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五把枪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五把枪(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涂章秀的爷爷就是穿着这一袭样式狰狞的铠甲死在了战场上,他的死因很简单:内出血。

战场上面从来都不乏猛将,涂章秀的爷爷也会累,会疲惫,在战场上冲杀了一天一夜,干掉了很多的人以后,便有一名猛将抓住了机会,用铁蒺藜骨朵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右胁上,这铠甲在瞬间就发出了哀鸣,甲片破裂,涂章秀的爷爷右胁的肋骨也是“咔嚓”一声很干脆的断掉,然后刺入到内脏里面,等战斗结束的时候已经咽气了。

而这一袭铠甲被修补之后,又传给了涂章秀的老爹,但是,修补这东西肯定没有原装的合格,因此,涂章秀身上这一袭铠甲上面,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右胁这个位置!可是涂章秀最纳闷的是,这黑袍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弱点是在这个地方的呢?

不过涂章秀少年得志,也是有大气运的人,他不慌不忙的将双腿一夹胯下坐骑,胯下的独角妖犀猛然哞的一声长嗥,独角上也是发出了光芒,用力一点,立即就听到了空中传来了“叮”的一声,似乎是枪尖刺到了钢铁上的响动。

黑袍人发出的那一道淡淡的红色影子陡的失控,本来是刺向了涂章秀的肋下,却是一下子飞弹了出去,原来这也是一把红缨枪,不过看起来要袖珍许多而已。很显然他**的这一击是被妖骑护主给挡了下来,不过涂章秀胯下的独角妖犀看起来也是绝不好受,猛的埋着头“咚咚咚”的倒退了五六步,更是发出了不甘的愤怒吼叫,空气里面甚至都洋溢着一股腥臊的味道!

不过黑袍人这时候要面对的,还有野猪狂掷而来的那一柄开天战斧!野猪的一身怪力,加上这把使用了两世的武器,很显然威力必然是十分惊人。

但是面对这一柄似猛兽般狂飙而来的战斧,这黑衣人却是什么都不做!任由这柄战斧斩到了自己的身上。

毫无疑问。他在瞬间就被撕碎,可是满天飞舞的竟全部都是黑袍的碎片,根本就没有想象当中的惨叫,鲜血,肉块!

紧接着,松风居的屋顶忽然炸开了一个丈余的窟窿,两条人影一面激斗着,一面直冲上天,这其中一条人影便是涂章狼青,另外一条人影便是那黑袍神秘人。这时候野猪也是眼睛变得赤红了起来自己的全力一斧,居然他娘的只斩了一件袍子?

先前涂章狼青为了涂章秀的安危,所以悄无声息的解开了松风居前方的阵法,预备随时施以援手,可这一点也是被那黑袍神秘人给窥破,这家伙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使了什么鬼障眼法,连消带打,居然冲入到了松风居当中和涂章狼青交上了手?

与涂章狼青交手的那黑袍神秘人此时居然是用双手握持两支长枪在战斗了。而涂章狼青则是戴着一对血蚕丝编织成的手套对敌,身后彩雾弥漫,赫然有蝴蝶蹁跹飞翔的幻象。

忽然之间,这黑袍神秘人一脚前踹。踹出来的时候明明已经是到了极限,脚边却是刺出了一柄长枪,

黑色的长枪!

紧接着,他的另外一只脚也是有长枪刺出。再加上他的双手此时也是各自握持了一柄长枪,加起来就是四把长枪!

此人战斗起来的话,那端的是到处都是枪影闪动。处处都可以枪头撕破空气后锐利的声音,那空中完全就是一大片枪的天罗地网,仿佛飞鸟也是难以渡过。

而他带着的那三个仆人也居然是袖手旁观,任自己的主人被围攻也是无动于衷,这代表他们显然是有着绝对的信心。

此时涂章秀的心中已经是震撼无比,自己的全力一击被这神秘黑袍人化解,更是还能乘势反攻,当时就觉得此人实力已经是很强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他至少也是留了一半的实力,这时候估计和老祖宗一战,才动用了八成实力吧。

“五成实力,就让我如此狼狈!”涂章秀的脸色已经是铁青了,好在他乃是在铁针铠甲下,旁人都看不到他的表情。

非但如此,还有一件事情就仿佛是针刺那样,依然令涂章秀耿耿于怀。

“还有这个看起来痴肥的巨汉,他抛掷出去的巨斧这黑袍神秘人就不敢硬接,只敢躲闪,而我的出手那家伙则是稳稳的接下来更是成功反击,这岂不是说,我连这个巨汉的实力也比不上吗?”

