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五十一章 魔柳丝之舌

第五十一章 魔柳丝之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当然,此时林封谨也是可以去询问一下季家老祖宗收的那几个徒弟,不过林封谨很怀疑当年这季家老祖宗季风在翻译的时候就出了些岔子,将这功法修炼得似是而非的,涂章狼青只是修炼瘴气蜘蛛这铜页功法,就隐然是可以达到绝顶高手的水准,而这更高阶的银页功法,没道理会更弱才对。

不过,为什么季家的这群人修炼这明明更上档次的“魔柳丝之舌”以后,看起来并不怎么强悍?

原因却也很简单,有一句话叫做穷文富武,这句话用在这里的话,那么就可以说是再贴切不过。季家也就在这尚强县里面算个富户而已,真的和林封谨这样的富可敌国的人比起来,那真的是差得太远了。

而修炼魔柳丝之舌的前提,那就要需要大量的水银!!

这水银在此时本来提炼就极难,加上它还是一种稀有的金属,在林封谨前世的记忆当中,整个世界的汞矿资源量才70万吨!!与煤矿,石油,铁矿,铜矿这些动不动就几千万吨存量的矿产相比起来,那是何等的贫瘠啊。

这玩意儿本来就少,提炼起来也是格外的艰难,肯定价钱就贵到要命,这倒也罢了,最最关键的是,此时社会上对水银的需求也是属于十分饥渴的状态,基本上买家都是“你狗日的有多少老子就要多少”的不差钱土豪程度。

为什么社会上的需求对水银这么饥渴呢?原来,此时最方便快捷省事提炼黄金的方法,就是利用水银提炼砂金来完成的!而黄金作为硬通货来说,在历朝历代都是具有十分重要的流通货币作用,因此,水银的稀缺程度可想而知了,那甚至都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季家当中修炼魔柳丝之舌的人还有足足六七个!以季家的财力。又能提供多少水银出来,在这样的基础上再分摊分摊说实话,林封谨真的是觉得他们能将魔柳丝之舌修炼到这种程度都是奇迹了。

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林封谨也就将这记载这魔柳丝之舌秘术的银页收了起来,提着线头轻轻一抖,便再次将其还原成了一个银色的小球。此时林封谨可以说是忙碌了一整天,也是觉得自己相当的疲惫了,便很干脆的站了起来打算去休息一会儿。

结果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有人焦躁的大叫道:

“公子,公子。那位季小姐的情况有反复!!”

林封谨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是他此时的最大软肋,在其余的方面就算是占尽了便宜,出尽了风头,一旦东家之子出了问题,那么就是一败涂地!当然,林封谨可以等到新的东家之子出现。

但是,季家当中都有很清楚的记载,哪怕是前任东家之子死去。后一任的东家之子被信物胭脂红耳环选中,其成长期也是有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的时间当中,新任的东家之子会在梦中接受一系列的传承。这其中就包括茶道,隐匿,逃亡等等一系列的知识,当然。或许还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

林封谨可不愿意再苦等三年!!

所以,他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很干脆的就大步冲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季真真所住的地方,见到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正用手抱住了头,浑身上下剧烈的颤抖,同时痛苦的呻吟着,神智十分混乱,她的动作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手腕上面开始结疤的伤口,都出现了破裂和鲜血。

一旦有人试图靠近她,都会被她的疯狂尖叫和歇斯底里的反抗赶走。

“是那帮人长期给她服用沉睡昏迷类药物留下来的后遗症。”水娥对林封谨道:“得让那块石头出场了。”

林封谨点点头,迅速的走到了季真真的身边,举起了双手,很是无害的诚恳道:

“还记得我吗?你应该记得我,是我将你从那些王八蛋的手中救了出来,来,让我靠近你,我可以帮你的,你要相信我。”

也不知道是林封谨的话起了作用,还是说季真真先前的反抗已经耗费掉了她最后的精力,林封谨得以成功的靠近了她,然后让其平躺了下来,或许之前这个女孩子还带着几分恐惧和疑虑,但是当林封谨冰凉的食指和中指带着一定的力量压在了她的太阳穴上以后,她顿时就吐出了一口浊气。

似乎带着一定的魔力一样,林封谨的这两根手指有力而均匀的按摩几乎是在即时生效的,所过之处,将那令人几乎要发狂的头痛彻底驱散,那一丝一丝的凉意,更是会从肌肤表面钻入到了内部去,舒适而惬意。

紧接着,当石奴再次压到了她的头上的时候,这位季真真姑娘再次沉沉的睡去了,带着轻微而匀细的鼾声,像是唯恐失去什么宝贵东西似的,她的手指还紧紧的攥住了林封谨的衣袖,而她是那样的用力,以至于手指关节都呈现出来了微微的发白。

