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一百零九章 战将

第一百零九章 战将(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怎么办?怎么办?”马主事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那样焦躁的踱着步,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其实林封谨也是有办法来破解当前的危局,召唤出三瘤妖树或者说是巨木厚叶,面前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在它们的面前,那可怕的石弹并不能造成致命的伤害,从五行生克的角度来说,木魈也是天生对土系的神通有额外的抗性。

林封谨亲自出马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有龙气护体,那抛掷过来的石弹乃是用神通凝聚而成,在龙气的面前势必冰消雪融的一般彻底溃散,近身之后,厚厚的岩石铠甲也是在龙气的侵蚀下必然溃破。

但是林封谨觉得,偌大的一个涂章家,至少也是雄踞了西疆几百年的强大家族,若是真的如此轻易就被一举击溃,连核心人物也是被抓,说明这个家族已经是从根子上都烂透了,完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那真的是其利用价值也就相当有限了。

老虎是不会和老鼠交朋友做盟友的,若真是这样的话,和涂章家联手得到的利益还不如分出去的利益,甚至帮倒忙的可能性要大得多,那自己还不如单独行事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林封谨却是忽然回望向了来路,虽然云山飘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觉得一个巨大的威胁正在逼近。

山道上响起来了“当当当”蹄铁敲击青石的声音。竟是有人在这样狭窄的山道上策马驰骋,并且如此迅捷,紧接着就见到从满山的雾霭当中冲出来了一员浑身上下都覆盖在了钢铁铠甲当中的战将。

这人的铠甲到处都是布满了锋锐的黑铁刺。几达两三寸,手中提着的乃是一把方天画戟,杆部至少也是有鸡蛋粗细,这一把方天画戟上面,却是有的黑色璎珞,不停的一起一伏着,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在呼吸一般!一看就绝非凡品!

方天画戟往往是用来议设装饰用。很少用来实战,但是这并不代表它的威力很小。相反的,其威力惊人,只是对于使用者的要求极高而已,画戟的头部锋锐尖细。便要求使用者精通枪法,画戟的两边都有刃,便要求使用者精通斧法和刀法,画戟的小枝和主干的间隙则是可以锁拿敌人的武器,画戟的杆杀伤力同样不束,这就要求使用者精通棍法

在兵家秘术当中,使画戟有“援”之法,重点在于冲铲,回砍。横刺,下劈刺,斜勒等;有“胡”之法。重点在于横砍,截割等;有“内”之法,重点在于反别,平钩,钉壁,翻刺等;有“搪”之法。重点在于通击,挑击。直劈等。

因此,单单是看起来就会觉得,这画戟的使用方法当真是令人眼花缭乱,何况是要一一精通?

也正是因为方天画戟使用复杂,功能多,需要极大的力量和技巧,集轻兵器和重兵器功能于一身,对使用者十分苛刻,所以一旦练成了以后往往都是可以占据极大的便宜,成为无双猛将,既可以和重兵器:骨朵,锤,镗等比拼力气。也可以和轻兵器,矛、枪、刀比拼招式技巧,甚至反过来以巧破敌,以力克巧,占据莫大的主动!

在林封谨的前世记忆里面,使方天画戟的猛人有吕布,薛仁贵,史文恭这些名字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令人振聋发聩的,此时这名战将冲刺起来的威势,竟也若千军万马一般!

并且,他为什么可以在如此险峻山道上策缰奔驰?

因为他骑的根本就不是马匹,而是一头妖兽,妖骑!那赫然是一头威猛无比,暴躁疯狂的独眼巨犀!

“让开,让开!”马主事的破锣声音一下子就变得兴奋无比起来:“别他娘的挡着路,点眼色,被七老爷踩死了活该!”

他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就一齐往两边让开,给这“七老爷”让开了一条路来。

这些人让开了以后,那一名挡在了上坡处的岩石怪物和这策着妖骑以势不可挡之势冲来的七老爷之间,便没有了任何的阻碍!!铁甲后面的冷漠眼神和岩石铠甲后面的尖锐眼神一触,便死死的互相吸引,再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呼呼呼”的沉闷声音再次响起,那岩石怪物这一次也没有再保留什么,直接就投掷了过来足足三发石头弹子,这脸盆大小的石弹以惊人的速度飞射起来的时候,当真是有一种城墙都要为之碎裂呻吟的错觉!

