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十二章 天衣无缝的暗算

第二十二章 天衣无缝的暗算(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所以,林封谨沉吟了一会儿,便给他波出了个难题,倘若这厮能够交出满意的答卷出来,那么也就不妨让他飞黄腾达一次。便招手让他波过来道:

“现在我们差不多也是将傣猛的手下杀了个干干净净,俗话说得好:孤掌难鸣,咱们也懒得去惹这厮,平添死伤,干脆就直接找艘船走掉吧?”

他波立即大惊道:

“公子,不可啊,此时的局面已经是很清楚,倘若不解决掉傣猛这厮的话,那么必然就是他追上来解决我们了!那时候敌暗我明,并且傣猛浑身上下的一身神通强横无比,搞不好我们都要死得干干净净的!与其发生这样的悲剧,还不如趁着他现在还蒙在鼓里面,反客为主一气呵成将其解决了,此时的傣猛为了镇压封印的异变,搞不好是最脆弱的时候呢!”

林封谨深深的看了他波一眼,看得他波都有些心惊胆战的时候,忽的展颜一笑道:

“说的好!你估计也是比我更加了解傣猛这个人,那么,你觉得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能弄死这位鼎鼎大名的正一大神官呢?”

他波愕然了一下道:

“这”

林封谨笑了笑道:

“不用急,慢慢想都可以,若你的计划真是好的话,那么整个队伍连同我在内,都由你调遣也是可以的!”

他波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浑身上下都是震动了一下,也是听出来了林封谨话中的未尽之意,急忙道:

“是,属下领命。”

风大雨狂,

龙脉土灵一怒,自然就会出现天象异变。

在这龙脉聚集地,土灵所居的地方,反馈出来的天象异变就格外的剧烈。

这处山谷,本来是风景秀丽。十分怡人之处,但是自从东海联军来到了以后。竟是在这里开山凿石,花草被践踏,灵木被砍伐,谷底更是被挖掘出来了一条一条纵横交错的深深沟壑,这些沟壑的底部无一例外,全部是尸体!!

被泡得惨白,连半点血色都看不到的尸体!!

这些尸体男女老少都有。却有着一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右手的手腕上面,赫然有一道深深的伤痕,显然在断气之前,鲜血就被放了出来,顺着这些连通的沟渠灌入了进去,按照风水的方位,先浸泡东方青龙,再污秽西方白虎。最后绕了一个大弯,注入到了仿佛是画龙点睛的那个小湖当中。

因此,那个风光优美的小湖其实是一个血湖!湖水呈现出来了诡异的褐色。浑浊无比,并且还仿佛是煮开了也似的沸腾着。冒着泡泡,还未靠近已经是觉得腥臭无比。

所以在这里做事的,都不是活人,而是一具一具的降头尸。林封谨在上面看的时候,便是降头尸正在劳作,因此其动作显得机械而僵硬,这也是情理中事。

傣猛一手打造出来的封印,实际上也就布置在了湖边。

事实上,这东海诸岛长期与中原与世隔绝。也真的是发展出来了相当一部分属于自己的东西,假以时日。还真的未必就不能与中原诸国分庭抗礼。就像傣猛在湖边布置出来的封印,若是徐蛴螬不对林封谨说破的话,那么林封谨还真的根本就完全想不到。

因为这叫做“卡木吉吉”的封印,乃是由四样东西组成的,最诡异的是,这四件东西都是活的!

