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十一章 投靠

第二十一章 投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夕阳西下,映照得水面上粼粼若金,此时林封谨等人,已经是在这芦苇荡当中潜伏很久了。

他们在半个时辰前就找到了徐蛴螬一行人的踪迹。

这还是要多亏跟随的这一只红皮狐狸精和老黄皮子,这两个堪称是“地里鬼”的家伙四处查问,总算是找到了一只螃蟹精,这厮下午的时候在河边晒盖子,结果恰好就看见了徐蛴螬一干人的船只往上游去了。

然后这两个家伙又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又问到了一条鲤鱼精,确认了徐蛴螬他们是在雁落荡潜伏。

林封谨一行人自然便是前往雁落荡,这时候林封谨便依靠超乎常人的五感,成功的找到了这帮家伙停泊在了雁落荡里面的船只。

虽然徐蛴螬一行人只得二十来人,但是,不要忘记他们是跑出来捕捉活着的人来做祭品的,因此前来的船只都分成了两艘,一艘是徐蛴螬等人的坐船,另外一艘则是专门用来运送被抓住的倒霉蛋的,却是一艘大肚子船,少说也能装个五六十人,若是不顾一切的装的话,甚至能挤下一百人,当然,乘坐的旅客绝对不会有什么愉快的航行体验。

此时徐蛴螬等人已经是前往那个村庄去抓人了,不过也当然会在船上放几个留守的,只是这几个, 人实力也就是普通的士兵,并且还分别在两艘船上,很快的,一艘船上面的士兵便是被林封谨带来的赤骑亲卫悄然射杀,另外一艘船上的留守中人被林封谨悄然潜了上船只,全部活捉了。

从这些人的口中,林封谨便是得到了具体的信息,知道对方是前往村庄里面捕剿人类来作为祭品了,便开始迅速的构思对策。

其实按理来说,若是在和平的时代,傣猛他们这样的大肆捕捉东夏国的子民。那么一定是会被迅速发现。

只是现在东海诸国的联军集中力量全面袭扰东夏国,可以说海疆上下都是处处烽烟,甚至有县城被攻克的事情,可以说上位者都是焦头烂额,这里的村民离奇失踪的事情,便是被报上去,也是势必混在了大叠的文案里面,然后被随意的丢弃到了废纸篓当中。

林封谨有着红毛狐狸和老黄皮子这两头妖怪带路,便首先派出红毛狐狸往那大东庄的方向赶了过去,不消说。对方既然是去捕捉民众的,那么肯定带着数百人一路跋涉过来,速度必然缓慢,所以红毛狐狸就是去监视的,一旦发觉了他们的行踪就回来回报。

而老黄皮子则是带着林封谨他们在后面跟着,沿着大东庄到雁落荡必经之路上走去,准备在沿途寻找一个最佳的埋伏点,林封谨他们此时最大的优势,还是那接近二十名百步穿杨的赤骑中人。

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徐蛴螬这一次前来捕猎祭品,所带的士兵也就是数十名,剩余的都是他的门人弟子什么的,并且那大东庄当中根据红毛狐狸所说。至少也有两三百人,徐蛴螬手下的这寥寥几十人要控制抓来的数百名村民,必然会分得很散,因此血煞之气对符文箭的压制会降低到最小。

只要能找到一个险要的地方。先以滚木礌石突袭,然后再放火一烧,打乱阵型。接下来以符文箭攒射,便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了当然,前提是徐蛴螬的能力被克制的情况下。

很快的,林封谨他们就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地方,这里左边是高达五六丈的断崖,便可以在上面埋伏,右边则是一条山溪,尽管只有三丈宽,但是水很深并且湍急,山溪两边的芦苇也是上好的引火物,仓促之间能寻到这样的地方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不过林封谨发觉可以引燃的东西少了点,便果断的将火攻变成了烟攻,往芦苇从里面丢了些发烟物进去。

一干人刚刚埋伏妥当不久,红毛狐狸便是迅速的逃了回来道:

“他们大概还有两袋烟的功夫就要来了,那为首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的身上有着莫大的威胁!”

