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六十四章 内幕

第六十四章 内幕(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此时不消说,山神庙里面更是一团混乱,倘若逼到了这种情况下,火部埋设的在这里主持大局的棋子都还不现身,林封谨也只有陡呼奈何了。

忽然之间,这山神庙里面居然是传来了一连串响刺耳的竹笛声,听起来那声音就格外的刺耳,仿佛是一根锉刀在耳朵里面死劲儿的钻,紧接着,从后面的厢房里面涌出来了六七个身穿红衣的彪形大汉,手中握持着粗大的木棒,见人就劈头盖脸的抽了过去,同时大叫道:

“趴下,趴下,不想死的就他妈赶快趴下!”

林封谨看着这一幕,顿时回忆起来了自己在西京火场当中救人的情形,微微一笑道:

“这帮王八蛋倒是学得蛮快的呢。”

这六七个彪形大汉的实力也就是在武秀才和武举人之间,只是趋避进退中很是有些用兵法整肃过的路子,所以一路打过来端的是毫无抗手,这就仿佛是六七个端着刺刀一齐冲锋的野战军肯定能在一群提着片儿刀的古惑仔当中捅出一条血路是一个道理。

不过蛇奴们虽然看起来不是对手,林封谨和在旁边观望的敖液也绝对不是吃素的,何况这些蛇奴当中还有个觉醒了“剧毒”天赋的蛇仆,指甲抠抓之间,便放倒了两名敌人,因此山神庙当中派遣出来的这六七名大汉最初进展顺利,但很快的也就被淹没在了人民战争的海洋当中。

便是在这个时候,林封谨眼前一亮,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在后殿当中,已经有天地灵气在迅速的聚集滋生着,显然是正主要出手了。火部不可能在这里有多少留守的人,此人一现身,那么对林封谨来说,立即就成了敌明我暗,敌寡我众之势,局面可以说是再有利不过。

紧接着,在山神庙的神像前,“轰”的炸开了一大团火苗,这火苗迅速的蔓延滋生,伸手展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人,大声咆哮道:

“跪下!跪下!不跪下者便是对本神不敬,违者死!”

见到了“山神爷爷”显圣,一干混乱成一团的愚夫愚民都是立即畏惧的瑟缩在地,都是哆哆嗦嗦的口称山神爷爷,局面立即就为之整肃。

只可惜这种情况早就被林封谨料到了——在当前的这种局面下,留守的火部中人既不敢也不能大开杀戒,更没有一手力挽狂澜的本事,那么不装神弄鬼的话还能做什么?

林封谨望了敖溪一眼,后者微微点头,立即便消失不见,而林封谨则是撕破了一张符箓,不为人知的一弹!立即就见到了山神的神像上居然又诡异的冒出了一道青色的烟雾,这烟雾也是迅速凝聚成了一团格外高大上的人型,看起来首先体积更加庞大,身体表面更是金光闪闪,惟妙惟肖,用更高的分贝咆哮道:

“哪里来的妖孽,敢于冒充本神?”

说实话,林封谨此时撕破符箓弄出来的这玩意儿也就是个空壳子,除了有视觉效果之外就没有别的优点了。但说起来也是好笑,对面的那巨大火人正是作势欲扑,却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最后化为了一团灰烬!

发生这种情况便只有一个可能,飞掠进后殿的敖溪成功得手了,搞定了施展神通形成火人的那家伙!

林封谨便立即闪身了进去,便见到一个穿着普通的庙祝瘫倒在了地上,旁边敖溪负手而立,而这庙祝更是满眼凶光的看了过来,破口大骂道:

“哪里来的狗崽子,竟然敢来这里讨死!?”

林封谨看着这个人,只是一凝神便道:

“杀了,不是他。”

敖溪一笑,只见这人脖子上面的一点黑痕便迅速的扩散了开去,这人正在凶悍的破口大骂,声音却都是一下子戛然而止,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每一口喘息都仿佛能看到生命力在迅速的飘散,最终毙命。

林封谨淡淡的道:

“能够一笔写出上古风范的人,就算是十分愤怒,也绝对不会说这些市井污言秽语的。并且他的手上虽然有茧,位置却不对,乃是握刀柄握出来的,绝对不是提笔书写磨出来的老茧。”

敖溪的眼里面露出来了佩服之色,林封谨沉吟了一下,然后眼中寒光一闪,口唇微微嗫嚅,便听到那盘踞在了山神神像上面的青烟人型大声咆哮道:

“妖孽无道,竟然混迹于本神的神祠当中,所有善男信女听着,去后面把这些渎神的庙祝给抓起来,本神自有封赏!”