见到了这一幕,林封谨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只要自己的治疗有效就好,他可不愿意再等三年了,有现成的东家之子在这里便是最好不过。然而林封谨却没有留意到,林封谨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东家之子耳上的那鲜红色的耳坠都在诡异的闪耀着,仿佛是在记录着什么似的。

接下来林封谨很快就发觉,自己似乎惹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以至于他都在后悔在事情一发生的时候,就应该将一切交给专业的医生来进行主导——因为这位东家之子在经过了几次治疗以后,对林封谨的依赖看起来端的是越来越严重了,以至于只要在情形的状态下只要看不到林封谨,那么就会歇斯底里发狂发疯的地步!

“我靠我看起来很像是保姆吗?”面对这样的尴尬情况,林封谨只觉得自己乃是相当的头大,同时还有尴尬,毕竟被一名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子当成是父亲一样来依恋,绝对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好在石奴这边不停的传来利好的消息:良好的休息,充分的营养。珍贵的药物三管齐下,这位“东家之子”之前所受到的精神方面和身体方面的伤害正在迅速的痊愈着,应该可以迅速的恢复。

同时,东夏军开始在距离这里四百里的霍林大规模的集结,这种行为似乎触及到了东海联军的逆鳞,所以东海联军也是开始针锋相对集结了起来,林封谨也是仔细研究过地图,发觉从东夏这边的龙脉分布来看,霍林地区乃是东夏国龙脉支脉的很关键性的节点,胡瓦图兄弟也是很可能就在这个地方进行污秽龙脉的实验。并且应该也是到了要紧关头,否则的话,东海联军是决计不会打破常规的游击战术,在这里被动决战的。

在第四天的夜里,林封谨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东家之子的怪癖,所以他这些日子哪怕是在晚上,都是在东家之子的身边炕上趴伏着对付一宿,因为这女人对自己的依赖已经是达到了十分变态的地步。只要一看不到,那就会猛烈的哭叫。

无可奈何之下,林封谨也只能被迫这样了,总之依照他现在的权势和身份。不要说是一个季家的区区的东家之子,就算是将这女人直接收入房中,旁人也决计不敢来多嘴说什么的。

林封谨之所以觉得不对劲,是发觉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他猛然转头,便见到了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看着自己,那一双眼睛一下子就令林封谨觉得有些窒息的感觉。就仿佛是天上的星星在瞬间掉落到了凡间。

这双眼睛自然是东家之子的。

她此时已经一扫之前小女孩的样子,很安静的坐在了床上看了过来,而她耳上的那一点红色的鲜艳,更是妖异无比,仿佛上古凶兽穷奇要从时空的长河当中复生出来一般。

只是一双眼睛,便让一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截然不同的改变,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些匪夷所思,却是在林封谨的眼前发生了。

“你你醒了?”林封谨一时间都觉得自己的喉咙里面有些干涩,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措词了:“真是抱歉,你忽然一下子就截然不同了起来,仿佛是脱胎换骨变成了两个人,这太令人吃惊了。”

“多谢你对我身体的照顾,在这之前,我几乎以为自己放弃它是注定了的事情。”东家之子娓娓的道。

林封谨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因为东家之子这一双过于清澈的眼睛,已经令他感觉到了很不真实的味道,甚至隐隐约约的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了无数条丝线,缠绕在了自己的身上令自己都有一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这是与生俱来的幻惑之术吗?

不过,在这个时候,就连林封谨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是,邺都当中一次又一次反复接触魔舍利的那些痛苦经历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当业魔王迦空的恐怖气势铺天盖地的覆盖下来的时候,林封谨的个人意志和抗力,也是在随着一次一次的破碎而坚决顽固的一点一点增加着。

所以,哪怕是被东家之子这一双清澈到了极致的眼睛盯着的时候,林封谨也仅仅是恍惚了一下,然后就很干脆的清醒了过来,甚至他有一种直觉,就是随着自己的这一下清醒,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丝线就噼里啪啦的断掉了不少。

“不用谢。”林封谨在一刹那的失神以后很干脆的道。

东家之子轻声的道:

“那怎么可以呢?

林封谨正想说话,竟然又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那便是仿佛时空一下子凝滞了似的,颇有几分自己已经启动了妖命之力,以至于一切都变得格外的漫长的感觉。东家之子的双眼当中的光芒显得更加的柔和了,而林封谨更是有一种直觉,那便是从她的身上浮现出来了更多的丝线,开始缠绕住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