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十四章 龙气居北方

第十四章 龙气居北方(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面对这样的局面,林封谨自然是十分小心的,他将手一挥,身边的赤骑中人已经是迅速以三个人一组,抢占制高点去了,有了他们百发百中的弓箭来作为压制,就算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也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保准村子里面连一只苍蝇也逃不出来。

等到赤骑中人陆续吹出了鸟叫,发出来了一切就位的信号之后,接下来以天狼和野猪为前导,一干人便走入了渡口当中。

这渡口里面可以说是荡漾着一股腐臭的气息,气息的源头便是从地面上干涸的血迹上来的,大量的苍蝇什么的都落在了上面,可是除了血迹之外,却是找不到任何的人,甚至连鸡,鸭,猪,狗之类常见的家畜也是完全消失。

林封谨信步走入到了一处农舍门口,房门是半掩着的,轻轻一碰就开了,门轴发出拉得长长的“吱呀”一声,然后来回的摆着,持续的发出了仿佛惨叫一般的摩擦声。

林封谨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屋子里面虽然是一片凌乱,可是粮食还在,抓一把起来闻闻,无论是粟还是米,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显然是当季的新粮,接下来林封谨又进入到了旁边的厨房里面,发觉地面上有一团潮湿的痕迹,用手一摸,发觉乃是打翻了的菜油。

而随行进来的天狼也是在床下面找到了半串铜钱,一两多的碎银子,这足以说明对方不是为了求财而来的,否则的话,这些粮食,油,还有金银都应该是被劫掠走才对。

林封谨走了出去之后,其余的护卫也是搜索妥当归来了,都是汇报没有发现活人,只有血迹,更要命的是。就连渡口处的渡船居然也是不见了。

不过有道是祸兮福所倚,总算还是出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在淄河渡口当中的房舍里面,发现了大量的粮食,面,并且那小酒店看起来刚刚进了货,有十几坛子酒,还有几百斤熏肉。

而在李屠夫的家里面,还有足足两百来斤的猪油。这些东西加起来的话,都足够商队吃不少时间的了,若是节约着吃的话,甚至十天半个月不在话下,已经是可以解决掉当前的燃眉之急,当然,这些东西野猪都一一试过,确定无毒。

除此之外,渡口外的大量田地里面种的菜蔬也是十分茂盛。满架的青黄瓜脆生生的,沙滩地里的绿皮西瓜也是熟了,大白菜在地里面正旺相此时正是这些菜蔬大量出产的时候。并且应该是用淄河水浇灌的,林封谨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一样。让野猪也是尝了尝,确定里面无毒。所以至少补给危机暂时可以说是解除了。

此时林封谨看看天色,发觉居然又是一层一层的雨云密布阴沉了起来,只怕又要下雨,便让人回去回报,就说是这淄河渡口当中虽然有些蹊跷,不过看起来总是要比在外面好一些,目前也只能勉强先住进来再说,至少这里不缺吃的。

于是很快的。林家的车队便是鱼贯而入,驶入到了这淄河镇当中。旁边的护卫什么的见到了这仿佛是鬼镇一般的地方。脸色都是不大好,看得出来心中也是十分的压抑,很多人都是皱着眉头,一句话都不说,这还算是林家平时乃是以军法来操练这些家丁护卫,可以说是训练有素的了。

而其余随同前来的几家的护卫表现得更是不堪,甚至都有人大声叫嚷着,说是这次出门撞了邪,要掉头返回去的,各家的掌柜陪着笑脸再三说好话,许诺双倍的脚钱,却都是拦都拦不住——这种做法其实是镖行的大忌,乃一旦传扬出去的话,非但是半途逃走的人多半没办法在这里立足了,甚至就连镖行的名字都要被重创。只是这些人生死当前,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过,那几个闹着要走的护卫和镖师刚刚打算出门,冷不防又忽然僵在了原地,那两条腿似乎灌铅了似的,完全挪都挪不动了。却是听到这时候林家商队的毕大管事冷笑着道:

“让他们走好了,我看这些王八犊子离了大队能有什么好下场?我们的趟子手陈家兄弟都足足有武举人的手段,还不是昏迷不醒折在了半道上,若不是被人救回来,现在尸首只怕都生了蛆,有人鬼迷心窍了赶着要去投胎,你们拦什么拦?”

