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七十一章 大破

第七十一章 大破(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当两百名重骑兵疯狂的冲刺了下来,撞入到了广场上面的东夏军的时候,他们临时布置的阵线在瞬间崩溃了,四列黑色的重骑兵高速奔驰着,在广场上的人山人海里面狠狠的犁出了四条血路,全场大哗,混乱成了一团。

紧接着,尖利的芦哨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大量黑盔黑甲的刀盾兵开始从周围的房屋里面鱼涌而出,大叫着丢下兵器跪下免死,同时只要看到站着的人就是一刀在这种情况下,端的只能是用兵败如山倒来形容,丢下兵器的声音真的是稀里哗啦的响成一大片

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抵抗的呢?当然是有的,尤其是那些核心死硬份子,本能的就会寻找赤旗本和两名战力强悍的神使,要以他们为核心进行抵抗。

不过,两名神使作为此时战场上最有价值的目标,并且还没有之一,所以林封谨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多项款待的措施,就连身受不轻伤势的武亲王钱震和血将军等人,都咬着牙齿要求林封谨分一头出来给他们呢,因此去寻找它们的核心死硬份子就只能是死得更快。

值得一提的是,武亲王钱震为什么会受不轻的伤势呢?当然是因为心急的缘故,最初冲上城头的四头神使他们正面对上了两头还不够,居然在重创一头之后,武亲王钱震就去急吼吼的招惹另外一头。(类似于传奇里面的道士抢怪一把绿毒就撒了上去)

这时候,林封谨这边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啊,因为吴作城面临的可不仅仅是神使的冲击,还有其余的东海联军士兵,剩余下来的黄泉尸,鞭毛怪的冲击!虽然后面两者的数量都不多了而已。

所以在林封谨的示意下,既然武亲王钱震想要,那么就干脆的将他招惹的那一头放过去。这时候。就成了武亲王钱震三人组要对付两头神使外加一头被重创的神使的恶劣局面。

武亲王钱震虽然相当强大,蓑笠翁和血将军也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但是,说一句实话,他们这样的行为未免也是太小看神使了。接下来便发生了失控的局面,三人同时遭受到了不轻的伤势,三头神使几乎鱼死网破成功。

幸亏这时候吴作城这边已经缓过了一口气来,帮他们收拾下来了这个烂摊子,将剩余下来的这三头也是受到了重伤的神使困住,然后一一击杀。总算是林封谨看在大家还在合作的份上给武亲王钱震他们留了一头神使的尸体下来,否则的话,若是林封谨存心吃独食,他们三人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是武亲王钱震自己高估了自己,去招惹林封谨这边的神使在先,结果自己吃不下惨遭重创。

事实上,若是林封谨他们若是不出来江湖救急的话,搞不好武亲王钱震他们甚至要被神使死前的疯狂反扑弄死两三人!也是多亏得林封谨来得及时,否则的话还真的可能发生如此悲剧。

此时武亲王钱震他们三人包扎好了伤口。恢复了一会儿,也算是痛定思痛,跑来找林封谨要分一杯羹,此时来袭的七头神使当中。林封谨目前都已经足足捞到了四头的好处,那么就算是此时再让一头出来的话,也是可以斩获五头了,所以也就很爽快大方的点了头。

为了尽可能的减少自己这一方的伤亡。所以林封谨在手下将这狩猎之神的神使进行围殴了一番之后,确定自己可以单挑这厮了,便将身边的野猪。天狼这些超卓战力都派了出去。

此时虽然广场上面已经是让东海联军大势已去,可是有的地方东海联军依然是在困兽犹斗,他们早一刻投入战场,那么就能早挽回一些将士的生命呢。

林封谨搞定了这头狩猎之神的神使之后,自然就有人将其抬走。

击杀神使的那一击林封谨乃是全力而发,很显然他的手臂还没有适应力牧戒的瞬间爆发力量,所以这时候便是传来了一阵阵酸痛,应该是韧带或者肌肉有受到伤害,此时林封谨便唤来了几名下人,一面让人拿了药酒给自己推拿按摩手臂,一面喝着热腾腾的油茶来补充体力。

不过这时候,一名传令兵已经是浑身浴血的赶了过来,沉声道:

