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十章 器魂苏

第十章 器魂苏(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回到了家里以后,京师里面的各大管事都在这里等候着林封谨了,尽管林封谨让他们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却也没有一个人有什么异议。

所以,林封谨宣布了自己深思熟虑之后的几大商业决定之后------虽然这些决定看起来都是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这些掌柜都是毫无异议一一躬身领命前去执行。紧接着林封谨又下令彻底调查这个张雷的身份来历,自然也是有人去办,林封谨相信,任何人都有自身的短处,只要成功的拿捏住,那么就能把控住他。

接下来整个林家就仿佛是一台巨大的机械那样,在每个精密无比的齿轮咬合下,开始咔嚓咔嚓轰隆轰隆的运转了起来,在林封谨的授意下,首先被拿出来变卖折现的,就是最近几年林员外孜孜不倦的在邺都外面置办下来的好几处田庄。

当时人对于田地的爱好,那完全是只能用狂热来形容,以林家这些年在邺都当中的影响力,财力,还有林员外的精明,才在邺都附近置办下来了五处中下等的田庄,就能知道这玩意儿有多抢手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只要老天爷不故意捣乱,一处田庄就仿佛是摇钱树那样,可以拥有每年几百两银子的产出,这样的固定流水无论对大家族还是小家族来说,都是多多益善的东西。

但是,拥有超前思想的林封谨才明白,家族的根既然是在商业和手工业上面,那么与这一系列相关的东西就是不能动的。所以,在林封谨打算削减一些产业的时候,能动的便只能是与之无关的东西了。

本来林封谨还是打算好好的与老爷子解说一下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做好了被暴跳如雷的林员外痛骂一顿的思想准备。但令林封谨惊奇的是,自己的老头子居然罕见的没有动怒,而是坐在了旁边闷了半晌之后道:

“既然你想卖,就卖吧。别卖亏了就好。”

面对这样的回答,林封谨大吃一惊,愣了半晌以后忽然道:

“你是我爹吗?”

林员外眼珠子一下子就鼓了出来,顺手就拿起来了旁边的茶杯砸了过去,虽然砸得很歪,但也充分说明了他心中的愤懑,顺带痛骂了起来:

“小兔崽子,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是不是?怎么说话的??”

林封谨立即就迅速的逃出了花厅。这时候林员外才气哼哼的自言自语的道:

“以为我就看不出来树大招风的道理么?把天下第一汤交出去就是一步好棋,老夫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也知道要树长得好,必须要勤加裁剪侧枝才行,家族里面的行道太多了也不是好事,削减一些也是可以的,总之不能做亏本的买卖。”

接下来随着林家的一系列举动。银两流水价的花了出去,然后变成了大量的守城器械流向了吴作城,这件事甚至是引起了吕羽的关注,林封谨直接上了个折子,说是自己在草原上的一个交易毛皮的据点被人看上了,很可能会出点事情,所以要采购一些防御的军械。

得到了林封谨的解释以后。又经过了多方确认,这批军械确实是流向吴作城,并且只能用来防守,很难用来攻城以后。吕羽便点了头——他事实上也很清楚。将作监在卖出了如此大量的军械以后,获得的银钱除了上缴给国库之外,也能够用于更新更强的军械开发,对自己的统治十分有利。同时,他也很希望看到林家的私人财富消耗在草原上的无休止战斗当中。

在这种情况下。吴作城的城防开始被进一步的开始改进,同时也在港口的周围布置下来了几艘装满了岩石的旧船,这些船只只要拔掉底舱的塞子,便会迅速进水,沉没,然后将航道堵塞,给对方的登陆造成最大的麻烦。

而在林封谨的命令下,吴作城也开始囤积起货物来,与之出现的直观反应很简单,那就是货物的短缺一下子便令已经被开拓出来的市场变得格外的饥渴。虽然林封谨此时占据的市场并非是必需品(比如油,盐,粮食)市场,因此可能会导致一定的市场萎缩,但是,一系列相关的物价开始上涨已经成为了事实。

说实话,林封谨手下的账房们已经发出了警告,并且是通过林员外的嘴巴来传递过来的信息,那就是林封谨此时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造成的直接损失将会达到恐怖的三百四十四万两白银,造成的间接损失更惊人,将会使辛辛苦苦开发出来的四成客户流失,交易量萎缩到两年半以前,因此预期的累积损失会超过两千万两!

这个数目确实也是令林员外吃了一惊,不过,当林封谨反问了林员外一句吴作城值多少钱的时候,林员外顿时便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也是去过好几次吴作城了,那个地方说实话,根本就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因为有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金钱能买得到的,比如三里部此时那些强悍的几万控弦之士,比如吴作城周围数百里内的土地,那都是一笔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财富!

