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三十五章 邪弥呼的真面目

第三十五章 邪弥呼的真面目(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沉吟道:

“娲蛇神阁下乃是妖族大能,而东海邪神则是源出魔族的余孽,那么为什么你们之间的神术有异曲同工之处,而娲蛇神看起来对神使的尸体很有兴趣?”

蛇神使很快就告诉了林封谨真相:

“当年魔妖大战的时候,我妖族虽然连续出现了不少大能,但魔族毕竟也是统治了这个世界不知道多久,里面的精英人物层出不穷,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其中,出现了一头业魔王叫做迦空,尤其强大,能吞噬世间万物化为己用。在袭破魔都的战役里面,与娲神阁下(娲蛇神一族的首领)同出一门,能相提并论的羲神便是与此魔同归于尽,最后却是惨遭算计,被迦空夺取了自己的身体,连魂魄都没能逃出去,惨遭吞噬!”

“伽空夺取了羲神身体以后,从中可以说是获得了极大的好处,甚至因此掌握了我族的许多不传之秘,与其魔界的威能结合在了一起,十分强大,因此一直坚持反抗到了最后,甚至修炼成了魔族号称与天同寿的秘术,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杀死他,最后也是被镇压在了这大漩涡当中。”

“最后,随着千百年漫长时间的过去,伽空这些被镇压的魔族终究还是元气耗尽,死在了昏暗不见天日的大漩涡下,但是,有道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随着人类崛起,世上已经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机缘自然来临,这些被镇压的魔族大能的魂魄中那些碎片依然不灭,戾气不散。加上恰好又被东海诸国的愚民拜祭,因此渐渐的重新凝聚,形成了以邪呼弥为首的东海众神灵,而构成这邪神邪呼弥的大部分的怨念和意识,都是业魔王迦空的。”

“当然,也不能说这邪弥呼就是业魔王迦空,准确的说。邪弥呼就是以业魔王迦空残存下来的戾气,还有碎片当成根基重新诞生出来的。二者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只是邪弥呼会在潜意识里面,比如习惯,爱好之类接近业魔王迦空。”

听到了这里。林封谨已经是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说起来这邪呼弥和娲蛇神一族,那还真的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呢,他应该是继承了业魔王迦空大部分的神通和秘术,当然也就知道羲皇的秘术了。”

蛇神使道:

“是的,而在远古的时候,娲神主阴,羲神主阳。二者本来就是密不可分,修炼的神通都是相互辅助弥补的,叫做河图祭法。洛书祀术!两人联手,便可以发挥出平时数十倍的力量!大概是冥冥之中自有命数,在我妖族最为强横的时候,也没可能让娲神和羲神再次重聚联手,没想到在我妖族式微的今天,反而有望令这一天再次到来。”

“往近处来说。主人的河图祭法已经修炼有成,若再能从这邪呼弥的神使身上找寻到洛书祀术的一些脉络。便已经能对主人拥有十分微妙的互补作用,至少能让主人的肉身不再惧怕那岩浆蚀骨的酷刑!”

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为了避免那邪呼弥有所察觉,所以这一切都只能在秘密当中进行,否则的话,则是会严加防范,因此,你们也没办法给我直接的支援,对吧。”

蛇神使道:

“没错,但是主人是无所不能的,你也知道主人的威能,所以只要你在这方面上心,给予你的报酬一定会让你们心满意足。”

林封谨微微颔首,沉吟了一会儿又道:

“还有一件事,我也必须要了解清楚这个问题当着娲蛇神大人我是没有这个胆子问的,但是,若不是和大人极亲近的人,也答不出来我这个问题,蛇神使大人在这里的话,还真是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最好对象了。”

蛇神使道:

“你说。”

林封谨犹豫了一会儿才道:

“蛇神使大人应该是知道南方的一位巫神的存在吧。”

一提到这个问题,空气里面的气氛也是一下子凝固了起来,蛇神使隔了很久才慢慢的道:

“知道。”

林封谨道:

“我这几年可以说是误打误撞,将这位巫神直往死里面得罪了,他老人家当年精心布设下来的傀儡谋夺南郑的计划,却是几乎被我破坏殆尽,两个重要的棋子被我折腾得死去活来,现在都是煮成了一锅夹生饭,搞得南郑分裂。我想,就算是这位巫神再怎么宽容,也一定是想要吃我的肉,拿我的皮来做被子的我在这里就要大胆问一句,这位巫神和娲蛇神大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世界上本来是只有巫神的,

