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六十五章 人心之毒

第六十五章 人心之毒(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所以,秦去便绞尽脑汁,最后终于在寻州这里想出来了一个巧妙无比的办法。

寻州此地每年都会因为捕蛇而死不少人,所以对于这里的民众来说,家里面一旦有人进山一去不归的话,已经是习以为常,只当是葬身蛇口,被山神爷爷收了去。因此,全家悲伤无比的哭泣两声,逢年过节烧些纸钱便也就作罢了,不会大费周折的到处寻人。

基于这个理念,秦去便发觉有空子可以钻。

他便先是让自己的部下进入到了寻州附近的大山里面,在许多易于识别的地方埋藏下金银财货之类便于携带的东西,同时绘制出相关的藏宝图放置在大量的锦囊里面。

这些事情做妥当了以后,秦去便收买了古家,在城中大肆宣扬山神爷爷显灵,并且推出了红签锦囊的流程——当然,这个时候还很小心谨慎的说红签就是财喜,没有推出什么血光之灾的说法——便迅速的将山神庙的香火带动了起来。

有一句话叫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而发财的消息的传播速度,也绝不会比流感蔓延起来慢多少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每天都有那么十来个幸运儿中彩以后前来还愿什么的,秦去的谋划终于成功了,山神爷爷显灵的说法甚嚣尘上,非但是寻州一地,就连周边的府县也多有人来山神庙上香求锦囊的。

眼见得时机成熟,被收买的庙祝便开始推出了血光之灾的说法,即是说红签既代表着财喜,也代表了血光之灾,进而开始一点一点的观望山民们的反应。

当秦去发觉这些愚民根本就是被“一夜暴富”的说法完全洗脑,根本就不在乎血光之灾的事情之后。便开始在某些锦囊里面的地图上添加陷阱,让不幸领到这锦囊的山民主动“送货上门”,进入到火部培植妖怪坐骑的区域,自动投食。

而火部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已经是整整一年半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为了升官发财,秦去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喂养妖怪坐骑的规模也是日益扩张,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更多的无辜山民被当成食物来喂养妖怪坐骑,更可悲的是。在发财的动力驱使下,他们竟然还是自动上门去的,和送货上门都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做法,不知道比火部主动出去掳掠人口来喂养妖怪坐骑强出多少倍,更令人叹息的是,就连受害者的家属都会自行脑补安慰出“伺候山神爷爷”的理由,端的是天衣无缝。既然没有民怨民愤,当然就不会引来那些正义卫道士前来调查了。

没错,林封谨在山中岩溪当中遇到的那对父子,便是被骗去喂养妖怪的倒霉人之一。只是山中也是十分凶险,他们却是在路上被寻蛇咬中,不幸身亡,未能达成喂养妖怪的使命,却是被林封谨从他们怀中的地图上寻找到了疑点。

而那一株巨木魈,就是火部用来培养这一批妖怪坐骑的基地和媒介,那三瘤妖树孜孜以求的诡异生物“阿布奇”,便是火部培养到了一半的速成品妖怪坐骑!!!

至于林封谨后面遇到的那眼泉水,火部中人当然要经常过去那边了,因为就在那附近,便可以居高临下,监视全局。

听完了皇普云所说的,就连敖溪这妖怪也是愕然半晌,长叹摇头,甚至觉得人心之毒,远胜于自己的毒牙之狠啊。

就连林封谨也没有料到,自己看到的这幅图画当中,居然隐藏了这么巨大的一个秘密,这秘密是如此的匪夷所思,却又是如此的残酷血腥!

两人都是陷入到了久久的沉默当中,一时间可以说是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人的野心,可以孳生出来太多的东西。

隔了好一会儿,林封谨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那便是山中的那头巨木魈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便又对皇普云询问这件事,皇普云怕死无比,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立即便道:

“这一次秦去培养的妖怪坐骑,乃是用那种大树上的织网蜘蛛为蓝本的,培育出来以后的蜘蛛妖坐骑便会拥有擅长在山林战斗当中的特性,会具备丛林,跳跃,丝绳当中的一种。”

林封谨乃是拥有过妖怪坐骑的人,并且为了要维系和吕羽之间的关系,而吕羽最钟爱的就是他的坐骑红先生,所以林封谨对妖怪也是很有研究的。皇普云所说的“丛林”,“跳跃”,“丝绳”便是蜘蛛类妖怪当中很常见的三种能力。

这其中,丛林便是指这只妖怪坐骑在丛林当中移动速度,战斗力等等综合素质都有一定的提升,并且这效果还是光环类的,可以加持到军队上。

跳跃则是妖怪的单体能力,指其跳跃力方面有特长,其进阶能力就是滑翔了。

丝绳则是蜘蛛类妖怪的特殊能力,吐出妖怪蜘蛛丝来束缚敌人,直接杀伤力不强大,辅助效果很好。

说实话,这三种能力在妖怪当中来说,都是格外普通的能力。就拿蓝公子这变态来说,它具备随便某一种能力拿出来,都是要碾压掉这三种能力的,无论是天妖血脉,或者说是隐匿,控水。

而吕羽的坐骑红先生更是变态,具备的能力全部都是适用于战阵的,比如“护主”,可以将乘骑人受到的伤害转移给自己吸收,又比如说是“大地之子”,可以将全军的坐骑的冲刺速度都提升一个档次

并且皇普云培养出来的蜘蛛妖还不是三种能力都具备,只是会具备其中的一种,这真的是只能用残次品来形容了。只不过,哪怕是这样的速成残次品,也比普通的战马强得多啊。

此时又听着皇普云接着道:

