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十四章 收臂助(9000字,补昨天的3000)

第十四章 收臂助(9000字,补昨天的3000)(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你觉得我年轻了二三十岁,没错,那便是因为我们从地宫里面分开的时候,你交换给我的玄芽丹起到的作用,弥补了我亏空的生机。”

血将军说完这些话以后,忽然才警惕了起来:

“见鬼,我和这小子说这些做什么?”

林封谨听了血将军的话以后,微微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得将军你这么看重玄芽丹。我这人却最是好说话了,只要你给我面子,肯帮我的忙,我也是古道热肠,义不容辞的。”

说完林封谨就又取出了一枚玄芽丹,丢给了血将军,血将军恶狠狠的瞪着他,二话不说,一口吞下。

说起来也怪,血将军吞下了这一枚丹药之后,略作调息后,脸上的皱纹真的是很明显的减少了许多,头上的白发更是稀疏得多,若说他来的时候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那么现在的话,已经是至少又年轻了十来岁的模样。

林封谨看着血将军服药后,便站了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拿过了一只鸡毛掸子,取掉了旁边悬在墙上的纱笼,露出了一副精心装裱的字来,用鸡毛掸子在上面扫灰。

血将军这时候只觉得和林封谨在一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自在,尤其是林封谨不说话的时候,他更是发觉自己根本就连半句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冷道:

“你叫我来就是看你扫灰的?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林封谨笑了笑道:

“不急,我还真有事情要找你,等我将这幅字打理完再给你说,这时候我是不能分心的。”

血将军之前也是初看了一眼那一副字,只觉得这狗屁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此时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却是见到写的是两句诗:

一念起自心海中。

也斩他人也斩我!

这一次看的时候,血将军忍不住就留了神,哪里知道这仔细一看,竟是感觉到了有一股森然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就仿佛是和刚刚蘸水磨砺过的剑锋紧贴在脸上的冰寒感觉一模一样!!

他本来就是身经百战的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刺激,顿时本心里面就要做出防御的动作,结果这一防御之后,顿时眼前都是一片恍惚,那诗句在一瞬间仿佛都乱掉了。分裂成了整整十六个字,或是旋转,或是冲撞,或是横砸,或是重压,呼啸而来,就仿佛是行走在山道上面,头顶却是骤然滚落下来的巨石,充满了无法匹敌的霸气!

血将军大叫一声。疯狂的冲突,左支右绌,却渐渐的觉得自己力不从心,目不暇接。眼见得竟是只能闭目待死,可是忽然之间,眼前猛然一空,整个人如梦初醒。却还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发觉自己居然还呆立在了林封谨的书斋当中,朝阳的光芒无声的照了进来。一切居然是那么的安静,可是心中却还充斥着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

血将军呆了半晌,完全都不知道先前究竟是怎么回事,甚至可以说那段经历存不存在,可是剧烈的喘息声,还有满额头满背的冷汗,都在说明那应该不是幻觉,这时候,血将军才发现,林封谨正徐徐的用碧纱笼重新盖上了那副字。他这时候才忍不住上前一步粗声道:

“你他娘的在搞什么鬼?”

林封谨愕然道:

“我有搞鬼吗?”

血将军心中此时的感觉很是有些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先前那死里逃生的感觉一直都在心中盘旋着,他忍不住大声道:

“那副字!那副字是怎么回事?”

林封谨回头过来,深深的看了血将军一眼,淡淡的道:

“这是你问人的态度么?血将军,我自问没有任何亏欠你的地方,请你来帮忙,你自己也答应了的,要是现在不做的话,你马上转身走人都行!”

换成旁人敢这么对血将军说话,狂暴桀骜的血将军必然是立即翻脸,顺带杀他全家,但此时他面对林封谨看的这一眼,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诡异的心虚,居然将这口气忍了下来,忍气吞声的道:

“我刚刚看那副字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一些奇特的东西,敢问这是怎么回事?能再给我看看么?”

