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三十九章 义卖

第三十九章 义卖(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接下来又想了想道:

“我身边的这些护卫今天也是辛苦了”

王乡绅立即心领神会:

“劳军那是应该的,这不猪羊酒肉都早就制备好了吗?”

林封谨摇摇头,杀戮以后的宣泄还是必要的,并且喝醉了以后的话,自制力便更差了,与其以后闹出来些什么逼奸的丑事,还不如防患于未然,便开门见山的道:

“我看尚强县是个大县呢,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青楼?”

王乡绅是个擅于揣摩上意的人,犹豫了一下道:

“若是加上私娼什么的话,还是有个七八家的。”

林封谨皱眉道:

“这么少?”

王乡绅苦笑道:

“这个,尚强县今儿的情况公子你是知道的,这七八家里面如今有没有做生意的都很难说呢。”

林封谨摇摇头道:

“见了血,杀了人,总得有个宣泄的地方,否则的话为什么东海贼喜欢洗城?我这里拿两千银子出来,王先生得想想办法。”

王员外一惊道:

“这怎么敢当?林公子你这不是要打我等的脸吗?!快收起来快收起来,此事老夫一个人是不成的,总得找人商量商量。”

林封谨点点头:

“那就拜托了,我的这些手下性情暴戾,又见了血喝了酒,杀人放火有我弹压着不敢,可是总得找个宣泄的去处吧,一旦发了性子扰民的话就不好了。”

王员外心道这份功劳也是他娘的不好拿,老夫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有身份地位的人,居然还要去帮他们拉皮条!当下就去找到了几家缙绅一谈,当然他此时狐假虎威,说话肯定就没这么客气了,直接就是道:

“大家都看到到了林公子手下那一批人了吧?是不是堪称虎狼之士?”

众人点头,觉得都没说的。

王员外接着道:

“大家都是读过史书的。大军杀伐攻城,破城之后。往往民不聊生,哀号痛苦,我等今日也是险些惨遭涂炭,为什么?便是军士杀伐之后,心中的残暴杀意需要宣泄,此乃人的本性,林公子手下那批人如此暴烈。今天厮杀一阵后,难道指望他们念经吃斋就可以平息吗?”

“所以林公子便拿了两千银子给我,问我什么地方有烟花之地,要给他的麾下人买春,为的也是不扰乱地方,我等能收这个钱吗?当然是坚决推辞了,不过某在此道上实在不熟,所以看大家有什么办法。”

王员外这么一说,当下便有人站出来说自己是某某楼的常客。愿意去问问,然后又有人虽然这方面不熟,却愿意出钱就当是劳军了——此时在场的这些大户也都去县城当中转了转。见到了整个县城里面还是有不少人家破人亡的惨状,兔死狐悲之余。也是知道今天多亏了这些草原蛮子的庇护,所以对其感激那是真心实意,虽然出钱出力也是心甘情愿,没有什么二话。

结果他们去问了几家楼子以后,楼子里面的老鸨最初都说不做生意,兵荒马乱的,不过一听说是救了整个尚强县的那些草原蛮子,商议了一会儿,还有有一大半的姑娘愿意去。并且有的还“义卖”不收钱,林林总总也是有五六十人了。这算上赤骑当中守夜的,还有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心思的,总算是够劳军的数目了。

这些姑娘们本来是做好了要被这些草原蛮子好好折腾一番的准备,但是,林封谨身边的这些赤骑中人能陪在旁边,都是他认可的好苗子,要授以兵法有大用处的,加上吴作城的汉化程度本来就不少,所以这些护卫虽然在提枪上马的时候还是如狼似虎,比她们料想的好太多了。

再说这些姐儿都是专业人士,也不是什么娇滴滴的闺阁大小姐,见多识广,经验丰富,又是心甘情愿,遇到了这样的精壮猛男,有的甚至存了要别别苗头的念头,让林封谨身边的这些草原男子领略到了与草原豪迈女子完全别具一格的若水温柔风情,顿时有不少人就沉迷了进去,连点三十二个赞。

而这些姐儿虽然大部分都不收钱,但林封谨怎么会连这点皮肉卖笑钱都舍不得?

第二天问了问部下的口风,差不多都是给的好评,那二话不说,第二天就去让人去了县城里面的金店,将里面的金钗收购一空,不消说,免费劳军的姐儿一人一支,你们不卖可以,但是我送来的也不是嫖资,是礼物,不要难道是看不起我?

