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五十三章 大显神威

第五十三章 大显神威(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ps:看《天择》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当林封谨突破了七冲门以后,可以说整个人的神识都是一齐内敛,进入到了心无旁骛的状态当中,对外界全然都失去了感应。这样做虽然看起来相当的冒险,不过林封谨有石奴和水娥守护,更是在季家外布置了重兵,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

若是做出了如此周密的布置还会出什么问题,那林封谨也就很干脆的认命了就是。

事实上,等林封谨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推断确实没有错误,小概率事件也并未发生,他此时躺在了一张清爽整洁的软榻上,浑身上下已经被换上了一套干爽宽松的棉袍,旁边还拜访了两盆鲜花,空中也是弥漫了一股淡淡的芬芳,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神清气爽,精力旺盛得似乎三天三夜不睡觉都没问题呢。

“终于冲破这一关了!”林封谨再次确认了一下身体里面涌动着的力量以后,用力的攥住了拳头挥了挥,兴奋的道。

他的脑海里面随即便是浮现出来了一张名单,

“是时候用得上这玩意儿了~c长~c风~c文~c学,︾.↑▲t。”

林封谨心中生出来了一股明悟,这个名单上,一共有六个人名。

在之前受困于七冲门当中的时候,林封谨也没有闲着,依靠自己手下那强大无比的人力和财力四处收集各种信息,这几年下来,少说也是耗费可几百万两银子在这上面,最后才得出来了这六个人名。

榜上有名的他们,有极大的可能便是妖命者!

之前林封谨不动他们,有两个原因。第一是自己七冲门未破,因为获得了龙晶里面那妖命者残余下来的妖命之力,根基也是打得足够充分了,贸然动了他们以后,吞噬掉的妖命气运也只有少部分被吸收,大部分都会被储存了起来,对自身实力的提升并不大。

相反,因为在吞噬对方的妖命之力的过程当中,更是无可避免的会将对方的记忆吞噬掉,反而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来同化。炼化,在境界不到的时候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

其次,林封谨也是存了“养猪”的心思,想要将这些人养肥再杀。

此时林封谨既然一举破关,那么回到了北齐以后,肯定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围绕着这个名单来进行了,一路杀过去之后,相信林封谨又会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上。

将这些事情考虑妥当了以后。林封谨站了起身来,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却是忽然觉得自己的腰骨怎么有些酸呢,懒洋洋的捶了捶。走到了窗口晒了晒太阳,发觉自己乃是身处在了东家之子隐居的小楼二楼上。

这时候,呆在了下面的那名小丫鬟也看到了二楼的林封谨,急忙就奔进了屋。隔了一会儿,林封谨就听得楼梯上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响声,紧接着就是那个小丫鬟怯生生的声音:

“公子”

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进来吧。”

那小丫鬟却是端着一个红漆托盘进来的。看了林封谨以后连头也不敢抬,用细若蚊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道:

“我家小姐说,清茶一杯,权当送行。”

然后在这里呆了呆,紧接着从旁边掏出来了一张纸条,大概是相当紧张的缘故,对着那纸条结结巴巴的念道:

“自此以后,君,君,君为陌路,相见不见,丝连藕断。”

林封谨听了这小丫鬟的话,微微点头道:

“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等到了这小丫鬟出去了以后,林封谨却是哑然失笑摇头道:

“嘿,这女人有点意思。”

不过这时候,水娥忽然淡淡的道:

“她成功借到了种,目的已经达到了,主人你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了什么用处,自然是说得这么干脆决绝。”

“什么!!”林封谨正打算饮茶,手一颤,那茶杯和杯托相撞发出了“当啷”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难以置信的道:“借,借,借种?这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水娥道:

“主人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当时你看起来还是很享受很投入的样子呢。否则的话,为什么刚才老见到你捶腰?”

林封谨呆了半晌,似乎想要恼羞成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宣泄,最后却是长叹了一声道:

“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水娥看起来虽然不擅长什么言辞,却是很干脆的在林封谨的面前幻化出来了一面冰镜,她之前就能布置幻境,召开法会的时候连三里部当中那么多的信徒都能忽悠过去,此时威能大增给林封谨重演一下当时的情形再简单不过了。

林封谨看着当时的自己简直就像是野兽那样,对准了看起来柔弱可怜,纤细苗条的东家之子直扑了上去,然后就是轻纱什么的被撕扯掉的声音,最后在略掉了大量写出来就会被封书罚款甚至追究法律责任的一系列过程之后,温泉里面的水开始有节奏的哗啦哗啦的响了起来,或许还有一些很不和谐的啪啦啪啦的声音。

而东家之子此时打扮了一番以后,苍白的脸色,嫣红的嘴唇,越发的显得楚楚可怜,她浑身上下的肌肤更是若白玉一般,晶莹剔透,没有半点的瑕疵,同时更是闭着眼睛,清泪横流,紧咬下唇,强忍着痛苦一般,看起来既是无奈,更是绝望,倘若有英雄在场的话,一定会义愤填膺,跳出来暴打林封谨这淫贼禽兽!顺带大叫到闪开让我来

林封谨看到了这现场回放,又急又气的大叫道: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是一直在朝前走,前面有很多白纱拦路。怎么撕都撕不完,怎的就变成了在扯她衣服了,这他娘的真是太冤了!”

