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十五章 危机再袭来

第二十五章 危机再袭来(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同时,不得不提的是,林封谨在与三尸虫争斗的最后阶段为什么显得那样的镇定和有恃无恐?这却也绝对不是他在故弄玄虚,虚张声势之类的,而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来自石奴的支持。

石奴有一项十分强悍的好处,那就是可以修复神识,安定魂魄。

三尸虫在林封谨的识海里面翻江倒海,将林封谨的神识魂体一次一次的击碎击溃,只是自从石奴出现了之后,林封谨的神识自然就能感应到来自石奴处源源不断传送过来的力量,在最危机的时候获得了最需要的补充!

这不仅仅是给予了林封谨实质上的支持,更是给予了他精神上的强悍动力,至少林封谨知道,他之前做的那一切事情,已经是生效,并且得到了回应,这便已经是足够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野猪本来靠在了墙壁上养神,忽然就一激灵的爬了起来,一把就抄起来了手中的开天,整个人像是警惕到了危险的野兽那样,半趴伏在了地上,身体就仿佛是绷紧了的长弓一样,充满了惊人的爆发力,蓄势待发。

黑帝镜也是徐徐的漂浮了起来,水娥的幻象也是显得更加清晰,乃是一个穿着古代装束的贵妇打扮,行走的时候格外的娉婷,只是脸部的轮廓有着一层淡淡的朦胧,因此显得格外的神秘,也是看不清楚她的具体长相。

水娥的幻象将黑帝镜捧在了手中,镜面上的光华变幻了几次以后,便是迅速的出现了外面的轮廓景象,此时他们所处的冰壁距离上山的道路并不远,直线距离顶多也就是三丈而已,不过,出入口却是在道路左边高耸的冰壁上,在水娥的掩饰下,那冰壁表面可以说是平滑如镜,看不出来任何的异样。

从远处的道路上。徐徐的走来了三名长袖飘飞的道人,这些道人一看就知道乃是法家中人,此时山风颇大。还夹着雪,因此吹得他们衣袂飘飘,远看起来真的是仿佛若神仙中人一般。

但是有一句话叫做距离产生美,靠近了以后。三名道人被冻得通红的鼻头,不停偷偷流出来的鼻涕,还有不停颤抖着的身体,都深深的将他们之前的形象给毁得一干二净。

这就是林封谨之前不惜耽搁时间将塔公镇毁掉的好处了,长途奔袭而来的法家中人哪怕是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在没有办法就地取材。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也是肯定没有办法满足所有需求的,仓促当中,肯定有不少的疏漏。

比如说这三名道人虽然穿了好几件同伴贡献出来的道袍,貌似保暖是够了,但是他们是来追杀林封谨等人的,而且还落在了后面,同时也是为了抵御严寒,上山的时候便是不惜消耗体力,紧赶慢赶。之前想的是运动一下之后身体能暖和,结果却是出了一身的汗,这时候一停歇下来,那汗水将里衣打湿,便是显得格外的冰冷,令体温迅速流逝。

同时,因为这塔公镇周围两三百里内,积雪已经是很少或者没有,所以他们穿的鞋子都是大口的布鞋,此时上了山之后。要在雪地里面行走,一脚踩下去,积雪直要没到脚髁处,松软的积雪顿时就要滚落到了鞋子当中,一股一股的刺骨冰凉直侵入到了骨髓里面去,若是一时半会倒也罢了,偏偏漫漫长路还只是起步,最危险的就是怕脚冻太久直接冻僵,那时候被剪掉几个脚趾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必须注意到,这三个道人在行走的时候虽然貌似十分随意,但实际上身体却是处于时刻绷紧的紧张状态,一旦遇到了袭击的话,那么就会在第一时间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其中更是有一名道人背上交叉背负着双剑,额头上面缠绕着一条布带,斜斜的将左眼给缠绕住,并且那布带上面还在微微的沁出了血迹,因此看起来像个独眼龙似的。

然而虽然隔着剑鞘,野猪的目光投注在了那双剑上面以后,却也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显然是杀人无算。

哪怕是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双剑道人,野猪的呼吸都开始微微的急促了起来,握住了开天斧斧柄的手指都在收紧,他感觉到了一股仿佛是洪荒猛兽也似的庞大压力从这双剑道人身上传来,竟是压迫得他有窒息的感觉,因此野猪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双剑道人一步步的逼近,甚至就仿佛是落入到了陷阱当中的野兽那样,本能的从喉咙中发出了咆哮的低吼。

这名双剑道人,便是法家四柱之一的商斯,他其实是不怎么想来这里的,更不愿意在伤到了一只眼睛的情况下就上这雪山,然而此时这情况却可以说是赶鸭子上架一样,不能不来,不得不来啊。

野猪看着这三个道人慢慢的从冰雪覆盖的山间小道那里走了过去,总算是嘘出了一口长气,瘫倒在了地上,抹了一把脸,发觉满手可以说都是冷汗!说实话,野猪最擅长的,还是在万军当中冲杀搏斗,这样的小规模战斗也不是不行,却是有一种缚手缚脚的感觉。

更何况野猪此时要面对的情况十分恶劣:林封谨昏迷不醒,石奴要为他镇压受伤的魂魄,就相当于天狼是没有办法参战的了。

并且野猪还没有办法放手出来杀个痛快,还要肩负起保护人的重任,这却是他最不擅长的一件事,端的是让他仿佛热锅上面的蚂蚁一般走来走去,可以说端的是格外的焦躁了,因此就不难理解野猪此时见到对方离开的时候的如释重负。

正当野猪抹了一把汗,要询问林封谨情况的时候,没想到那三名道人却是又重新折返了回来,这一下子顿时就令野猪又紧张了起来,在黑帝镜当中甚至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音:

“我们难道是走错路了?那小子在故布疑阵?前面明明是没有脚印了啊。”

“咱们兵分三路来追击这小子,追错了也是再正常不过好不好?”

“等一等!前面没有脚印可能是对方在布设疑阵,但是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家伙随便找了个雪窝子躲了起来!!”

“没错,确实有这可能。”

那一句质疑的话不是别人说的,正是商斯所说,其余的那两个人显然是对他颇为畏惧。因此都是在顺着商斯的话头来说,紧接着又觉得有些不对,便质疑道:

“那么这冰天雪地的。这厮朝着雪窝子一钻,做个彻头彻尾的大乌龟,咱们确实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啊。”

商斯冷笑了一声道:

“韩子他老人家早就料到了这厮有这一招,李也师侄。你应该修炼的是咱们法家的东方系心法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