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九十一章 协议

第九十一章 协议(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你你这机关人是?”说话的是墨敌身边的那名陪侍的费长老,他说的话虽然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其中想要表达的意思还是很明显的。¥f,

林封谨很爽快的一笑道:

“我之前无疑发现了一处先秦时候留下来的封禁之地,那里的守卫居然是一头巨大的机关人,看起来很像是传说当中的十二金人呢。”

“什么!!十二金人!!”这时候就连要保持矜持的墨敌也是一下子就变得不淡定了。那眼中的光芒可以说炽热得仿佛是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似的。

面对墨门巨子的质问,林封谨笑了笑道:

“当然,我说的是看起来很像,很像的意思就代表着也有可能不是。”

素来淡定的墨敌的眼中一下子就仿佛是要喷出火来,看起来几乎都是要将林封谨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

林封谨悠然道:

“因为我查阅了一下史料,十二金人实际上并不是设计出来战斗的,然而这巨大的机关人的进攻性和侵略性,却是相当的强横,所以我推测那应该是大秦帝国时候提到的另外一件非常强横的机关兵器。”

墨敌也是学识渊博,想了想以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难道,你的意思是,这玩意儿乃是传说当中的偃师歌者,还是骊山奴?”

林封谨道:

“偃师歌者乃是传说当中供奉给周穆王的机关人,能歌善舞,俊俏无比,男色无双,甚至能令周穆王的妃子动心,不过我遇到的机关人凶残蛮横,甚至射出来的短矛上怨气冲天,多半是骊山奴了。”

费长老脸上的肌肉不停的跳动。咬着牙道:

“口说无凭。”

林封谨微笑了起来道:

“那当然了,我这一次来不就是为了向各位赔罪的么?”

说着便从须弥芥子戒里面取了半截稀里哗啦的破烂玩意儿出来,外观看起来就是一块钉了铁皮的烂木头,上面还连上了不少的线,这东西是什么?正是林封谨在寻州山洞当中遇到的骊山奴的残骸,天狼当时因为利用了骊山奴残骸上的零件来对自身进行改造,所以林封谨就拆了不少东西下来。

而现在差不多石奴对天狼的改造已经是定型了,就算是有损坏的零件也是可以很轻松的采购更换,这些破烂玩意儿林封谨自然派不上用场,便可以丢出来给墨门了。不用说他们肯定是会拿来当宝贝的。

林封谨将这残骸一拿出来,随意一丢,费长老立即就显示出来了技术宅的本性,仿佛狗见了骨头也似的猛扑了上去,本来墨敌还碍着自己的身份,想要保持矜持,但是下一秒,费长老满脸满头都是灰尘的欣喜大叫了出声:

“真是骊山奴啊,这样的曲折结构已经是失传了。有了这个结构,我们的连弩就能有新的突破了!啊啊啊,这条线,这条线!!”

“怎么?”北墨的巨子墨敌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一下子就蹲了下去:“怎么了怎么了,这线难道是传说当中的以一丝之力可以负千斤的渊索?”

渊索这东西,林封谨也是在读书的时候看到过,说得很是牛b。什么“一丝之力可以负千斤”,其实说直白一点,就是类似于那种高强度钢丝——一根钢丝能吊起来千斤的重物。这东西有什么好稀奇的。

然而,那是在林封谨的前世,所以他根本就不明白这样的东西在机关术方面的意义。

好在林封谨乃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而崔王女同样也是,所以在见到了墨敌和费长老的举动之后,两人就很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嘴角露出来了一丝微笑。

崔王女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符合自己的身份,好歹即将是母仪天下的人了,怎么能笑得这样随便呢,便忽然咳嗽了一声,端庄了一下自己容颜,然后对林封谨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看起来是没什么老娘的事情了,先回家奶儿子先,你自己和他们慢慢聊,便起身走人。

林封谨心道现在装什么样啊,床上还不是叫的一样的大声?不过他也只敢在肚皮里面腹诽一下。

面对墨家的两名技术宅,林封谨也是不急,招手让人倒了一壶香片儿来,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喝着,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墨敌和费长老这时候总算是将林封谨丢出来的这块破烂玩意儿里面的技术细节吃透,当下用衣袖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灰尘给抹掉,郑重的收到了怀中藏了起来。

此时费长老四下一看,才愕然道:

“王女殿下呢?”

林封谨懒洋洋的道:

“她来这里就是起到个中间人的作用,哪里有闲工夫来等你们啊。”

费长老奇道:

“过了很久了么?”

林封谨耸耸肩道:

“还好,还好,我这壶香片儿也才续了三次水而已呢。”

这时候巨子墨敌才发觉,林封谨手上居然戴着须弥芥子戒,这才一字一句的道:

“原来是你!”

林封谨笑了笑道:

“没错,是我。”

巨子墨敌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你拿了本门的圣戒,手上还染了本门长老的血!就想要拿块破木板将前事一笔勾销?”

林封谨哈哈大笑道:

“巨子,破木板你们干嘛往怀里面放啊,宝贝得仿佛大姑娘送的香囊似的,在我看来,这玩意儿拿去填灶膛都嫌烟大了呢。再说了,之前各为其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王女殿下都没有计较你们的冒犯,你们还要和我提这档子事情?我是觉得,之前咱们打死打活的,那是身不由己,却是没有私怨。”

“你也没有杀我老子,我也没有抢你媳妇。因此这之间的过节是能解得开的。你觉得我说的这话还在理,那么咱们就接着谈,你觉得我说的这话不入耳,一定要杀了我泄愤,那么咱们就拉倒了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不过本人的身份还是要请巨子守秘的,这可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王女殿下的意思。怎么样。两位觉得咱们还能再谈下去吗?”

林封谨的话可是说得颇有几分爽快利落的劲儿的,很是有快刀斩乱麻的味道,最后还隐隐的带着威胁,毕竟他是在和庞大的墨门打交道,哪怕面前也顶多只是墨门的一个大分支,其庞大的实力也是令国家都要另眼相看的。

从一开始就显得软弱可欺,那后面怎么打交道?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以后,巨子墨敌闭上了眼睛,他自恃身份不想和林封谨多说话。费长老跟随他多年,也是知道他的心意,倘若林封谨一来就直接说这样的话,那么两人肯定转身就走。但林封谨拿出来的那一块骊山奴的部件,却是不折不扣的真东西,好货色,所以巨子墨敌没有立即转身就走。也是表示愿意听林封谨说几句话。费长老看着林封谨道:

“巨子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这块骊山奴的部件还不错,可是。决计抹不平咱们之前的事儿的,你也是明白人,须弥芥子戒的价值相信比谁都清楚!”

林封谨微笑道:

“我也没说要拿这块骊山奴的部件来平事儿啊,这只是我送给两位的一件小小的见面礼物而已,还请两位笑纳,无论咱们谈得如何,这东西也就是送出去了,来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