巫神,就是此时还被禁锢在了焚石山当中的娲蛇神肉身的本来灵魂。

大概在数千年前,被禁锢在了焚石山当中的巫神意识到自己的肉身大限将至,便只能一咬牙,孤注一掷,灵魂出窍,硬生生的舍弃了肉身,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撞破了焚石山的阵法而遁去,从此以巫神之名,在穷山恶水的边疆当中苟延残喘,徐徐恢复。

然而,在巫神冲破焚石山阵法的过程当中,自然是引发了一系列的禁制,火山喷发,天崩地裂,可是仿佛冥冥当中自有天数那样,便导致禁锢巫神肉身的洞窟处出现了一条裂隙,每当海水涨潮的时候,这条裂隙就会吞吸大量的海水进入山腹当中,却是无形当中给巫神遗弃掉的肉身带来了食物,便令其绝处逢生当中获得了生机。

此时的巫神肉身虽然已经失去了灵魂的主宰,但是其基本的生命活动本能还是存在的。就仿佛是植物人的心脏也不会停止跳动,消化功能也不会消失何况之前巫神还制造出来了不少头专门用来侍候自身的巨虺?自然就会将顺着海潮而来的食物拿来供奉给肉身。

这样一来,本来在短时间内必然死去的巫神肉身。因为有了食物的供应,一下子又恢复了生机。

隔了数百年,巫神也是感应到了自己的肉身居然还没有陨落,也尝试去极北之地的焚石山看过,只是此时已经是完全魂体状态下的它,已经不可能再冲破那禁制进入了,它也只能死心离去。

随着漫长的时间过去。这巫神的肉身也是格外的强横,居然又孕育出来了一个意识。

这个意识。便是此时林封谨遇到的娲蛇神了。

此时听林封谨提出来了这个问题以后,就连老妖怪敖液也是忍不住竖起了耳朵,因为就连他也是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林封谨的这个问题显然是问到了点子上。

这蛇神使显然也是没料到林封谨会问这个问题出来,忽然昂起了头。就仿佛是眼镜蛇发怒也似的直起了身躯,然后两只眼睛开始若蓝宝石那样的发亮,一闪一闪的,应该是在与娲蛇神本身进行沟通了。

最后,蛇神使的回答是:

“主人和巫神,都是由神躯孕育出来的意识,相互之间的关系,就和你们人类的皇后一先一后生下来的皇子类似,乃是兄弟姐妹的关系。”

林封谨听了蛇神使的回答。眼前忽然亮了一亮,沉声道:

“我知道了。”

蛇神使道:

“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与看一看你从邪呼弥的神使处拿到的东西了?”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那玩意儿确实是有些邪门。碰到的人都会发狂而死,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的人手也经不起这样的损耗,只能劳烦去地下室观看了。”

接下来林封谨也不玩什么花样,就直接带着蛇神使和敖液两人去了地下的库房,说起来也是奇怪。这蛇神使隔了老远的距离,便感应到了那神使舍利的存在。眼前一花就连影子也不见了,等到林封谨进去的时候,发觉这蛇神使已经是将那颗神使遗留下来的舍利子盘了起来,对着其“丝丝”的吐信,如临大敌!

林封谨一出现,这蛇神使便迅速的发问道:

“你这颗精魄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林封谨道:

“手下人得力,我们联手干掉了一头东海联军那边出现的怪物,最后将其封在了冰层当中,没想到这玩意儿最后还是自爆了,自爆以后就留下来了这个。”

蛇神使开始仔细的询问起林封谨事情的经过来,林封谨也不藏私,都是一五一十的讲得明明白白,连一个细节也没有放过了。

蛇神使最后听到了一个细节以后,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放松下来道:

“没问题,这不是个陷阱,也不是主上的推断出现了偏差,而是因为当时这名神官与苏我使者之间的距离很远,当那神官开始呼唤苏我使者合体的时候,这神官应该还是活着的,但是当那苏我使者飞过来了以后,这神官估计是伤势发作,已经死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