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十一章 雇佣血将军

第十一章 雇佣血将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在最近会上战场,进行一场十分艰苦的守城战,大概会持续三个月或者更久,在这段时间内,你都要为我做事。”

血将军怒吼道:

“这不可能!三个月??你当我是什么人?”

林封谨笑眯眯的道:

“这个没关系,生意不成交情还在嘛,不过真钢这么珍贵的东西,我肯定是要带在身上的了,一旦我死在了战场上,那么搞不好就会遗失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知道的,真钢这玩意儿的卖相一直都不好,而那些大头兵的眼睛里面也只认识金银财宝这种庸俗的东西。说不定和尸体随便埋在了什么鬼地方永远不见天日也是可能的。”

血将军的牙齿都恨得痒痒的,假如是另外一个人敢在他的面前这样嚣张的说话,那么他会在第一时间内恶狠狠的威胁说要杀他全家,并且说到做到,但是,自从与林封谨交手过以后,屡战屡败的他也已经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的锐气。

而在最新的对林封谨的调查当中,血将军更是发现,林封谨的两个师父也是相当了不得的,王阳明,陆九渊!并且他自身还是东林书院的标志性人物,在这样的大背景面前,血将军就算是再狂妄,也绝对不认为自己可以在这样庞大的势力面前放肆,一时间他竟然发觉自己竟仿佛是牵线木偶那样,被林封谨在牵着鼻子走。

当然,血将军也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拿一句套话来讲。那便是无欲则刚。

只要血将军不觊觎垂涎林封谨手中的真钢,那么自然就可以把林封谨所有的话当成放屁,然而他可以无视吗?当然不可以

血将军的这幻象持续时间是有限的,这直接导致血将军连拖延时间给林封谨一点儿压力的方法都无法施展出来。只能咬着牙齿道:

“太少了!你知道么,血将军传承了四百一十七年,就从未有被雇佣的先例。”

林封谨打着哈哈道:

“凡事都是有第一次的嘛,再冰清玉洁的美女。贞操保留了十几年,也是有被破瓜的一天啦,你这么在意这个做什么呢?现在的重点是,你需要真钢来使自己变强,而我手里面有真钢,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有逼你,咱们还有下次合作机会的是吧。”

血将军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此时真的想要拂袖而去切断通讯,但是,血将军自身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一身实力,恐怕七八成都来自于这血铠甲的加持,这件铠甲对他来说,已经不只是一件普通的装备。甚至铠甲的强大更是使得其寿命得到延长。

像是血将军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机会稍纵即逝的道理,这一次拒绝了林封谨,那么所谓的“下一次合作”还有没有都成问题了,一念及此,血将军虽然愤怒得恨不得把林封谨啃来吃了,都只能忍气吞声的道:

“先给我一两真钢,接下来事情做完再给我五钱,同时,我还要三枚玄芽丹。并且我受到的伤势也要你免费提供玄芽丹来给我治疗。”

林封谨苦笑摇头道:

“老血啊老血。你可真是贪心的人啊,谁叫我手下奇缺人呢?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你要在元宵节之前赶到邺都来。有没有问题。”

血将军咬牙切齿的道:

“准备好玄芽丹和真钢吧!少了半钱,我就和你翻脸!”

和血将军谈妥了以后。林封谨便拟了个折子,将自己打算雇佣血将军作战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告诉吕羽。

这种事情还是先报备一声最好。否则的话,一旦血将军在吴作城当中出手以后,很难说不被识破身份,而北齐在吴作城当中肯定是有探子的,一旦将这件事上报上去,那么林封谨可以说就是相当的被动了。不过倘若林封谨事先报备,将其中的厉害关系说明,那么以他在吕羽面前的地位就没什么事情了。

因为对于吕羽来说,似血将军这种江洋大盗,匪徒歹人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因为这些人闹腾得再凶,也颠覆不了自己的统治。打个比方来说,林封谨倘若去请吞蛇军当中的一个伙长喝酒,那么吕羽必然会给予更高的关注和重视。

