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章 以退为进

第二章 以退为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当时吕羽还未登基,因此这武功褂子便是吕康赐给林封谨的,林封谨此时这么一说也确实是有道理,因为吕康为父,吕羽为子——尽管吕康的死甚至都是吕羽推动的,但在表面上,吕羽作为人子无论如何都应该尽孝道。

事实上无论是哪个朝代,先王的旨意之类的,在明面上权威是永远要大过在位的君王的,并且为了表示自己的“仁孝”,几乎每个在位的君王都也都是在表面上要尽量推动这点,表示天大地大,先王的意思才是最大的,这才能避免被史书上记载下来丑闻之类的东西。

所以,林封谨这时候的意思就很明显,我身上的武功褂子是先王赏赐的,你拿现在君上的口谕来压我怎么可能压得到?传扬出去的话,不怕会伤害当今圣上的盛德?乖乖给我跪下吧!

向聚显然被林封谨将了一军,他气势汹汹而来,摆明是要公事公办,但若在这里对林封谨一跪,那还问什么话?气势都被林封谨反过来凌驾而上,自己还有什么脸皮了。不过这人也是有急智的人,忽然捂住额头就往后面一倒,身边的随从急忙叫了起来:

“啊呀,大人的风疾犯了,今儿出来还没服药,先回府去,先回府去。”

这人既然都在自己找台阶下,林封谨也没有要赶尽杀绝的念头,笑了笑道:

“既然如此。等向大人病愈了再说吧,送客!”

等到向聚刚刚一走,林员外就脸色越发难看的对着林封谨发作道:

“你怎的这么糊涂。此人虽然摆明是要来找你麻烦的,但好歹背后也是有着王上的影子,你这样子把人家打发走,岂不是变相的扫了王上的面子?”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我若是用了其他的法子,那么保不准王上会记下这码事,但是我用的先王赏赐的武功褂子,那就没有什么后患了。在先王那件事上,王上可是亏了不少心的!”

果然不出林封谨所料。吕羽最初听说了林封谨居然大逆不道的将自己派去传旨的向聚顶了回来,立即勃然大怒,当场就摔了几个杯子,但后面一听说林封谨是拿先王赏赐的武功褂子将向聚顶回来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良久才长叹了一口,跌坐在了椅子上,慢慢的用手捂住了脸,然后仰面朝天,一句话也不想说。

过了好一会儿,吕羽才有些艰难的道:

“此事就这么罢了。让向聚把这差事交卸了,他的哥哥掺杂在了这件事里面,那么做弟弟的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旁边自然有太监躬身领命。吕羽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对崔知节道:

“你去问一问林封谨,听一听他怎么说的。”

崔知节听了吕羽的话以后。立即便躬身领命道:

“奴才领旨。”

崔知节虽然在领旨的时候没有什么二话,但一出门后就摇头叹气,对他来说,此时是很不想裹进这摊浑水里面去的。

为什么,因为这时候已经不仅仅某件事的成败得失,而是已经演变成了两家的派系之争。

向聚是法家楔入到了北齐朝廷当中的一个钉子。并且还是眼睁睁的钉在了东林书院的眼皮子底下!若是东林书院不能做出什么反应出来,那搞不好就会成了天大的笑话。

所以。东林书院在朝中的一派人便借着此事发难了,一听说向雄失手归来之后,便连上五本奏他“志大才疏,刚愎自用,败坏国事,因私废公。”在朝政上,这种事情貌似是攻击向雄,其实却已经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拿老百姓的话来说,那便是打着“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主意。

先将向雄的罪名坐实,然后再借着向聚和向雄两人亲兄弟的身份来大做文章,就算是搞不倒你也要搞臭你,让你没脸在刑部侍郎的位置上呆下去。

而法家如何识不得这厉害,马上就将各种罪过都往林封谨身上推,林封谨乃是带队的人,哪有办砸了差使主官没事情的道理?这一手拖林封谨下水也是玩得十分漂亮,因为林封谨乃是东林书院栽培的重点对象,你要搞倒向雄,那么就得连林封谨一起牺牲了再说

崔知节这老油条在宦海里面沉浮几十年,如何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并且更是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林封谨本来不想沾染这档子是非,是赶鸭子上架去的,现在这时候去找他,保不准会闹些什么幺蛾子出来呢。

但这也是崔知节的悲哀,王上点将,他能不去?有的事情,这信任也是压力啊,因此也只有启程前去。

很显然,对于崔知节的来到,林封谨是有心理准备的,他一见到了崔知节前来,先是愣了愣,然后就张开嘴巴笑了起来:

“我知道君上应该很快会派人来的,心里面打算的最坏结果是大理寺的官差,最好的结果就是崔公公驾临,看来我的运气还没有用完呢。”

崔知节听了林封谨的话,也不和他客气,苦笑摇头道:

“林公子啊,你倒是觉得运气不错,咱家却是头疼啊。”

林封谨一摆手道:

“我知道公公头疼什么,来来来,这鬼天气可是冷的要命,先小酌两杯,回去的时候包公公你心满意足就是了。”

崔知节被林封谨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后面的花厅里面,接下来便端了酒菜上来,不过这大太监哪里有心思喝酒,只是苦笑,林封谨倒是劝酒十分殷勤,见到了这权势熏天的大太监的模样。忍不住也是心道这名利圈端的是好大的枷锁,无论谁套上了都不得自由啊。

当下酒过三巡,林封谨便对崔知节道:

“在下也知道公公担心什么。无妨,公公回去就对王上说,夺玺这件事的过错,一应都在林封谨身上便是。”

说着林封谨便拿了个奏本上来,崔知节愕然打开一看,便发觉这折子名字就叫做知罪折,上面赫然一条一条的写着自己的罪过。一共十大项,什么见机不断啊。什么延误战机啊,什么优柔寡断啊。并且崔知节这老油条更是注意到:这奏折上面的笔迹也是写得一笔一划,一丝不苟,充满了林封谨书法“极丑处见美感”的独特味道在里面。显然在写这奏折的时候心平气和。心无旁骛。

“这”

崔知节看了之后越发有些不明白了,他来的时候最怕是什么?最怕的就是林封谨闹了起来,说自己接手的本来就是个烂摊子,若不是万和林办差办砸了,怎么会有这种事?自己擦屁股没擦好,罪过还是在乱拉屎的人吧。

林封谨假若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明显要搅混水,而且他确实是有理有据的,那么朝廷中非得掀起大动荡不可。万和林,法家,东林书院三派的人相互攻击。这水不知道有多深,崔知节自己想不下水都难了,一想想这种情形,崔知节忍不住都觉得头皮都在发麻发炸。

最重要的是,于公来说,这样的内耗对北齐内部极其不利。党争的代价就是以迅速消耗国力。于私来说,这种情况一旦发生。那么就是崔知节弄出来的导火索,在吕羽心目当中也会留下来无能的印象

可是林封谨居然没有推诿,一个人就把这个事情担了下来!!

这一瞬间,崔知节甚至忽然觉得万和林这个老东西真的是太怂包了,当时以为夺玺乃是手到擒来的功劳,抢得比谁都厉害,一旦办砸了事情,立即就变得滑不留手,推卸责任比谁都快。这样没担当的老货,不要说吕羽,就连崔知节一下子就对万和林有些鄙夷吧。

看到了林封谨的奏本,崔知节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道:

“王上乃是明主,林公子你这又是何必?”

林封谨微微摇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