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十五章 隐妖血脉

第十五章 隐妖血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这时候,已经有人给张雷送上了一对兵刃,正是他最熟悉的鸳鸯钺,并且这对鸳鸯钺上面竟然还镌刻着阴,阳两个字,里面隐隐有光芒闪耀,十分灵动,只怕已经是有器魂存在了,看卖相已经是比之前洪迈用来当酬劳的那对长钺还要强大一些,只怕都能排入神兵利器谱前五十的位置。

在这个时候,张雷还能说什么呢?说到底还是自己跑来找林封谨的麻烦,惹火烧身,哪怕是站在了他的立场上,也是觉得林封谨做得仁至义尽。

他握住了这对鸳鸯钺,浑身上下的气势都为之一变,仰天长啸了一声道:

“好!五十招就五十招,若在下真的是连区区五十招都接不下来,这百来斤便是卖给了公子又如何?”

血将军这时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却是叹了一口气道:

“难,难,难,这可真难了。”

张雷见到面前出来了个貌似老朽的人,脸色都仿佛是贫血也似的很是有些苍白,却丝毫都没有大意,听得血将军这么一说,正要说几句谦让的话,没想到血将军接下来的话却几乎令他要吐血出来:

“我老人家一出手,要是一不小心把你弄死了?岂不是坏了公子的大事?”

张雷听了这话以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强自按捺住自己的心情,保持住心如止水的状态道:

“多说无益,请!”

这时候,血将军的肩头忽然一耸,整个人似要突前,但下一秒却已经是对准了旁边飞扑了出去,连续几个起落后,一掌就按在了旁边的一株大树上,这大树立即就咔嚓一声裂了开来。从里面居然滚出来了一个浑身都是皂青色披风的男人。

这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看起来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仔细分辨以后就能发觉,他的耳朵过于尖长,而眉心当中居然也是有着明显的膨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这里冒出来,因此脸容看起来分外的奇特。

这穿着皂青色披风的男人被识破以后却是不慌不忙,朝着背后的大树一靠,似乎就要乘机逃走。但是血将军发出了阴测测的一丝冷笑,地下的泥土轰然爆炸了开来。从中扑出来了一个血色魁梧身影,一把就抱住了那男人靠住的大树。

那男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露在外面的肌肤在瞬间就变成了惨白色!而那个血色魁梧的身影似乎更是庞大了几分,提起了这诡异男人就对准了旁边的一块岩石砸了过去,这“岩石”猛然一动,从中窜出了两条身影,端的是伪装得惟妙惟肖的。

但这时候,血将军已经负手挡在了他们的身前,这两条身影也不见有任何的动静便抽搐着一头栽倒了下去。只有林封谨依稀看到,血将军现身之前手腕似乎翻了翻,有两道暗红色的光芒都是随之飞窜了出去,咬在了这两人的身上。瞬间就斩断了这两人的生机,又重新飞入了血将军的身体当中。

这时候,空气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多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林封谨走过去看了看这倒霉的三个家伙,心中已经是明了了他们的身份,原来是那群拜魔教徒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灰复燃了起来。竟然开始暗中监视起自己!

这些人的躲藏技巧也端的是好生厉害,连自己都没有发觉什么蛛丝马迹,也算是他们活该,这一次被血将军发现了,自然是死得十分凄惨。

而血将军连杀三人,顺带掠走了他们身上的鲜血,看起来已经是从和林封谨他们一战当中得到了深刻的教训,此时与张雷交手的时候也堪称是狮子搏兔,使出了自己的全力,此时他有三人的精血在手,不说什么发挥出十成实力,却也至少能有七八成的实力了。

得手之后,血将军阴测测的长笑了一声,已经是对准了张雷大步欺近。

张雷的城府心机却是丝毫不低,并且他的江湖经验可以说是格外的丰富,深知自己若是老是想着五十招的限额,采取游斗防御闪避的策略很可能会弄巧成拙,因为有的人的神通和武学天生就需要蓄势,一旦一开始被对方抢占先机,抓住了机会气势打了起来,那么就说什么也扳不回来了,因此说什么一来也是要猛攻一下再说。

所以张雷面对血将军的逼近,深吸了一口气,举起了自己的鸳鸯双钺,便是对准了血将军当头斩下。

这一刀斩下之后,周围的泥土都是“哗啦哗啦”疯狂作响,先声夺人的飞射而出,噼噼啪啪的猛烈砸向了血将军,直似一场剧烈的风暴,而镌刻着“阳”字的鸳鸯钺则是陡然光芒大盛若烈日,加速圈出来了一团刀芒,对准了血将军直斩而下。

与此同时,镌刻着“阴”字的鸳鸯钺则是一下子仿佛失去了所有光芒似的,似潜藏在了黑暗水下的游鱼悄然无声的游向了敌人,要在无声无息当中夺取敌人的性命!!

这一刀本来是试探意味的,却就连张雷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一下子就激发了这把阴阳鸳鸯钺的潜在特效,演绎出来的威力竟然是大得令他自己都难以想象,一时间张雷的心中竟然泛出来了一股异常满意的感觉,就像是诗人创造了一首传世的名篇,画家画出了一副千古绝唱,而张雷的自身的进境似乎都是随着这一刀的威力而提升了半个层次!