林封谨看着血将军,有些惊异的道:

“这是在下的师尊赐给我的墨宝,看来血将军你的悟性不低啊,居然可以看得满头大汗的,难道你激发了家师留在其中的剑意?当时家师赠这幅字给我的时候,说是他在这里面留下了三分剑意,让我日日夜夜揣摩,若是有所得再去找他。”

血将军听了以后,呆滞了一会儿,难以置信的道:

“这,这幅字里面,真的只留下了三分剑意?这,这怎么可能?”

林封谨没好气的道:

“血将军,你的这名号只怕也是传承了几百年,再说你和田襄子也是熟悉的,自然应该知道一些常识,能够在字画里面留下自身武学奥义的人本来就少了,家师在里面能留下三分剑意,不说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算是做到了巅峰吧!你几时听说过有高手大能还可以留十成,不,五成剑意在字画里面的?

血将军被林封谨说得一时间都有些哑口无言,但心中的沮丧感觉都是难以形容:

“天杀的,天杀的!!这林封谨的师傅用剑的,应该就是陆九渊吧,他的三成剑意便如此变态强横,几乎是能把我生生的逼入绝境,那,那他娘的要是真的面对了他,我岂不是一照面就得死??这小王八蛋本身就如此阴险狡诈了,还有这样大的靠山,我怎么奈何得了他?”

看着被打击得十分恍惚的血将军,林封谨的唇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意。

这其实乃是林封谨早就设置下来的一个圈套,让血将军一头撞了进来而已。

血将军观画的时候,触动了陆九渊隐藏在里面的剑意,以至于一败涂地,这确实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只是这样的观画而引发出剑意的比拼。完全就是精神世界层次上的交战,血将军这厮杀人放火吸血,吟诗估计也是“哎哟我的妈,一个大树杈”之类的老粗,估计也是从来不修心境的人,被拉入幻象当中输给陆九渊的“心剑”再正常不过了。因为这是纯精神层次的比拼,血将军则是属于那种外门邪道功夫的极致,天生就要被克制住。

并且血将军还不知道,他自身本来这方面就薄弱了许多,而林封谨今日在书房当中点的这熏香当中。还是做了手脚的,放入了相当于是属于后世所说的“致幻剂”之类的,能大幅度的降低人的心灵修为和防范意识就仿佛那些k了药的无知少女,甚至被蹂躏了多少次,甚至蹂躏的她的是几个人都根本不知道所以才败得如此彻底。

当然,也必须认识到,精神永远都要依托物质而存在,在实战当中,血将军遇到了陆九渊。败多半是一定的,可是两人之间的差距,肯定不会像是精神层次修为上的那么大,血将军若是见面后就一心要逃。陆九渊估计还真拿他没办法。

林封谨这样一弄,却是在血将军的心灵上留下来了一个巨大的破绽,估计陆九渊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挂上了属于那种“绝对不能招惹”的标签,同时也是再次重挫了血将军的嚣张气焰。

用人之道。在于一张一弛,拿行话来说,那就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从血将军入府以来。林封谨也算得上是厚待了血将军,这时候便正好给他泼点冷水,让他生出敬畏之心,接下来不说是收服他,至少使唤起来就能顺手许多了吧。

看着有几分失魂落魄的血将军,林封谨满意的一笑道:

“老血啊,话说无功不受禄,你看,你说要我先预支一两真钢,我二话不说就给了,你没让我预支玄芽丹,我刚刚也是拿了出来,这会儿却有个事要请你出手了,下午不如陪我跑一趟?”

血将军闷声道:

“你要我做什么,我只会杀人。”

林封谨道:

“我估计有个王八蛋下午会不识抬举,你去帮我狠揍他一顿好了。”

血将军心中正是郁郁难平,无处发泄,便很干脆的点头道:

“好!我去!”

