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八十八章 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八十八章 不可告人的目的(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秦去一击得手后,掐住了孟故的咽喉将他仿佛提死狗也似的抓了起来,仰天长笑一声,便转身疾掠而去。在离开侧面关门的时候反手一击打在了大门上,立即便是有熊熊烈火呈燎原之势,一下子就煊赫燃烧了起来。

眼见得秦去扬长而去,已经消失在了关外的雾霭当中的时候,从降龙关的远处,却是传来了雷鸣也似的蹄声!!

紧接着远处长街上的薄雾当中,便有一骑远远驰来,大呼道:

“弓奴何在?!”

立即便从旁边的暗处飞跃出了一人。

看这人所处的位置,赫然正是先前一箭射出阻截秦去的那人。看这人之前一箭射出,迫得秦去都要狼狈闪避,已经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箭术高手,可是现在看起来,此人竟然只是个背弓的奴仆?!!

这弓奴飞跃而出之后,已经将一把看似平淡无奇的长弓抛了出去,这弓箭一离手,居然就在空中飞旋,激飞出来了若雷鸣般惊人的声音!紧接着,从远处疾驰来的那一骑上飞跃出来了一人,凌空接弓,在空中一个前滚翻,已经是见到了一道光芒激射了出去。

这光芒激射了出去之后,居然在空中都余留下了一条白痕也似的笔直弹道,只是眨眼功夫,居然又反射了回来。也根本看不见那是什么箭簇,只知道光芒夺目,射出那一箭的人却是个白衣书生,丰神俊朗,只见他做了个手势,那光芒顿时就湮灭在了手中。

等到光芒一灭,立即就见到了这白衣书生的掌心当中居然有一团殷红色的血迹。

他这一箭,居然是已经射伤了遁去的秦去!

这白衣书生傲然上马,然后淡淡的道:

“凶徒已经中了我的神箭,逃得越快。死得越快!这种凶徒也不必留什么活口了,直接剁成肉酱喂狗。”

周围的甲士齐声答应,声音若雷!这白衣书生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冷冷的道:

“今日锁关,仔细盘查与那凶徒有关的任何人物,抓住以后杀无赦,其余的无辜客商发给凭证,下两次进出我降龙关的税费全免。”

周围的商人们最初听到“今日锁关”这四个字以后,一个个都是面如土色,可怜这耽搁一天。搞不好就又要在成本上重重的写下一笔。不过当他们听到免掉了下两次出入关税费后,一个个的都是面露喜色,都是在盘算着下两次要搞个超级商队出来了。

这时候,那白衣书生才潇洒上马,从不远处的两条窄巷当中,已经是两条若长龙也似的铁骑带着隆隆声奔驰了出来,直扑向了还在燃烧着的副关关门处,很显然去围剿秦去了。

很显然,这白衣书生也是应该看了出来秦去的身份。所以才下令杀无赦,否则的话,秦去一旦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那才真的是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了。这方面这白衣书生看起来还是知道厉害关系的。

此时林封谨忍不住对着旁边的一名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的商人低声道:

“这位大叔,不知道刚刚出现的这位公子是?”

这商人打量了一下林封谨,此时读书人的地位很高,便低声对林封谨道:

“这位书生想必是第一次来这降龙关吧?这关中的乌骨突将军膝下无子。却是已经年过七旬,当下被认为可能成为他继承人的有三位,一位是跟随了他三十年的手下。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熊霸,一位是他老人家的侄子冯聪云冯公子,另外一位却是他收的义子巩德。刚刚出面的就是少将军巩德了。”

林封谨闻言微微点头,对这降龙关当中的情势已经是有所了解了,这时候,一干商人都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任关中的守军查抄搜拣,同时有人拿出名单,将之前秦去接触过的所有人都一一拘束了起来,当场便有几名无法自圆其说的被拖了出来,杀得那是人头滚滚,当场血流成河。

