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一百一十章 主人?仆人?

第一百一十章 主人?仆人?(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的话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这刺客也是被说到了痛脚,忿然道:

“你给我等着,每个夜晚我都会来看看你的脖子是不是有洗干净了!”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若是你,一定会好好的想明白要不要这么干,因为下一次见到我的话,你便是把两条腿两只手连带自己的jb一起割下来都没有救了。再说,你以为我这毒药就这么好解的吗?你先彻底解了毒再说吧?”

若论斗口,这刺客当然不是林封谨的对手,加上他本来就被林封谨打得惨败,以至于断腿加装死才能苟延残喘,因此竟是无言以对,咬牙切齿深深的看了林封谨一眼,便一下子抱住了那个护卫对准了后方的深谷当中倒了下去。

众人顿时冲了上去,却见到谷下云雾缭绕,也不知道深深几许,林封谨却知道,这刺客既然选择在这里伏击,那么当然就和先前那土系神通的家伙一样,事先准备好了退路,否则他怎么会做这自杀的勾当呢?

当下一干护卫都是悲痛难当,但此时老祖宗的生死未卜,连自己的命都不知道要不要填进去,因此也没有什么时间来哀悼,很干脆的就对准了那涂章狼青的松风居猛冲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刚刚一起战斗过:长:风,同过患难的关系,这些护卫对林封谨也变得是亲密了许多,因此林封谨一面赶路一面与之交谈后这才知道,原来这位涂章家的“七爷”的本名居然叫做涂章秀!乃父一直都是在军中混迹,因为性格孤僻,却是属于十分低调的那种人物,不过实力还算是不错,依靠身上这一身铁针重铠的强悍,也算是在军中混得下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涂章秀的父亲有一日回家的时候。饮酒过度,结果却是暴毙在了家中!而这时候涂章秀还差三个月才满十六岁,而按照军中的规定,儿子要承袭父亲的军职,那么非得要十六岁不可。

官宦人家与平民人家的区别,自然就不必多说了,要跨越这条天堑似的鸿沟,涂章秀的这条支脉可以说是付出了好几代人的努力,甚至还有人赔上性命,终于才在涂章秀的父亲这里弄了个官身。可是眼见得此时就要付诸东流!

就在这个时候,只有十五岁的涂章秀却是默不作声的站了出来,穿戴上了父亲留下来的铁针重铠,因为浑身上下都被封在了铠甲里面,外人还真的是认不出来,加上涂章秀的父亲平时行为孤僻乖戾,一年到头也是难得说上几句话,居然被他成功蒙混了过去。

结果也许是机缘巧合,涂章秀刚刚冒充父亲顶职不久。居然是遇到了西面的大月氏人大举入侵,结果就在这一战当中,众人原来才知道,原来这个看起来病怏怏的少年。居然是个李元霸也似的人物!!

当时战局一片混乱,本来已经是关隘失守,结果涂章秀在最关键的时候率领本部十八骑骤然杀出,于万军当中阵斩大月氏来犯的万夫长!成功翻盘。缴获不计其数。

这么一来,涂章秀的身份当然是隐瞒不住了,但是他们这支铁狮军上下却是都得承他的这个情了。没有涂章秀的话,估计能活下来的十中无一,就算是苟活下来的也是一辈子奴隶命,因此从上到下都没有人多嘴,给涂章秀隐瞒了下来。

并且涂章秀因为身份的原因,这个大功是不能向兵部报上去领的了,否则的话,他冒充的事情也就会水落石出,所以他的功劳也是被一干上司瓜分了,正因为如此,其顶头上司讨蛮将军因此也是得了升迁,调任到了这边来镇守。

而这将军既是觉得涂章秀是个福将,更是欣赏他的本事,便索性抬举他做了自己的亲将,把他一起调到了这边来,还将自己的女儿与他定亲。

因为涂章秀成名一战的功劳实际上是被冒领了,加上他后来的这年余时间都呆在了将军身边,所以名声不显,但他此时成为了讨蛮将军的女婿以后,实际上更是一日千里,不仅仅自身收服了这头强悍的妖骑,手中握持的方天画戟,更是丈人家家传的至宝,当成女儿的彩礼送过来的,在神兵利器谱上都能排入前五十。