正在涂章秀心中转念的时候,这黑袍神秘人已经是展开了最激烈的攻势,他的身躯陡然前倾,在这一瞬间也不知道刺出来了多少枪,满天都是那锐利枪头的影子,而这黑袍神秘人更是分出来了三个幻象,这一来的话,更是令人完全琢磨不透!

面对如此攻势,涂章狼青也是一掌拍出,这一掌拍出来之后,立即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印,充满了五光十色的瑰丽,似缓实速的推进了过去,那漫天的枪影可以说是完全被包容吸附了过去。

看起来涂章狼青占尽了优势,可是在这个时候,一道穿着黑袍的神秘身影在他身后徐徐浮现!众人全部都一下子震惊了,“小心”两个字还没有叫出口,就见到涂章狼青仿佛是早有准备似的霍然回身,两人在这一瞬间仿佛焰火也似的,爆发出来了最强的攻击!

涂章狼青左手一划,便将对方刺来的四把枪荡得歪了开去,只是,面前的黑袍神秘人猛然低头,从他的背颈处陡的刺出了一把金色的长枪,一下子就洞穿了涂章狼青的左肩!

这一枪刺出之势,可以说完全是电光石火,几乎根本就没有闪避的余地!但是涂章狼青依然硬生生的横移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总算是避开了致命处。

与此同时,涂章狼青的右掌也轻轻的在黑袍神秘人的右边胸膛上印了一印,温柔得好像是在拍灰似的,但是,林封谨却是见到了一只五彩斑斓的蜘蛛幻象一闪而逝。这便是涂章狼青苦修了整整六十年的强悍秘技,瘴气蜘蛛,也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死在了这温柔一拍之下!

这两人打到了这种程度。最后居然是两败俱伤!!

而林封谨在见到了这神秘黑袍人陡然使出了第五把枪的时候,顿时脑海里面电光石火的闪耀过了一些事情和片段,瞳孔一下子就收缩了起来,恍然大悟的失声道:

“我知道了!一魔三仆,天伤地哭!!你就是枪魔田襄子!传说当中活了一千多岁的那个老怪物!”

这黑袍神秘人一下子就朝着林封谨看了过来,双目当中光芒一闪,嘶哑着声音笑道:

“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识得老夫名头的人?”

这田襄子刚刚中了涂章狼青一掌瘴气蜘蛛,此时居然还笑得出来,林封谨看了他一眼之后忽然一晒道:

“说是活了一千多年,其实只是个障眼法而已。你们只是个名字的传承吧,估计你们这一系的每个人只要成为了首脑,就会被称为是田襄子,田襄子这三个字,就仿佛是丞相啊,皇帝啊这种称谓一样了。”

“大胆!”出声怒喝的却是那三个仆人,哦不对,只有两个那个刺客貌似先前吸了人血之后已经好些了,可是现在继续的在大口呕吐黄水。这时候连话也说不大出来了。

林封谨就说那变异寻蛇的毒液没有那么简单的,开什么玩笑,能够让敖溪这样的老毒物都忌惮不己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破解了。

这田襄子又看了林封谨一眼。对着那精擅土系神通的人道:

“石仆,刺仆的毒就是他下的?”

那石仆点了点头,冷漠的道:

“没错,此人以卑鄙的手段暗算了刺仆。据说他只是在刺仆的脚底老茧处划了一道口子,刺仆当机立断,斩掉了那条腿居然还变成了这幅模样。此毒之凶残,当真是令人不寒而栗啊!”

田襄子看向了林封谨,淡淡的道:

“解药拿出来,给你全家上下可以留一条根。”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你在放什么屁?前几天就有一个穿着血红色铠甲的蠢货来惹我,应该是和你一伙儿的吧?他难道就没有告诉你惹我的下场?”

田襄子冷笑道:

“大言不惭,你就”

田襄子的话一下子就戛然而止,因为林封谨反手就掏出来了一大片铠甲的残骸,便是那血魔将军被斩断的右腿上面的血魔铠甲!看着那在林封谨手中闪耀着光芒的血魔铠甲,这一次田襄子的声音也是变得凝重无比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