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五十四章 会王猛

第五十四章 会王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ps:看《天择》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崔王女忽然见到那支本来隐然成为了自己心病的骑兵跪拜了下来,居然是效忠自己的!!偏偏自己还对此一无所知来了这么一出如此离谱的事情,也是檀口半张,相当惊讶,不过她乃是何等城府的人?那讶异神色还没露出来,一见到了周围的人投注而来的异样眼光,立即就非常的淡定并且理所当然的道:

“哦,原来是他们,本宫月余之前便有下旨传召前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还赶上了这场好戏,也算是实心用事了。”

周围的将领都是私下里对望了一眼,心道早就有传言,说王女殿下在草原上也是早有经营,以至于当年国君为了剪除王女的羽翼还主动派人南征但那毕竟是传言,现在王女殿下看起来也是有恃无恐,因此终于亲口承认了吧。

就连明侯秋山楚的脸色也是微变,他也知道崔王女和草原上的吴作城那边势力有联系,但万万没想到,二者的联系之紧密远远超出了自己的猜测。

而崔王女本来就在东夏国当中的政治层次上占据了先天优势,此时国君甚至都≯★长≯★风≯★文≯★学,∞⊙→t是明显的要让她三分(群臣不知道国君已经失去了生育力的隐秘),于内已经可以说是手掌大权,于外更有如此凶悍的强援,那她的地位便真的是无法撼动了。

接下来便有内侍走上来,献上了敌将的首级,旗号,然后将赤必雄等人引来觐见。

赤必雄等人虽然不怎么看得起东夏人,却也是知道母凭子贵的道理。一来看在了“少主”的面子上,二来东夏也毕竟是个堂堂大国,自有威仪,所以对崔王女这位主母也是极尽了礼数,不仅仅亲吻脚背,更是以奴仆自居,在崔王女上辇的时候俯身下来为踏脚石。

(ps,亲吻脚背,俯身为踏脚石这种事情在中原习俗里面看起来很是有些屈辱,草原当中则只是将其当成了很贵重的礼节。类似于对君王三拜九磕,风俗不同而已,最变态的还是少数民族当中,父亲死了以后,儿子会马上迫不及待的继承其妻妾,咳咳,什么王昭君啊,文成公主啊,蔡文姬啊都是如此鬼畜事情的女受害者阿。真是想一想都刺激,啊不对,是令人悲愤)

当然,最受到震撼的。还是旁边的这些东夏大将了,他们见到了赤必雄这样的猛人对崔王女如此“卑躬屈膝”,心中肯定是百感交集,本来很多人心中还有些挟兵自重的念头。现在还挟什么挟?人家手里面好牌底牌一大把呢,让你做将军是看得起你,没有你的话。随随便便抓个奴仆出来就将你顶替了

崔王女今日大大的露了一番脸之后,自然是相当开心的,而她的政治触觉何等敏锐,接下来对答了几句,很快就发觉了面前这些骄兵悍将的态度都出现了微妙的转化,变得谦卑收敛了许多,如何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心中自然更是暗爽了,当场便是厚赏了赤必雄他们一番,赏赐之丰厚,也是令人为之咋舌,却是无人敢多说什么。

是夜,

崔王女的金帐当中,自然是多了一名不速之客。

本来崔王女是属于那种纤瘦苗条型的,不过产后身材丰润了许多,更是符合林封谨的审美观了。

有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对久别重逢的奸夫淫妇混到了一起,肯定就不止是谈心那么简单了,比如现在没穿什么衣服的崔王女就缩在了林封谨的怀里,听他讲牛郎织女的故事:

“话说啊,从此这牛郎织女之间就永远隔了一条天河,一年就只有七月七日这一天能靠喜鹊搭桥来见上一面,但是!最残酷的还不是这一点!”

林封谨忽然来了个神转折。

崔王女愕然道:

“这还不算最残酷吗?”