可是冲刺着的那战将竟是丝毫都没有闪避的意思,更是连抽戟的动作也没有!

在这连环三发石弹即将砸到了这战将身上的时候,他胯下的独眼巨犀赫然在冲刺当中埋下了头,用自己的独角对准了前方,然后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嗥叫!

这时候,独眼巨犀前方的空气都出现了诡异的扭曲形状,那三发石弹骤然像是被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墙壁,然后轰然炸裂,化作了无数的乱石飞溅四射,可是却没有一粒石头能碰到这战将的身上半点,连他胯下的妖骑也不能!

看起来这一战已经是这战将大获全胜,但冷眼旁观的林封谨却已经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胯下坐骑的奔驰速度已经明显降低了三成。

本来就是上坡,而奔跑这个过程也是一项需要启动,加速才能达成的活动,这战将距离那岩石怪物还有足足六十丈的距离,奔驰速度已经下降了三成,依照那岩石怪物的投掷速度,在距离三十丈的时候,陆续不断飞来的石弹就可以将其冲击之势完全抵消掉了,接下来的三十丈要想冲过去。就得被石弹狠狠的狂轰滥炸一番不可。

不过战局的发展往往都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的,当接下来又飞过来了三颗石弹的时候,那名战将已经是飞跃了起来。带着那一把暗沉沉的方天画戟,这把沉重的兵器凌空刺出,居然仿佛是枪一般的灵巧,挽出了三个斗大的戟花出来,若蛇舌一般的灵动吐息一下,便不偏不斜的刺在了这三个石弹上。

这三个石弹立即就粉碎了,然后化为了满天的尘土。根本就没有什么杀伤,并且还是在戟尖都没有点到上面之前就出现了这种异状。林封谨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这画戟的尖端吐息的时候,已经溢出来了淡淡的血气,分明才是大将才拥有的血煞气息。这神通凝结成的石弹先天就被克制,自然是直接就粉碎了开去。

这一次乃是这战将在空中出手,而他的妖骑独角犀牛则是在继续埋头奔跑,先前停滞的速度一下子也是提升了起来,这涂章家的七爷完全就名声不显,对外也是名不见经传,没想到竟是如此悍将!

此时旁边的那些涂章家的护卫也没有闲着,立即就发一声喊直冲了上去,却还是留下来两人严密的监视着那断腿的刺客。这厮虽然还被保护在了那层光罩里面,可是看起来情况相当不好,眼圈发黑。剧烈呕吐着,浑身上下的皮肤居然都因为剧烈失水而发干,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皱纹。

此时这刺客虽然已经吃了不少的药物,但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他现在正拿着一个竹管,十分费力的想要吞咽进去里面的药丸。但喉头一阵收缩,竟是哇的一声呕吐出来了大滩的黄水。最为诡奇的是,这些呕吐出来的黄水落在地上后居然聚集成滩,仿佛里面有许多小鱼小虾在不停蹦跳似的,泛出了一阵一阵的涟漪。

这刺客大口的喘息着,忽然望向了林封谨痛苦的道:

“你,你究竟给我下的什么毒!我身上携带的解毒药物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为什么连半点效果都没有啊!”

林封谨笑了笑道:

“因为我用的不是毒,而是药。”

林封谨的说法令这刺客感觉到了被侮辱的歧视,他忿然道:

“毒和药不是一样的吗?你这是要戏弄我到死吗?”

林封谨缓缓摇头,淡淡的道:

“当然不一样,毒是用来杀人的,而药用错的了的话,可能会杀人,但是用对了的话,可能会救人,还可能会造人。”

“什么,你不懂什么叫造人?比如有夫妇成婚以后三年不孕,大夫给他们用了药因此有孕,这便是用药造人啊——我为什么要提起这个话题?那便是因为我在你身上下的药物就是造人的药物,不过效果比较强,让你一个男人也有了身孕。”

林封谨这句话说出来,不但那刺客脸色一下子就青了,连旁边两个监视着他的护卫的脸色都大变,忍不住离开了林封谨两步。那刺客看起来心理素质估计也是不大好的,顿时怒吼了出来: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封谨悠然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