准确的说,那是一蚊,一蛇,一蝼蛄,一蛆。

毒蚊能吮天地之间的灵气,阻断龙脉地灵自愈的效率。

恶蛇入水,毒液浸入到了湖水当中,二者结合以后更增污秽之力。

邪蝼蛄擅能破地脉,顺带压制厚土之力,令污秽腐烂之力扩散加速。

魔蛆更是起到了核心作用,蛆虫本来就生长在污秽当中,作用便是对付那些腐烂的尸体,承受转化尸体上的腐烂诅咒之力,将之注入到龙脉当中,起到的作用是其余三种怪物不能替代的,同时还能令污秽腐烂之力更加强势,非但如此,魔蛆一旦吸收污秽之力达到了极致之后,便能由蛆化蝇,以惊人的速度将其传播。

同时,这四种邪物还有相互依存的特性,毒蚊虚弱的时候,可以吮恶蛇之血来补益自身,恶蛇能吃被邪蝼蛄扒出来的地下灵根,邪蝼蛄则是以魔蛆分泌出来的蛆露为食,而魔蛆则是包罗万象,以前面三种邪物的粪便为美味大餐。

流淌的山溪为什么会被血水污染,便是邪蝼蛄钻透地脉所导致的。

那恐怖的血雨为什么可以追赶着他们的商队一路下过去,则是当时的包蝎乘着前来主持阵法的机会,刺激四封印当中的恶蛇,令其喷出毒雾,弥漫在了空中,龙有呼风唤雨之能,这恶蛇污秽龙脉后也是在不停的吞噬龙脉的威能,龙蛇本来就是近亲,因此可以在区域范围内操控雨水。

此时龙脉山灵震怒反扑,电光闪耀,那强大的反噬之力自然就全部施加在了这“卡木吉吉”的四邪身上,更是地气四溢,聚集了起来一条一条的仿佛有若实质,仿佛一条一条的小小黑龙,在四下游荡,接触到了四邪以后便是扑上上狠狠撕扯,令其痛不欲生,顿时封印松动。

而正一大神官傣猛及时赶到了以后,口中则是念念有词,身上黑气缭绕,无形当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光罩,将那血色小湖笼罩在了其中,成功护住这四邪,此人不愧是正一大神官,地气形成的小龙竟是钻不入光罩当中,天上的雷电闪耀,雷声隆隆,这黑色光罩表面却是泛出一阵一阵的涟漪,根本就没有要消退的意思。

不过,地气蔓延而出的速度也开始缓慢了起来,成型的地气数量也是开始削减,同时,天上的乌云也是渐渐消散,雷声也开始湮熄。傣猛长长的嘘出了一口长气,解下了包头巾抹了一把汗,低声道:

“你终于也是支撑不住了吧。”

眼见得周围的环境渐渐恢复了平静,傣猛的神情也是显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包蝎和徐蛴螬两人怎的还迟迟不来?真是办事不力。去了这么久,竟然一批祭品也没有送回来!是时候好好敲打他们一下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出现了一点青幽幽的磷火,然后是两点,三点,乃至不计其数!接着迅速的对准了入谷处飞了过去,最后悬停在了一个人的脸前,此时的这个人几乎是被包围在了青幽幽的磷火里面。仿佛是被万千萤火虫包围着,有一种邪异无比的美感。

但是被包围着的人,却完全不这么想,因为他是亲眼看到过的,就是这么一点磷火,便可以引燃一头大象,将之浑身上下都裹在了这恐怖的青色磷焰中,水浇不熄,土盖不灭。直到将这大象烧成森森白骨。

何况此时围着他的是千万点磷火??

因此,这人立即大声道:

“恭喜大给给,贺喜大给给。我师尊居然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村子。这村子里面偏偏还有百多号精壮的流民,加上村子里面本来的人,足足都有几百人,足够献祭用了,只是这些人奸猾得很,我们的人手也不足,一路上经常逃走,所以目前只能将他们的大部分人圈禁在了村子里面,分批运回来。”

“哦?”傣猛认得。面前的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徐蛴螬的弟子他波。顿时精神一振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对傣猛来说,此时的当务之急就是进行血祭,好好的给自己的四灵封印补充一下元气。而血祭其实也是分成许多种的,至少是三十六个人的小祭,不过也可以选择一百零八人的中祭,倘若可以达到两百五十人的规模,则是可以进行大祭了。

傣猛也是知道,自己为了封锁消息,来到的本来就是这荒僻的地方,为了完成前期铺垫的千人血祭的份额,周围的百姓要么就已经被抓来血祭了,要么就是逃散一空个,这一次包蝎和徐蛴螬外出以后,傣猛觉得他们总共能够抓回来完成一次小祭的人已经是满足了,没有想到徐蛴螬却是给自己来了个如此的惊喜!

