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十三章 村庄疑云

第十三章 村庄疑云(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将这些事情交代妥当了以后,林封谨又去查看那些之前误饮生水,抽搐发烧,神志混乱的人,发觉他们的症状和陈家两兄弟颇为类似,不过应该是药物对症的缘故,所以灌药之后明显开始恢复。

接下来林封谨又去查看陈家兄弟,对于林封谨来说,虽然他有夜视之能,此时却也不可能脱离营地,走上那条岔道去追查个水落石出,因此要想解开心中谜团的话,那么最方便快捷的办法就是陈家兄弟自己醒过来,然后述说自己的经历。

不过,陈家老二此时依然是鼾声如雷,心神受损的后遗症继续持续着,并且他的额头滚烫,也不知道是淋雨太久受了风寒,还是说中了未知的毒药?而陈家老大也是昏迷不醒,身躯不时发出来了一阵一阵的抽搐,喉咙当中也是出现了阵阵干呕,看起来情况也是不大妙,估计短期内是很难醒转过来的了。

“这鬼地方真是他娘的邪门得紧呢”林封谨皱眉道。

这时候,林家的大管事也是前来探望病人,将林封谨拉到了旁边低声道:

“公子,我看陈家兄弟的这病来得有些蹊跷,咱们遇到很可能是不干净的东西呢。”

林封谨微微点头道:

“这是有些不大对劲,毕老你现在有什么办法吗?”

林家的这位毕大管事当年却是林家老爷的竞争对手旗下的干将,李虎当年见了也要叫一声毕伯,后来却是林封谨有了出息,所以被林老爷挖了过来委以重任,其资格之老可想而知,走南闯北的也是几十年。

面对这位老爷子,林封谨也是不敢托大,所以颇为恭敬。

毕大管事便道: ”恐怕他们的这病,药物起到的效果不是很好了啊,是不是可以换一些其他的方法?”

林封谨愣了愣道:

“那当然可以了。”

毕大管事便叫人过来。陪着走入到了寄放牲口的岩洞当中,然后走向了洞中的那位土地公公。可以见到,虽然洞里面颇为拥挤,但是土地公公的周围都是被隔了开的,显然保持了十分的敬重,而土地公公前面的香蜡盆子里面,还有青烟袅袅,显然是刚刚上过香。

毕大管事走了上前去。对着土地公公拜了三拜,然后从面前的香蜡盆子里面抓出来了一小撮香灰,然后混入到了旁边的酒袋子里面,拿去给陈大喝了下去。

陈大此时乃是半昏迷状态,喝下了香灰酒以后,忽然呕吐出来了大量的黑水,奇臭无比,然后看起来虽然还是昏迷不醒,却也是转危为安了。一见到了这招有效。诸人便是纷纷的用香灰混合到了酒水当中,让那些误饮了生水得病的人喝下,顿时效果也是立竿见影。这些人都是纷纷呕吐,然后便渐渐恢复了清醒。虽然身体虚弱,却是已经有人嚷着饿得慌,要喝粥了。

见到了同伴们都纷纷恢复了以后,整支队伍的气氛也是变好了许多,仿佛是阴云一般笼罩在队伍上的压抑感觉也是随之被驱散,因此不待催促,车队的大部分人都在帐篷里面进入到了梦乡,整个营地便是迅速的寂静了下来。

不过,就在半夜时分。营地的寂静气氛顿时被一连串的犬吠声给打破了,正是看守营地的獒犬发出来的怒吼。紧接着又传来了犬类的哀嚎声。

很显然,游荡在营地里面的獒犬发觉了异状,然后猛扑上去,却是被那未知的威胁给伤害到了。好在这个时候,林封谨预先安排的值夜机动队伍已经是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和衣而卧的他们立即就冲了出去,啪嗒啪嗒的踩踏着泥水猛扑了上去。

不过潮湿的地面依然拖累了他们的行动速度,等他们赶到了叫声传来的营地西面的时候,发觉已经是有一头獒犬倒在了血泊当中,肚皮都似乎是被剖开那样,肠子内脏都流淌得一地都是,血腥扑鼻,另外的两头獒犬朝着西面狂叫着。

要知道,林家带来的这三头獒犬可以说是十分凶猛,胆大包天,可以扑杀饿狼,更是能够与狮虎抗衡,格外凶暴,可是现在却是明显的表现出来了畏惧的模样,真是令人十分担忧,非但如此,外面都是一片漆黑,格外的泥泞,因此值夜的队伍一时间也是不敢贸然深入。

这时候,林封谨等人也是赶了过来,拿来火把照耀,竟是发觉了此时的泥泞地面上,多出来了好些脚印,脚印的模样却是和林封谨之前见到的类似,后半边脚掌类似于人,前面却是类似于鸟爪,这脚印相隔至少也是有一丈,说明来袭的怪物的弹跳力也是格外的惊人。

一干护卫见到了这样的事情,也都是面面相觑,看起来颇有些惊惶疑虑,林封谨却是不愿意暴露身份,所以也只能默不作声,不过毕大管事跑商四十年,什么怪事没见过,当下便是大笑道:

“原来就是一头区区的山魈而已,我还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这句话说出来,场中的气氛顿时就为之一缓,立即就有人道:

“大管事,你知道这怪物的来历啊?”