面对这连环双斩,血将军的应对却是异常的简单,他先是将手一指,便激射出来了一道扭曲的血色光芒,正是一条鲜血水蛭,一下子就吸在了率先斩来的阳钺上,顿时就猛烈的扑腾,一下子就将阳钺斩来的方向给挪得偏斜了开去,接下来又爆出来了漫天的血光,一下子令人都有目不暇接的感觉。

紧接着血将军的双手便是一合,竟是恰巧将斩向自己的阴钺以“空手入白刃”之势合住,同时自身仿佛像是完全禁不起这一斩的威力似的,朝着后方疾退!

张雷此时只要加上一把力,那么阴钺就能强势反弹。震开血将军的双手,长驱直入斩入对方的心口,一举获胜,因此他此时自然是不会放弃,长啸一声追斩了上去。竭尽全力,不顾一切!!

可是,就在这一追一退的过程当中,张雷猛然觉得自己似乎撞破了什么东西,就像是前面似乎有一道纱帐,被“撕拉”的一声狠狠拉裂!

紧接着张雷眼前一花之后。就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进入到了一个诡异的梦里面,四下里都是鲜红的一片,并且还处于半凝固状态下,徐徐的旋转,鼻子里面传来了一种甜美无比的奇特气息,似乎有一点点腥,又有一点点甜。

这令张雷的喉结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渴,并且加倍的希望找些红色的东西来吃。比如说番茄,比如说是西瓜,比如说是生肉??

“我怎么会走神?我怎么能走神?我不是在和人决斗的战场上吗?”张雷忽然醒悟了过来!他一咬牙,转身四顾。竟发觉周围都是茫茫然的一片红黄相间的粘稠,甚至还在微微的流转着。

“难道我刚刚竟然撞入到了一个蛋黄里面?不,这绝对不可能!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大的蛋黄?不对,我这是被人拖入到了心魔当中。我竟是进入到了自己的幻境里面!”

张雷的战斗经验也是无比的丰富,他一咬牙,拿起来了阳钺便给了自己的手臂抹了条长长的口子。根据他的经验,九成以上的幻境都是自身只要一遇到疼痛便能醒来。

可是这一刀抹下来,鲜血横流,张雷发觉自己竟还是在这诡异的场景里面,此时他又忽然看到了自己手臂上流淌的鲜血,猛的觉得喉咙里面竟是一阵忍不住的饥渴,便抬起了手臂想要去饮,尽管意志力反复在强调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做,但是张雷依然是鬼使神差的将嘴巴凑到了伤口上,舌头一接触到了鲜血,顿时就觉得无法形容的美味传递而来,令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停止。

那种甘美无比的感觉,根本就不是任何珍馐美味能比拟的,因为这甘美的血液里面,荡漾着生命的波纹啊!!

张雷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也是越来越浑浊,他的喉结在迅速的蠕动,眼中的疯狂之色也是加倍的浓郁。

但是,就在一瞬间,张雷眼中的疯狂之色一下子就仿佛是被狂风席卷而过,顷刻之间便是一扫而空,虽然他此时脸色苍白,整个人都是摇摇欲坠,但是这时候在他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竟是更胜往昔,他的身后,竟然是隐隐浮现出来了一个幻象:

这幻象乃是一个巨人,肌肉虬结,坦胸露腹,背生肉刺,脸却是显得尖嘴猴腮,鹰钩鼻子,双脚仿佛是鸟的爪子。

这幻象一出现,张雷的双手便自动捏出来了一个奇特的法决,紧接着,天空当中风云翻涌,一道凄厉无比的霹雳直击而下!!!那威势赫然已经是可以与天劫相比拟!

这道霹雳一击落下来,张雷身边的幻象顿时便仿佛是波纹荡漾那样的散了开来,又回到了这荒郊外的树林当中,此时张雷的手上赫然是血肉模糊,嘴巴里面更是血鲜血淋漓,先前在幻境当中被迷惑吸血赫然不是幻觉,而是铁定的事实,而张雷更是剧烈的喘息着,然后“噗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事实上,若论战斗经验之丰富,张雷又怎么可能和血将军相比?

而血将军此时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阴骘,先前他动用了血之迷雾,已经是在不知不觉的状况下将张雷引诱入幻境当中,虽然每一代的血将军会死,但是鲜血铠甲却是足足传承了四百多年,这玩意儿却是可以用灌顶的方式将这些战斗的经验传承给使用者,因此张雷自以为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比起血将军来说,还真的是不值一提!

不过,虽然张雷看似被血将军玩弄于鼓掌之间,但是,在他吮吸自己的鲜血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那就是失血量已经足够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张雷的身体里面苏醒了。紧接着就是那仿佛天劫也似的一电带着横扫一切的凌厉,直接狠砸了下来。

要知道,此时的血将军,乃是托大没有穿戴上鲜血铠甲的啊,若他真的中了这一电,搞不好也是要丢半条命!还好林封谨及时出手利用自己的妖命之力将这一电卸走,否则的话,就轮到血将军出大丑了。

血将军凝视了昏迷的张雷一会儿,这才慢慢的道:

“公子果然是慧若炬,竟然连这样的隐妖血脉也能找到。难怪得会为了此人大费周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