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特别的入口

第一百二十四章 特别的入口(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的第一反应是田襄子手下的刺仆在搞鬼,貌似他就喜欢这样的伎俩,但一转念又觉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田襄子手下的刺仆已经死掉了田襄子他应该没有那么快能找到替代品。更重要的是,此时出现的这些白茫茫的雾气,只能用遮天蔽日来形容,刺仆制造出来的那白雾与之相比起来,只能用江河之于海洋来形容啊。

这时候,向雄也是中断了自己的疗伤,大步踏出了帐幕。他在毒药方面应该是有相当深厚的造诣,当下便是迅的掠入到了雾中,然后又很快的走了出来,摇了摇头道:

“雾里面没有毒。”

眼见得这白雾起得蹊跷,蔓延得也是异常的突兀迅,所以林封谨等人想要撤退也是不可能了,尽管向雄判断无毒,但是所有人的鼻孔里面也都塞了两颗清心辟毒的药丸进去,然后所有的人聚集成了圆阵,背靠背的站立在了一起,严加戒备。

这些白雾迅的将林封谨一干人等淹没了进去,不过看它们聚集起来的方向,赫然便是这条金碧辉煌的长街中央,林封谨一干人等在这铺天盖地的浓雾里面提心吊胆的呆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浓雾便已经是开始变淡渐渐消失了。只不过等到林封谨来到了一处较高的地势眺望的时候,顿时才现根本就不是浓雾变淡消失,而是出现了另外一种无法解释的玄奥景象!!

之前就提到过,林封谨此时他们所置身的这条金碧辉煌的大街,乃是直接复制了西京中央大道的格局,看起来几乎是惟妙惟肖,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似的。

不过,就算是除掉双方之间的巨大人气之外,若说这条大街与中央大街一模一样,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那也是并不尽然。

为什么这样说呢?

原来中央大街乃是贯穿整个西京城,镇压气运的存在,这么一条大街直直的贯穿了下来,两边必然会出现十字交错的街道,小巷之类的十字路口,而此时玺陵的这条大街上却是笔挺挺的贯穿了下来,根本就没有路口之类的存在。

不过,这时候大雾涌来之后,却是纷纷的聚集在了长街左右两侧的某个点上,若是对中央大街熟悉的人就一下子看得出来。大雾聚集的位置就恰好是一个个的街口处。这大雾本来就十分浓密,这一浓缩聚集以后,更是有若实质!形成了非常典型的漩涡状态,就仿佛是一个个的奇特入口,散落分布在了长街的两侧。

而街心当中的“大桡氏”三个巨大的字体,此时更是放射出来了灼灼的金光,几乎要上冲天际!空气当中也是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嗡嗡声,仿佛是梵唱,又仿佛是来自内心的共振。仔细听的时候似乎它就消湮无形了,可是若你松开了心神,却是觉这声音真真切切的存在于你的脑海当中

林封谨随意登上了旁边的一处酒楼,在高处眺望过去。最初还觉得这环境端的是有些诡异,但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熟,仔细的一数,觉左边街道上的漩涡状态白雾入口恰好是十个。右边则是十二个,心中顿时一动,这岂不是恰好符合十天干。十二地支的数字?

那么说起来,这每一个巨大的有若实质的白雾漩涡,便对应着某个迷宫的入口?

见到了这样的奇景,林封谨便将自己的猜测对身边的人一说,无论是偃师雄还是其余的人都觉得很有可能,因为之前到了这里以后,归真匣上面形成的指示箭头一来到了长街中央,便迅旋转了起来,晃荡得令人眼晕,谁也不知道这具体表示着什么。现在看起来,就表示入口根本就没有开启!

只不过现在这归真匣乃是在向雄那里,而向雄此时正在闭关,并且很明确的说过希望不要打扰,还布置了防护,所以一时间也是没有办法拿出来验证一番了。偃师雄在旁边却也是等得那个心急火燎的,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二十二个巨大的白雾漩涡在徐徐的旋转着,期望向雄能够早些出关。

结果这世界上的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长街上面这样奇特的景象大概只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白色的雾气便直接消湮无形散去了,此时再来看其笼罩住的地方,也没有觉任何诡异的现象,确确实实令人感觉到了格外的神奇。

这玺陵当中可以说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分别,只有那奇特的苔藓出的光芒让这里永远都是那种淡淡的苍白感觉,整整隔了五个时辰,向雄才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脸上那种仿佛死人一样的苍白已经消失了,不过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很明显的艳红色,就仿佛是肺痨病人剧烈咳嗽后那种不正常的艳红,看起来也是不大对劲。

向雄见到了众人望着自己,便有些愕然的询问道:

“什么事?”