这下子这些免费劳军的妓家既得了“义妓”的名头,又拿了实惠,自然是十分欢喜,于是有的觉得昨天晚上恩客还不错的,那便又去上门痴缠,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林封谨离开尚强的时候,居然有十来个赤骑给这里的女人赎身带回家去做妾,林封谨对待赤骑那是没说的,直接掏钱就是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二天一早,他波便叹着气来找林封谨,宣告他的任务首先就失败了某项,因为季家的那位老祖宗咽气了以后,居然身边的弟子第一时间就将其烧化了,说是老祖宗之前早就交代过的事!

本来季员外是不信会有这种事的,但是这些弟子都是众口一词,也就没办法了。

等到他波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尸体都化了灰烬,委实也不能怪他。

看着面前垂头丧气的他波,林封谨也知道这不是他的错,拍了拍他的肩膀便道:

“非战之罪,不过这也确认了一件事,这季家的老祖宗确实是有问题,并且死后的尸体应该有什么很明显的疑点,甚至连入殓的手续都不能做,所以才会采取一咽气就烧的做法。那么,第一个提出来主张烧尸体的人应该知道些什么。”

他波被林封谨鼓励了以后,顿时也就眼前一亮,继续去做事了。林封谨想了想,忽然考虑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便是自己昨天杀掉的神使,貌似就是与这季家的老祖宗直接交过手的。这神使身上的有几道伤口看起来很是有些奇特呢!

根据野猪的说法,那竟然和野兽造成的类似!

一念及此。林封谨立即就让人叫野猪过来,同时将神使冻结以后的尸体从须弥芥子戒里面取了出来,只需要看看伤口,用不着化冰。

野猪一过来以后,听了林封谨的意思,马上就眯缝了眼睛仔细的琢磨了起来,很快的就指着了那尸体上的一道伤口道:

“主人。你看这里,这神使的皮肤何等坚韧,我的开天一斧头劈上去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劈开,可是这伤口却是从这里一直拉到了那边,并且皮肉翻卷,还呈现出来了锯齿的形状,歪歪斜斜的,就是拿锯子锯,也弄不出这样的效果来!在我看来。只有猛兽的爪子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还有,主人你看腿肚子这边的伤口也是同样的道理,歪歪斜斜呈现出锯齿状。这样的伤口只可能是被撕扯出来的,猛兽之类的一口咬住。然后连续不断的甩头或者是翻滚就有这样的效果。”

林封谨沉默了一会儿,很快的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对来人道:

“昨天季家的老祖宗和神使战斗的时候,应该是有很多人当场看到,叫两个看得最清楚的目击者来。”

林封谨的这个要求很快就被得到了满足,然后他确定了两件事,第一是季家的老祖宗没有使用武器,是空手对敌,第二是在对战当中。场中有一层灰色的雾气,使得战斗都是显得很不清晰。

这样一来的话。自然就不难得出结论了:季家的老祖宗确确实实有问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在林封谨沉思的时候,外面又有人敲门,说是有人来拜会。

林封谨此时哪里有闲心来做这些应酬?很不耐烦的就干脆摆手道:

“不见。”

不过通传的季府管家却是有些畏惧的道:

“表少爷,来的是衙门里面的郭师爷啊!”

林封谨盯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哦?郭师爷很厉害吗?一个师爷就把你吓成这样?”

季府管家朝着左右看了一眼,颤声道:

“那可是郭扒皮啊!周县令来这里做官了以后,尚强县就有六家大户破家,据说背后都有郭县令的影子!”

林封谨听了以后笑笑道:

“原来是一条走狗,不管他,何况,这家伙想要说什么我都猜得出来,懒得看他的那张嘴脸。”

这时候,季员外听说了这事情也急忙赶了过来,苦笑劝说道:

“贤侄啊,就当是给老夫一个面子好吗?你终究是要回北齐的,可是我季家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啊,这郭扒皮心狠手辣,一旦逼急了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林封谨见到了季员外发话,眼中冷光一闪道:

“好,我就去见见他。”

当下林封谨在房中闭着眼睛站了一会儿,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身上便没有了那种逼人的气质,还有内敛的锋芒,就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富家子弟区别不大,这才来到了外堂,便见到了这位郭扒皮郭师爷。

与想象当中相悖的是,此人居然不是什么獐头鼠目看起来就是卑鄙下流的那种,而是相貌堂堂,眉毛浓黑,颌下的五柳长须修剪得可以说是十分的得体,说实话,这卖相若是穿上官服以后去扮一个御史也是做得的,一看就是正气凛然的那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