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十章 伏击徐蛴螬

第二十章 伏击徐蛴螬(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话说这位正一大神官自从包蝎一死,便立即就心生感应,觉得有什么倒霉的事情要发生,虽然他老人家还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也没有中原修真人心血来潮后,就能占卜一卦进一步推算的本事,但也是隐隐有所警惕,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林封谨便是施展阳谋,直接让封印发生异动!这一下立即就命中了傣猛的要害啊,这封印关系到了他的心血,也是决定了他是否能够胜过胡瓦图兄弟的根本,因此就算是发生了天塌下来一般的急事,估计傣猛也会前去镇守封印。

而他此时也是误认为自己心中的不详感觉便是应在此处,因此便是全然想不到有人竟然打算干掉他的左膀右臂:包蝎和徐蛴螬这方面去了。

那么,对于林封谨而言,既然傣猛抽不开身必须要镇守封印,这时候那另外一名神官徐蛴螬必然就是孤立的了。

这正是林封谨苦心营造出来的局面,便立即动身前去暗算猎杀徐蛴螬,有道是独木难成林,干掉了这个正一大神官的左膀右臂,那么接下来与之交手的话,估计起码也能够不知道省下多少事来。

本地的龙脉土灵一发动之后,附近的气候立即就产生了变化,林封谨抬头一看,顿时就见到天色阴沉了下来,浓密的乌云低低下压,甚至都聚集出来了一个庞大的漩涡,不停徐徐的旋转,漩涡的下方,便是正对着那个狭长的山谷地脉,看起来这一次弄出来的声势也是绝非等闲。

其实,对于林封谨来说,还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那就是一次性给本地的龙脉土灵输送大量的龙气过去。

正所谓打铁还需要自身硬,这龙脉土灵必然能突破封印,可是这样的话。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因为那傣猛不除,终究都是个祸患。只有千日捉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加上此时的龙脉土灵的行为虽然有些有悖常理,不过用回光返照,垂死之前的挣扎的说法也是解释得通的。

只是,若林封谨真的大幅度注入龙气,这龙脉土灵一旦居然可以龙精虎猛,满血复活也似的脱困成功,那么傣猛便是再蠢。也是一定知道有人在暗中和他作对了,相当于反而是将其注意力吸收到了林封谨他们商队上来。这样的话,林封谨倒是逃得掉,这一支林家商队在傣猛的迁怒下,估计就死得一个都不剩了。

所以,林封谨还是采取的现在的战术,隐在暗处偷偷的谋算对方,悄然剪除其枝叶,最后联合龙脉土灵与之一战,那才是可以将天时地利人和都发挥到极致的做法。也是双赢的做法了。

这时候林封谨要去寻那徐蛴螬,却也是有些困难,因为徐蛴螬乃是去猎捕无辜的东夏国民回来做祭品。林封谨人生地不熟,怎么知道他会跑到哪里去?

好在这里始终有一条清晰的线索可以寻觅,那就是无论徐蛴螬往什么地方去,都总归要“以人为本”,徐蛴螬去的地方,一定是东海国民比较多的地方,并且还是这淄河两岸附近,这却又是用得着“地头蛇”的时候了。

不过那倒霉的老黄皮子遇到了小鬼降被重创,连尾巴都掉了。遍体鳞伤,看起来走路都难。因此林封谨便又联系上了正是战得如火如荼的龙脉土灵,让它再派一头妖兽过来带路。

在等待这头妖兽来临的过程当中。林封谨也没有闲着,他见到这里距离淄河渡也不远,便索性回到了村子,将野猪和自己身边的那些赤骑护卫一起带了出来。

此时林封谨倒也不再担心商队的安危,因为他知道包蝎这家伙因为包含私心,所以尽管手下的恶鬼降发觉了商队的踪迹,却是没有上报。

自从包蝎一死之后,东海联军这边便不知道了商队的存在。不过在离开的时候,还是告诫了诸人这里有些凶险,尽量不要外出,尤其是不要靠近淄河河边,若是没有入夜,更是不可以点火做饭,避免炊烟的烟雾暴露这里有活人存在。

商队中人当然唯林封谨马首是瞻,乖乖遵命。

等到林封谨重新返回到约定点的时候,身边也是跟随了不少帮手了,野猪的实力自然不必说,而这一次跟随在他身边的赤骑中人,不仅仅马术精湛,也都是一等一的射手,在林封谨请来的名师调教下,个人实力也是达到了武举人的级别。

不仅仅如此,他们更是携带了破甲箭,破魔箭,烈焰箭,寒冰箭等等多种的符文箭矢,远程攻击手段多种多样,用来伏击只带了少数人手外出的神官徐蛴螬,搞不好发挥出来的作用比林封谨还要大许多。

一干人大概又等了盏茶功夫,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旁边的灌木哗啦一响,却是钻出来了一只红毛狐狸,这红毛狐狸看起来和普通狐狸没有什么不同的,可是双眼却是智慧灵动,一看到了在旁边趴着直哼哼的老黄皮子便是小跑了过去,居然口吐人言:

“哈哈哈,老黄毛,你也有今天,真是笑死我了。”

老黄皮子气得双眼圆睁,很干脆的就用屁股对着它放了个响屁,旁边的人见了立即捂鼻走避,以免被这成精的老黄皮子的招牌技给误伤了。

水娥此时却是轻笑道:

