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六十一章 邪湖

第六十一章 邪湖(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这奴虫看起来也是识得骊山奴短矛的厉害,一旦入体,里面积累发酵千年的怨气够它喝一壶的,因此竟是扭曲了一下便闪避了开去,不过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野猪已经是冲到了它的旁边,手起斧落,开天咔嚓的一声斩在了这厮的后部甲壳上,差点就将其拦腰砍断!

这奴虫居然发出了一声人的惨叫声,从伤口当中喷射出来的,也是人的鲜血,后半段身躯一下子就扭曲了起来,那令人头皮发麻的万千节肢不停蠕动,一下子就狠狠的抽打向了野猪。+,

只是野猪也是早有预备,斩出来那一斧之后,已经是非常及时的将山河盾挡在了身前,那密密麻麻的万千节肢便是一下子的抽到了盾牌上,单是听到了山河盾上面的恐怖挠爬声,也是十分令人毛骨悚然。

并且野猪也不是一根筋只知道好勇斗狠的家伙,若论蛮力,他未必就比这变异的奴虫逊色了,不过当这奴虫吃痛,疯狂反扑的时候,他却并没有硬碰硬,而是很干脆的顺势滚了开去以卸力。

结果事实证明他的这个行为十分高瞻远瞩,因为野猪刚刚滚开去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是有两三股毒液喷射了过来,落在了地面上吱吱作响,仿佛是硫酸那样都在岩石上腐蚀出来了一个一个深深的孔洞。

倘若野猪是站在原地与之斗力的话,必然就躲避不开这些毒液,而拿盾牌去格挡毒液的效果,势必就不像是格挡武器那样方便,因为这玩意儿会四处飞溅的,不挡的话,那么就坑自己,挡的话,旁边的人未免就要被坑了。

所以这一滚在最初的时候似乎很没必要。要过上那么短短的一个呼吸的时间,配合着别人的行动,那么才能看出其中的高瞻远瞩了。

这奴虫受了野猪的一击重击之后,几乎没被从中切成两段,痛苦疯狂挣扎,附近的草丛和灌木才遭了殃。林封谨此时再伸手一指,立即就是七八颗鸡蛋大小的冰雹直飞了出去,砸在了奴虫的身上啪啪作响,然后爆开,形成了大团的淡蓝色冰雾。连带周围的草木上也是浮现出来了一层霜雪。

这奴虫的原形和马陆很相似,自然其习性也相近,马陆最是畏寒,所以自然在冰雾当中觉得很不舒服,自然是竭力想要摆脱冰雾笼罩的区域,结果这个时候,奴虫的脑袋刚刚昂起,从冰雾里面脱离了之后,却是见到了迎面就来了一张大网!

这张大网的网绳看起来很细。网眼也很大,然而将这奴虫罩住了之后,这厮哪怕是继续疯狂拼命挣扎,居然对这样一张诡异的网也是毫无抵抗之力。不仅如此,似乎这网都在无时不刻的吸收着奴虫身上的力量似的,那挣扎的力度反而慢慢的变小了起来,最后居然瘫软在了草地上。

这时候。他波才眉飞色舞的跑了出来,用力踹了这奴虫两脚,发觉这玩意儿就连蠕动的万千节肢都完全停止了下来的时候。这才将这张网收了起来,得意的道:

“果然有效啊!”

原来他波的这一张网也绝非等闲,乃是他在徐蛴螬的指点下炼制的药网,那网线看似细小,其实是混合了十多种材料编制的,还要浸泡桐油药物,格外的坚韧,一遇到了剧毒虫豸的气息,就会自动散发出麻痹的药物气息出来。

这玩意儿本来是用来捕捉实验素材的,不过这奴虫因为也是虫豸的外形,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何况还受到了重创?因此被网住了以后一样的骨软筋酥,乖乖就范。更妙的是,通常情况下,这种依靠药力来捕猎的道具应该是随着使用的时间变长,效果也会逐渐的削弱。

但是,他波的这张网却是不走寻常路,颠覆了旁人这样的常识,林黎为什么能成为大给给,也是因为他这一门当中,实在是有很多的不传之秘,就像是这种药网炼制出来了以后,非但不会随着捕猎的次数而效果下降,反而能掠夺被捕猎的虫豸的毒素,使其麻痹的效果越来越强。

相反,若是平时很少捕猎,甚至说根本就不捕猎的话,那么反而这药网的效果会慢慢下降了。

像是他波的这张药网,这一次捕猎了这奴虫之后,就相当于是大补了一番,那奴虫的毒素和精华被网线一点一点的吸收了进去,这药网的效果都有了明显的增强呢。

紧接着,他波便很麻利的将这奴虫翻了个身,露出了下方惨白色的腹甲来,这奴虫的腹甲却是和螃蟹有些像,可是其肚皮上面却是有着人型一般的花纹,他波用一把黑色的刀子顺着腹甲的花纹仔细切割,这刀子上显然涂抹有相关克制的药物,所以切割起来可以说是格外的轻松。