接下来便是新年贺岁的一系列杂七杂八的事情,直将林封谨忙得直跳脚,初一初二初三初四,更是在拜客和会客的繁琐过程当中度过,这样一直到了初八,林封谨好容易闲暇了下来有了点空,却是忽然收到了水娥的消息——青梅嗅的器魂重新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

听到了这个消息,林封谨急忙重新赶了过去,依然是在那一间放置着天外陨金锭的密室当中见到了青梅嗅的器魂。

一进入到了这密室当中林封谨就发现,自己放置在这里的七十二块陨金锭当中,竟然是有一大半出现了诡异的改变,可以说是完全都化成了死灰的色泽,看起来居然就仿佛是蒙上了许多灰尘的锡锭似的,甚至拿手指上去轻轻一按,居然仿佛枯木那样就凹陷了下去。

不过,剩余下来的一小部分陨金锭却是显得灼灼生辉,表面更是有一层似乎沸腾了的明亮光泽在闪耀,看上去就能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霸气,多看几眼,甚至就仿佛是出现了强烈的幻象:仿佛迎面有一颗从天外而来的巨大陨石携着火焰,对准了你轰鸣冲下!

而此时的青梅嗅器魂也是漂浮在了空中,闪耀连连,林封谨一进门之后,居然就立即对准了他冲了过来,只是一闪,便开始围绕着林封谨乱转。

经过水娥的翻译以后林封谨才明白。这暴躁的青梅嗅器魂一直在重复着四个字:

“饿了,给我!饿了,给我,饿了。给我,饿了,给我,饿了。给我!”

而水娥便解释道:

“主人,这青梅嗅器魂将天外陨金根据它自身的要求进行了第二次的提炼和熔炼,所以应该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你身上应该是有什么被它看中的东西对其有用,或者说是能够迅速恢复它的精力的。”

林封谨此时还能说什么呢,很干脆的就将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包括须弥芥子戒里面的各种玩意儿,仿佛是超市那样。自行选择。要知道,将青梅嗅的器魂这玩意儿侍候好了,最后很可能是会有一把神器入手的,所以此时便是付出再多的代价也是值得啊。

话说林封谨须弥芥子戒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有的东西甚至都是需要一样一样的往外拿的,在林封谨掏出来了一件东西之后,顿时就见到了青梅嗅器魂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定定的停留在了这玩意儿的面前。

林封谨一看,原来这青梅嗅器魂看上的,赫然是那一枚鸡肋也似的玩意儿:凤凰内丹。

这凤凰内丹乃是真火之精,十分罕见,乃是林封谨救了秦去身边的臂膀——那位苟医正之后,这脾气古怪的苟医正不愿意承林封谨的情,因此送给林封谨的。

因为这只凤凰内丹上有强大的怨念徘徊,所以虽然威力十分强悍,对修炼火系神通的人来说更是大补之物,使用者却是会因为怨念而丧失掉十年的寿命。因此显得十分的鸡肋。

林封谨本来已经是将之忘记了很久。没想到今天居然被青梅嗅器魂看上了,看起来还是索要得十分的急切,林封谨当然也不会抠门,一松手就将这凤凰内丹交给了青梅嗅的器魂任其吞噬。在吞噬的瞬间,见到一只凤凰的黑色幻影痛苦的从里面升腾了起来。还在疯狂的挣扎着。

就是这玩意儿便能扣掉使用者十年的寿命,可是,对于青梅嗅的器魂来说,它本身的存在就是因为一个极强悍的怨念,这凤凰的黑色怨念对它来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对抗,轻而易举的就将其给吞噬了。

等到吞噬掉了凤凰内丹之后,青梅嗅的器魂不说别的,单是靠看的,便能见到这器魂上流转发出来的亮光顿时都强了不少。先前的时候就仿佛是个二十瓦的小灯泡,而现在则是起码一百瓦了。