林封谨点点头,叫来小厮送血将军回去休息,不过在临走之前,抓住了自己先前放在桌面上写的那几个字,拍了拍血将军的肩膀道:

“这副字送给你了。”

血将军打开来一看,上面却是写着:

“识时务者为俊杰。”

血将军脸上肌肉一跳,看起来忍着极大的戾气似的,看起来下一秒似乎就打算把这纸条揉碎抛弃掉,但是隔了一会儿,估计心里面千回百转过,还是长叹了一声,将其放入到了自己的口袋里面。对他来说,既然来了这里,就相当于进入到了一张连绵不断的蜘蛛网当中,这时候身上沾到的蜘蛛丝已经是够多,想要脱身哪里有这么容易的?

而这一切,都被旁边随侍的小厮看在了眼里面,然后便去回报给了林封谨,林封谨满意一笑,便不多说什么了。

用过了午饭以后,林封谨便去寻血将军。

他达到血将军的居处的时候,正好见到血将军将一张药方交给了配备的临时管家,让他去按方抓药,林封谨接过这药房一看,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百年老山参两颗倒也罢了,这珍珠粉为什么还要夜明珠研的?老齐啊老齐,你可真不把自己当成外人了啊。这一个药方抓下来,少说也是三千两往上出头吧!”

血将军冷哼一声道:

“我算是想明白了,你这一次叫我来下了如此重注,肯定是要我给你卖命的了,那我他娘的还和你客气什么?赶紧趁着你还求着我的时候多宰几把啊!再说了,我这药方是为了调养我早年的暗疾,我的状态好了,你的安全也多了几分保障对吧?”

林封谨叹了口气,摇头无语,却是见到了血将军的面前漂浮着一个碗口大的鲜红色圆球。正在徐徐的旋转着,这鲜红色圆球的质地很是有些奇特,有着水银那样的厚重感,却又看起来格外的神秘莫测,表面绘上了诡异的咒文,更是有着几处明显的缺口,就仿佛是一只苹果上有了虫眼或者被人咬了几口似的。

林封谨看着这鲜红色圆球表面上的咒文,若有所思。

血将军此时忽然张开了口,撮唇一吹,便见到了一团红色的雾气从他的口中被吹了出来。笼罩在了这鲜红色的圆球上。紧接着,血将军伸出了右手,朝着鲜红色的圆球上不停的洒落下一股一股亮银色的粉末,这些粉末先是混入到了那红色雾气当中去,紧接着再一点一点的渗漏入鲜红色的圆球,徐徐的修复着圆球上的缺口。

林封谨看着那亮银色的粉末,忽有所悟的道:

“难道这就是被你炼制过的真钢吗?”

血将军看起来应该不是很方便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大概过了盏茶功夫。血将军便将真钢洒完,然后见到那鲜红色的圆球上面的一小块破损之处已经被完全的修复了,便满意的叹了口气道:

“这一次应该是你这里各种材料都比较齐全,所以真钢发酵得不错。修复的效率比我预期的要好。”

林封谨凝视着那个鲜红色的圆球道:

“这应该就是鲜血铠甲的真正模样吧?”

血将军看起来也是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估计也是认命了,虽然态度比较生硬,却开始配合起林封谨来:

“没错。这是它没有进入战斗时候的形态。”

林封谨询问道:

“这玩意儿上面的这些咒文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说实话,我不说什么博览群书,但也好歹也算是眼界开阔。居然认不出来代表的含义,在此之前,也只是见识过一次过类似的符号而已。”

血将军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显然有些不信,又有些故态重萌,斜眼看了林封谨一眼,断然道:

“不可能的,你在这之前,怎么可能见到过我这圣铠上的血纹?”

林封谨笑了笑道:

“话可不能说死了喔,你先告诉我这几个咒文的含义,我就告诉你我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

血将军顿时盯了林封谨一眼,认真的道:

“你真的以前见过血纹??”

林封谨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