待到听说了之前入口出现了,却没有归真匣来判别方位的时候,向雄顿时心神激荡,一口血就呕了出来,当下便惊怒交加的对偃师雄道:

“尔等为什么不叫我呢?我这区区小伤,怎么能够和王上的大事相提并论啊?一旦误了大王的大事,便是粉身碎骨我也难辞其咎啊。”

说着说着,向雄眼泪居然都流了下来,语言之间,可以说是极尽自责之能事。

林封谨见了之后,却是看了出来这向雄的功利心极重,他此时应该是唯恐这一次夺玺计划失败,自己便要将这不及时进入的过错栽到他头上担责。因此事先便做出来了这种姿态来未雨绸缪。

向雄却不知道林封谨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当然,他的这番做作,应该是也是给队伍里面的人看的,因为这队伍当中必然也是有吕羽埋的暗线。

不过相比起来的话,林封谨自然是比向雄做得要坦然得多,他信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至于办差办砸了,只要尽心竭力,对得起天地良心,那也就是了。并且就算是因为向雄的休养而错过了时机,林封谨也一样会为他担责,更不要说拿他当替罪羊来推卸责任什么的了。

等到向雄一番自怨自艾完了以后,林封谨这才道:

“其实根据我的推测,这入口应该是每隔不久就会出现一次的,顶多也就是一两天,若是出现得勤的话。那么甚至可能早晚都有,这些雾气又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肯定也是有些来历的,我们进入玺陵的时候,是通过纳雍错这个海子进入的,我觉得这样的雾气和纳雍错一早一晚的涨潮退潮有很密切的联系。”

“并且当时大伙儿也都没有修养恢复完毕,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所以当时我就拿了个主意。让师雄没有叫你,让你安心养伤,老向也就没必要多说什么了,”

向雄自然也是听得林封谨言语当中的包揽开脱之意。心中顿时一松,也很是有些佩服林封谨的心胸,便开始追问起当时的具体情况来,林封谨这时候想了想。便叫了五名已经彻底恢复了精力和体力的毒牙都当做护卫,陪同自己一道去周围转转。

这漫漫的十里长街,连带两边的建筑物。酒楼,货栈,客栈什么的都是修得十分齐整,也是有必要多看看,林封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面前的这条宏伟长街上藏着一些蹊跷,只是自己没有看出来而已。

为了安全起见,林封谨也就在这附近的店铺里面转转,这些店铺里面没有伙计,老板,但是里面无论是装潢,还是货品,都可以说是琳琅满目,一切若旧,什么糕点啊,食物啊,都是格外的新鲜,甚至小笼包子都是热气腾腾的冒着烟雾,给人的感觉完全是这条长街乃是凭空的从时间当中被抽离了出来,因此就完全保持着被抽离时候的原貌,就连时光也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真是有些奇怪了”林封谨沉吟着走访了一家又一家的店铺,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现,但一时间还是难以将其具体化,不过,当他进入到了一处书画店的时候,顿时就驻留了下来,仿佛真的像是那种骚人墨客一般,在仔细的赏鉴着墙壁上的字画,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不过,林封谨忽然觉这书画店还有个后堂,于是便迅的走了进去,顿时便见到,这后堂当中一张大圆桌,上面显得相当凌乱,什么浆糊,碎纸什么的可以说是到处都是,圆桌上也是随意摆放着一些宣纸什么的。

见到了这后堂,林封谨眼前顿时一亮,原来这时代卖字画的店子,经营范围可不只是字画,就仿佛是后世的五星级大酒店这种地方的主要业务都和酒没什么关系是一个道理。此时的字画店还有贩卖时文,裱糊,修复,拓印,甚至是仿制的功用。

林封谨在那桌上翻找了一会儿,忽然就呆住了,足足隔了好几分钟才重新回过神来,半晌才苦笑摇头,旁边随行的野猪虽然看不出来林封谨现了什么,却是感觉得到了林封谨又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至于其余的毒牙都成员更只是若机器人那样,冷酷无情的呆在了四周担任安全保卫的工作,全神贯注在安全的问题上,更不会来看林封谨究竟现了什么。

出了这一家字画铺子以后,林封谨也没有要再去溜达的意思,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帐篷当中,他当然是一个人一处帐篷,野猪便和平时一样,忠心耿耿的守在了帐篷的外面。

林封谨在行军床上坐了下来,袖子里面便滑出来了一卷纸,将其在帐篷当中的简易茶几上摊开摆平,便陷入了沉思。

这张纸是他从之前的那一处字画店里面带出来的,乃是上好的宣纸,上面画的也是很常见的山景形胜图,旁边还题了一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