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六十三章 黄泉尸鞭毛怪

第六十三章 黄泉尸鞭毛怪(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这时候,那恐怖的压力依然笼罩在小院上,娲蛇神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这不是我的本意,我没有要杀你的意思。”

林封谨这时候才苦笑道:

“见过尊神阁下,恭喜尊神神力大增!”

娲蛇神便颇有些自得的道:

“现在还算不上什么,但好歹还是参悟了一些羲皇精血当中遗留下来的上古至道,本神的肉身,应该很快就会从那地心熔岩的焚身当中解脱出来了。”

林封谨听了以后立即也是由衷的道:

“那就真的是要恭贺大人了!”

说实话,林封谨的恭贺还真是没什么虚情假意的,娲蛇神虽然现实冷酷,不过还真是有实力的,林封谨也是心知肚明,有这么一个大靠山在背后,那还真的是省掉了无穷无尽的烦恼。

因为要知道,林封谨的敌人当中,无论是五国联军后面的东海邪神,还是南郑朝廷里面的巫神,都是实力深不可测的家伙,换成是另外一个人,甚至早就被那巨大的压力逼得发狂而死了。

而对于娲蛇神来说,东海邪神身上有它渴望的力量,至于巫神更仿佛是它宿命一般的恐怖敌人——这就恰好与林封谨很有共同语言,二者的擅长之处也是恰好互补的。

所以,对林封谨来说,至少在搞定巫神和东海诸国的邪神之前,他是不希望娲蛇神倒台的,对于娲蛇神来说,也同样是如此的感受。

一番对话以后,林封谨身上的毒素已经褪尽,紧接着娲蛇神便道:

“本神现在千头万绪,事情繁多,看来你对我派遣来的这名使者也并不满意,那么我就将其收回去吧,敖液乃是你的老朋友了。我干脆赏赐他一些神力,让他来做蛇神使和你联系可好?对于你今日的损失。本神自会弥补。”

林封谨一想到要整日和这老奸巨猾的老泥鳅打交道,便是一阵头疼,偏偏一时间也是没有办法找些什么话来驳斥,结果正在他绞尽脑汁措词的时候,平地里却是刮起来了一阵狂风,将那已经瘫软在地的蛇神使卷起就走,瞬间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很显然。娲蛇神看起来对自己的安排相当满意,因此没有要给林封谨多说话来挽回的打算了。

忽然出了蛇神使这么一档子事情,林封谨也是觉得很不踏实,首先觉得自己府邸的防护十分薄弱,简直仿佛是公厕一样,别人要来就来,要走就走。

接下来还要考虑日后与敖液这老东西打交道的问题,势必自己要被谋杀掉无数的脑细胞和口水,真真是想到就觉得心烦。隔了一会儿又想起娲蛇神说要给自己补偿的话,这娲蛇神虽然冷酷无情现实功利,优点却也是有求必应。出手十分大方,因此林封谨还多了些期待。

俗话说人一有心事。那么便睡不着,林封谨也是这样,翻来覆去的在炕上似烙饼一样的辗转了不知道多少次,好不容易觉得有了点睡意,忽然就听到了一声惊雷也似的咆哮声从东面传来。

林封谨一下子就从炕上弹了起来,他分明记得那是蓝公子的怒吼声,紧接着便穿上了衣服,迅速的往城西大步赶了过去。等到林封谨走了不到一半的时候,整个吴作城也是沸腾了起来。可以见到城头上面的神武弩已经是开始发射,在夜空当中划出了一道一道炽热的轨迹!

这些轨迹穿插到了一起。就仿佛是划破天穹的线条,虽然只是刹那,在眼睛当中留下的惊叹却已经永恒进入到了记忆当中。

此时天空当中可以说已经是满天的大雪飞舞,积雪在林封谨的脚下嘎吱嘎吱的作响,林封谨脑海当中却是闪现过了许多个念头:

“是东海联军这帮家伙竟敢攻城?不对啊,对方的将领的风格乃是十分沉稳的人,一步步的应对我的攻势,可以说是毫无破绽,又怎么会突然出此下策?”

“东海联军与我军对峙了这么久,自然应该知道我军无论是在白天或者夜晚,守卫都是绝对不会懈怠的那么他就应该会知道这样的进攻除了沮丧士气和白白死人之外,没有半点正面用处呢!” ”或者说,东海联军这帮王八蛋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用百鬼夜行来分散我的主意力,其实是暗地里在弄一些鬼蜮伎俩?这也是有很大可能的呢!”

