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九十三章 变数

第九十三章 变数(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听易大师这么一说,顿时也就醒悟起来了一件事,眼前一亮道:

“人肉被世人接受的?莫非是紫河车?”

易大师微微点头,林封谨顿时心中就安定了下来,紫河车就是妇人生产遗留下来的胎盘胞衣,在中医上是很重要的一味药材,甚至因此衍生出来了很多的炖品,比如人参炖胎盘,冬虫夏草炖胎盘,甲鱼炖胎盘等等,乃是被平民大众所接受的产物。

不过说实话,林封谨之前虽然也吃过类似的炖品,可是,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一股药材味道儿,能够像易大师这样独辟蹊径,做得如此美味而富有特色的,则真的是绝无仅有。不过吃胎盘这种炖品的人,也绝对不是冲着味道去的,而是带着服药的心态,不苦就满足了

拜访过这两位厨道宗师以后,林封谨便基本可以肯定,这世上循规蹈矩的普通厨艺对自己冲破七冲门已经是半点用处都没有了,要想破关,必须不走寻常路。

可是,像是易大师这一脉,却也是厨艺类旁门左道的巅峰之作,无人能够超越——呃,至少在泥哄国那位发明油炸处女大便的达人出生之前可以这么说,那么自己之后努力的方向也应该变一变了。

所以林封谨想也没想,便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

“茶”。

自己本来是尽量不想去拜见一下自己的这位准师娘。东家之子,但是现在看起来的话,还是不得不前往一行了。

接下来林封谨又沉思了一会儿。又在纸上写下来了一个字:

“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能够当得起人间美味的,除了饭菜之外,酒和茶也都勉强能算上口腹之欲的系列当中了。不过若论天下美酒,林封谨还真的很难断定下来谁是天下第一,好在还有时间慢慢的去调查。

事实上若不是青梅嗅的线索出现的时间已经即将接近,林封谨还真的想将拜访东家之子的事情安排上日程。倘若能突破七冲门再前去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胜算又多了几分——尽管林封谨的目前的底牌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除了在金城帐当中寻找两位厨道宗师之外。林封谨也是去了一趟大北居宗。

前面都提到过,林封谨见到元昊是打定主意要敬而远之,仿佛是耗子见了猫,能不靠近就尽量不靠近。怎的又改变主意了呢?

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元昊根本就不在自己的老巢当中,而是在十日之前,便西行昆仑山,前往西王母的居处贺寿。

西王母在中原诸人当中的认知里面,乃是十分神秘的存在,甚至都有些类似于当年五指山处的巫神,算是那种拥有大神通的虚无缥缈得道高人,不过林封谨也是拥有名师的人。根据阳明先生的说法,西王母的来历绝对不是那么普通的,她很可能是妖修。

所谓的妖修。就是一些具有大神通,力的妖怪可以前知,已经预料到了未来的大劫,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旦陨落之后,便可以根据之前的布置重新投胎,变成人身修炼。只是其体内的灵魂和记忆还是之前的妖怪的。

这种妖修之术凶险无比,因为胎中之谜便是跨越不过去的那一关。那是要直面天道命运的考验!再强的大能,也只有三成几率,这西王母能够跨越胎中之谜的考验成功转世为人,可见其修为惊人到了什么地步,应该至少都不会比娲蛇神逊色。

《大荒西经》上面记载说,“类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根据这记载上所书的,西王母若半人半兽,有着明显的“人面虎身豹尾”的特征,这却是她与人战斗时候身后散发出来的幻象导致的,平时的西王母,还是以雍容的人类形象出现。

林封谨之前都还没有想到,元昊居然和西王母有所瓜葛,难道说,他是代表着妖类想要插手人间世的一枚棋子吗?

若真的是这样的话,娲蛇神已经是以长生为饵,成功插手进入到了南郑的朝政当中,元昊则是代表了西王母的势力,这天下之间的纷乱本来是人类争夺统治权的征战,莫非要进一步变质成妖族复辟的种族之战?

