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七十七章 破敌于最强处

第七十七章 破敌于最强处(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愕然了一下,忽然就想到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

那就是对于人类来说,硫磺雄黄之类的只是药材的一种,只要不入口的话,接触起来也没什么的,比如说去泡一泡硫磺温泉还真是十分不错的享受,既可以软化皮肤、溶解角质、灭菌、还是杀灭跳蚤啊,疥虫之类的。

但是,蛇虫什么的,最畏惧的就是硫磺,雄黄这种东西啊,对它们来说简直就是剧毒。白素贞这种道行高深的妖怪,半杯雄黄酒就直接让它现原型了。而火山附近则是盛产此物,难怪得敖液说那里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地方,估计敖液跑到那个地方去的话,就相当于是一个正常人进入到了剧毒无比的沼泽里面求生那样难耐。

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林封谨便是将话题掰回到了正题上来:

“喂喂喂,我的部下现在都搞得对我不怎么信任了,这是信任危机啊你知道吗?偏偏你这老东西这边的东西不搞定,我就没有办法踏实下来,都已经是拖延了这么多时间,到底在搞什么,我之前订的货还好吧?”

敖液怒道:

“就为了这小事你就浪费我的一根线香!!你这是吃饱了撑的?你当这信香是不需要本钱的吗?我下次要建议娲蛇神大人将这东西也收费了,一方功德值一块,免得你不当一回事!”

林封谨翻着白眼道:

“这能叫小事吗?若这件事你搞不定的话。就目前的局势来说,那我也就只能启动最后玉石俱焚的方案了,这城里面顶多只能逃得出去一百个人。你说是大事还是小事?”

敖液这老家伙看了林封谨一眼,叹了口气拉长了声音道:

“本来呢,是搞不定的,不过经过我的努力,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林封谨皱眉大怒道:

“应该?应该??我要的可不是这个,我要一定没问题!要不然的话,我是不介意去打扰一下娲蛇神阁下。告诉她你这个蛇神使简直就是尸位素餐!半点都不合格。”

敖液见到林封谨似乎真的是动怒了,便急忙安抚道:

“好好好。没问题没问题。”

林封谨这时候才道:

“那什么时候能交货?”

敖液算了算时间道:

“最迟明天日落的时候。”

林封谨这时候才转怒为喜,笑眯眯的道:

“哎呀,敖老先生好久不见,不如咱们来喝上两杯来人哪。摆酒席!”

敖液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外加勃然大怒:

“感情我要是回答得你不满意,连两杯酒都喝不着?”

次日,深夜。

林封谨忽然点将,将城中所有的要害人物都聚集到了一起。

大堂上面点燃了七八根儿臂粗的牛油大烛,呼呼的燃烧着,那光亮将四下里照射得纤毫毕现,几乎连每个人头上的头发丝也是看得那个清清楚楚。当林封谨还没有现身的时候,人人都在交头接耳着,小声询问着究竟有什么事情。

只有狼突。斡离,赤必黎三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流露着极其兴奋的神色。他们三人心中却是明镜也似的,知道公子乃是那种谋定而后动的人,并且口风极紧,此时一旦聚将,那就只能说明他筹划的事情有了十成的把握!

但是吴作城目前的这个局面,在他们的眼中看来。说实话确确实实已经是一个无解的死局!事实上经过这一次增援之后,吴作城外围的那条壁垒防线经过了多次的整修。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不要说是现在他们已经是马匹死掉了一大半,实力大损,就是回到最初被围城的那个时候,哪怕还是采取闪击战术,顶多就和敌人拼个两败俱伤,并且还是“顶多”而已。

而吴作城能与对方拼死伤吗?对方单是壁垒防线里面的兵力就是五万!就算是将吴作城里面连同俘虏的命一起去与之兑完,战至最后一个人,对方也都是足足还可以剩余下来一万人,并且还是至少!

此时三人也只能看向了公子,在他们的心中,也就只有林封谨具备这力挽狂澜的能力了,可以从那完全的死地当中硬生生的搏出一条生路来。

这时候,林封谨却是出场了,看他浑身上下的打扮却是有些与平日不同,浑身上下都扎束得紧紧的,并且脚下还蹬着一双高到了膝处的小牛皮靴子,看起来就十分干净利落,林封谨一来,就很干脆的站起身来朝着大家劝了三杯酒,然后道:

“今夜先让大家饮的这三杯酒,是为了暖身活血,除此之外,还给大伙儿准备了酒葫芦,一人一个,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灌两口,不过千万不要过量,因为今天晚上有些轻松利落的活儿要咱们去做。我知道大家伙儿这些日子骨头里面都要闲出鸟来了,今日就让你们好好的松动松动筋骨!”

“谨遵公子命!”众人一起齐声道。

林封谨此时喝了三杯酒,并且看起来兴致很高,便接着道:

“这些日子里面,貌似诸事不顺,也是难为大家操心了,首先是马儿被对方的的邪神神官做了手脚,大片的死去,其次呢,我还貌似很任性的将命根子一般的粮食拿出来和人赌赛。我也知道这样做貌似不大好,但是错过了这个时机的话,要想让东海那边的王八蛋主动的来上这个当真是难了,可以说是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不过我的心中也是早有成算,所以,我就任性了一次,在这里可能给大家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惑。真是有些抱歉了。”

众人纷纷都开始谦逊了起来,林封谨便接着道:

“有一句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方虽然乘着我们不备,成功的偷袭暗算了一次咱们的马儿,但是,这件事在我看来,其实也是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的马匹数量一下降,骑兵的威慑力就大减,敌人就会越发觉得我们的战力下降。他们也就越会放松警惕!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越是轻松。”

说到了正题,林封谨也是严肃了起来。双目炯炯的看着台下的众人道:

“你们说,敌人的最强优势在什么地方?”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的话,其余的人都有些挠头,仔细一想还真是被考住了。这东海联军若说陆战吧,也就是马马虎虎,与中唐府兵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的,若说骑战吧?那更不要说,三里部的人最有发言权,一个打五六个都没问题。

若说是东海联军在远程射击呢,也是相当一般,没觉得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只是听说日出之国的长弓手很是犀利。不过没见识到的话那就不算数。

若论他们攻城也是毫无亮点,制造的攻城器械中原大陆数百年前就开始使用了,无非云梯冲车之类。

若论守御的话只看那可怜的壁垒防线先前被打成了什么样子,就知道他们的守御力如何了。

不过,最后还是有人说出来了林封谨想要的答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