“好!很好!”傣猛忍不住道。

傣猛素来都是十分阴沉严厉,所以平时能够得他赞上一句已经是相当难得了,此时竟是说出来了“很好”两个字,这种小概率事件大概两三年都不会发生一次吧。

此前傣猛一直都是在苦苦维系封印,所以也是有些疲惫,这时候得到了好消息之后,顿时就放松了下来,找了个石头坐下,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便是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个花布小包,却是微微一愣,因为里面只有些褐色碎屑了。

见到这一幕,他波立即就十分乖觉,献媚的笑着,马上走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大布包,打开了以后,布包里面装的却是用盐腌制过的宾果,这里面估计都有三四十颗,顺手就放在了旁边干燥的岩石上。

这个世界上的宾果类似于槟榔,应该就是槟榔的同科植物,二者很是相近,平时嚼宾果这种事情在椰岛国当中却是十分风靡,几乎可以将其理解为吸烟那样普遍,并且男女皆好这口,咀嚼以后有一种仿佛醉酒似的微醺感觉,飘飘然很能提神。

所以傣猛先前精力集中的时候,也是在不停的咀嚼宾果,类似于男人有心事啊,熬夜工作之类的抽几支烟一样自然不知不觉的将一包烟给抽完了。

而一般来说,东海诸国中人在自己嚼宾果的时候,也会掏出来装宾果的布袋,请周围的人一起咀嚼,就像是现在男人抽烟的时候给周围扔一圈似的,已经形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

此时他波十分乖觉,见到了傣猛没有了宾果嚼,瘾头发作,自然是乖乖双手奉上。

可是傣猛尽管看起来也很想嚼一口宾果——就像是老烟枪烟瘾发作以后急欲吸一口烟那样,但是,他接过了送上来的宾果以后,却是有些阴骘的看着他波,并不入口,直到看着他波也是从放在旁边岩石上的宾果包里面拿了一个宾果,笑眯眯的大口嚼了起来以后。这才将其扔进了嘴巴里面,痛痛快快的大口嚼了起来。惬意的呼出了一口长气。

这却并不代表傣猛起了什么疑心,而是此人素来都是十分小心谨慎,不仅仅是对他波这样提防,甚至当年国王在殿上赏赐美酒,傣猛都是托词不饮,极不识趣,否则的话。以他的能耐,又怎么会被逼到如此山穷水尽的地步呢?

他波嚼了几口宾果以后便是磕头道:

“大给给,要抓的人实在太多,船只和人手又被包蝎神官调了大部分走,我们一趟只能运送回来二十来个人,运回来以后还要净身沐浴,师尊命我快去快回,前去帮手,否则的话今天晚上只怕都没得睡了。必须要尽快处理呢。”

傣猛点点头道:

“好,我和你一起回去。”

他波愕然了一下道:

“大给给不在这里镇压封印了吗?”

傣猛傲然道:

“此地的龙脉土灵刚刚折腾完,哪里有这么好的精神再来一次。估计两三天之类,是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他波大概是后脑勺有些痒。便举起右手去挠了挠——这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没有人会对这样的事情表示关注,同时,他波的脸上露出了赞叹的表情道:

“大给给真是神功绝学,智计无双!”

傣猛淡淡一笑,便是嚼着宾果,负着双手一摇一摆的朝着谷外走去,不过,就在他刚刚离开了谷口百余米的时候,一道厉烈的闪电又划破长空直劈了下来。天空中的倾盆大雨更是滂沱落下。

傣猛的脸色立即就变得仿佛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那样,格外的难看。眼见得地气再次狂涌而出,他只能怒吼着反身回谷,同时对他波大叫道:

“让徐蛴螬动作麻利一点,我要他今夜就给我送来两百个人牲!!”