吃了一个凤凰内丹以后,林封谨却是发现,这青梅嗅的器魂居然还不肯走,留在了自己的身边继续旋转,绕动,简直就仿佛是正在抽动鼻子觅食的饿狼一样,此时面对这情况水娥只能继续给出建议,那就是尽可能的满足它的要求,并且应该感到惊喜才怪——因为它现在的要求越多,日后一旦成事的话,锻造出来的神兵威力也是必然十分惊人。

在这种情况下,林封谨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从须弥芥子戒里面将东西往往外面掏,看它老人家还有什么看得起的。

忽然之间,林封谨又掏出来了一件东西,这东西一出现,就连整个密室当中的气氛一下子都变得巍峨肃穆了起来,那种古朴,浑然,质朴的感觉,几乎是令人要膜拜,跪地。

同时,当林封谨一掏出来了这件东西,就见到了青梅嗅的器魂一闪,就直接粘了上去,紧接着林封谨就感觉到对面传来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简直下一秒就要将自己手中的东西夺走!

当然,遇到了这种情况,林封谨肯定是不会放手的,事实上他总得看清楚自己手上拿着的东西是什么才行吧。而等他看到了这件东西以后,顿时皱眉大声道:

“喂喂喂,这东西不能给你。”

原来林封谨掏出来的这件东西,正是西戎之行当中,从帝王陵当中取出来的阵眼,九疑鼎!!!

上古九鼎的意义,已经不必多说了,而九疑鼎为遗留下来的九鼎之一,隐隐然也是九州之一的象征,虽然已经损坏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其背后的意义已经可以说是非同寻常的。

事实上,就连林封谨都很清楚。若不是有武亲王钱震曾经掌控天下的强者出手,当日在帮忙收取这件宝物,林封谨是没可能得到它的。而如今林封谨根本都还没有将这玩意儿研究透彻,连它剩余的价值都没有弄明白。怎么可能就将其交给青梅嗅的器魂给吸收同化了呢?

此时说起来也有些好笑,林封谨和青梅嗅器魂僵持的局面,还真想是林封谨拿了一根大骨头,而大骨头的另外一端则是一头凶猛的狼狗死死咬着不放。更是在用力拖拽的情形,双方看起来都不肯放弃。

林封谨威逼利诱,恐吓咒骂,但是青梅嗅器魂的决心看起来丝毫都没有改变,看起来这九疑鼎对它的吸引力可以说是相当的大,坚决不啃松开。

在双方僵持了一会儿之后,林封谨也终于是无可奈何的松开了自己的手,这是因为他发觉再抓着九疑鼎的话。也是徒劳的了。饥渴的青梅嗅器魂见到短时间内自己似乎抢夺不过来这玩意儿,居然开始直接吞噬九疑鼎,淡淡的青色光芒已经覆盖住了九疑鼎的小半个躯体,而这九疑鼎本来就仿佛是破烂掉的瓷器那样,上面已经满是裂痕,面对青梅嗅器魂的侵蚀看起来都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

隔了一会儿,林封谨见到了青梅嗅器魂的青色光芒彻底的包裹住了九疑鼎之后。又没有了什么动静,他便知道这肯定又将会耗费大量的时间,正在林封谨要走的时候,水娥忽然传来了消息:

“主人青梅嗅器魂给我发来了一份清单,说它接下来要制造一具完美的身体的话,还需要这份清单上的东西。”

林封谨急忙去找纸和笔,不过在书写这一份清单的时候,脸色却是已经慢慢的变得十分的难看了起来,因为这份清单上的东西总体上来说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相对常见而昂贵的稀有金属,比如方寸铁这种东西。但是。需要的量却是以“十斤”为计量单位的。

而第二类呢,需要的量是以“克钱”为单位,可是其稀有程度咳咳,每一件都绝对不会比血将军渴望的真钢低!

不过。看着这一份清单,林封谨依然是咬牙切齿的道:

“以为这样就可以难得到我么??真是天真!对于这件全新的神器。我志在必得!!”

