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三十八章 个中隐情

第三十八章 个中隐情(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沉吟道:

“从你说的情况来看,她的消失是早有预兆,并且心里面已经是有所准备,觉得可能一去不复返,所以才会将胭脂目耳环直接放在了床上,这也可以说明,她去的地方一定极不寻常,以至于她都会担心这传承了上千年的信物失落而无法归来。”

“而季家当中也是有顶级的高手坐镇,她为什么不去求助?很可能这是连顶级高手都没有办法的大事情!东家之子除了茶艺天下无双之外,应该还有些别的能耐吧?”

季员外点点头道:

“是的,有道是红颜祸水,所以历代的东家之子都有一手神奇的易容术,还有很厉害的脱身之术,但是具体我们却是不知道了。”

林封谨沉吟了一会儿道:

“这件事虽然离奇,但是胭脂目这件传承了数千年的信物还在,季家也没有亡,应该是有新的东家之子吧?”

季员外的脸再一次皱了起来,与其说是在赔笑,还不如说在哭。

看得出来,他是很不愿意再提这件事情,但是,门口那一大堆血淋淋的耳朵,已经很清楚充分的在警告他,面前这个貌似谦虚礼貌的公子,绝对绝对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人物!

东海贼那样凶残无比的贼人,据说还是海外诸国的联军,将守城的军队杀得哭爹喊娘,民间提到了其名字甚至能止小二夜啼的。在这位爷的亲卫下面简直就像是猪羊一般的被宰掉,连脑袋都不屑于割,图省事割的耳朵!!

这样的一头笑面虎。季家怎么可能惹得起?何况此事还关系到他的性命?

因此,季员外只能叹息摇头道:

“这就是丑闻了,只希望林公子听了以后莫要再对别人说,否则的话,我季家也是无地自容!”

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好。”

“家姐消失了以后,胭脂目自然就会选出下一代的东家之子。”季员外惨笑道。

“可是,这选出来的女子。我们却是根本就没有料到,因为她的身份。身份十分特殊。”

林封谨眉头一扬道:

“是丫鬟还是下人?特殊是因为身份太卑微了吗?不对,季家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

季员外惨然摇头道:

“不是的,她的身份,竟然是是我的隔房侄女。”

林封谨的思维灵动。立即道:

“员外你应该是长房了?那么你的隔房侄女?是季二爷那边的?”

“不是老二。”季员外苦笑摇头道:“是三房的小妾生的,叫真真。”

林封谨虽然是独子,但是勾搭的左妹妹啊,苻妹妹之类的,都是大家族里面出身的,所以他对这种阴微事情了解得很,顿时已经掌握到了其中的诡秘之处:

东家之子千百年都出于长房长脉,为什么这胭脂目选出来的东家之子会突然出现到了第三房去?很显然,这位真真小姐。很可能就有长房长脉的血脉!!

那就是说长房长脉当中,有人和真真小姐的母亲偷情生下来了这个女儿?

“员外?难道是你?”林封谨愕然道。

季员外摆头苦笑道:

“当然不是我,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还坐在这个位置上?是是家父!”

林封谨惊得目瞪口呆,在心中大叫刺激,这算是什么?典型的“扒灰”啊,老头子上了儿媳!

(注:扒灰典故据说出自苏东坡,此老与儿媳在偏僻处厢房激情,用的是女趴在桌子上的后入式。正在欲罢不能时,结果发觉儿子来了。两人立即分开整理,结果这里偏僻,有一层灰的桌子上面留下了儿媳趴在上面的手印,苏东坡急忙用袖子去抹,儿子进来发觉了这一幕,问爹你在干嘛,老苏恼羞成怒道:老子在扒灰)

“这样的丑闻,本来就让我家蒙上了一层阴影,老三也是因为这件事,羞愤之下,精神都有些失常了,冲进了雷雨当中大喊大叫,最后感染了风寒而死。家父也是郁郁不乐,终日闭门不出,没过几年也是撒手人寰。”

季员外痛苦的道。

“可是,我都万万没有料到,这件事不是我家麻烦的结束,而是个开始!她成为了东家之子以后,竟然,竟然又做了一件令人,令人,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她,她竟然天性如此淫荡,勾引老祖宗,和下人通奸!”