一想到这一点,林封谨立即道:

“传我的命令下去,今晚靠海的城墙那边上双岗,城墙外面照明用的火堆增大到十六堆,每个值哨的额外送二两酒,再让灶下面杀翻三腔羊煮上,这风雪如此激烈,算是白灾了,我估计说不定还要刮起白毛风,因此让灶上准备妥当,要保证每隔一更天哪怕是哨上的兄弟也得有口热气腾腾的汤喝。”

他一声令下,旁边人自然是凛然遵从,紧接着林封谨便是继续往西面赶,此时已经是有探马前来回报,说是城西的情况已经是大致查明,在半刻之前他们就察觉对方的兵营里面的动静很是有些不对劲,出奇的大,看起来仿佛是被劫营了一样,人声鼎沸的,紧接着就见到里面有人冲了出来,后面大群的追兵撵在屁股后面。

从东海联军兵营里面冲出来的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武亲王钱震他们这一行,连同血将军也是在里面!

看得出来,武亲王钱震这一行人极其狼狈,甚至可以说是都即将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只是武亲王钱震却是扛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朝着这边跑,而他看起来也是受伤很是不轻,堪称是一步一个鲜红色的血印,在雪地里面都留下来了一条长长的痕印。

东海联军的人便若疯狂的蚂蚁那样,狠狠的追赶着武亲王钱震他们的队伍,就像是疯狗或者鬣狗那样,一靠近的话,哪怕是自己受伤,也要从敌人的身体上面狠狠的咬一块肉下来。

好在这时候城墙上的神武炮已经开始发起支援,这神武炮的威力可绝对不是什么等闲的,就连蓝公子也是颇为忌惮。何况下面这些血肉之躯?

看看来到了吴作城的控制范围当中,林封谨便带着蓝公子抢出去接人。一出去后就见到这一战打得那个惨烈:

蓑笠翁的鱼篓子都爆掉了,血将军身上的伤口更恐怖,几乎是直接来了个腰斩,或者说他干脆就已经是被腰斩了以后再临时接驳上去的,甚至一向要保持自己仪态的武亲王钱震身上也是好几道伤口,最重的是背后似乎被什么猛兽的爪子狠狠抠了一下,血肉翻卷。挨了这一下,减肥可以说倒是立竿见影——至少两三斤肉就没了。

而平时与钱震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的田襄子则是完全都没有了踪影!就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此时正在追击着武亲王钱震他们的,是几十头似人非人的怪兽,它们的身上还残留着人类的甲胄和衣袍,不过从外表上来看已经只能被称为是类人生物了,因为它们表面的皮肤因为内部骨骼和肌肉的骤然变异已经彻底裂开,露出了里面血糊糊的肌肉纹理。

非但如此,其耳朵变长,脖子变长。脊椎骨上生长出来了一排凸出背部刺破皮肤的倒刺,并且眼睛闪耀着血光,这些怪物在奔跑的时候都是仿佛野兽那样贴地奔跑。它们的舌头更是能吐出足足三四米的距离,洞穿普通的木盾。

同时。林封谨注意到,这些怪物当中不乏有断腿,破肚等等重伤的,甚至有一头怪物的脑袋应该是中了一记重击,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凹坑,两颗眼珠子都爆裂了开来,连同后面的红筋拖出来了眼眶外十多厘米,却依然是能跟得上大队!!

“这些家伙居然连痛觉都被剥离掉了!”林封谨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完美的诠释目前的异状。

“对了,除此之外。它们应该还具备发狂的特性,那就是实力并不会随着伤势的加重而降低,而是会一直持续在一个较高的程度上,是了,这玩意儿就应该是东海联军针对我之前的战术,针对性开发出来的战争武器吧?窝津神陨落这件事的负面效应果然出现了,八百万众神的目光和精力会较多的集中到这边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神武弩开始喷射出强悍的火弩箭,追击武亲王钱震他们的那些怪物开始纷纷的出现了伤亡,毕竟痛觉被剥离掉就绝对不代表没有受伤,事实上,痛苦就是赐给人类最好的保护自己的武器,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发觉自己身上的隐患和毛病。

眼见得吴作城的城门徐徐打开,骑兵开始出战,对面的东海联军大营当中忽然也是传来了号角的声音,这号角声却是此起彼伏,听起来至少是七八个人在吹奏似的,那声音落在林封谨的耳中,完全是错综复杂混成了一团乱麻,谈不上任何节律和美感。

不过,在这声音的作用下,这些怪物一下子便纷纷掉头奔跑而去,水娥凝视着这些怪物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