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六章 破敌

第六章 破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就在林封谨脑海里面浮想蹁跹的时候,史文德手中的锁链已经是陡然爆发了开来,猛然化成了万千条碧色的锁链幻象对准了前方的魔傀儡飞刺了过去,那种威势,直若火山爆发!见到了这样的强横景象,林封谨顿时便是知道,这史文德一定是将心一横,把自己的绝招用了出来。

此人若是耐心下来和魔傀儡缠斗,魔傀儡依然是支持不了太久,毕竟那八倍的伤害压制实在是太严重了,不过,此时的时间对史文德来说却是十分宝贵的,倘若是被开香蜡店的老孙给跑了的话,那端的是面上无光,并且在来的时候他就对刑部的东林书院中人放了大话,好好的讥刺了一番,倘若抓不住的话,那回去以后岂不是被加倍的打脸了?

因此,史文德一怒之下,才爆发出来了自己的必杀秘术,风雨如晦锁!

顿时可以见到,庞大的魔傀儡在他的这一击之下,完全被招式的气劲给吹激了起来,那沉重的身躯居然像是羽毛一样被托在了半空当中,接着便被闪耀着碧色火焰的万千锁链穿透而过,整个身躯都显得残破不堪,伤口处冒出来的丝丝黑气都被碧焰燃烧,同化!

当魔傀儡轰然落地的时候,双腿已经全部被射得千疮百孔,虽然没死,但是伤口处却都冒着炽热的碧绿火焰,烧得皮肉吱吱作响,虽然眼中的诡异红芒还在。却显然已经是失去了拦截住史文德的能力。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背着香蜡店老孙逃走的那名拜魔教徒的轻身功夫确实不错,依靠魔傀儡争取到的那十几息宝贵的时间。他已经是对准了旁边的树林窜了过去,这里的地势本来就是两山中央的盆地,才有山溪流过,一旦被他进入到了树林山谷这等地形复杂的地方,那么抓捕的难度就至少要翻倍了。

此时史文德也是急了眼,也顾不得刚刚施展了必杀秘术后心浮气躁,也顾不得回气。脸上青气一闪,满头乱发一阵乱晃。立即就抛掷出了自己的锁链,刷拉拉的缠住了五六丈外的一块石头,然后用力一拽,自己便已经是追扑了上去。

他连续两掷两拽。瞬间就拉近了自己与逃走的那名拜魔教徒之间的距离,本来两人之间相隔已经要超过了二十丈,此时却是缩短到了十丈不到,虽然那名背着老孙逃走的拜魔教徒已经是逃入到了树林当中,可是史文德有信心在四息当中将其追上,然后成功拿人!

不过,就在史文德再次抛出了自己的的碧血锁链,刚刚缠绕住了前方的一株大树的时候,他旁边的泥土忽然诡异的变形。隆起,出现了一头泥魔,对准了他呕出了一口泥水。同时这泥魔还伸手对准了他抱了过来。

史文德心中大恨,这泥魔对他来说,完全是仿佛虫豸一般的卑微存在,却是恰好卡在了这个点上发难,本来被这厮打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随之而来附带的泥潭诅咒却是十分恶心。非得停下来驱逐不可。

偏偏史文德此时刚刚放完大招,来不及休息回气就直追了上来。一旦停下来了的话,那么这口憋着的气一泄,还要驱逐泥潭诅咒,又要耽搁五六息的时间。有道是夜长梦多,逃走的那拜魔教徒多出来了这五六息的这时间来作为缓冲的话,并且还钻入了树林,就相当令人头疼棘手了。

因此史文德脸上的肌肉一搐,断喝了一声道:

“咄!”

他腰带上顿时有一缕白色的光芒冒了出来,这光芒十分熹微,既像是月光,又像是星光,然后燃烧成了火焰,接着迅速在身边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白色护罩,那泥魔一碰到这仿佛是点点星光组成的护罩,立即就僵硬住,然后变成了点点尘埃化风而去。

此时的史文德可是十分心痛,他这一次,乃是动用了自己足足要耗费一个月的时间才能书写成的护身符箓,这一门神通的名字很奇特,叫做“刑不上大夫”,绘制书写成的护身符箓可以用来抵挡一次灾厄。

史文德此时也是被恶心得仿佛是吃了苍蝇似的,这护身符箓激活以后,号称的是能挡天下的一切邪术神通,此时用出来却只是收拾了一头卑微的泥魔而已,史文德的感觉简直就仿佛是花了一千两银子去嫖花魁,结果被窝里面钻出来的是凤姐那样恶心,好在一个月后还能继续书写,也不算太心疼。

然而此时乃是情势所迫,史文德也是没有办法,他的锁链再次激射而出缠绕住了前方的大树,一借力拉扯之后,整个人便再次飞射而出,落地的时候距离那名拜魔教徒已经只有两三丈的距离了。

此时史文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他已经可以说是算计得非常的清楚,只要自己再次射出锁链飞出,成功落地之后,对方便是进入了自己的射程,便是插翅难飞!他绝对不容易这块到手的肥肉逃脱!