“公子,有些棘手,对方似乎不甘心失败呢,现在根据俘虏的情报显示,对方抓住了我们在广场上扫荡耽搁的时间,他们的后军便迅速整编,他们以剩余下来的二十多名赤旗本为核心,开始抱团起来与我们进行抵抗,若是强攻的话,很可能我们的伤亡数目会超过预期。”

林封谨听了这名传令兵的汇报以后,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好,我知道了,不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么?还想要垂死挣扎?你回去告诉张雷,我很快就给他调拨援军过来”

这名传令兵走了以后,林封谨想了想,便很干脆的对着旁边道:

“老家伙,你听到了吧,我现在很缺人手。”

随着林封谨的说话,敖液这老家伙就慢吞吞的从旁边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道:

“咳咳咳,你不可能让我这样的老人家还去前面打生打死吧?不过看在咱们的交情上,这也不是不能谈的,就按照老价钱算把,五方就出手一次。”

“你不如去抢好了”林封谨很干脆的拒绝了敖液的无礼要求:“若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么你应该还有一个责任,那就是蛇神使。”

敖液听到了蛇神使三个字,眼中精芒一闪道:

“这倒是没错。”

林封谨道:

“我现在手里面已经足足有五具神使的尸体了,就算全部都是普通的神使,那么也是足足有五十方功绩了,所以我打算兑换些东西,我记得你告诉过我,应该是可以马上拿到的吧”

敖液奇道:

“你要兑换什么?”

林封谨笑了笑道:

“你猜。”

大概在盏茶功夫以后,还在负隅顽抗的东海联军众终于绝望的放下了武器,因为他们发觉。自己要面对的敌人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半身若蝎,下半身若蛇,扭曲诡异,人首巨钳蛇身的巨大怪物,凶横无比,腥臭扑鼻,正是林封谨新近兑换出来的四头巨虺!!

单独的巨虺用来冲阵或者说是直面军队的话,那么确实是有些狼狈,但是。巨虺这玩意儿就有几分类似于二战时候的坦克,一架坦克冲出去用来对付步兵的话,那么很容易顾此失彼,被十来个步兵就能耍得团团转,仿佛是蚂蚁啃大象那样被耍弄干掉。

可是,只要给坦克配备上十来个步兵的话,那么就形成了步兵坦克的协同作战方式,发挥出来的战力就十分惊人了。

此时林封谨出动巨虺,便是用它来克制东海联军当中的赤旗本的。有了巨虺的掩护,弓箭手可以从容射击,不怕赤旗本的突袭,同时。巨虺那庞大的身躯更是可以轻易突破对方临时构筑出来的防线就目前东海联军那可怜的士气来说,只需要突破一次,那就足够了,就像是砸核桃只需要砸出来一个洞是一个道理。

这一场吴作城攻防战打了整整四个时辰。可以说是从上午一直打到了天黑。

鸦鬼策一直矗立在了望塔上,这四个时辰对他来说,应该是一生当中度过得最漫长的四个时辰了。

不过说实话。对于一场城市攻防战来说,这样的时间却是并不漫长,甚至还显得有些短了。

鸦鬼策亲眼看到了自己麾下的将士是如何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那道该死的城墙,但是又一次一次若海浪那样的从沙滩上面无助的退了下来,他看到了那一道冲天的火墙,心脏都在为之抽痛,但接下来的峰回路转又是令他的心脏都为之揪紧,可是野猪挥舞着盾牌一次又一次将人狠狠砸下来的动作,却又令他感觉到了生命似乎都在距离自己的身躯远去

而当鸦鬼策看到,那些家伙最后的一次决死冲锋居然一下子就摧枯拉朽的冲上了城墙的时候,这一瞬间,鸦鬼策都有一种天旋地转的虚脱感觉,在他的认知里面,说实话,城墙一旦被攻陷,也是意味着攻城战的结束。

看着联军的旗帜高高飘扬在吴作城的城头的时候,鸦鬼策甚至觉得眼眶里面似乎都有什么热热的东西在涌动着。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出乎鸦鬼策的意料,城墙失守之后,接下来不就应该迅速的朝着外面抬战利品了吗?不就应该出现象征烧杀掠抢的火光吗?不是应该传来军士的咆哮声和欢呼声吗?

涌入其中的数万人为何如此寂静??????

寂静得就仿佛是被那一座邪恶而该死的城市死死吞噬了似的?

