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七章 拔不出剑

第七章 拔不出剑(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门口的那三人穿的长袍上,只有一头白鹿在松间行走,而这三人身上的白袍,则是双鹿在溪边嬉戏,显然应该是入室弟子了。

为首的那名白鹿书院弟子看着昂然而来的林封谨,冷冷的道:

“说我白鹿门下在你面前拔不出剑的,就是你?”

林封谨很随意的道: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

这白鹿书院弟子双目当中厉芒一闪道:

“某家曾铁,在我白鹿书院当中也侥幸入了剑榜前十五,今日就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的口气,能让我连剑也拔不出来!”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只是东林书院的一个给师长送酒的厨子而已,不过说的话一向都还算数,在我面前,你想拔剑都难。”

那曾铁立即怒声道:

“你可以来试试!”

林封谨忽然哈哈一笑,猛然将右手当中盛着寻蛇酒的酒坛往天上一抛,顿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一只被抛上天空的酒坛上。而曾铁却是丝毫都不为之所动,一只手长袖拂出护住身前,另外一只手便猛然伸出去腰间拔剑。

此时曾铁已经算准,林封谨若是冲过来的话,必然也要被自己的 ne这一拂水云袖震开,只要迟滞对方半个呼吸,那么他此时已经全神贯注在拔剑这件事上面,务必就能把自己的长剑拔出来,好好的打对方的脸一番!

可是林封谨却根本就没有动,他只是抬了抬手而已。

从林封谨的袖子里面,射出了三根机括发生的细针,正是墨家令人闻风丧胆的牛毛神针,上面还涂抹了异常厉害的麻药,曾铁的区区水云袖,怎么防得住墨家的这看家之宝。一下子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彻底酥麻了,腰间的剑居然真的是只拔出来了一小半,整个人就颓然瘫倒!!

林封谨这一次又是相当于又耍了心机,先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你拔不出剑,然后先前跑进去的白鹿书院弟子肯定会说,林封谨的身法十分变态,那么这曾铁肯定就以为林封谨会依靠强横的身法冲上来抢攻,所以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这上面。

结果呢,林封谨直接用牛毛神针教他做人,这曾铁本来就根本想不到这一点。哪里挡得住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暗器,顿时中招,并且很关键的是,他果然在林封谨的面前也没能将剑拔出来!!!

此时剩余下来的两名内门弟子也是一下子惊呆了: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这时候,从里面又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一个人,正是林封谨熟识的小五,小五见到了林封谨,顿时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道:

“林师兄!你来得正好。”

林封谨看着小五的左手居然耷拉了下来,软软的垂在了右手边。显然是被打断了!不动声色的道:

“闵师这里本来是个清静道场,怎的什么阿猫阿狗都跑来了?”

小五抹了一把眼泪怒道:

“那个什么洪迈洪真人本来与我师有一面之缘,谁知道这一次来却是觊觎我师的秘术,并且还设下了赌局。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是这人也太无耻了些,居然直接叫了个比他还厉害的人出来,说是他的弟子来和我们赌赛。这根本就是欺负人啊。”

林封谨听了以后,缓步走了进去,等进入到了后院的演武场的时候便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白鹿书院的一个叫洪迈的大儒和闵真曾经有赌约。让门下的弟子较技来决定一本秘册的归宿。这个洪迈估计觉得自己胜算不高,应该是耗费重金,找了个在江湖上已经成名的独行大盗张雷,两人演了一番双簧便说这张雷拜在了洪迈的门下

这张雷无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是和闵真乃是同一辈的人,他既然自削身份要做洪迈的弟子,那么说实话,闵真的门下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人能挡得住,甚至整个东林书院当中,也只有陆九渊,王阳明等人的真传弟子或许能与之一战。

不过,正当洪迈觉得自己的胜算几乎是十拿九稳的时候,此时却是出现了一大变数,那便是林封谨跑来送药了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林封谨大步就走入了演武场,对着坐在了主位上的闵真施礼笑道:

“竟然有这样的热闹事情,闵先生怎的不早些让人来叫我?”