林封谨知道红毛狐狸所说的人便是徐蛴螬,心道这厮若是没有威胁的话,那当什么神官?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结果没过多久,便见到了一条长长的人龙远远的走了过来,正是被抓住的村民们。

而林封谨的目光,则是停留在了一个被步辇抬着的男子身上,这男子体格肥壮,满脸红光,还有一个大的酒糟鼻,看起来就像是喝多了酒的屠夫一般,不过他的身上穿着神官特有的黑白两色袍子,因此也是很好辨认,应该便是此行的带头人徐蛴螬了。

不过林封谨更是注意到,抬着徐蛴螬的四个男子看起来都是孔武有力的人,他们在路上行走的时候,每一脚踩踏下去的话,竟然会在湿润的泥土里面留下深深的脚印,看起来就给人以十分诡异的错觉,就仿佛抬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尊体积相似的铜佛一般,这徐蛴螬竟是拥有如此惊人的重量,身上必有特异之处。

随着林封谨的一声令下,几块巨大的岩石被推动,轰隆轰隆的若天崩地裂也似的从上方滚落了下去,紧接着便是裹着大量碎石的绳网被斩断,密集的碎石稀里哗啦的就朝着下方倾泻而下,下面立即就是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整条队伍从后半段起被这突发的状况切成了两截。

接着便是嗖嗖嗖的十来支火箭射出,这些火箭插在了之前放置在芦苇里面的引火物里面,立即就出现了大量的浓密烟雾,将整条道路上都是熏得浓烟弥漫,可见度极低。

截止到了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林封谨腰间的黑帝镜光芒连闪,顿时见到了旁边的山溪溪水被迅速的冻结,出现了一层雪白的冰盖,然后大量的冰弹从那冰盖上面激射了出去,目标便正是坐在了辇上的徐蛴螬。

这一击乃是试探性的,不过林封谨也是没有料到。抬着徐蛴螬的四名大汉猛然断喝一声,同时举起了右脚,然后用力踩踏而下,地面立即就轰然震荡,然后他们的身体周围居然多出来了一层土黄色的淡淡光幕,水娥施展出来的冰弹术打在了上面,居然叮叮有声,然后被反射了出来。

徐蛴螬这时候才是怒目圆睁,看着四散的队伍心痛的大吼道:

“好贼子,竟然敢坏我大事!!”

他这一大喊。便是从腰间掏出来了一个用石头雕刻出来的怪异瓶子,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来了!”林封谨心中一动,自己对付的那神官包蝎,擅长的乃是炼制降头尸和阴邪黑暗的幻阵,若不是自己先提前一步将其爪牙降头尸除掉,二者结合起来的话,端的是威力无穷。

一旦被他拖入幻阵,然后再辅以尸爆术暗算,说实话。这样的结果真的是想想也令人不寒而栗。

而这徐蛴螬与包蝎有隙,也就代表着两人的实力实际上是可以分庭抗礼的,这就意味着徐蛴螬的危险性决计不比包蝎少,在这种情况下。林封谨如何不关注徐蛴螬的动静?

徐蛴螬的那一只石头瓶子破碎以后,里面便是冒出来了一团淡蓝色的烟雾,紧接着空气当中便是多出来了一阵难以形容的嗡嗡声,然后林封谨就见到。从那烟雾里面竟是飞出来了七只碗口大小的蓝色巨蜂,口中獠牙狰狞,尾部更是有着乌黑的蜇针。对准了这边疾飞了过来。

“原来此人修炼的,竟然是虫降头之术!!”林封谨心中顿时恍然大悟。

这虫降头术类似于蛊术,但与之相比起来,蛊术更是类似于虫降头术的分支,好在林封谨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低声吹了个口哨,便立即有一道红色的影子掠过与之一交错,那七只蓝色巨蜂立即便有两只完全失去了控制,一只“啪嗒”的撞在了石头上,还有一只落入到了旁边的涛涛河水当中,瞬间就随波逐流而去。

这红色身影一出,本来都是淡定的躺卧在了辇上的徐蛴螬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身材肥壮的他竟是睁大了眼睛,抬着他的四个汉子在瞬间都是东倒西歪,徐蛴螬却没有将之看在眼里,只是呆呆的盯着这红色身影,喃喃的道:

“这这怎么可能?”