甚至在了解了林家在吴作城的地位以及影响力之后,林员外的脑海里面甚至都浮现出来了“王霸基业”这四个鬼使神差一般的字。

因此,当林封谨忽然提到了吴作城的时候,林员外都顿时紧张了起来,很干脆的呵斥说,金钱那是身外之物,吴作城才是能令林家兴旺发达的根基和性命!因此,在林家的老少两代男人都同时拍板之下,林家甚至开始转让邺都内的一些铺面的股权。

时间开始迅速的流逝了过去,林封谨却始终没有等来关于东方可能出现战事的消息,不过他此时相信书院当中的师长是不会骗人的。而朱熹更不会拿自己一辈子的名声来骗人,因此,林封谨甚至还巴不得对方晚来呢,因为在林家几乎是倾家荡产的支持下。吴作城每多过一天,防御度也是会多上升一分。

就在这样的等待当中,林封谨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青梅嗅的器魂苏醒了过来。

石奴和水娥已经确认,之前这一具器魂不与外界进行交流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对外拒绝交流,而是由于它在进入青梅嗅本体之后的疯狂自爆已经令其油尽灯枯。

若不是林封谨及时对它进行大量的补充调养,相信这一具器魂已经湮灭在了这个世界上了。

林封谨此时再见到了青梅嗅器魂的时候,它已经是化为了一团熹微的白色光芒,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狂躁,暴怒的感觉。仿佛那怨恨已经是彻底从其身上消失殆尽,而这器魂给林封谨的感觉,完全就像是一块燃烧着的冰,散发出来的是丝丝缕缕入骨的寒气。

水娥现出了原型,化成了那一滴清澈到无法形容的水滴,然后附着在了林封谨的指尖上,

接下来。林封谨慢慢的将自己的指尖探出,让水娥的本体接触到了虚悬在了空中的青梅嗅器魂,顿时,林封谨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因为在这一瞬间,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思绪应该是和什么冰冷无比的东西连接在了一起,甚至令自己的思想都硬生生的打着寒噤!

“我需要你的力量。”林封谨很干脆的开门见山说了出来自己的目的:“所以,我可以想办法为你重新锻造一件新的身体出来,绝对不是青梅嗅那样的和你格格不如的武器,而是可以充分发挥你的力量!”

良久。青梅嗅器魂的反应才回馈了过来:

“我记得你的气息。人类,是你将我从黑暗的封印里面拯救出来的,也是你帮助我完成了毁掉原来那个被诅咒的身体的心愿,但是。这绝对就不代表我要臣服你!!”

林封谨的嘴角挤出了一抹微笑:

“是么?我可以将你再造一具身体的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或许,这天底下只有我一个人拥有这样讲话的底气,因为,非常凑巧的是,我在好几年前就获得了从九天深处坠落下来的强悍星铁,这样的材料,哪怕是在神器的锻造材料当中,也是属于一种奢侈品!除此之外,只要你需要的东西,上天入地,只要有,我都没有问题!”

林封谨一面说,一面已经踹开了旁边的一口箱子,从箱子当中稀里哗啦的滚落出来了好几十个银白色的金属锭!这是什么,这便是林封谨在盘王干波墓中发现的最为昂贵的宝物-----那一块从天而降,困死了盘王干波所化的巨虺的天外陨金!!

为了将这块陨金彻底的提纯,林封谨耗费了数以百万计的金钱,单单是累都累死了五名打铁师傅,此时在草原上赫赫有名的风可汗,便是用还没有彻底提纯出来的陨金打造的,绕是如此,已经可以排入神兵利器谱了。

而此时林封谨派人带来的五十块天外陨金锭,便是说服青梅嗅器魂的最大筹码!

面对着林封谨带来的这天外陨金,青梅嗅的器魂显然也是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精神与林封谨连接在了一起的它,明显发出了一阵一阵的悸动。在发出了一连串“我要看看”的信息以后,青梅嗅的器魂一下子就切断了与林封谨精神上的联系,然后窜入到了那堆叠在一起的天外陨金锭当中去。

盏茶功夫过去了,林封谨含笑等待。

一个小时过去了,林封谨继续保持着耐心,但是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林封谨开始坐立不安,皱起了眉头,

好吧,接下来林封谨拿了一本书过来,开始坐在这里慢慢观看,一直到睡意袭来,青梅嗅的器魂依然没有半点要出来的征兆。

林封谨只能苦笑着告诉自己这是一件好事,就仿佛是你对不感兴趣的妹子,会不会耗费大量的时间陪她压马路,上图书馆。吃饭,看电影?那肯定是不会的。林封谨虽然猜到了这青梅嗅的器魂可能会相当的挑剔,耗费很长的一段时间在这天外陨金锭里面,但他也没有想到这段时间的跨度会超过三天。并且貌似还会继续的延长下去。