林封谨皱了皱眉头,却是觉察到了一丝隐隐约约不对劲的违和感觉,直觉就告诉他,东家之子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女人呢。

他沉吟了一会儿道:

“那么,她自己承认吗?”

季员外摇头道:

“当然不会了,这种事情谁会承认?再说了,老祖宗都站出来指证这件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历代的东家之子有出现过这样的丑闻吗?”

季员外摇摇头道:

“这倒真是没有。”

林封谨点点头道:

“好,你接着说。”

季员外叹息道:

“这样的一个妖孽,我们实在是不敢留了,可是她又是东家之子,我们实在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因此便有人提议,干脆将她嫁出去,等她死了以后,再将下一代的东家之子接回来就是了,于是我们就将她许给了刘举人家的老三,结果过门的前一天,刘家三少爷得了绞肠痧,竟然就守了个望门寡!”

“这种事情原本也是并不少见。可是第二次我们将其许给了孙家大少爷,这门亲事定下来刚刚三天,孙家大少爷就。就失了魂,居然见男人就叫爹,见女人就喊妈,这还怎么成亲?这事传扬了出去以后,克夫这个名字传扬了出去,就根本没有办法再嫁得出去了,可是。她在家里面闹出来了这样大的事情,根本也没有办法呆下去。勾引下人啊!!这是要将我们季家的脸都要丢尽啊!这一次倒是压了下去,可是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

林封谨此时已经在心中划出了几个关键词:老祖宗,通奸的下人,刘家三少爷。孙家大少爷等到有些激动的季员外饮了半口茶以后,林封谨深深的看了季员外一眼后这才道:

“既然嫁不掉,又不能留在家里面,却又因为东家之子的特殊身份,没有办法卖掉,沉井,还要顾惜到名声,那么也只有一个方法了,便是将她送去深山当中的尼姑庵或者说是道观里面。对吧?反正死了的话,胭脂目自己会回来的。”

季员外听到了林封谨这么说,顿时就惊愕的张开了嘴巴望着他。

林封谨耸耸肩道:

“这并不难猜的。唔,你们是什么时候送人过去的?”

“五,五年前的晚上,偷偷用小轿送上去的。”季员外道。

“之后有联络吗?”林封谨道。

季员外苦笑道:

“这个就要问老二了,他的三房和真真的娘亲是妯娌,出事不久。真真他娘就病死了,之后听说还有送东西去过。不过我知道的是,我们送去的西山庵这时候已经一片瓦砾,一年半之前就毁了。所以,所以林公子你要问我东家之子在哪里,我还真答不出来。”

林封谨道:

“生死攸关,要麻烦一下二爷了。”

很快的,季二爷就请了过来,看得出来他是个性情中人,听林封谨将原委一说,立即就爽快的道:

“是的,无论真真做了什么事情,总是贱内的侄女,所以确实是逢年过节一直都有送东西过去,而西山庵那边也都一直在收,只是前年七月突发山洪,西山庵那边道路隔绝,发了瘟疫死了人,无论如何,真真也是季家的人,并且也是身份特殊,必须要进祖坟的。”

“所以我们便急忙过去派人打听,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真真被送过去的第三天,就忽然消失了,而那庵里面的老尼姑也知道季家几乎是在放逐她,所以贪图贱内逢年过节送给真真的百十两钱财,还有衣服什么的,便将这事情瞒了下来,我们派去送东西的人也是被收买了,结果就弄出来了这样的事情!”

林封谨听了以后,默然了一会儿道:

“胭脂目最近没有出现吧?”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