苦苦守候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鸦鬼策忽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了大量的败兵从城中逃了出来,那样的场面,真的是令人永生都难以忘怀,看起来就像是满满的一盆沙子,忽然被人用双手按在了沙子当中,大量的沙粒从盆子边缘处渗透出来的诡异情形!!

那些败兵逃走得是如此的惊惶忙碌,甚至很多人都不愿意按步就班的走城门,通过云梯,而是为了赶时间似的,直接从那高高的城墙上面跳下来,活像后方有着无数头恶鬼在疯狂的追击着自己。完全都想不到跳下十几米高的城墙后会付出什么惨烈的代价。

见到了这一幕,鸦鬼策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给人以几乎都要软倒的错觉。因为此时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对方已经是运用了诱敌深入的谋划,狠狠的打了个埋伏战,此时还能逃回来的东海联军又能有多少人?一千人?三千人?一万人?

而这些人逃回来之后,很显然士气和军心都完全崩溃了,他们还能派得上什么用场?

就在这个时候,吴作城当中却是忽然燃烧起来了一股赤红色的狼烟,紧接着,本来貌似战败冲出去的吴作城骑兵见到了狼烟之后,又迅速的杀回到了战场上,迎着这些逃走的溃兵败兵就是一顿狠杀。

这样的行为。只能用雪上加霜来形容啊!

不过在这个时候,鸦鬼策忽然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身躯。

相信若是其余的主帅的话,面对这样的情况,相信已经是被彻底击溃了。可是,鸦鬼策却是一个百折不挠的人,他一生当中大起大落的次数太多,比眼前恶劣得多的事情都面对过,此时的境况虽然十分艰难,却也是绝对没有到绝路的时候。

“永鸟大人。你也是和天卢殿下身体里面流淌着同一血脉的人,既然你一手造成了现在的局面,那么,就应该勇敢的面对现实了吧。出征之前我给你的那件东西,现在就是使用的最佳时候,也是你赎罪的唯一选择!”

鸦鬼策默默的在心中道。

在一个多时辰以后,战事已经渐渐平息了下来,该逃的人都逃走了,该投降的人也都纷纷垂头丧气萎靡无比的排成队伍。等待着接收。

这一次的俘虏虽然有点多,不过之前的那几千名东海联军的俘虏此时就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们前来现身说法迎接自己的同胞,告诉他们只要老实听话守规矩就不会受到虐待。之前开凿出来的吴作城的地下二层就成了他们的安身之处。

当然,重新接管了吴作城的防务以后,三里部的士兵便开始肃清城内,避免有四处逃散的散兵游勇躲藏起来。到时候造成危害的。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在巷子里面巡逻的队伍当中的小队长忽然吸了吸鼻子,皱眉道:

“什么玩意儿这么臭?”

他这一说之后。其余的人都纷纷的叫了起来:

“没错没错,太臭了!”

“是有牲口死了十几天才能发出这种味儿吧!”

“天哪,我真的好想吐!!”

“这大冷天的,味道怎么会这么重?”

这群人一面叫骂,一面还是用衣袖捂住了口鼻,然后慢慢的开始搜索,最后,他们在一处空房子里面找到了臭味的来源,那是一具腐烂得都快要不成人形的尸体了,依稀可以看得出来,这尸体的死因是自杀,先是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然后唯恐死得还不够快,更是再用匕首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这么冷的天气,要腐烂成这样子,起码也是一两个月的事情,也不知道这腐尸是怎么留到现在的,为什么其余的人都没发觉。

不过,这群士兵的见识终究浅薄了些,他们确定这尸体没有什么危害以后,便用铲马粪的铲子和粪叉将其弄了出来,一把火烧了,却没有注意到,这腐尸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紫色的绫罗做成的,并且款式与中原截然不同!

紫色在东海诸国都是皇族的颜色,不是皇族中人穿着的话,那么下场无疑是很悲惨的,被扒皮抽筋都是小事。

这些士兵更是惊喜的发现,这尸体臭是臭,身上居然还携带着不少金银珠宝呢,不消说,自然是要争抢一番了。

同时,这腐尸用来自杀的匕首倒是被他们看上了,因为这把匕首的柄是黄金的,并且还镶嵌了一颗明珠在上面,匕首的吞口被打造成了鸟嘴的形状,十分精美,惟妙惟肖,上面还有一个“鹜”字。

假如鸦鬼策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这是永鸟殿下的随身佩匕!!!