那红色身影不是别的,正是变异过后的真龙蜮王土豪金。

看起来那蓝色巨蜂也是颇有智慧,一旦感应到了土豪金的气息之后,立即在空中扇动翅膀,从之前进攻的椎形阵变成了防御的圆阵,土豪金也是不再进攻,而是停留在了空中,不停的扇动着翅膀打量着对方的阵型。

土豪金悬停之后,徐蛴螬也终于看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失声道:

“这是,这是真龙蜮王?”

林封谨看了这厮一眼,暗道他也算是见识不凡,心中更是警惕,心念一动,他腰间的黑帝镜上光芒一闪,凭空立即便是卷起来了一团冰雾席卷而来,那剩余下来的五只蓝色巨蜂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寒气所侵。

土豪金怎么可能放过如此的大好机会,立即就是震荡翅膀,一线红光闪耀而过,这五只蓝色巨蜂立即就被杀掉了三只,剩余的两只则是歪歪斜斜飞出了十来丈,依然是被土豪金追上杀死,紧接着土豪金顺势从旁边一名在反抗的东海联军胯下飞过去,这倒霉家伙立即捂住裤裆惨叫了起来。

徐蛴螬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虫降头死伤殆尽,可是他却并没有什么心痛的神色,那表情却完全是难以置信,仿佛人生观世界观都被颠覆了的道:”这,这更不可能啊!!根据记载这真龙蜮王性情高傲无比,能食天下龙气,也是若九五之尊那样孤高傲气,怎么会和旁人联手?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堂堂的真龙蜮王,怎么可能钻到人的胯下偷袭要害!!”

尤其是在吼出来了最后一句话之后,徐蛴螬的表情之扭曲变形,完全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女神竟然跑去坐台那样揪心痛苦!那种心碎的感觉,应该就是当年我等看到小龙女被尹志平抱住以后的心情还要放大一万倍啊。

似乎为了发泄心中怒火似的,徐蛴螬狂叫着又丢出来了一个石头罐子,这个石头罐子一丢出来之后,弹跳了几下以后就落到了旁边的河水当中。紧接着便落了下去。

这河水里面立即咕嘟咕嘟的冒出来了大量的气泡,下一秒,一头庞大的黑色甲虫便是“哗啦”一声从这水中冒了出来,这甲虫巨大若载重卡车,形似蟑螂,爬行奇速,所过之处顿时就撞得人仰马翻的,对准了这边直冲了过来。

林封谨微微皱眉,冷不防空中却是响起来了一阵“嗡嗡嗡”的声音,这声音初一听起来似乎很远很微弱。但是仔细一听的话,却又仿佛是近在了耳边。

紧接着林封谨就发觉,土豪金已经是飞了转来,小若红蜻蜓一般的身躯,已经是毫无畏惧的挡在了那庞大的黑色甲虫之前。

就在下一秒,最令林封谨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这土豪金的身躯,却也发出了“喀嚓喀嚓”的声音,迅速的膨胀了起来。在夕阳的照耀下,其外壳上面仿佛是多了一层被熔炼的黄金也似的,可以说极是璀璨夺目,最后体型虽然没有那巨型黑色甲虫庞大。却也仿佛有qq汽车大小。

那头庞大的黑色甲虫应该就是徐蛴螬弄出来的虫降头了,在土豪金没有出现之前,它还有一种轰然庞大的霸气,只是土豪金此时变大蜕变了之后。走的却是螳螂那种特点,身上流露出来的是残酷,精悍。敏捷的气质。

话说这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货比货,这庞大的黑色甲虫被土豪金一衬托,立即就显出来了笨重不堪来。