当将腹甲切开了以后,他波用力一踹,便见到里面“哗啦”的一声,什么花花绿绿的肠肚都流淌了出来,十分恶心,最惊人的是,这其中居然有一具的畸形人体!身体正常人大小,可是头部却是小到了只有碗口大小,并且五官什么的都是模糊不可见,格外的诡异邪恶。

而这人体的肌肤则是呈现出来了惨白色,上面却是有一道一道的赤红色线条,仔细看起来则是身体当中的血管浮凸在了体表,看起来就令人觉得触目惊心。

他波便道:

“这就是胡瓦图兄弟这一脉的不传之秘,可以让人和虫混合在一起,形成虫奴,虫奴既有虫豸的力量和剧毒,也同时拥有了人的一定智慧,十分难缠,我们必须要将虫豸体内的人型找出来杀死,否则的话,再来一头虫奴,就能知道我们的所有详细资料。”

他波一面说,一面将那具畸形人体翻了过来。

他一不留神,那诡异畸形人居然脖子一伸,一口就咬向了他的左手!这诡异畸形人的这一下完全是将自己的脖子弹射了出来,很是出人意料,好在水娥及时出手,提前一步在他波的左手表面凝结了出来一层冰块。

结果那怪物的一口便没有咬实。绕是如此,也是吓得他波满头冷汗,急忙咬牙切齿的掏出来了身上的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药粉撒在了上面,那诡异畸形人立即痛苦无比,张口长号,却是发出不了任何的声音,最后终于僵死在地,接着身体似果冻那样的溶解,最后变成了大量的黑水浸入了地下。附近的草木立即纷纷枯死,顷刻之间,方圆两三丈内都是寸草不生。

不过,这怪物溶解以后,还剩余下来了一颗拇指大这玩意儿对破解胡瓦图兄弟的秘术很有帮助,同时,上面也会散发出来这虫奴的独特气息,可以在前面蒙混过关也不一定。所以便收了起来。

解决了这只虫奴以后,一干人继续朝前,走得可以说更是小心了,大概刚刚走出了一两里地。陡的又见到了北方有一道光芒冲天而起,直若利箭!!这光芒当中蕴藏着一股惊人的力量,那种力量很特殊,凡是看到的人。忍不住都会想到初生婴儿清澈的眼睛,脉管有力的搏动那其中赫然带着生命的力量。

这道光芒一出现,林封谨也立即觉得了自己的背心处一热。储存在自己体内的龙气赫然在与之呼应!!!

“王猛这一击,显然是让自己体内的龙气与本地的龙气共鸣了啊!!”

林封谨喃喃的道。

动用了本地龙气的好处,则是这一击衍生出来的威力奇大。但是弊端也很明显,本地的龙脉已经是被彻底压制了,正在苦苦支持,此时竟然还被王猛抽离了一部分龙气出去悍然发起攻击,若是攻击的效果不好的话,无疑会令当前龙脉的尴尬局面雪上加霜。

随着这一道光芒的冲天而起,天穹上居然响起来了一连串仿佛玻璃碎裂的恐怖声音,紧接着,四面八方的血雾和彤云都在疯狂的朝着那个地方涌了过去,仿佛是要堵塞住什么似的,但是紧接着,一道光芒就回馈也似的照耀了下来。

那是外面落日的光芒!

那些血雾彤云被日光一照,顿时纷纷蒸发,化为乌有!

胡瓦图兄弟耗费了极大的心血和心力,更是献祭了数十万的百姓民众,这才布置出来了一个巨大的自成天地的邪恶法阵,这才能杜绝龙脉吸收日月精华,无时不刻的得到补充,可此时被王猛这一击,赫然便是令胡瓦图兄弟的心血损失惨重无比。

好在胡瓦图兄弟当时在布置这阵法的时候,也采取了分区的设置,也就是说,王猛的这一击只是毁掉了东区而已,使其与外界连通,其余的三个区域还算是完好无损,这总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

只是,哪怕只是东区被毁掉,这照射进来的日光也令这里的龙脉地灵顿时获得了一些宝贵的补充,可不能小看了这其中的意义。就仿佛是一个即将溺毙的人,本来顶多只能再坚持两三秒了,可是这时候他忽然能吸一口气!那么这一口气缓过来,那么他就至少又能坚持一两分钟了。

“唔,国师大人还真是给力呢。”林封谨不怀好意的道:“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更安全了?”

听到了林封谨这样说,他波也是露出了龌蹉的笑意,奸笑道:

“公子说得一点儿也不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