所以,涂章秀虽然年纪轻轻,但随着他的威权日重,家族内一些知情人都是对他的名字如雷贯耳,知道他是有真材实料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才十七岁,连嗓音都还没有变完全,家族内的长辈更是知道,自家的子孙搞不好都还要和他打几十年的交道,因此都要与其结下善缘,人人都要按照他的排行叫一声“七老爷”,没有一个敢于小看他的。

若不是涂章秀一心一意的要在军旅里面发展,不想染指家族事务,他要争夺族长的位置估计也是有七八成把握的。

这里距离涂章狼青的松风居大概也只有几里山路,等林封谨到达的时候,发觉这里果然是环境绝佳,山环水抱,更难得的是旁边还有一条清澈的白沙小溪徐徐环绕而过,更是有一山壁的金银花开得极是灿烂,幽香阵阵。

一马当先的涂章秀已经勒住了胯下的妖骑,在他的面前,有一个黑衣人正负手而立,看起来甚至都有些傲慢。

在这个人的背后,就是松风居。

只是此时松风居的周围地面上,闪耀着几点幽幽的彩光,这彩光的排列似乎存在着某些玄妙无比的规律在里面,看起来应该是某个阵势了,一旦走进去的话,很可能就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林封谨多看了几眼这幽幽的彩光,居然觉得这彩光里面有无穷无尽的毒物幻象要奔跑冲刺而来,急忙收敛心神,这才觉得恢复了正常。

那么,又是什么让涂章秀这样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男子居然停下了冲锋的脚步呢?

就是面前这个黑衣人吗?

林封谨仔细一看这黑衣人,发觉他乃是穿着一身黑袍,甚至带着罩帽连头都盖住了。也看不清楚他的面容,这黑袍看起来对他来说有些肥大,但是这人身上却有一种仿佛是华山那样平地拔起的强悍气势,仿佛靠近了就会撞得头破血流,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只能看出来,这黑衣人留着长须,但是须发都是全黑的,也分辨不出来他的年龄,只能说是在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

而在这黑衣人的身后。还有三个人,这三个人当中有两人林封谨都熟悉,一个便是那名脸色蜡黄的断腿刺客,那名土系神通炉火纯青的炼气士扶着他,另外一个人则是脸容尖削,神情阴骘,看人的时候仿佛都是十分刻薄,仿佛在算计你身上有多少肉多少骨头,直若一个小商贩一般。

这黑衣人见到了又有大群人赶来。微微叹了口气道:

“功亏一篑,罢了,该当涂章家有此劫数,我与三仆今日去了。下一次来的就是主上了,到时候生灵涂炭,满目疮痍,这又是何苦来哉?”

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听这黑衣人的口气,他都还不是主事人。而上面还有个主上!而先前将这群人拦得死来活去的刺客和炼气士,竟然都只是他的仆人!

这样的实力,当真可以说是冰山一角,已经令人十分震怖了。

这时候马主事忽然大骂了一声,怒道:

“什么牛鬼蛇神,也来我们涂章家装神弄鬼?”

说着便带了两名心腹呐喊一声,一举大步走了上去,拔刀就斩!马主事能够做到了这个位置,也是有一定自己的实力的,这一刀斩下去,顿时有隐隐的虎啸声传来,还有一只巨大的虎爪幻象当头拍下,另外的一名心腹却是专司防御,擎着一面巨盾就顶了上去。

另外的一人则是双手连挥,“嗤嗤”破空声疯狂大作,什么飞刀,透骨钉,三角镖等等都是满天飞舞,甚至还有几只活着的蚱蜢,蝴蝶,蜻蜓!

这样全方位的打击,集合了攻防一体,甚至是涵盖了近程和远程,毫无死角。

但这时候,那小商贩一般的人却是站了出来,伸出手指点了一下。

这一指便恰好点在了马主事斩来的一刀上,诡异无比的是,被他这一指头点上去后,马主事的刀刃,甚至引出来的虎爪幻象居然若瓷器一样片片碎裂了开来,仿佛这一指便点在了这一刀最脆弱的地方。

更可怕的是,在马主事刀势尽溃的同时,他惊恐的发觉自己握刀的那只手都开始出现了碎裂,更是在向全身上下蔓延。

这小商贩一般的人点了马主事一指之后,便完全不管他了,仿佛他已经是个毫无威胁的死人,又朝着满天飞舞而来的暗器点了一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