“本地的土灵也是个妙人儿,我们要寻人多的地方,他就给我们派了只狐狸过来——农家当中都会养几只老母鸡,全家平时的油盐零花钱,大半都是靠卖点鸡蛋,从鸡屁股里面抠出来的呢!而这狐狸精最喜欢的便是下山偷鸡,自然是对这附近方圆百里内的农家了若指掌,真是物尽其用。”

林封谨听了以后仔细一想,发觉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呢,忍不住也是微微点头。

没想到这狐狸见到林封谨他们当中有野猪这个半妖,知道这些人应该对妖怪没有什么成见。胆子也是颇大,便大尾巴一甩,很不屑的抗声道:

“本大爷可不是偷鸡贼!虽然吃了那些愚夫愚民几只鸡。可是见到他们有病有难的时候,也是会帮忙赈济的。本大爷只要去到了村子里面,自然就有人将肥鸡送上,怎么说得上偷呢?”

林封谨见这狐狸说得振振有词,理直气壮,知道这厮应该不是信口开河的,他也知道妖怪里面虽然也是有害群之马,但是大部分都是秉持的和人类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只要人不来害它。它也不会来害人。而狐狸啊,黄大仙这些家伙倒确实是会有和人类融洽相处,被称为“家神”的说法。便笑道:

“皇帝也不差饿兵,这位狐狸兄,你若是能顺利带我们找到目标,那么这枚丹药就是酬劳。”

说着林封谨便是从怀中掏出来了一枚丹药,这枚丹药正是林封谨炼制出现的小还丹,能增加妖怪道行三年的,这狐狸也是识货,鼻子一抽嗅了嗅。立即便是惊喜道:

“好好好!咱们快动身吧?”

这时候,那头老黄皮子却是叫起了撞天屈来,说自己也是尽心竭力的帮忙。还受到了重伤,为什么公子要厚此薄彼?林封谨也是没有二话,也是抛了一粒给它,这老黄皮子吃了以后,便立即精神焕发,说什么也是要跟随着一起去,林封谨便是也由着它,便在红毛狐狸的带领下出发了。

此时的徐蛴螬正有些烦躁不堪,

他此时的位置。乃是在距离林封谨他们二十里的淄河上。

这名神官乃是属于那种性情暴躁,没有什么心机城府那种。因此一直都在与包蝎斗心机的时候处于下风。

他领命出来抓人之后,便是按照老方法。驾了两艘船出去,然后藏在了一个芦苇荡当中,守株待兔等人经过。

这里地形特殊,淄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弯,本来是朝着南流的,却是在这里转而向东,长年累月之下,这里的水面相当开阔,约莫有好几千亩芦苇生长,靠近岸的好大一片水面上甚至若湖一般,有菱角,湿葵,水芹,鸡头,莲蓬等等多种河鲜出产,还有大量的水鸟栖息出没其中,因此又有别名叫做雁落荡。

徐蛴螬在这里藏匿,既可以抓拿在淄河上航行的货船或者商船,并且这雁落荡里面出产丰富,也是经常有附近躲藏起来的村民跑到这里来采摘河鲜,捕鱼,打鸟,拾蛋的,他们往这里的芦苇里一藏,便是等人自投罗网的架势,平时也是常有收获的。

不过或许是徐蛴螬流年不利,还是说这里的东夏国民今日走大运,这徐蛴螬在这里足足等候了快要两个时辰,竟是连鬼影子都没有见到半个,正等候得十分焦躁的时候,忽然发觉对面的芦苇荡里面有大片水鸟惊起!

徐蛴螬此行当然不是一个人前来的,他在对面也同样布置有人手,立即便是大喜,知道自己的人身上都撒有隐匿蒙蔽水鸟气息的药粉,那么惊飞水鸟的只可能是其余的人了,苦苦等候了这么半天,总算是有所收获,怎么能让徐蛴螬不窃喜呢?

不过,眼见得那边鸡飞狗跳了一阵子,最后却只是推出了一只小船划了过来,徐蛴螬顿时便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区区的一只小船,满打满算就只能载四五个人而已,算上撑船的人和看守,无非也就只抓到了两三个人而已。

但是血祭一次,至少也是要三十六人啊!

并且看得出来,大给给这一次乃是知道封印破裂,面临危机,因此才不惜拿出来了赏赐出来,眼见得这整整一下午都要过去了,自己却只抓了这点人,而包蝎那厮则是一直诡计多端,自己难道此次又要输给他吗?

想到了这里,徐蛴螬就越发的觉得心烦,旁边的人见了以后,都是屏息静气,连声也不敢出半下,唯恐被当成泄愤的对象。

不过,当小舟划过来了以后,那划舟的人却是直接跳上岸疾奔了过来。满脸欣喜的道: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徐蛴螬一打量后面,便怒道:

“抓到了这么一个老头子一个小孩。有什么好恭喜的。”

那划舟的弟子却是这徐蛴螬身边的侍从,同时也是弟子。名字却是奇特,叫做他波,最是能讨徐蛴螬欢心的。

这人却还有个外号,叫做“他剥皮”,却是这人心黑手狠,满肚子的坏水,却也是狡计百出,若是落到了他的手上。甚至都会被活活的剥掉一层皮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