林封谨摇头,正色道:

“最残酷的事情,是王母娘娘居然施法,让织女每个月的大姨妈六号就准时来”

崔王女最初的时候还没有醒悟过来其中的意思,后面就直接笑软在了枕头上,其实林封谨说的这个段子也并不怎么经典,只是对她而言,估计这世上除了林封谨之外,也不会有其余的人有这个胆子敢于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这些荤段子了,所以笑点低是很正常的。

接下来崔王女也充分发挥了女人的八卦潜质,开始和林封谨讲起来了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琐碎事情,比如某大臣家中夫妻不和啊,某官员竟然喜欢玩相公搞得家里面乌烟瘴气的啊。

当然,最后两人的话题便转到了彼此之间的共同话题上,那便是生下来的那个娃。因为将来要让他直接李代桃僵过继到国君名下去,所以此时小林子还根本见不得光,更不可能带到这军阵上来了,绕是如此,两人之前依然围绕着他有说不完的话。

俗话说得好,公私分明,这对狗男女也端的是做到了这一点,不过却是先私后公,整整聊了半夜的私事,然后又滚了一次床单以后,双方都是精疲力尽,睡眼惺忪的时候,这才谈起来了公事,结果没聊几句两人便都埋在松软的枕头当中睡着了。

因为林封谨的事业大部分都还在北齐,并且同时也是吕羽的心腹的缘故,所以他与崔王女的关系是一定要保密的,少量的赤骑中人在这里亮亮相不算什么,因为可以说是被金钱雇佣过来的,但是林封谨本人却是坚决不能现身的。

所以第二天,崔王女的身边也就多了一个表情呆滞,脸容僵硬的中年内侍了,人称封公公,虽然是新来乍到。权势却是大得惊人,就连崔王女平时最为亲近的贴身曾嬷嬷见了,也要主动行礼,其余的人可想而知了。

好在这位封公公虽然不怎么说话,架子也大,却一般不管事,也不去争夺什么权势,搞得崔王女身边几个拿权的内侍和女官都是松了一口长气,甚至还有人觉得这位封公公是不是缺心眼,或者说是银样镴枪头只会拿大。于是自然就有人去试探,故意的挑拨怠慢一下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崔王女还没有发挥,曾嬷嬷已经是气得呼哧呼哧的叉着腰,下令将那小浪蹄子直接拖下去打死,这下子人人都清楚明白,这位封公公那就是一块铁板,谁碰谁头破血流。

当然。随着这样的强势态度被表露了出来,有一些小道消息什么的,比如说封公公其实戴着人皮面具,乃是个年轻人的谣言一下子就销声匿迹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东海联军和东夏军的进攻都不强,应该都是在小打小闹。

东海联军进攻不强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的意图就是在防守,保护住胡瓦图兄弟在关键时刻不出什么幺蛾子就好了。

而东夏军打得这么消息。则是因为林封谨已经告诉了崔王女对方想要污染龙脉的真正意图,而自己已经派出了人手去暗中破坏这件事,只要一得手。那么东海联军没有了守护的动力,自然就会溃退,届时乘胜追击,那么自然就能轻松大胜。

有着崔王女在这里背书,所以东夏军的一干将领自然也是秉持着以守为攻的态度,双方的意图都是不谋而合,自然就打不起来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林封谨身边的这些赤骑中人倒是受欢迎得很,有的是垂涎他们胯下的宝马的,有的则是真心实意请他们去做自己部队弓术教官的,可以说是什么手段都施展了出来,花样百出。

不过能够来到林封谨身边做护卫的赤骑中人,那都是被完全洗脑过的存在,对这些外来的诱惑都是完全无视,就仿佛是一块一块冷冰冰的石头。每天轮班的时候就站在了崔王女的大帐周围,没有轮班的时候也不与外面的人交际,竟是表露出来了一种油盐不进的态势,令其余的人徒呼奈何。

倒是崔王女听下人回报,说这些“草原蛮子”忠心得很,无论底下的人怎么引诱,都是徒劳无功,并且晚上值守的时候半点都不偷懒,更夸张的是,每天早上太监们单是收拾被射死的蝙蝠啊,老鼠什么的,都是二三十只,也就是说,但凡想要靠近营帐的活物都是靠近不了!

