勇斗狠,平时在这小团队当中就表现得格外凶悍的,结果这几个人一死,顿时剩余下来的人立即就是心胆俱寒,发一声喊丢掉手里面的家伙转身就逃,后面的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跳着脚痛骂,却也是拦也拦不下来。

这等乌合之众,肯定是一击即溃的,此时发生的这种事情,其实也是林封谨预想当中的结果,此时林封谨感觉脑海里面疼痛稍缓,便是弯腰下来,抓住了旁边人丢掉的一把刺叉,拿在手里面掂了掂,然后猛然一个大跨步就将其抛掷了出去。

这把激射而出的刺叉,立即就闪电也似的穿透了一名奔跑当中的打手的背心,刺叉上面余下的大力更是将他撞得飞了起来,那刺叉接着更是余势不衰,深深的扎到了那首领的大腿上,这首领顿时倒地,捂住了腿大声惨叫,其声十分痛苦,再也没有办法指挥喝骂了。

见到了这一幕,野猪惊喜道:

“公子,你恢复了啊。”

林封谨捂住了太阳穴,苦笑道:

“我瞄的是旁边的那个弓箭手啊”

野猪顿时无言,不过这时候,那名弓箭手也是被水娥一发寒冷射线命中,直接冻结成了一尊冰雕,然后从木头堆上摔下来,仿佛瓷器那样砸得粉碎。

这时候,林封谨也是不敢耽搁时间了,他知道追兵随时都可能出现在后面,便是马不停蹄的让野猪和天狼直接上最大的那一艘船只,接着又握住了牙之王这把骨匕,将码头上面剩余下来的几艘船只,竹筏的缆绳全部割断,看着它们打着旋儿朝着下方漂流了下去后,自己才登船。

同时,林封谨上船的时候也是随手抓了两个船工,这时候便让船工开船迅速离开了这里。

天狼虽然断掉了一只手臂,不过林封谨只是脑袋剧痛,没有办法认真思考问题,几乎要出现精神分裂,其实体力什么的都在,做摇橹这样的简单活儿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们的船只可以说是在水面上顺流而下跑得飞快,迅速的就消失在了层峦叠嶂的两岸山峰深处。

只过了大概半盏茶功夫。这木料场旁边的山上,就冲下来了十几名黄衣道士,他们一见到了这里的流血现场,立即便是神色一喜,不过当他们抓了两个人,询问到林封谨他们已经是乘船顺流而下的时候,这十几名黄衣道士立即就追赶而出,当他们得知所有的航行船只,竹筏都被林封谨他们给放掉了以后,一个个都是捶胸顿足。气急败坏。

他们只是觉得自己错过了一次莫大的机遇,却也不知道,他们若真的是追上了林封谨一干人的话,几乎是必死的,因为烂船也有三分钉,不过,林封谨他们在被继续拖延了时间之后,就很可能被衔尾追来的商斯等人撵上,再难有逃脱的机会了。

此时顺流而下。林封谨他们总算是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们抓来的两名船工也是被胁迫来的奴工而已,见到了林封谨他们杀掉了那些打手,心中十分快慰。也不会敌视他们,林封谨并且还每人给了他们五两银子,答应待会儿就放他们走,因此这两个人也是没有什么异心。老老实实的在外面开船。

在船上歇息下来了以后,野猪已经是不需要旁人来照顾,生活能够自理。并且还是位于河上,警戒之类的事情水娥自然能做,所以石奴也是不用操控贪狼,直接给躺卧下来的林封谨当枕头,一点一点的压制修复着林封谨破碎掉的识海。

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时间之后,此时一干人也是纷纷对野猪的那位师尊大巫凶充满了惊佩的感觉,他留给野猪的这一道战纹,绝对不是简单的防护法术,而看得出来,这道最后的战纹根本就是一把十分特别的钥匙,拿出来了这把钥匙以后,那么就会开启一道一道的奇特连环谜题,可以说是环环相扣的解决他们当前的困难。

本来林封谨以为这位前辈高人顶天也就是武亲王钱震身边“三友”的级别,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位大巫凶能够在十几年前推算到野猪的灾厄,当年的修为恐怕是深不可测,比起元昊和王猛这两位天下双壁,只怕也是不遑多让啊。

此时林封谨等人乘船顺水而下,大概也就航行了小半个时辰后,林封谨已经开始顾虑着法家中人有可能先通知其余的人来下游拦截,那只三足乌居然又突然出现了,这一次它是直接从船篷旁白的窗户飞了进来,昂首阔步的在船舱里面踱了几步,这才飞到了船头,发出来了“乌乌乌”的叫声,在前方的空中盘旋着。

林封谨便对那两名船工道:

“跟着它走。”

这两名船工立即便依言行事,然后往岸边靠了过去,顿时就发觉前方百丈处,似乎有一条山溪汇入到了这大河当中,山溪当中乱石林立,看起来完全都没有办法通航。一干人便是弃船上岸,当然顺带将船只凿沉来了个“毁尸灭迹”,然后便是跟随着三足乌的领路顺着溪流跋涉了上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