“你们所说的那一株巨木魈,其实也是培养妖怪坐骑的原料而已,这一次秦去野心勃勃。一口气培养了八头蜘蛛妖,这些蜘蛛妖虽然会吞噬人类的精血,但平时的食物,却都是要吮吸那巨木魈的体液。完全就是十分恶毒的寄生虫。所以你们看到了那巨木魈都是奄奄一息了,叶片出现枯萎也是正常的。”

林封谨听到了这个宝贵的消息以后。之前看到的一些异象也是找到了合理的答案,不过,他此时却是浑身上下一震,一下子就回过了神来:

“原来是这样!!和我想象当中的完全不一样呢。那三瘤妖树大根貌似就对那八头尚未完全成熟的蜘蛛妖念念不忘呢,我当时顾忌的,便是那一头强大的巨木魈,可是现在看起来,我若是去帮忙将那八头蜘蛛妖收走,那巨木魈不但不会攻击我,搞不好还会感谢去帮忙除虫的我呢”

一念及此。林封谨的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错觉,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早就祭出了手中的法宝。将三瘤妖树给放了出来,成全他老人家了。

此时皇普云也没有什么大恶,并且林封谨念着好歹也是故人之后,便很干脆的饶了他,将其放走了。

敖溪却是忽然出声道:

“公子,时间可能不大够了,秦去已经开始动身返回,他的速度比想象当中要快得多,要想扳倒他的话,估计没有铁证是不行的,那么就应该抓紧时间赶去火部的老巢,应该可以抓到他的把柄。这个人的实力,可以说是远在我们想象之上,为了安全计,接下来想做些别的事情就不行了。”

林封谨犹豫了一下道:

“我懂你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若是想要满足三瘤妖树的愿望,那么就只能马上动身,放弃掉去火部老巢的机会?”

“对。”敖溪道:“公子你是知道的,我算是比你多活了几百年,见识也多了那么一点点,之前看到火部大统领秦去出城的时候,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那就是他表面仿佛是被一层岩石所包裹的,但里面酝酿的,却是炽热沸腾的岩浆!随时都可能汹涌喷发!此人的实力,应该是十分恐怖啊,并且还占据了官方的大势,不宜与其正面敌对。”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

“我现在全家上下都在北齐,深受吕羽的恩德,倘若被人知道跑来敌国中唐为民伸冤,搞不好还会被国内的人攻击,说什么吃里扒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之类的,加上我之前还被李坚重用过,那就更要避嫌了罢罢罢!我此时也就只能站在北齐的角度上来处理这些事情。”

说到了这里,林封谨看了一眼古家,这里已经是火焰升腾了起来,他淡淡的道:

“古家助纣为虐,此时家财被洗劫也是报应,但是毕竟他们只是帮凶,罪行还不至于重到被灭门的地步,请敖兄让蛇奴护一护他们的女眷和幼儿吧,我们这就动身前往山中那一处巨山魈处,成全三瘤妖树的心愿。”

敖溪微微点头,对自己剩余下来的六名蛇奴交代了几句,然后让他们办完事之后就出城去等候自己,便跟随着林封谨一道出城了。

此时林封谨也算得上是和黑山君结了个善缘,所以他出城之后,点燃一道黑山君所绘制的符箓,便有妖怪前来供他驱策,这一次前来的,便是两头羊妖。

这羊妖天生就可以攀爬险峰,成精以后更是在山岭当中爬山涉水若履平地,十分了得,林封谨和敖溪两人乘骑上去,给它们指明地点,只觉得耳朵旁边风声呼啸,大概只用了小半个时辰,就又重新来到了那一处山溪拐弯处。

此时虽是在夜晚,但林封谨的双眼却是有夜视之能,仔细看去,发觉那巨山魈的叶片果然又萎靡了些,甚至还有清晰的黄斑,甚至从它旁边生长得十分蓊郁的树木上都看得出来,这家伙的状态其实是很不正常的了。

因为巨山魈要是新陈代谢正常,会将周围的阳光水分养料全部吸收霸占完毕,只有贴地的小草可以生长,怎么可能容得下其余的大型植物?

再次印证了皇普云没有骗人之后,林封谨便很干脆的祭出了法宝。一尊庞大的巨塔从天而降,轰然落下,供奉的祭品刚刚才到了最低限度,缺心眼儿的三瘤妖树就迫不及待的“嘎吱嘎吱”走了出来。

林封谨便将目前的情况给三瘤妖树一说。这厮脑袋本来就不怎么灵光。被林封谨越说越糊涂,最后干脆很焦躁的挥舞着触手一般的树枝道:

“你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就可以了啊。总之我要阿不奇啊,至少得要四只阿布奇啊!”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那好吧,你先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办法是可以让你自己和对面那头巨木魈直接联系。却不能让那阿布奇知道的?”

三瘤妖树很干脆的道:

“当然有,我是大根,大根是无所不能的!”

说着,它便重新站定,将根须深深的刺入到了地下,没过多久,这厮忽然深深吸气。然后呕心无比的“噗”的一声吐出来了一团类似于照明弹的东西,上面还有大量的粘液,高高的飞了起来,划出一道抛物线之后便对准了远处的巨木魈落了下去。

当然。林封谨是知道这厮呕吐出来的东西气味十分浓烈,可以说是对鼻子具有极强的杀伤力,堪称是化学武器,所以早就掩着鼻子闪了开去,结果没过多久,忽然似乎有风吹过,远处那巨木魈的叶子哗啦哗啦的作响,忽然有一片翠绿的叶子就脱离了树枝,对准了林封谨这边飘飞了过来。

然后,那树叶就落到了这边,说起来也是有些奇怪,这树叶落下去的时候,却是柄朝下刺下去的,然后这树叶就迅速的长成了一株小树苗,摇曳着枝条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