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八十三章 天魔之谜

第八十三章 天魔之谜(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不过,林封谨读到一些上古时候遗留下来的残篇的时候,就有记载大神盘古死后,双眼化为日月,四肢五体化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肌肉为田土

这虽然是传说,但是,也可以从中推断出一些上古大能陨落后的迹象,从此时这上古魔首此时口中流淌出泉水,体内的精华外溢,化为周围墙壁上凝结的放射性矿脉晶体的异状来说,它应该也是耗尽了生机,才会出现体内神通外溢,被大地同化的现象。爱玩爱看就来0。

林封谨算了算时间,也觉得这厮死得也是很正常了,可以推断出,最先发觉它被囚禁在这里的,是崇拜青铜人头的蚕从部落,史书上没有记载这个部落存在的具体时间,至少也应该是在夏朝,甚至更古老,距离现在估计至少都是三四千年的时间了。

这上古天魔就算是生命力再顽强,本身处于囚禁的状况下,无法自由活动,进食,活这么长的时间才将生命力耗尽,其实真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不是谁都可以和娲蛇神这种变态相提并论的,也就是说,这些人念念不忘的隐患,可以说是已经被彻底的消弭掉!!不过,这天魔魔首死前的表情和姿态看起来都是很奇特,非但没有什么痛苦,反而像是在露出十分诡奇的狞笑似的,并且它死前的姿态也是很奇特的。高高的昂起了头部,张大了嘴巴,竭力的吐出舌头。

这也是很不符合情理的,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这强悍的上古魔物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神通。却是被囚困在了这里几千年,这种痛苦和屈辱甚至一直是持续到了临终的时候!这真的还不如一只蝼蚁活得开心了,所以,在这上古天魔死前,露出愤怒,痛苦,不甘。扭曲等等表情可以说都是正常的。

但是,唯独露出这诡异的微笑表情就很有些耐人寻味了,仔细的辨认这笑容,反而有一种快慰的意味在里头。这头在地穴当中被禁锢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上古天魔。究竟是在死前遭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露出如此诡异的表情呢?

倘若是在林封谨穿越之前的地球世界,还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叫做窒息症,是一些同性恋人群追求窒息之前的快感弄出来的。但是,这种解释却是和这天魔死前的情况迥然不同,完全解释不通啊。

一念及此,林封谨便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他本来就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此时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身来,重新走到了这个巨大的洞穴的入口处,跳上了那一条天魔舌头化成的天生桥,然后大步的向前走去。

这天生桥的宽度至少也是三米宽,中间便是潺潺流淌的毒脉源头,林封谨此时自然是不敢沾染这个溪水,不过沿着这天生桥一路前行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很快的,林封谨就注意到,在这桥下,便是那一层一层历朝历代设置下来的禁制。

看起来仿佛这天魔舌头似乎要以舌头为桥,方便凌空跨越过那些青铜人像,石翁仲,还有玄鸟雕像的禁制!这其中究竟又有着何等的玄机?

同时,林封谨忍不住又想起来了一件事,那便是为什么上古时期囚禁这些强横的天魔,都喜欢将其囚困在深不可测的地穴当中呢?

此时林封谨虽然循序渐进,一路上走得是如履薄冰,十分小心,但是依然还是有走到了尽头的时候。这天魔魔首远远看起来就是极大,此时靠近到了它的嘴边,才发觉这厮张开的大嘴简直就仿佛是个黑漆漆的城门洞似的,深不可测。

因为天魔死亡以后,其身体内部的各种奇异能量都反而会向外散发,若盘古那样凝结成各种矿物,血脉则是化为毒泉,所以从理论上来说,林封谨进去也是没有太大的危险。因此,看着天魔上下两排石化以后依然是显得森森的利齿,林封谨将牙一咬,便大步走了进去!

此时林封谨顺着舌头走入到了天魔的口部里面以后,便见到舌根处有一个空洞,便有潺潺的流水流淌了下来,顺着舌根化为了溪水,林封谨横着一跃,从舌根处跳跃了下去,算是落到了天魔的口腔当中,只觉得落脚处虽然硬若石块,但是轻轻叩击的话,却是会觉得其微有弹性。

很显然,因为这天魔的身体太过强横的缘故,虽然已经灵魂湮灭了几十年,但是肢体里面保持的生机却是依然尤存了下来。

这种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却是会在一些生活当中的琐事当中都能体会得出来,比如将鸡剁了脑袋,鸡身子起码还能动个五六分钟,又比如说是被剁下来十几分钟的蛇头也能咬死人这都是类似的情况,只是天魔的躯体格外强横,将这留存生命力的时间延长得格外长久而已。

并且这样的情况与娲蛇神相比起来的话,更是小巫见大巫了,娲蛇神甚至是灵魂出窍,变成了“植物人”的状态下。肉身都能在岩浆的炙烤下持续修复几千年的变态!