是啊,这份清单上的东西虽然罕见,但林封谨此时也同样是富可敌国,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吕羽的心腹!吕羽是什么人?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属于那种走路不小心被绊一下,低头就可以发现神功秘籍的那种人,他老人家的密库,那可是十分丰富啊。

这份清单上的东西林封谨盘算了一下,只要去求求吕羽,那也是可以弄齐全的,唯一有缺口的,便是估计还差二三十斤方寸铁,这玩意儿虽然昂贵,却也属于使劲儿拿钱砸也是砸得出来的

此时在东海几国的海岸边,已经是帆樯若林,舰艇似森,密密麻麻的在沙滩前方三十丈的深水区处排列着,完全望不到其宽度,也不知道有多少艘远航的舰船,端的是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在岸边更是聚集了数量惊人的军士,依次排列着登上了运输舰艇,再将他们转送到那些深水区停泊着的远洋巨舰上。

周围为了维持这样庞大军队给养的民夫,甚至都达到了数十万人,从高空俯瞰下去的话,仿佛密密麻麻排列成队的整齐蚂蚁一样,询询蠕动着,这些面有柴色,骨瘦如柴的民夫,几乎是咬着牙齿坚韧的将自己骨头里面的最后一点精力压榨出来,用来继续维系着自己的工作。

此时东海几国的国情,也是到了再不发动战争对外扩张,就要面临着国家彻底崩溃内乱的局面,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些国家的土地面积本来就小,并且还十分贫瘠,上面出产的粮食,早在五十年之前就没有办法跟得上人口的迅速增长了。

在连年饥荒过后,人命已经成为了最廉价最贱的消耗品!因此,他们也都认识到,再不发动对外扩张的战争,就必然被生生窒息死在狭小的生存空间内。

当最后一名军士登上了远征的巨舰以后。气氛却是肃杀得令人窒息!就连寒冷的海风当中,也是充满了呜咽的情绪。从四面八方都冒出来了全副武装的军队,将那些兢兢业业老实若绵羊一样的民夫驱赶到了沙滩上面,然后对着这十余万众悍然举起了屠刀!!

在这个时候。这些民夫居然都麻木的没有反抗,最多就是跪倒在地大声的哭号着,呜咽着,然后等待钢刀掠过脖子或者捅入心脏!

这些执刑的军士若杀鸡切狗的杀光了这十几万民夫以后。迅速的将他们的脑袋砍了下来,在旁边堆砌起来了一个巨大的尖塔,高度甚至达到了几十米,狰狞森然,然后迅速的撤出了这仿佛鬼蜮一般的地方。

紧接着,便有一群穿戴着醒目的红白两色长袍,戴着尖长帽子的神官徐步渐进的入场了,这些神官的口中都含着芦笛。开始高一声低一声的吹奏出来了凄厉的声音,他们走入到了那形同鬼蜮一般的恐怖沙滩中央,开始唱起来了一首气氛听起来似乎十分欢快的歌曲,同时更是同时跳起来了欢快的舞蹈。

这样的欢声笑语,配合着眼前的十万冤魂,十万尸体,鲜血凄厉。当真是给人以一种强烈无比的反差啊!

一曲终了,萦绕在这鬼地方的声音,又开始变成了凄厉尖锐呜咽的芦笛声,这些神官开始纷纷的袒露出了自己的胸膛,然后很干脆的拔出匕首互相刺向对方的心脏,最后,领头的那名大神官则是抹了自己的脖子。

大概是因为在来之前就服用了某些药物的缘故,这些后入场的神官的伤口处居然流淌的不是鲜血,而是某种乳白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流淌出来了以后。开始汩汩的汇聚在了一起。最后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乳白色的圆球,然后慢慢的开始在地面上滚动。

随着这乳白色圆球的滚动,接触到了那些神官的尸体居然产生了奇特的吸力,将这些尸体吸附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尸球,而这尸球也开始到处缓慢的滚动。所过之处,那些被杀死的民夫的鲜血开始汩汩的流淌汇聚了起来,往巨型尸球上面吸附过去,当然一起被吸附过去的还有尸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