林封谨对大北居宗虽然不熟悉,可是野猪却是因为有谭奉沙的记忆而熟门熟路,整个大北居宗只有一处禁地,那便是元昊的寝居,这都是为了表示对他的尊崇才设置的,其余的都是可以随意由人参观。

这里隐然都已经成为若布达拉宫那样的朝圣之地,林封谨沿路上都不乏见到那些一步一拜,一拜一步前来朝圣的信徒,在大北居宗的门口石板上,更是有着一个又一个深深的凹陷,这是虔诚的信徒们一脚一脚踩踏出来的。

而深知内情的野猪却是知道,这大北居宗里面貌似光明正大,还有另外的传法地方,乃是在地下,不过元昊的修炼却真的是不怕人观看的,他自己经常都说:平生无不可对人言之事,无不可被人观之行。

林封谨特地去看了元昊修炼的地方,那里却是一处十分诡异的地方,说得直白一点,在风水学当中竟是凶地,便是死人埋葬在那里都是要破败的,可是,在这个凶地上,却是有着貌似凌乱的十几个脚印,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根据野猪的描述,元昊修炼的时候便是负手站立在这里,双目似闭似合,似乎在沉思一般,偶尔迈出一步,这样一站一天也是常事。但是。他在这里迈出的步子,却是只踩踏这些方位,脚印便留了下来。其余的位置却是一下都不沾染。

林封谨仔细的观看了一会儿,却说实话是看不出什么太大的东西来,这或许是和他个人的能力有关,确实也是这样,境界不到的话,那么往往就是得其门而不能入,何况元昊这人自负得很。自比神佛,根本就不怕人观看。这自然就说明他修炼的功法神通有独到之处,旁人也就根本是琢磨不透。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附在了黑帝镜上的水娥却是忽的道:

“主人,这人站在这里。根本不是在修炼什么功法的,而是在吸纳这些前来朝拜他的众生的愿力,但是众生的愿力虽然强大,却是包罗万象。”

“信徒虔诚的信奉你,但是对你也是会说出乞求的愿望的,这就仿佛是美酒当中混合了致命的毒药,境界修为不够的反要遭受其害。只是这人却是取巧了一个法子,便是以他的国师身份来吸收愿力,却是将大众的祈愿注入转嫁给了这西戎的国运当中。”

“虽然说国运浩荡。混入他转嫁过来的祈愿绰绰有余,但是,长此以往下去。这人的实力越是壮大,对国运的影响反而就越大,历史上有一名君王叫做梁武帝,便是虔信宗教,结果误被奸邪小人蒙蔽,国运当中混入了太多的杂质。最后国破人亡,还是被活活饿死的!”

听了水娥的解说以后。林封谨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得元昊在这里不禁人观看的,原来他在这里根本就不是在修炼!不过林封谨接着又询问道:

“那这十几个脚印呢?”

水娥冷笑道:

“演戏自然是要演足全套!不故弄玄虚弄这么多幺蛾子出来,怎么对得起他一代高人的身份呢?再说了,这脚印也正是他弄出来误导人的,你若是一心想要从这脚印当中研究出来些什么,只怕还真能研究出些什么东西,看出一些隐藏得极深的破绽,只是若你真的和他交上了手,利用这破绽,那么只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封谨听了以后,已经觉得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这些前辈高人都是如此无耻猥琐,看起来自己还是未免太正直了一些啊。

这金城帐的风光多看几天以后,也就觉得千篇一律了,林封谨在这里也不想多加逗留,想要做的事情做完,便匆匆的离开了金城帐,继续朝着西北进发,前往焉支山。

金城帐附近便是肥沃的土地,适合农耕,不过等到离开了两三百里以后,大片大片的牧场也是又再次出现了。这焉支山的附近,也就是水草茂盛的天然草场,古老的游牧民族氐、羌、月氏、匈奴等曾先后在这里繁衍生息。

而这山上还有一种特产,叫做红蓝花,是游牧民族妇女搽抹胭脂的重要原料,而焉支山附近的部落盛产美女,一如中原的江南美人那样有名,诸藩王的妻妾多从这一带的美女中挑选,其名本来是叫“胭脂山焉支”是其汉译的谐音,因此而得名。

当年大卫一统中原,更是四面开疆拓土,当时霸占此地的匈奴大单于被逼西迁,在西迁之前围着熊熊篝火大声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焉支山的名字因此是在中原传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