林封谨在这张巨嘴里面寻觅良久,却依然没有发觉到什么奇特之处,若是想要继续探秘的话,那就得顺着这天魔庞大若地铁通道的喉咙管往下一跃了——林封谨也只是看了一看,也就是不寒而栗,顺带被那喉咙管里面的味儿几乎熏得要摔个跟斗!这也不难理解,既然天魔的肉身还有生机。那么消化器官肯定也是还有一部分功能,林封谨贸然跳下去,是觉得自己已经活腻了吗?

几番仔细搜寻之下,林封谨依然是一无所得。体内的五神脏也是在本能的发出了警告。这里的辐射浓度太高了,若是再不赶快离开,内脏都会受到无法修复的重创,所以,林封谨失望的叹息了一口气,重新爬到了那已经僵硬若石头一般的舌桥上,准备离开。

因为林封谨身上穿戴着铅铠。所以行动当然不可能若平时那么敏捷,在攀爬上舌桥的时候,肯定就和正常人爬高围墙那样,分解动作是首先是抬起头,看向高墙的墙头。然后跳跃起来,双手扒住墙头。发力攀爬。

因此,林封谨一仰头,看向了舌桥的边缘准备发力跳跃。忽然之间,便发觉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原来,在舌桥尽头的正上方,就是天魔靠近喉咙的上颚处,居然有一个水桶大小的黑洞,十分深邃,不难看出,这个深邃的黑洞直接贯通到了这天魔的脑部当中!!

见到了这样的异状,林封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秘密隐匿得如此之深,若不是自己误打误撞,还真的是会错过了,他此时咬了咬牙,服用下来了一颗海王丹,将里面的生命力全部都逼到了肌肤附近。

这样的话,可以多撑上一段时间,只是为了多争取这盏茶时间的功夫,便要浪费掉一颗成本都在十余万两银子的海王丹,也是太过奢侈了些。

有了这一段时间来作为缓冲,林封谨跳跃上了舌桥,更是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铅铠除去,顿时全身上下都暴露在了惊人的辐射下,肌肤更是迅速龟裂,渗血,剧痛无比,只是有海王丹的药力徐徐的补充生命力,所以能勉强支持。

脱掉了铅铠的林封谨仰头一看后,便深吸了一口气,屈膝蹬腿,对准了上颚处那黑洞跳跃了上去,跳跃到了最高点的时候,挥出手中握持着的“牙之王”刺入到了旁边的肉壁当中,便在空中多了个支撑点,然后手脚并用,连续借力,终于成功的攀爬到了尽头,进入到了这上古天魔的脑部当中。

这上古天魔的颅骨极其厚实,一共是足足五层,可以应付各种神通的攻击,所以外面看起来其头颅巨大,其脑腔的容积却大概只有四五个电话亭大小,林封谨翻越进去以后,顿时就舒出了一口长气,因为这里面的辐射居然是惊人的小,估计只有外面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就连一个普通的山民估计也是承受得了。

林封谨活动了一下手脚,浑身上下的死皮,龟裂的皮肤都是簌簌而落,露出来了鲜红的嫩肉,海王丹的生命力灌注了上去,皮肤便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成。而在这天魔的脑室当中,充满了大量的血红色的结缔组织,仿佛是大片大片的蜘蛛网那样横七竖八的密布着,而这些结缔组织有的已经枯死了,变成了灰黑色,有的居然还满布粘液在微微的颤抖着。

见到了这样恶心而诡异的场景,林封谨的眼神却是变得凝重无比了起来,因为在这天魔的脑室里面,居然出现了一条血红色的通道!这条通道是被粗暴的践踏了出来的,就仿佛是强行在齐膝深的野草地里面趟过留下来的痕迹一样。

大量的鲜红色的大脑组织被狠狠的撕扯了开来,甚至颅骨上都留下来被践踏得稀烂的大脑组织,林封谨脸色十分难看的钻入到了这通道当中,那些被撕毁的大脑组织贴着他的皮肤,感觉是冰冷而滑腻的,当林封谨走到了这通道的尽头,准确的说,应该是天魔大脑的中央,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异象!

大量血红色的大脑组织,结缔组织强行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培养仓的玩意儿,完全是由血肉组成的。周围盘踞着三四条粗大若电线杆一般的紫黑色血管,此时还在垂死挣扎的微微抽搐,而在这血肉培养舱的中央,赫然有一个人形状的凹陷!更夸张的是,连手掌双脚处的凹陷都是十分清晰,可以贴合到严丝合缝。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呆滞的站在了原地。脑海里面都是一片空白,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在这天魔的大脑脑室里面,辐射的强度反而格外的稀薄,只要不靠近那入口就没有什么事情。并且这脑室里面有一种十分奇特的力量。林封谨的伤势都是痊愈得十分快速,因此停留时间也不是什么问题,所以林封谨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眼前看的到的东西。

他呆滞了半晌以后,首先是将深入体内的辐射毒素给排出来,避免留下后患,接下来很仔细的将这大脑脑室逛了个遍,发觉这天魔的大脑甚至和脊髓有一大半都彻底干枯了。变成了那种血红色结缔组织的网状物,还有仿佛是烂掉的豆腐渣一样的东西,十分恶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