最后的战斗结果也是如此,这庞大的虫降头连续喷出了七口酸液,连旁边坚硬的岩石也是被腐蚀为了泥土,土豪金却是不闪不避站在那里任它喷射,那酸液却端的是完全奈何不了土豪金的外壳,甚至连土豪金的绝招“鬼神夜哭”都没逼出来,三下两下就被土豪金锋锐无比的前爪给抠破了肚皮,肠脏齐流,瘫倒在地,化成了一滩黑水人间蒸发。

林封谨见到了这场景,忍不住都在询问土豪金什么时候居然变得如此犀利?但土豪金的回答却是令他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此时的这种形态对土豪金来说,早就掌握了,只是却并不是最能发挥出战斗力的形态,实际上来说,土豪金此时心中最强大的形态,还是拜魔教中的帝王之虫的模样

自身坚硬无比,似乎天下无物能摧,而一旦速度发动,则是天下无物不可摧!!

因此,土豪金并不觉得变得巨大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发觉一只区区的独角仙血脉蛊虫居然也敢于在自己面前放肆,所以傲娇之气发作,直接巨型化以后在对方最擅长的方面摧毁对手,让其死不瞑目而已。

不过,对于林封谨来说,土豪金这么一巨大化的话,日后若是有大战的话,却是又多了个冲阵的变态,并且土豪金能大能小,当发觉自己承受的伤害到了极限的时候,直接变小飞走,谁能奈何得了它?

这时候,林封谨身边的赤骑护卫发觉下面已经是混乱不堪,血煞之气消弭无踪,便纷纷弯弓搭箭,嗖嗖嗖的对准了对面徐蛴螬的一干弟子什么的激射了过去,这些箭矢此时便是用上了符文箭,顿时对面简直就被狂轰滥炸,被搞得苦不堪言,只能躲在了一块大石头的背后被动挨打,更要命的是,这些符文箭还是被这些赤骑护卫射出的,可以说是指哪打哪,那准头简直是要人命的变态。

不多时候,徐蛴螬身边的那些人手就伤亡惨重,几乎死伤殆尽。

面对这一幕,林封谨忽然皱起来了眉头:

“似乎有些不对劲呢。”

林封谨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遇到的抵抗力度真的是太小了,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小得多,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这名东海联军徐蛴螬的身上。

没错,这徐蛴螬乃是与那包蝎齐名的,所以,林封谨在战前的估算当中,便是直接以包蝎的战力来代入到了徐蛴螬身上。因此在他的预算当中,这一战下来的话,就算是自己布置的再周密,对方竭力疯狂反扑之下,自己身边的这些赤骑护卫至少也要死一大半!绝对不是现在的完胜!!

这其中的诡秘之处,真的是令人费解。

不过,这时候水娥却是忽然出声提醒道:

“主人,那神官居然从头到尾,也就只出了一招,此时却是隐忍良久。莫非是在筹备什么恶毒的法子吗?比如布阵就需要耗费颇多时间,又比如说是临时用自己的精血来施展什么禁忌之术?或者他已经出招,仿佛是下毒那样,只等时间一到毒性发作?”

林封谨听了水娥的话以后,心中顿时凛然,往下方一看,发觉东海联军的人都死得七七八八了,也就是说,自己身边的赤骑护卫留下来的作用也不大了。何必留他们在这里白白做炮灰,立即便断喝道:

“赤骑护卫速退!”

这些赤骑护卫都是军中选出来的,讲究的便是令行禁止,立即便是若潮水一般的退去。然后林封谨对着天狼使了个眼色,紧接着让野猪提起山河盾护在了自己的身前,这才蹑手蹑脚的朝着前面走去。

不过,林封谨的耳目五感极强。才刚刚靠近了两三丈,居然听到了那岩石背后居然传来了一阵号哭的声音,居然里面还混了数落的痛苦声音:

“废物。废物!!”

林封谨心中大奇,忍不住绕了一个大弯,此处便能看到了那岩石背面的情形,顿时就有些目瞪口呆,原来正在号哭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封谨以为正在憋大招使坏的徐蛴螬!