“封赏”两个字说话,天上便是哗啦哗啦的下起来了铜钱雨,一干人都在纷纷争抢,奈何这铜钱雨也只是下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顿时就让人群更加躁动,对准了神祠的后方一拥而入。

前文就提过,这神祠乃是寻州第一大户古家的家庙,此时虽然分割了出去,其实也就和古家一墙之隔。

林封谨早就调查得清楚,这古家一直都是无恶不作,劣迹斑斑——咳咳,这也很正常,无论哪朝哪代,能当某地首富的家伙有不心狠手辣的么?——所以早有布置,便让那些混迹在人群当中的人大喊了起来:

“古家里面好多铜钱银子啊。”

“古家的龟孙逼死了我兄弟,报仇啊!”

“古家的小媳妇好漂亮啊”

“古家强占了我家三亩地不给钱啊”

“”

在这样的煽动当中,已经是陷入到了暴当中的人群立即仿佛就找到了宣泄的渠道,在后面的神祠里面本来将庙祝揪出来了就无所事事,现在立即就对准了一墙之隔的古家涌了过去。

林封谨此时想出来的毒计十分厉害,这已经是有人民战争的风范了,当然,也和古家自己有关,他这么一煽动是外因,但是古家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才是内在,若是古家自己平时行善积德,那么受过他家恩惠的人自然就不会出来为难他们,甚至会出马前来帮忙,那么古家自家的护卫力量也就应付得了。

但是,古家的行为若一直就是天怨人怒,民怨已经累计得和个桶一般,那么林封谨的这一煽动,就会发挥出惊人的作用!这也有着祸福自寻的意思。

不过,古家就算是搞得再怎么天怨人怒,也惹不着林封谨,但林封谨为什么忽然跑来找他下手呢?原因也只有一个,林封谨要找的人,多半就在古家当中的。

这个推测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可是推论起来其实相当的简单。

能够写出来那一笔字的人,必然是富贵人家出身,至少在练字的时候是。

而这个人应该是投靠了火部,那么过得应该还是不错。

一个既然在少年时候练字的时候都习惯了富贵生活的人,那么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会跑到那狭小的山神庙后殿去吗?而他的工作地点也就是恰好在山神庙附近的。

同时,火部利用山神庙这件事可别说古家不知情。否则的话,古家怎么会在这几年内膨胀到寻州首富的地步?其生意和人才上也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这显然就和后台有关了。

所以,林封谨有九成把握可以断定古家当中有自己要找的人。

此时被林封谨煽动的这些民众一拥而上,十分势大,群情汹涌,眼睛都红了。见到了如此场景,古家的看家护院竟是有一半转身就逃。可见古家平时做人也一定是相当失败,搞得连自家的护院在压力面前一下子就哄然作鸟兽散。

此时的这些民众已经是只能被称为暴民了,迅速的就若潮水一般的淹没进入到了古家当中,顿时,这个大家族里面也响起来了哭号,惨叫,咆哮的声音。

林封谨矗立原地,双目似闭非闭,忽然睁开了眼睛望向了古家的西面:

“那里刚刚同时响起来了四声惨叫,显然是在同时被袭击的,对这些暴民出手的一定不是庸手!走!”

很快的,林封谨就见到了一名白衣文士,颌下有着三柳长须,整个人更是具备了温文尔雅的气质,他手中握持的都是一只似拂尘一般的大笔,出手却是十分狠辣,毫不容情。

他的拂尘一扫,全部都是奔着对面的眼睛去的,笔毫虽是柔软,可实际上若是打到了脆弱的双眼上,立即也是仿佛若钢针一般,立即就会造成致命的创伤。

非但如此,那笔杆的顶部更是弹出来了半截尖锐若枪头的东西,刺在人身上的话,一下就是一个血洞。

这白衣文士身边,已经是东倒西歪了七八个人,全部都是刚刚冲进来的山民,全部都捂住了双眼剧烈的痛苦呻吟着。

“应该是他了吧?”敖溪看了林封谨一眼,便是有探询之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