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四十五章 蜾蠃降

第四十五章 蜾蠃降(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等到这箭雨略微停歇下来的时候,冯横带来的这三百来人已经是伤亡惨重,剩余下来的人见势不妙,此时他们的伤亡已经超过了四成,哪里还有人敢留下来,顿时一哄而散!!

“大人,大人不好了!!”

盏茶功夫之后,校场当中已经是响起来了一连串凄厉的惨叫声,大概三四个人逃得简直是若受惊了的兔子一般,疯狂的冲进了校场当中,领头的便是冯横的副手左山,这几个人都是衣甲不整,满身狼狈,鲜血淋漓。

一听到了这惨叫声,那冷将军就皱了皱眉头,然后强自镇定喝道:

“出了什么事情,叫得这么慌张!”

左山哭叫道:

“大人,大人要为我家都尉做主啊,那贩卖马匹的马贩子好生凶残,竟然设下了埋伏,一见面便把我家都尉给杀了,并且他似乎早有准备,在路边伏下了大量的弓箭手,顷刻之间便是箭如雨下,我们有一大半弟兄都没有逃出来!!”

“我们这几人都是多亏在第一时间用马匹做了掩护,好容易撑到了对手松懈的时候,这才能成功逃脱,否则的话,也是根本没有办法回来见大人了!”

冷将军失声道:

“这贼子竟然如此凶悍??我不是派了五十名牙兵跟你们去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便见到了后方有一名呈现出自己牙兵打扮模样的军士跪拜着,大概是受伤有些重的缘故,所以埋着头不说话,便提高了声音道:

“那个你是谁?”

冷将军说完这句以后,忽然心中生出了一股警兆来。他陡的发觉这个牙兵自己看起来竟然是相当的陌生!

要知道,牙兵与主将之间,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主将有难,牙兵必须豁出命去保护,哪怕是主将丢官弃职,牙兵也是要跟随护卫。不离不弃。而主将同时也是要负责牙兵的衣食住行之类的,甚至说得难听一点。就是牙兵讨老婆这种事情也都必须着落在主将的身上。

所以,冷将军忽然发觉了这个牙兵居然有些面生之后,顿时就觉得不大对劲,他毕竟是武人,心中警兆一生,立即就本能的按上了腰间的刀柄。

只是这时候,那牙兵陡然诡异的一弹,居然是呈现出一条诡异弧线扑了出来,然后在旁边的梁柱上面一借力。呼啦啦的像是一只大鸟也似的对准了冷将军当头扑落而下,贴到了他的身后。

这时候冷将军的腰刀才刚刚抽到了一半,竟然发觉手腕上一股大力传来,居然酸软无比,刀刃“噹”的一声脆响,又被生生的按回到了刀鞘里面去!然后就发觉背后被贴上了一个人。他大惊之下却并不慌乱,右脚迅速的后滑半步,紧接着将头猛然后仰撞去,同时双肘猛然后撞。

这样的小巧近身短打功夫,每一下都是针对了敌人可能出现的破绽:

右脚后滑之后,反脚一踢,便是踹的敌人的下阴,

脑袋猛然后仰,便是针对的后方敌人的鼻子,

双肘猛然后撞。针对的是后方敌人的肋部!

这三管齐下乃是脱困的绝妙招数,可是全部都落了空,下一秒,冷将军的脖子上便是传来了一股凉幽幽,冷浸浸的感觉,一个声音平静的在他耳边说: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冷将军虽然不敢动弹,却是冷笑道:

“想拿本将军的性命来威胁人?我不吃这一套!你有种就杀了我,看你全家上下死得干净不?”

后面的那声音淡淡的道:

“你把我栽赃上勾连东海贼的罪名。本来就是想要我全家上下死干净,那自然是要拖你一起去阎王殿了。”

冷将军的瞳孔遽然收缩,失声道:

“你,你竟然是那个马贩子?”

林封谨哈哈一笑道:

“想不到吧?我不和你废话,让你的人把路放开!”

这冷将军陡然暴喝道:

“杀了他!别管我!”

他的话音一起,整个人都开始竭力的挣扎,同时朝着最近的牙兵扑了上去,丝毫都不顾勒在喉咙上的匕首!因为他算准了对方孤单进入兵营,是决计不敢杀了自己的。这一喝一挣扎,只要这刺客稍有点犹豫。加上自己的牙兵配合,自己也是很有胜算。

但是,他只算准了前半段,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两秒的脱困时间,然而在最关键的环节上出了大问题!!

那就是自己随侍在身边的四明两暗足足六个牙兵,居然都是毫无动静!下一秒,这冷将军就觉得后脑勺剧痛,整个人一下子就被打晕了过去。

原来,自从这冯横有心挑事起来之后,巩义心中已经是有了盘算,他在吴作城那里吃了那么大的亏,回家以后又怎么不可能好好调查一下林封谨的背景呢?