石奴忽然出声,冷冰冰的道:

“主人,以前我常听人提起拔无情这四个字,却不明白那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现在大概明白了。”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双拳举了起来,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脸,半晌才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

“好吧。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要喝茶了。”

当林封谨将捂脸的手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翘着二郎腿在很愉快的品茶了,一喝之下,顿时就感觉到了这杯茶果然是不同凡响,仔细的品尝其味道的话,可以说是和在幻觉当中东家之子嘴对嘴喂过来的那一口似幻似真的香茗相提并论,清新当中有一点点苦涩,但是很快就化为隽永的甘美和芬芳。一入喉之后,便是心旷神怡的感觉,令人心情都无比舒畅。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才淡淡一笑道:

“你们两个也学会挤兑人了,姑且不说我当时完全是处于幻境当中。就算是我清醒的时候,我林封谨岂是用强的人?只要她有稍微不肯的意思流露出来,我肯定是不会上的,既然水娥你都说得明明白白的。那是借种,是借啊!!说起来我还是债主呢,未经我允许就直接拿了。这种行为是偷!那我还需要愧疚吗?”

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水娥和石奴都流露出来了沉默的态度,表示无言以对,林封谨此时一口将茶饮尽,然后意犹未尽的伸出手指到杯子里面,将茶叶都擀到了嘴巴当中嚼来吃掉,这才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关于东家之子主动献身的动机,林封谨此时也是懒得去猜想,总之自己成功突破了七冲门,并且身上没有留下来什么隐患就好。

并且此时东海联军已经在霍林地区与东夏军战得那个是如火如荼,居然一反常态的强硬,想必是胡瓦图兄弟对龙脉的污染已经到了关键的地步,一退的话就前功尽弃,林封谨于公身为中原人一定也是责无旁贷,于私的话凭他与崔王女的关系,也不能袖手旁观,何况还涉及到了对大给给傣猛的考验呢?

所以,此时东家之子这样的小事,林封谨是懒得多想了,走出了季家以后,便很干脆的吩咐旁边的赤必雄道:

“可以动身了,军情紧急,咱们连夜赶路前往霍林!”

这一次林封谨率人前往霍林的途中可以说是异常顺利,一路上穿州过县,全部都是有特使陪伴在侧,连马料都是用的特制精料,喂食的还要配上几个鸡蛋,这样的话,马匹才不会因为劳累而掉膘。

两百里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而林封谨一干人等胯下都是难得的骏马,所以经过了一夜的奔驰之后,便已经来到了霍林县。

当然,这个时候,林黎已经早就和林封谨他们一干人等分开了,暗算胡瓦图兄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提前准备,最好在细节上都做到尽善尽美,才能万无一失。

这里的地势依然是十分开阔,乃是典型的冲积平原,正是适合双方大军对垒交战,林封谨他们抵达的时候,便是上午十点多钟,老远的就听到了杀声冲天,林封谨见到了旁边有一处坡度平缓的土丘,便是策马奔驰了上去,此时光照正好,林封谨所处的位置也是极佳,顿时将前方的一切尽收眼底。

东夏国的国土本来就是以冲激平原为主,十分宽阔浩渺,用来做战场那是最好不过,有道是天地若棋盘,众生若棋子,在林封谨的眼里呈现出来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双方总的交战人数至少超过了二十万人,可以清晰的见到,作为防守一方的东海联军的大营扎成了最适合防御的六角形,里面有不同颜色,家徽的旌旗摇摆,与他们打交道已久,林封谨迅速的就看了出来,这里面足足是东海六国组成的联军。

而东夏国则是处于进攻方的地位,营地则是呈现出了变种的三才阵的阵型,最中央是厚实的方阵,而一左一右,则是扎出来了两个位置靠前的子营地。仿佛是一只有着厚实甲壳保护的巨蟹,伸出来了两只大钳,充满了攻击性。

并且在防御上这样的阵型也是不会吃亏的,

左右营互为犄角之势,敌人攻左营的话,则是右营往援,击右营的话,则是左营呼应。

若是直取中军,那么左右营则是可以一齐出动,三面夹击。构成十分凶狠的杀局,可以说是相当的厉害。若是林封谨没有猜错的话,东海联军已经是在这变种三才阵上吃了相当大的亏了。

此时在两军之间的战场上,双方看起来也是各自出动了六七千人,在进行试探性的进攻,双方此时已经是杀得犬牙交错,如火如荼,林封谨在旁边的山坡上看着双方的绞杀,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眼睛便微微的眯缝了起来,然后便道:

“赤必雄,这可是万人战场哦,咱们在吴作城的时候。一直都是要面对数十倍的敌人,所以野战的时候很少,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敢不敢上去冲上一冲?”

赤必雄自从得了林封谨的那一把凤凰弓之后。可以说是信心爆棚,立即便是大声道:

“有什么不敢的?便是最险恶的只干山和最偏僻的黑海子,我也敢策马前去走上一遭。何况是两群绵羊在这里打架呢??”

听到了赤必雄这样一说,旁边带路的向导也是东夏军人,当下脸色肯定就是相当难看了,只是他也是很清楚,无论是东夏军还是面前的东海联军,还真的都是这些草原蛮子的手下败将,更要命的还都是在以多打少,以众凌寡的情况下输掉的一时间竟是无话可说。

而林封谨此时已经将这些亲信叫了过来,指点着战场道:

“我观察了一下,此时在战场当中的东夏军将领打的将旗是“既”字,这个姓可以说是很少见,东夏军里面的高级将领当中,应该就只有一个姓既的,便是上一次来过吴作城的李明德的手下将领既迁,他有一个不好的习惯,便是喜欢直取敌人的中宫,这样赌博性进攻的话,一旦取胜便是完胜,不过若是对方有所防范,那么就很容易被人抓住机会来个斩首!”

“我看此时这既迁开始在中军调集主力,似乎又打算来这招,而对方显然早有防备,所以他必吃大亏,主帅帅旗一倒,东海联军必然会乘胜追击,在这个时候,你们就可以乘势突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