是的,死在了这墙角边,仿佛已经腐烂了一个月的尸体,就是两个时辰之前还在意气风发,期望着一战成名的永鸟殿下的尸体!!

对于心高气傲的永鸟殿下来说,这一战失败之后,他也是没有什么脸面再在这个世界上面活下去了。

但是,在永鸟殿下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果断的一刀割喉,一刀刺心的自杀,并且尸体腐烂的如此之快呢?

林封谨是人,不是神,他当然也不能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对永鸟殿下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一无所知。

此时的吴作城当中,才可以说是一片欢腾的海洋,大群的牲畜被牵了出来。然后宰杀掉,数千坛囤积的美酒被开封,散发出来了诱人的酒香。毫无疑问,一场大的狂欢正在酝酿当中。

不过若是以为吴作城此时是不设防的城市,那也是大错特错,护卫林封谨的狂信徒军团的一千名赤骑和张雷手下的八百刀盾兵接管了城墙的防御,对于本来就是若天险一般的吴作城来说,就算是有什么突发状况,这一千八百人搞定也是绰绰有余了。

同时,还有三百名赤骑和两百名刀盾兵在监控着俘虏营的区域。毕竟刚刚又涌入了大量的俘虏,虽然这些俘虏有着前面进来的俘虏帮忙同化,甚至西起石,多木浩,槟下三人也是牢牢的掌握住了当前的局势,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而正因为有着这些人值班的人的存在,所以其余的人才可以放心大胆的狂欢。

在与下属一起饮酒作乐的同时,林封谨也是没有闲着。斡离和赤必黎两人都没有参加酒宴,这两个人在负责战后一些急需要处理的事务,比如说救治伤员,战俘。修复城防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很快的,林封谨也就接到了一系列相关的报告,眉头也是忍不住皱了皱,因为吴作城当中的伤亡。可以说是比林封谨之前想象的要多出不少,就拿骑兵来说,就已经是减员到了四千九百多人。伤亡人数超过了一千五百之多,就算是加上了愈合以后能够归队的,那也是令林封谨心中沉甸甸的。

张雷一手训练出来的守城军队精锐刀盾兵当中,加上牧奴的话,更是伤亡人数超过了四千人!这更是远远的超出了林封谨心中的预期!毕竟张雷训练出来的这一支新军虽然训练得十分艰苦,更是添置了最好的装备,可是没有见过血真刀真枪上过阵,那就根本算不上精锐。

若是早知道伤亡如此的残酷,林封谨搞不好都不会用上关门打狗,瓮中之鳖这一招的。减员了这么多人,令林封谨心中也是沉甸甸的啊,此时的战争,那端的可以说是以人为本,哪怕这一战最大的收获都捞到了足足五具神使的尸体,哪怕是除掉了兑换巨虺所耗费的,也足足卖出了七十方功绩值呢!

这时候在酒宴上面,斡离就说出来了自己心中的隐忧:

“公子,现在吴作城当中就算是加上牧奴,也是刚刚两万多人出头,而俘虏也是等同于这个数字,虽然我们对俘虏有一系列的手段和明确的监管手段,但是,这已经是格外危险的局面了。这一次亏得对方前来攻击,给了我们大好机会,是时候彻底的咱们外围的这条壁垒防线彻底肃清的时候了。”

“假如公子觉得强攻可能伤亡会过大的话,我们可以采取佯攻的办法,做出大规模进击他们窟窿湾老营的姿态,敌人必然心浮气躁,一旦他们的窟窿湾老营被破,后果就比现在都还要严重十倍了,对方定会回救,我们便可以在草原上将之顺利歼灭,然后重新恢复与外界的交通,将这些俘虏送出去,同时从我们的族人里面补充人手。”

林封谨点点头道:

“说得不错,兵贵神速,我也是这样想的,那壁垒防线若骨鲠在喉,卡在这里对我们相当难受,今日全军欢庆大胜过后,明天咱们就带人去拔掉这根刺!”

接下来一干人便都是举杯欢庆,大笑酣歌,气氛十分热烈。

不过,就在这酒宴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忽然有下人来报,说是被豢养起来的那几头“神兽”看起来很是有些暴躁不安的模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