史文德的碧血锁链再次飞出,缠绕在了前方的一株树上,然后他陡然发力。

然而就在他发力之前的那一瞬间,那一株树的旁边灌木从当中,却是一下子冒出来了一条佝偻邪恶的身影,正是林封谨召唤出来的魔傀儡祭祀!

这魔傀儡祭祀举起来了手中的骨仗,上面黑气缭绕,便是敲在了被锁链缠住的那一株树木的下端!顿时就听到了喀嚓的一声脆响,魔气本来就是极具腐蚀性,那树木也就是碗口粗细而已,被敲到的地方立即就仿佛是被大斧斩中了似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还有大量腐朽的木屑洒出。

偏偏此时史文德还在用力一拉。顿时就出现了一件格外尴尬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借到力量飞了出去,反而将那一株被锁链缠绕着的树木给拽了过来砸向了自己。顿时就是手忙脚乱十分狼狈。

偏偏这时候魔傀儡祭祀也是在“落井下石”挥舞自己的骨仗,施展出来了诅咒的邪术,史文德此时本来就憋着一口气在追人,这口气一泄掉,只能被动闪避,足足又被耽搁了七八息的时间,这才狂吼了一声。飞掷出来了自己的碧血锁链,一下子就若链子枪一样洞穿了魔傀儡祭祀的胸口!

魔傀儡祭祀的生命力肯定不如魔傀儡顽强。被这一击之后,立即就当场崩溃成了黑色的烟雾,四散而去。史文德咬牙切齿,披散着一头乱发大声痛骂拜魔教妖人太过奸诈。却依然不肯放弃紧追不舍,坚决不肯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只因为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不过有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大概紧赶慢赶的追出去了数百丈之后,史文德从旁边散乱的草木发觉,对方居然是跃入了前方的一条深谷当中,他当然不肯放弃,也是直接跳了下去,手中的锁链抛射而出。卷住了深谷岩壁上面的树木或者岩石以缓冲,很快的就下到了谷底。

落到了下面以后,史文德发觉眼前忽然一空。发觉前方出现了一条山间小溪,而前方那名背负着老孙的拜魔教徒正半跪在溪边喝水,并且喝了几口水以后,忽然就呕出了一口鲜血,将面前的溪水都染得通红。

见到了这一幕,史文德顿时心中大喜。这才知道原来逃走的那人应该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却是一直都在咬牙奔跑。到了这里终于忍耐不住伤势发作,只能停下来喘息一番,只是这一停之后鲜血呕出,心中的那股劲儿一歇,多半是想要再鼓起劲儿来也是没有余力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史文德也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人,当下居然便不前进了,而是嘴角露出来了一丝狞笑,然后调匀自己胸中的气息,步步逼近再说,他身经百战,可以说已经是看过了太多敌人绝地反扑的血淋淋例子。

最令史文德铭记一生的就是,他从一入师门起,就被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死死的压在了头上,便是他的师伯的大弟子,此人叫做文烈,可以说是堪称惊才艳艳,天资卓越!更令人发指的是,他连刻苦和勤奋也是要压别人一头!

因此,史文德足足被这位师兄压了足足二十年,然而这么一个被视为是他们这一代理所当然的接班人的强人,却是在一次很普通的任务里面阴沟里面翻船,这位文烈师兄很可能这辈子就大意了这么一次,却是阴差阳错被敌人抓住了这机会,在被打得脑浆崩裂的同时,将一根牛毛毒针射入到了文烈的小腿中。

倘若文烈当机立断,立即斩了自己的小腿,那么还有挽回的可能,但是就犹豫了这么一下,这根牛毛针便是顺着血脉钻入到了肺中,从此这位天才便烂掉了大半个肺,连走路都要扶着墙,每天都要剧烈咳着带着黑色血丝的痰弯着腰扫地。

史文德每次回去,都要带上礼物去看这位昔日压他死死的大师兄,旁人都觉得他有情有义,但是史文德这么做却是一来要看着这位力压自己二十年的天才落魄潦倒的样子,心中自然是有一种践踏的快意,更重要的是,以人为鉴!提醒自己无时不刻都应该保持小心谨慎,否则的话,这位大师兄的今天,搞不好就是自己的明日!

所以,哪怕是此时在面对必然能被自己碾压的对手的时候,史文德发觉对方已经脱离不了自己的魔爪以后,便是变得十分的谨慎了起来,居然好整以暇的恢复了自己的体力来。狮子搏兔,也尽全力!此时的史文德给人的感觉,完全不是在面对着自己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的敌人,而仿佛是生死大敌,与之前他的狂放凶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这时候从密林当中陡然穿出来了一条身影,扑向了史文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