不过想一想的话也是很正常的,神器嘛,何况还是青梅嗅器魂这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神器,对未来的躯壳要求肯定是极高的。

在这里林封谨并且还有一项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他可以通过水娥的本体,直接与这青梅嗅的器魂进行交流,这样的话,比依靠锻造大师的经验来选择材料,判断锻造的方向要好出百倍。

一把神兵的正常诞生流程是,先锻造出来神器的本体,然后再由这神器的本体的特质来决定诞生出来的器魂是什么样。这个过程看起来很简单,其实说得直白一点。那就是野兽飞禽慢慢的变成妖怪的过程。

比如最典型的就是林封谨此时招邪塔里面的两大王牌:三瘤妖树大根和巨木魈厚叶。

这两个家伙在几百年前的时候,一个是生活在修罗界里面的普通树种鬼槐树,一个是生长在深山当中的樟木,都是从毫无灵识的普通树木慢慢的机缘巧合,衍生出来了自己的灵智,也是有着自身的特殊之处。

而这个时候,对于青梅嗅器魂的情况来说。则是有些类似于“借尸还魂”的味道,应该算得上是逆向而行,重点在于,这“尸”并不是别的魂魄不要的,有缺陷而损毁的,乃是魂魄自己来挑选,制造出来,量身定做的全新身体,这就可以说是尽善尽美了!

因此可以想象得到,林封谨乃是相当重视这件事情的。为此。他特地留下来了可以与青梅嗅器魂沟通的水娥在这密室当中等候着,自己才去忙别的事情,并且也是吩咐下人,一旦有什么消息的话。那么就要在第一时间内通知自己,此时能够亲手缔造出一把神兵的感觉。那端的也是令人格外兴奋的。

这时候已经渐渐的进入到了隆冬时间,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为了年节做准备,在这个时候,左雅思和苻敏儿两人也是抽空跑来见了林封谨好几次,左雅思是有婚约的,加上左老爷在官场上也很是要依靠这个女婿,所以来得也就是名正言顺更多些。

苻敏儿则是被管束得太严,私下里自然很是不满,见到了林封谨就撅着嘴要哭的模样,林封谨也只能温言安抚。好在此时苻敏儿也是有了自己的事业,所以说对林封谨虽然还是有些怨言,也有了自己的主见,这一次见面,便全力要求林封谨和自己私奔,等到有了娃娃再回来,生米做成熟饭再说叫林封谨好生头疼。

东海有乱起的消息林封谨自然也不会瞒着李虎那边,双方此时也都是一荣皆荣,一损俱损的情况,李虎此时也是相当重视这件事,年前也是特地派遣了特使过来商量这件事。

李虎的这位特使叫做“重光”,乃是在两年前招徕的人手,此人李虎早就提到过,说是他才高八斗,当时投靠自己的时候乃是从最基层的书吏做起,却是若锥置囊中,转瞬间可以说是脱颖而出,此时这位重光先生,已经隐然被李虎看成是张良,萧何,陈平一般的人物,堪为谋主。

重光在密会了林封谨以后,询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还有最新的动向消息,最后便告诉林封谨,根据他们的判断,东海几国便是有异动的话,也应该不会现在全面入侵了。

最准确,而最有利于他们的进袭时间,而是会等到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这样的话,一来是可以借助开春吹起的疾风,迅速的渡过大海来袭,尽可能的减少在大海上呆的日子。

这样的话,登陆以后加上适应期,刚刚好可以在攻伐抢夺城市的时候,破坏掉当地的春耕。有道是一年之计在于春,给民生经济造成最恶劣的影响。

若是对方想要稳扎稳打的话,那么更是可以将进攻的期限选择在芒种的时候,这样的话,冬小麦正好是可以被收割,这是“因敌取粮”的绝佳策略。

林封谨听了这重光的分析,忍不住也是微微点头。东海几国联袂入侵,毕竟要面对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隔着海洋补给不顺,林封谨也是考虑过。距离日出之国距离最近的东夏很可能会成为被首先攻伐的对象,理由就是攻伐东夏,从海上运输粮食的距离最短。

不过此时看来,东海几国的野心估计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大得多。他们的来袭可以说是具备相当大的突然性,并且在这个对于海岸登陆突袭完全就从未重视过的时代来说,东海几国应该是会将第一次的进袭的突然性发挥到极致的地步。

这样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分兵,同时在东夏,北齐,南郑,中唐的海岸线上登录。然后不以攻城略地为目的,而是以劫掠破坏为目的!这样的话,顿时就化被动为主动,这种“捞一笔就跑”的方式,就仿佛鬣狗捕食,不追求一次性杀死猎物,而是每一口都从猎物身上撕扯下一大块肥美的血肉。自身消化了以后卷土重来。