之后才发觉,自己竟然是被卷入到了崔王女和今上之间的权利漩涡当中去!更要命的是,此时崔王女仿佛正是得势的时候,明白了其中的厉害之后,额头上冷汗都涔涔而下,心中自然就“咯噔”一声,什么报复的心思都丢到了十万八千里去了。

此时他既然知道,吴作城的这帮草原蛮子,很可能就是崔王女的外援,并且在朝堂当中崔王女正得势,更重要的是国君和崔王女之间的岁数差别也是不大,这就意味着当前的这政局还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因此,巩义便很干脆的将自己的上官和同僚卖了个干干净净,并且毫无愧疚之意。

于公他觉得自己是在维护国家的利益——崔王女这一系当权不就是国家的代表吗?于私,他则是目睹上官想要肆意陷害欺诈良民,贪图旁人的钱财,因此义愤填膺站出来维护天理公道。

当然,至于冯横一死。还有林封谨接下来的感谢之类的,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所以,林封谨至少是提前半个小时就知道了这冷将军的阴谋,就等着他们来呢!当一干人被射得屁滚尿流鬼哭神嚎的时候,兵败如山倒,哪里有人顾得上旁边的动静?这些逃命的人连头也不敢抬,仿佛是被老鹰撵的兔子那样,逃得那个不要太快。

林封谨事先就吩咐过。先杀这冷将军的牙兵,一来这些牙兵人少。二来就欺冯横的手下和这帮牙兵不熟悉,然后换上了一个死鬼牙兵的行头,拿血和灰尘抹了脸,混在了逃走的人群当中,那端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然后就跟在了冷山的屁股后面,让他在在外面开路,轻轻松松的便混了进来,

此时冷将军呆的地方。乃是死鬼冯横平日的断事厅,分成前后两进,林封谨在进门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带上了林黎这位前任大给给这些日子培养出来的蛊虫了。

虽然这是军营当中,神通之类的东西完全都派不上用场,可是军中血煞阳刚气息也只能让鬼降头之类的望风趋避逃走。然而大部分的虫降头都是活物,依靠毒素来伤人,军中的血煞阳刚气息就没有半点用处了。

这一次林黎交给林封谨的,便是他新炼制出来的一种虫降头,同样在东海诸国当中已经是失传已久了。

蜾蠃降。

“蜾蠃”这玩意儿很有名气,在诗经当中都有记载:《诗经.小雅.小苑》的诗句“螟蛉有子,蜾蠃负之”,这其实是在描述一种很常见的自然现象,阳光下,一种叫做蜾蠃的小蜂带着螟蛉这种肉呼呼的菜青虫飞走。

写诗的人就认为,蜾蠃这种蜜蜂只有雄的。没有雌的,只好把螟蛉衔回窝内当成儿子抚养,因此还衍生出一个成语:把收养义子称为螟蛉之子。

但真相往往都是残酷的,实际上蜾蠃把螟蛉衔回窝中后,会用自己尾上的毒针把螟蛉刺个半死,然后在其身上产卵,而蜾蠃的毒素极其特别,根据“蛊经”上的记载,叫做冬眠之毒。中毒后会呈现出冬眠假死一般的状态,就像是螟蛉中毒以后,居然可以整整保持一个月不死!这样的话,蜾蠃的幼虫一孵化出来之后,就可以吃到新鲜可口的食物。

正因为蜾蠃之毒有这样的特性,所以炼制蜾蠃降都不是为了害人,反而是为了救人,比如说得了急病,重伤。当前又没有条件治疗,就可以用蜾蠃降刺一下。使其进入假死状态,这样的话,伤势就相当于是被抑制了,等到了安全地方或者有条件的地方,便可以及时救治。

加上蜾蠃降炼制起来十分简单,用处又是如此之大,所以,你们懂的,在贫瘠的东海诸岛上,蜾蠃都绝种好多年了。

林黎来到了中原内陆,给他的感觉就仿佛是来到了一个

林封谨一进门,便已经释放了五头蜾蠃降出来,这是一种小型的毒蜂,蛰人以后能瞬间迅速的使人麻痹僵硬掉,此时这里面的人差不多注意力都在冷将军和那左山身上,因此一个个都遭了暗算!连同看门的两人也是一起中招,否则的话,里面闹腾得这么大声,早就全营皆知了。

此时林封谨也是懒得和这冷将军废话,直接将他打晕了以后,将其扶到了正中的凳子上面,然后做出来趴伏在了案几上的样子,四处走了走,发觉里进有一处堆放杂物的房间,便是将房中的东西清理了一下,将那几个被蜾蠃降叮得浑身麻痹的倒霉蛋统统丢了进去。

将这些事情打理妥当了以后,林封谨这才走到了断事厅外面,这时候冷将军带来的亲卫本来就不多,派出去五十个死光光,然后剩余的都被蜾蠃降毒倒在地,所以他此时可以放心大胆的冒充冷将军的亲信,狐假虎威的对着旁边的人道:

“将军请巩都尉进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