他波急忙惶恐躬身领命道:

“是,大给给。”

这一次龙脉的反扑来得越发的宏大而炽烈,傣猛昨夜本来就没有睡好,此时苦苦支撑,端的是极耗心力。

其实这龙脉土灵对傣猛的威胁并不算大,他若是一个人的话,一走了之就是了,就像是大白鲨再怎么凶猛,人若是跑到沙漠里面去居住,大白鲨这辈子都不可能沾到人的边,反而只有被人弄死了。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龙脉土灵的反扑实际上是针对着傣猛埋入到地下的那“四灵”而针对的,这四种邪物要污秽龙脉,那就非得深入到龙脉当中去,要一马当先承受龙脉最激烈的反扑,而傣猛要保住它们,相当于就要在劣势的处境下与龙脉土灵正面对抗,这就仿佛是人主动跳进了海里面去和大白鲨搏斗似的,甚至都不能放弃,否则的话,前功尽弃。

傣猛再怎么强横,可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自然是倍加艰辛。

终于,龙脉土灵的反扑再次渐渐的平息了下去,傣猛的双眼里面全部都是血丝,忽然发觉东方都露出来了一线曙光,这一夜竟是过得如此之快!

一歇息一下之后,傣猛才觉得浑身上下都是无比的疲惫,就仿佛是骨头骨节都散了架似的,索性跌坐在了泥水里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口中更仿佛像是冒了烟一般,渴得几乎令人要崩溃了,嘴巴里面也是火烧火燎的疼。

“我怎么这么口渴呢?”

傣猛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先前一夜与龙脉土灵对抗,也是急需宾果提神,他波想来是走得太急,将他的那一大包宾果忘在了旁边的一块干燥岩石上,所以傣猛看见了以后,岂有不吃的道理?

一夜激战,傣猛也是不停的习惯性嚼着这宾果,最后不觉之间,已经将满满一大包,吃得只剩余下来了两三个而已。

而宾果不像是香蕉啊,橘子什么的,收获下来剥皮就能吃,要加工过才能入口,在东海诸国的加工方法也有很多种的,首先因为宾果果呈弱酸性,所以就要加适当的碱清洗,这就是多数宾果会加石灰的原因。然后是“发子”,接着就是上香料。将宾果切片,最后送入不同口味的卤水里面浸泡味道,口味重的人在吃的时候往往要卷上“蒌叶”(类似于烟叶),撒上蚌壳磨成的灰才过瘾。

因此,在加工的过程当中,按照每个人不同的口感,放入的香料却是不同的。傣猛则是什么口味都吃,关键是要提神,而他波带来的这一大包宾果,却是比较少见的吃法,用盐渍过的,似乎卤水里面还加了花椒,大料,茴香等等燥热的材料,所以傣猛这么一口气吃下来。难怪嗓子要干得冒烟。

只是这附近的水脉都已经被污染了,傣猛也是人,当然不愿意喝混合了腐尸血液的水源。正在焦渴的时候,忽然听得有人在外面大叫:

“到了到了到了。大给给,你这边妥当了吗?再过盏茶功夫人就来了。”

傣猛一听,正是他波的声音,当下就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毫不留情的就是一脚就踹了过去,他波顿时就瘫在了地上,半天说不出话,傣猛阴测测的道:

“你们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的了?天亮了才将人送来?我说得清清楚楚,是要今夜送来两百个人牲!!”

他波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像是一条摇尾乞怜也似的狗一样哭诉道:

“大给给。不是我们办事不力,而是包蝎神官和我们抢船啊,知道我们抓到了那么多的祭品以后,他的脸色更难看了,结果多余的船都被他调去拦截河上的一只商队去了,我们一直来回不停的奔波,一直到了后半夜才找到船把剩余的人运了过来,何况还要清洗祭品啊!”

傣猛盯住了他波,眼光似针也似的要将他看透似的,冷哼一声道:

“胡说!包蝎会做这种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