这样的话,自身因为这样的战略在慢慢的增强,对方却是因为这样的战略而快速削弱,迅速的失血,进而达到以下克上,蚕食之后再进行鲸吞,以弱胜强的目的。

同时,在这种战略的支持下,全面铺开分兵劫掠的战术,更是可以更全面的搜集到大量的情报。主力也是更不容易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此时五国纷争。除了西戎没有海岸线之外,其余四国也都有国土毗邻海岸,这其中以东夏和南郑的海岸线边界最为漫长。

不幸的是,这两个国家。或者说五国当中的绝大部分人,此时都还没有认识到制海权的重要性。更没有意识到对方从大海上而来,直接进行登陆作战,甚至是溯江而上长驱直入带来的巨大威胁!

敌人可以凭借水道的天然优势,发挥出惊人的机动性,更是可以依托船只承载的各种武器,生生的将野外的遭遇战打成攻城战一般,更要命的是,此时的城市建设,多半也是要依托水道而建设,这样的话,无论是取水还是运载筑城的石料等等,以及往后的相互交通,都能依靠水道而变得更加快捷。

不幸的是,此时这也使东海几国联军袭扰起来会变得更加的方便。

更要命的是,哪怕是林封谨反复强调,吕羽也是感觉那就是一群海上的盗匪想要来打劫而已,甚至在林封谨的帖子上面回批了四个字“疥癣之疾”来形容,因为吕羽或者说其余几国君王的印象,对海外几国的印象,甚至都还停留在了大卫朝时期的认知。

那时候万国来朝,海外几国的君王使节也是在其中,就和那些只拥有一个岛屿,一小块土地的蛮王使节表现得毫无区别,仿佛是一群都在摇尾乞怜的狗,甚至还更加谦卑。

因此,在这样的先入为主的印象下,也难怪得哪怕是依照林封谨在吕羽面前的宠信,依然无法改变吕羽的主观印象。

当然,这也是由于北齐的海岸边境线不怎么长,并且也是相当荒芜贫瘠有关,若不是那里还有几大晒盐场能作为经济支柱,真的是堪称无人问津了。在吕羽的心中,首要的目标当然是拓土开疆,区区海盗,那是知府就能处理的事情

然而吕羽却是忽略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大卫朝当时堪称最强大的帝国,其威慑力岂是现在五国相争的混乱时代所能比拟的?使节来朝的短短时间,又怎么可能分别得出来谁是真正的摇尾乞怜的哈巴狗,谁又是隐藏了力量和牙齿的狼呢?

而即将浮海来袭的几国联军更不是海盗,也不是纸老虎,同样也是武装到了牙齿,纪律严明的正规军啊!

当林封谨发觉了吕羽的不以为然之后,心中焦急,多在吕羽面前提了几次以后,没隔多久,岳丈左老爷都让人来递话了,说是已经有人开始传播谣言,说林封谨假公济私,自己在草原上做生意得罪了惹不起的人,就想要把水搅浑,然后想要借助北齐的兵力借刀杀人

林封谨听了,除了苦笑还能怎样呢?

有的时候,察言观色是在官场上混必须要具备的特点,如果有人要在吕羽面前说林封谨的坏话。那肯定不可能当着林封谨来说,也不会当着左老爷说,多半是私下里进言的。

那么,左老爷又怎么能知道对方的告密呢?当然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吕羽想要他知道,所以就知道了。

因此,有这样的谣言传出来,谣言本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吕羽在表明自己态度——林封谨你看你都惹得人家攻击你了,赶快闭嘴吧,朕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就当以前没听到过这事情。

面对这样的情形,林封谨除了叹息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干脆便闭口不言了,

接下来南郑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也很不乐观,南郑那边本来就已经呈现出来了南北割据的形式。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令福王或者衡王相信,忽然有恶客自东海上来,赶快把军队调到海岸面上去,不要再内斗了相信无论是谁去说这些话,都会被很干脆的呸一脸唾沫顺带被拉出去,然后剁掉脑袋吧!

倒是李虎在自己的地盘上面厉兵秣马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立即就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引发了周围几个郡的扩军整备大战这时候李虎根本没有心情去解释了。因为对于这帮惊弓之鸟而言。无论你说什么,对方都会觉得是阴谋,那真的是多说多错,还不如闭嘴不言。

至于东夏那边,林封谨倒也是尽到了自己最大的责任,给崔王女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清楚,这世界上果然最好吹的还是枕头风,崔王女居然是很干脆的回信来说,相信林封谨的判断,但是。她除了知会亲信啊。朋友啊,亲戚之外,让他们把靠海的产业纷纷转卖,同时尽可能的把家族的重心撤离之外。

然后就没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