闵真见到了林封谨,却是有些微微愕然的表情,不过马上又露出来了微笑,旁边随侍的那些弟子之前被打压得狠了,心里面早就憋了一口狠气,这时候见到林封谨来了,顿时欣喜无比,纷纷叫道:

“林师兄你来了就好了!”

“这帮王八蛋好生欺负人!”

“”

原来闵真的出身同样和九渊先生一样,也是鉴湖门下,不过他的辈分大概和陆九渊的大弟子类似,而林封谨严格按照辈分来算,只能算是陆九渊的记名弟子,这记名弟子的地位就很低了虽然实际上林封谨在九渊门下的待遇那就是最高待遇的入室弟子。

而闵真同样也是大儒,在书院当中主讲的是“礼记”,有独到之处,林封谨也是去听过他的授课,这样的话,按照“师者,授业解惑”的说法,林封谨要为此出头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他确实是在闵真的课上求过道,何况是在和白鹿书院的竞争当中出头,要维护本书院的脸面?

此时林封谨也根本不给对方质疑自己身份的机会,仰天长笑道:

“我说怎的白鹿书院的弟子如此脓包,连在我面前拔剑的能耐都没有,原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师尊就是个喜欢搞旁门左道的人,难怪得弟子也就一烂到底了。”

林封谨这句话一说出来,端的是令人觉得嚣张无比,那白鹿书院大儒洪迈的听了以后,只觉得心中一股子气都是没有办法宣泄。两只眼睛都气得鼓了出来,脸上的筋肉都是突突直跳,立即便厉声道:

“杨邪!!你去试试这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可以这样大言不惭?”

一名双手捧剑的白鹿书院弟子慢慢的走了出来,他便是在走出来的时候,两只眼睛也只是死死的盯住了自己捧在面前的那一柄利器,仿佛目光一挪开就会消失掉似乎的,看他的面容,甚至对这把剑都有一种虔诚无比的感觉,仿佛是这天地万物之间。除了手中捧着的这把剑,就根本没有别的东西值得他多注目一下!

他走到了场中,缓缓的抬头,然后又慢慢的将自己的眼皮合拢,慢条斯理的道:

“你现在认输,我只要你的右手大拇指。”

林封谨听到了这句话,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正要说话,冷不防这杨邪已经骤然身形一飘。欺近!

这杨邪依然在欺近的时候,右手握住了剑柄,左手却是握住了剑鞘,手中的那一把长剑却是半露锋芒。有一半在剑鞘中,有一半露在了外面。而他此时整个人也是流露出一种格外矛盾的感觉,上半身若雕像一般的纹丝不动,双脚却是在瞬间奔踏出了七八道幻影。有一种极安静与极迅速融合在一起的特殊美感。

更可怕的是,杨邪的长剑虽未出鞘,可是给人的压迫力也是格外的巨大。哪怕是站在了旁边的人,也觉得仿佛是被一把拉满弦的长弓指住了似的,有着芒刺在背的感觉,单凭这一手,已经展现出来了极高的天分,甚至可以说以此人的资质,都足以被陆九渊看中做一名内门弟子的了。

在杨邪逼近的时候,林封谨却是遽然疾退,他退却的速度却是比杨邪逼近的时候要快得多,更是一退十丈!!

这一退之下,林封谨顿时就与杨邪拉开了距离,来到了一处凉亭的旁边。

见到了林封谨不战而退,对面白鹿书院的弟子顿时大声嘲笑了起来:

“你不是那么厉害的吗?现在跑什么?”

“真是太好笑了,话说得如此之满,原来是个无胆鼠辈!”

“杨师兄,咱们白鹿书院宽宏大量,只断他一条右臂就好了,日后见到我们白鹿书院的人若不退避三舍,跪拜在地,再打断他剩下的四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