此时这徐蛴螬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无奈的神色,眼眶通红,脸上的泪水还在,盘膝坐在了地面上,而他的面前却是摆放了三四个碎裂掉的岩石罐子。

林封谨是很清楚的,根据之前的经验,这岩石罐子当中,应该都是盛着炼制妥当的虫降头。依稀也是可以见到,碎裂掉的岩石罐子里面,也有虫子在扭动着,不过却是在垂死的抽搐,估计很快就要死掉了。

这时候,徐蛴螬居然又从腰间摸了个罐子出来,林封谨心中顿时一紧,因为这岩石罐子上,赫然都刻着几道花纹,组成了一个十分奇特的符号,并且这罐子也比其余的大。

“终于要放大招了吗?”林封谨心中已经是凛然了起来,浑身上下的神经也是绷紧。

不过,徐蛴螬却是将这个罐子举了起来,眯缝起来了一只眼睛,仔细的朝着里面张望着,可是,却是一面看一面摇头,一面看一面叹气,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坚决的流着泪将这个岩石罐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这岩石罐子里面顿时发出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就能见到,一只巴掌大的白色双尾蝎子从罐子里面的瓦砾里面爬了出来,一面惨叫着一面疯狂爬动逃走,在逃走的过程当中,身躯居然也是变大了起来,然而只是爬出去了四五丈的距离,就僵硬在了原地,然后似蜡烛油一般的溶解了。

“废物,还是废物!!”徐蛴螬流泪狂吼,表情扭曲,神情痛苦,双手五指都在剧烈的颤抖着,那模样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忽然之间,他转头望向了远处悬停在空中的土豪金,眼神又渐渐的变得狂热了起来,喃喃的道:

“是的,这才是完美的,这才是最完美的!看看这优美的甲壳线条,看看这纤细的触角,看看这尖锐的口器,看看这迷人的节肢,混合了天地之间的至道在里面,他们的路,完全是错了,这才是我们的道啊!!”

忽然之间,徐蛴螬冲了出来,众人此时都是吓了一跳,立即严加戒备,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下子就对准了土豪金跪了下来,大声道:

“圣虫在上,请受小人一拜,小人虽然卑微,却也是浸淫虫道六十年,自问在虫豸类的各方面还是有所心得,看圣虫大人身形削瘦,双瞳当中隐有灰点,性情也是格外暴躁,想必是日常生活无人打理,一片混乱,在食物方面也从未讲究营养调和,阴阳匀称之道。当是无人服侍,所以就请收下小人这个奴仆吧!”

林封谨听了这东海诸国神官的话,真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却是见到徐蛴螬这厮的脑袋在地上磕得梆梆作响,端的不像是作假但如此的神转折,也真的是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啊。

不过,林封谨却也是知道,这世上也真的是有极其痴迷于“道”的人,求道之心可以说是坚固无比,为了此事甚至是可以不顾一切。倘若徐蛴螬真的是这种极其痴迷于虫道的人。那么他先前的一切行为也都是能够解释了。

只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徐蛴螬乃是发觉了自己处于不利的形式,想要混入其中寻找机会反扑,这种情况似乎也是很有可能,但是多想一想的话,冒的风险,付出的代价未免也是太大了。

要知道,徐蛴螬大概是看到了土豪金以后,忽然觉得自己之前走的路子似乎都是错的。因此发狂,将身上的岩石罐子都是统统的砸毁掉,这些岩石罐子里面装的,却都是他这些年苦心炼制出来的虫降头啊!尤其是那一头白色的双尾巨蝎。林封谨都感觉到了从这厮身上发出来的强大威胁,可是徐蛴螬却是说杀就杀,毫不留情。

倘若他是想要诈降的话,没道理会将自身的实力降低到了这种地步。

另外。就目前的情势来说,林封谨他们未必就非要留下徐蛴螬不可,哪怕是现在。也是至少有一半的几率会杀了他,冒着这样大的风险来做内应,对于一名神官来说,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