毕大管事却是对着其余的几家的掌柜这么说的,连眼皮都没夹那几个混账行子一下,却是将这几个人说得心里面打起了鼓来,讪讪的笑了几下,却是重新回到了商队里面。

这时候,林封谨带着人转了回来,他此时已经将淄河渡口的地理地势几乎是完全摸清楚了,因此并没有选择院落最大的李屠夫家,而是吆喝着商队来到了那一处客栈处扎营。将牲口赶进了客栈的牲口棚里面,容纳不下的就打开客栈里面的柴房,杂物房,临时弄成畜栏。

客栈里面安置不下商队里面所有的人,便围着客栈搭露宿的帐篷,然后再将大车围在了帐篷外面,这样一布置之后,众人立即发觉出来了这样做的妙处:客栈周围的地势空旷,防守起来方便得多,更重要的是,客栈里头有一口水井,作为安全的水源也能够保护妥当。

借着这个功夫,林封谨又马上分派了十个人出去,这十个人都是他身边的赤骑中人,从草原上来的他们精通放牧,这些人便是要负责将商队这大大小小的数百头牲口带出去放牧一下,趁着雨还没有落下来的时候,赶快让这些牛马吃些地里面青料养养膘,而附近虽然草不多,但是菜蔬什么的数量还是不少的。

林封谨估计这淄河渡当中居住的人都是凶多吉少了,田地里面的庄稼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毫无意义,还不如拿一部分来喂喂牲口,就算是有人回来了,大不了也就是赔钱的事情。

接下来林封谨又派了几十个习惯做农活,手脚麻利的人出去,这些人的目的地也是去外面的田里面,不过不是去喂牲口了,而是尽可能的带一些耐保存的蔬菜瓜果回来,便是西瓜番茄黄瓜之类的东西。哪怕放个十来天坏不了,并且还能保持很好的口味。

很快的。那该死的雨又落了下来,依然带着血腥和腐败的淡淡气味,好在这雨下得并不是很突兀,所以出去放牧的牛马好歹也是痛痛快快的吃了一肚子的青草,并且五十名林家护卫都是壮小伙子,一个人扛四五个西瓜脚下依然生风,来回跑了几趟后。新鲜的蔬菜瓜果也是堆了满满的一屋子。

接下来的这顿午饭,林封谨也是特地嘱咐了掌勺的大师傅要拿点手艺出来,尽量做得丰盛一点,同时允许大伙儿喝些酒,补一补瞌睡,此时队伍士气低落,大吃一顿有助于恢复军心。

同时,在酒足饭饱之后,林封谨也是借毕大管事的嘴巴说了几件事。

第一,告诉大家这里是山魈作祟,大伙儿只要聚集在一起。有着獒犬预警,大家伙提高警惕。山魈便是无可奈何。

第二,这淄河渡的上下游也都有村子,多有渔船和货船,待会儿就会有人出发去上下游借船,运气好的话,今天就能走。

第三,根据确切的消息(其实就是捏造的),村民是被骚扰得不堪其烦,所以去县城求援了。同时也是将船划走避免山魈追击。

其实这三件事里面有很多漏洞,比如死在了村子前头的那两具尸体怎么说?就算是被山魈暗算。为什么都不帮忙收尸?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只需要从上位者口中得到一个答案而已,至于这答案到底是真是假,却很少会有人真正去推敲,对于林封谨来说,有八成的人相信便已经足够,士气也是差不多恢复了正常。

等到吃了饭以后,毕大管事找到了林封谨,有些担忧的道:

“公子,这雨水分明是来得蹊跷,搞不好是追着我们来的,我在二十年前也是遇到过类似的怪事,行走在蜀中的时候,有一个村庄方圆五里之内,一直都是亢旱不雨,整整持续了两年,最后才知道,原来是这里出了一头僵尸不停的吸取地脉当中的阴气,因此导致地脉改变,出现亢旱,这就完全是风水方面的问题了。”

“风水方面的问题?”林封谨听毕大管事这么一说,忽然眼前一亮,发觉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他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又想到了那一只类似于苏我使者的甲虫,这甲虫虽然看起来比苏我使者弱小得多,可是在很多方面,都是与苏我使者类似,并且比苏我使者强的居然可以在中原大地上生长

“对了,我在邺都的时候也是收到了信息。”林封谨又想起来了一件事:“东海联军似有异动,大量的开始抓捕中原的居民,看起来应该是有阴谋在其中,搞不好是拿俘虏来进行血祭”

此时林封谨越想越是觉得各方面的线索都开始汇聚到了一起:

“对了,这淄河虽然不算太宽阔,但是水流相对来说都是有些湍急,因此泥沙留不下来,所以淄河的河水一直都是颇深的,可以通航很大的船只,而淄河的出海口距离这里也就是三四百里而已莫非,这些倒霉的淄河渡口的村民,竟然是遭了东海联军沿河深入到内地先遣队的毒手?”

仔细的进行了一番思索之后,林封谨觉得自己应该重视起来目前的这个问题了。只是目前他是处于东夏国当中,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并且连一个当地人都找不到,外面还不停的下雨,并且还有未知的麻烦和凶险隐藏在了黑暗当中,这委实给人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

这时候,水娥忽然对林封谨传声道:

“主人,很显然,有人在幕后针对我们,这针对的办法并且很是干脆直接,这滂沱大雨就一直追着我们下,并且雨水里面带着腐烂和血腥的气息,能够污染周围的环境,令我们疲于奔命,尽管这手段看起来是毫无破绽,但是那老头子的一句话就点醒了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