这一系列的事情弄了出来之后,自然是相当耽搁时间的,紧接着便见到侧门处有马蹄声响,然后便有军士飞马回来,后面却是有几辆大车,上面鲜血淋漓的瘫倒在上面的都是伤员,长一声短一声的惨声叫唤着。

很显然,虽然没人能见到飞马回来的军报,但是也猜得出来逃出城去的凶徒不是个好相予的,这些伤员便是半个时辰追出去龙精虎猛的军士,有的商人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这凶徒也是,老老实实的被抓了,让这降龙关里面的人出了气不好吗?非得顽抗拒捕,一旦搞得将军他老人家肝火大旺封关,甚至迁怒我等怎么办?

不过,本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封谨眼前却是忽然一亮!他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投向了被拉在了板车上的一个人,这人看起来受伤极重,身上的衣甲都是破破烂烂的,双目紧闭,满脸都是血痕,还混合了些泥灰,看起来就是个大花脸,完全就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

林封谨为什么要关注这个人????

因为,他在这名“伤兵”的身上,居然又嗅到了那条极品寻蛇特有的味道!!

这也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那便是这个“伤兵”,根本就是秦去假扮的!!

一念及此,林封谨忍不住都要为秦去的谋略击节叫好,也真是亏得他胆大心细,明明是逃出了关去,旋即又改扮成了伤兵重新潜了回来,这一着端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大量的人都在关外寻找他的踪迹,有谁知道秦去居然是重新返回在关内养伤?

当然,要祭出这么一招,有一件事情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内应,这个内应至少也应该是军医的身份,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至少也是什长级别的来进行遮掩。

这时候林封谨要揭穿秦去的面目的话,也是易如反掌,故技重施便可以了。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痕迹未免也太过明显。倘若被降龙关当中的人引起关注便更不好了。同时,秦去相当于自投罗网,林封谨也是觉得这厮已经是瓮中之鳖,生死也就是操之于自己一念之间,因此踌躇了一下,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随着那一辆拖着伤兵的大车越靠越近,林封谨忽然皱了皱眉头,因为随着距离的靠近,他发觉秦去的伤势竟真的不是伪装的,随着秦去胸膛的起伏。其鼻孔和喉咙当中发出来的居然是拉破风箱的响声,这足以说明秦去的肺部遭受到了重创!

“那巩德的挽弓一箭,居然真的伤了秦去这样的高手?并且还命中的是肺脏这样要害的部位?”林封谨心中忍不住有些吃惊的道。

紧接着,林封谨发觉那名策马奔驰进营地的传令兵又跑了出来,一名将领对着他招手。

林封谨心中一动,将听觉也是随之放大,便听到了那将领道:

“前面情况怎么样?”

那传令兵观察了一下周围,压低了声音老老实实的道:

“那人凶悍得很,杀伤了我们好些兄弟。然后跳江逃了。”

那将领皱眉道:

“上面怎么说?”

“大公子大发雷霆,说是敌人中了他的寒神箭,决计不可能逃得了多远的,说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传令兵道。

那将领顿时怒道:

“咱手下的儿郎那是驰骋疆场的骑兵,脑袋掉也就碗口大个疤而已,巩德他说得倒是好听,什么决计不可能逃多远。那他娘的怎么还有力气杀我手下的人?再说那厮都已经是跳了江,难道叫我手下的儿郎下马去捞浮漂子吗?士可杀不可辱,这种事情也太侮辱人了吗?我这就去找熊霸大人说道说道去!”

林封谨听到了“寒神箭”这信息之后。顿时眉头一皱,这神通却也是源自上古,与狩人之术乃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其名字本来是叫做寒蛭箭的,要修炼此箭术,必须先找寻到一种十分罕见的水蛭,然后用自己的精血来进行饲养。

水蛭的寿命往往都不超过一年,但是这饲养出来的水蛭,却是必须要活三年三个月零三天才算是小成!

接下来更是要继续用各种药物,珍稀的材料对这水蛭进行调制淬炼,直到它变得浑身上下通体透明若水晶为止,这才是第二阶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