毕大管事不屑的道:

“无非就是一头山魈鬼物罢了,这东西我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也就只能对那些两三个人的小商队作祟而已。你们不妨想想,它若是不怕咱们,为什么见到咱们的人一来了就转身跑掉?也就充其量和狐狸狼这种偷鸡摸狗的畜生一样了。”

众人一听毕大管事的话,顿时就觉得说得很有道理,对啊,这畜生不怕我们的话,为什么见到人多了过来要逃呢?后面毕大管事用狐狸和狼来打比方,更是将其威胁下降到了与之等同的地步了。

接下来毕大管事又吩咐了人,准备渔网,屎尿之类的,见到雨已经停了后,便下令在营地周围的要道处插上火把,然后将獒犬用绳索拴住,不让其到处走动,只是取其耳目灵敏,嗥叫预警的能力。说实话。这獒犬死起来也是很心痛的,每一头都差不多要价值几百两银子。并且训练起来也是相当不容易呢。

众人见到这些事情可以说是被交代处理的得井井有条,因此本来浮动的士气和军心又稳定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以后,虽然也没有再下雨,天色也是十分阴沉的,一干人便开始重新打理行装,准备上路。林封谨早上起来以后便也是去查看过营地西边,发觉那里乃是一条死路。尽头就是十分陡峭的绝壁,看起来那脚印竟然是攀援绝壁而下来的,其余的人见了,便对毕大管事“山魈”的说法信以为真,只有林封谨心中却是知道应该不是山魈。

因为山魈林封谨也是见过,其身上有着十分浓重的腥臊气味,非常容易识别,而绝对不是带着浓重腐败气息的血腥味道!

今日起床以后,那些误饮了生水病倒的人都一个个恢复了过来。虽然精神还是萎靡,但也差不多没有了什么症状,空手走路都可以了。只有陈家兄弟依然是昏迷着,不过烧也是退了。应该很快就能够醒转过来。

一干人草草吃了些东西就上了路,此时整支车队当中也差不多断粮,再得不到补充的话,就只能和马抢料吃了,好在前面的淄河渡口应该有东西吃,所以也并不怎么担忧,此时地上虽然十分泥泞,不过根据来过好几次的路熟的人说,这里距离淄河渡口也就只有十多里路。中午的时候一准就到了。

本来这一次还是要派出打前站的人,林封谨却是觉得昨天陈家兄弟的事情实在有些蹊跷。便私下对毕大管事说了大家一起走,等过了这鬼地方再分开,毕大管事也是知道今天这山路十分泥泞,肯定是要耽搁一天,顶多走到兴安县城,便赞同了林封谨的意思。

大概走出了四五里,途中也经过了那条隐蔽得很好的岔道,林封谨让商队先行,自己带着几名手下走了进去,发觉昨天发现陈家兄弟的地方,两匹马的尸体居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若不是地面还有暗红色的大片血迹,几乎都是让人以为走错了地方。

林封谨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继续朝前走了一两里,发觉这条路竟然开始渐渐的盘山了起来,也不知道还有多远才到尽头,从陈家兄弟的反应当中看得出来:淄河渡多半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林封谨觉得自己不宜离开商队太久,便原路返回了去。

商队大概又走出了两三里,一干人忍不住都往地面上呸了口吐沫,叫了声见鬼!原来这里距离昨天宿营的地方也才多远?顶多七八里地,居然地面上都是十分干爽,连半点下过雨的痕迹没有了!

本来民谚当中都有“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之说,甚至河这边下雨,河对面出太阳的事情在场的人也不是没有见过,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将这反常的现象和之前商队遇到的事情联合起来的话,那么未免就有些凸显出来格外的诡异了。

不过路面干爽也是自有好处,那便是行路的速度陡然增加,很快的,风中都带着扑面而来的水汽,有人已经开始欣喜的道:

“前面绕过去就是淄河渡了,他奶奶的,这两天起早贪黑的,让咱老熊结结实实的掉了一身膘,今儿非得好好的吃一顿了!这渡口的酒店虽小,上次见到那个酒娘子的腰枝儿却是着实的细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