这样的大力度保安手段,崔王女还真的是第一次见识到,像是她这样在王宫当中长大的,本来就缺乏安全感,因此便是十分心动,晚上的时候便和林封谨猛吹枕头风,软磨硬泡的一定要情人将这些忠心耿耿的草原侍卫分给她一部分。

林封谨当然不肯,这些赤骑中人乃是他预备的军官底子,拿来做侍卫岂不是大材小用,不过最后崔王女拿出来了杀手锏,那就是用小林子的安危来作为要挟,名为挟儿子以令老爹,林封谨终于无奈屈服,答应尽快调派五十名赤骑护卫过来,无论忠心还是实力都一定不比现在的差,崔王女这才满意点头。

不过,闲适宽松的时间总是太短暂的,在第四天的中午时分,林封谨正在陪着崔王女吃饭,当然,旁边侍候的都是崔王女的绝对心腹了,就算是刀架在了脖子上也是不会多说半个字的那种,就在这个时候,外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人在门帘外面恭敬道:

“殿下,国师求见。”

林封谨心中一动,国师??

难道是王猛这个超级大牛人到了?

在腾蛇泽龙舆当中,林封谨是见过王猛一面的,当时他的修为还浅薄,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就知道王猛很厉害,很强,可是也不知道他具体有多强。并且林封谨当时还和王猛的大弟子打过交道,时隔多年,林封谨也是今非昔比。自然对这位与西戎大牧首元昊并列,号称天下双壁,甚至能稳压九渊先生和阳明真人一头的大高手充满了好奇心了。

崔王女看了林封谨一眼,显然是在探询他自己的意思,林封谨笑了笑,戴上了人皮面具,站到了崔王女的身后,很干脆的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面对王猛这样的大牌,也是没有人敢于怠慢,他上门来拜见。崔王女也是要盛装出迎的,因此很是拖延了一会儿,才将王猛迎接了进来。

林封谨偷眼看了一下,发觉王猛此人本来就是相貌清奇,蹁跹有若神仙之态,此时虽然只是身穿一袭白色长袍,外加一条长长的束腰带,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装饰,已经是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何况他的身躯十分魁梧。肩宽腰细,细看便是若将军那样威风凛凛,距离上一次在腾蛇泽龙舆当中见到他,已经有好几年了。但王猛却丝毫都没有露出衰老之态,反而看起来越发健旺。

双方一坐定之后,王猛的脸色也是十分严肃,正色道:

“敢问王女。那帮东海贼正在污秽龙脉的消息是从何而来的?是否可靠?提供消息的那个人有什么证据吗?”

王猛一进来之后弄出来的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硬邦邦的,直接将崔王女问得那个是张口结舌,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她是知道林封谨和王猛之间有过节的。因此第一个问题就不好回答信息的来源了。

其次,崔王女当然信得过林封谨,知道这信息十分可靠,但是要她回答的话,总不能说我知道提供消息那人的长短,他知道我的深浅,咱和他连娃都生了难道还会骗我?

最后要证据就更尴尬了,这哪里有什么证据,唔,一定要证据的话,两口子之间不会拿这样的大事情开玩笑算不算证据?

因此,崔王女面对王猛的质问,竟是一时间无言以对,王猛看起来也是个急性子,忍不住皱眉追问道:

“王女殿下,你可知道,中原龙脉被污秽乃是何等大事?事关整个黎民百姓,甚至是我等人类的兴衰昌盛啊,可是殿下却是一点贴切的证据都没有,唉!”

崔王女面对王猛的询问,一时间也是有些尴尬,只能道:

“国师大人,这其中我实在是有些说不得的苦衷,还望见谅,不过这件事我已经是派遣人去处理了,请国师静候佳音便是。”

王猛皱着眉毛,焦躁的在厅中踱来踱去,看起来是在竭力的压制着自己的脾气,若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时的国师已经处在了盛怒的边缘,相信若不是面对崔王女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早就爆发了:

“唉,殿下啊!臣一收到了你的消息便马上赶来了,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我本来看这些东海贼的行为只是贪图蝇头小利,既没有攻城掠地,也没有收买民心,便只当他们是疥癞之患。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有这样的能耐,敢悍然对对龙脉下手!!”

“这样的行为,甚至都不是一家一国的事情了,那是整个中原的危机,甚至可能会导致我人类亡国灭种的严重后果,他们背后甚至也是可能隐藏着十分恐怖的存在,这样的大事倘若是真的的话,搞不好背后都有魔或者神的影子,殿下你的手下虽然得力,要处理这件事恐怕也是力有未逮!请殿下务必将所有的东西都告诉老夫啊!”

崔王女也是颐使气派惯了,生了儿子以后母凭子贵,更是气焰煊赫,当下凤目微眯,展现出来的气场丝毫都不逊色于王猛,淡淡的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