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五十一章 文字当中的隐秘

第五十一章 文字当中的隐秘(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接下来林封谨又去寻州当中最大的一处药铺里面,耗费了一些银子打听了一下泡熟蛇酒的药材,因为这寻州蛇酒最稀罕的还是原材料,而不是配方,所以也没有其余地方的药铺的保密意识那么强烈。一秒记住这熟蛇酒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让寻蛇和酒糟,酒曲,药材同时进行发酵酿造,这样的话,酿造出来的药酒才是最好的。

所以林封谨在给了五十两银子后,也就将泡熟蛇酒的方子找了出来,接着自然是按图索骥,一一的去对这些药材来进行采购,更是准备好了三个大的酒坛子,然后往里面开始倒入预先准备好的大曲酒酒糟,都是用上好的高粱制备,闻一闻都是芬芳满鼻,至于药材什么的也是只买品相好,药效好的,不问价钱。

然后便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遇到了合适的膘肥体壮毒性大的寻蛇,便依照上面所说的方法将其丢进去,黄泥封坛,充分发酵之后就可以饮用了。

当然,这种原浆最好还是不要直接喝,而是兑以高粱酒来尝试饮用,若是普通风湿疾患的话,那么一杯原浆可以兑十杯,若是眼中的话,一杯原浆兑五杯,最为严重的情况则是一杯兑三杯。

但是这种极端的疗法只能维持三天,喝了三天以后,必须停药三天再服,否则的话,极其容易中毒。

林封谨将这些注意事项都记在了脑子里面,回去客栈的时候,敖溪也还没有回来,林封谨也是不以为意,第二天早上大概天麻麻亮的时候,便听到敖溪在外面轻轻叩门。林封谨起床以后洗漱完毕想要吃过早饭再走,敖溪却也是很赶时间的样子,塞了一颗丹药过来便直接催促上路。

林封谨看那丹药若莲子一般。里面有着淡淡的清香,并且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就想起了腾蛇泽龙舆外面的那一片黑莲池,不过他也没有说破,将这丹药吃了,顿时就觉得神清气爽,浑身上下精力旺盛。

敖溪见到林封谨服了丹药,便有些自矜的笑道:

“公子,我这炼丹的手法可有长进?那位付真人眼下应该还在府上吧,那公子也应该算得上是品鉴行家了。点评一二如何。”

林封谨平时却是没有事情绝对不会服用丹药的。因为他心中却是知道一些关于丹药的原理这丹药看起来效果极好,其实就是和兴奋剂一类的东西,估计副作用会小一些罢了。比如人劳累的时候吃一粒,看起来就精神焕发,但其实呢,你的身体的疲累难道就不存在了?伤口难道就不流血了?只是神经被欺骗了,让你暂时感觉不到这些东西而已

所以面对敖溪的询问,林封谨只能打着哈哈道:

“这混蛋每天拿了钱就不办事,要么就在喝酒。要么就在玩姑娘,哪里炼过什么丹啊,不过敖兄这丹药服用以后如此立竿见影,想必是极好的东西了。”

敖溪脸上立即露出了自得的微笑道:

“哪里。哪里,这黄芽丹也是从古籍上寻到的一些炼法,我又自家删改了一些,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说话间两人便是已经离开了寻州的州城。踏上了往北走的道路,话说寻州虽然是四面环山,却也是个交通要地。可以说是沟通南北,只见这条官道上可以说正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还有人在泼了清水洒扫官道,见到了有马牛的人便要呵斥住,看看牲畜屁股后面有没有挂上粪兜子,否则的话,便要收款五文。

这却是因为牛马是要随处拉屎的,官道上人多,这些东西就必须要及时的打扫,否则的话,人踩马踏的既是不洁,也是不美观。话说林封谨见到中唐人搞出来的这些东西,心中却也是很以为然,觉得可以在北齐推广一下的,吕羽现在心思膨胀,要一统五国,那么这种新朝新气象的东西搞一搞,他一定是相当喜欢的。

两人顺着官道走了五里,便见到前方道路盘旋了起来,便表示前面已经开始进山了。这世界因为有道法的存在,也应用在了很多的方面,所以在开山裂石修路方面,可以说是很有一手的,远远要超过地球的古代。

入山之后,太阳就开始渐渐的升了起来,却是仿佛个蛋黄那样,红润可爱,敖溪此时才道:

“刚刚为何催促得很急,便是因为公子你有意寻蛇的缘故,这寻蛇乃是蛇类和地龙(蚯蚓)的浑生体,阴气极重,所以最喜欢在太阳底下晒一晒自己的身体,但是,太烈的太阳却又会让它体表的皮肤皲裂,元气大损,所以,最好寻觅寻蛇的时候,就在日出后的辰时到已时(黎明到中午十一点)这段时间了。”

说话之间,敖溪已是带着林封谨从官道走上了另外一条山道,这条山道旁边却是还写着一个牌子,仿佛路标也似的写着“至龟蛇观”四个字。

这条山道上没有什么人,所以敖溪和林封谨两人脚下都开始加速,要不了一个时辰,便少说已经奔出了五六十里,已经是深入到了大山里面了。

大概爬到了半山腰,却是听到了有溪流潺潺的声音。尽管没有路。敖溪依然是对准了传来溪流声音的地方大步走了过去,林封谨见到敖溪所过之处,很多毒虫山蚊之类的也仿佛是见到鬼一般的,从藤蔓草丛当中爬了出来,四散落荒而逃,显然已经将自己的一丝气息释放了出来,因此蛇虫趋避。

行走在这山中,毒蚊,蚂蝗之类的昆虫什么的不是最危险的,却是最讨厌的,做好防护措施的话,却是密不透风,热得你仿佛是从水里面给捞出来似的,若是不做防护措施,那这个罪就够得你受了。因此那些前来捕蛇的山民也真的是辛苦,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怪不得要卖那么高的价值。

继续跟随着敖溪前行。却是顺着溪流往山下走,说起来也是有些奇怪,刚刚明明是见到了前方没有路的,但是和敖溪顺着山溪走了一会儿,一条隐隐约约的小道便在小溪旁边出现了,这就是所谓的“兽道”乃是野兽喝水踩踏出来的,等走到了山沟当中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也是阳光明媚,忽然感觉就要寒冷了一些。温度居然都下降了两三度都不止。

“这里从风水学上来说,是一条地脉当中的阴脉,所以很是吸引寻蛇,而这山溪当中的石块,则是它们晒太阳的好去处,你若是要抓蛇的刷,这里就可能出现了。医术我还是略通一些,感觉虽然毒脉附近的寻蛇毒性更强,但是你调配的药酒的药性未必压得住。所以你就抓些普通的寻蛇去泡酒也就好了。

林封谨心中也是在暗道这敖溪了得,连转基因的生物最好不要吃都知道,便连声称是。敖溪到这里也是放缓了脚步,指点着那山溪当中道:

“此时阳光温煦。正是寻蛇最为喜欢的,它们便躺卧在那山溪的岩石上面晒肚皮,加上在山中也是没有天敌,所以十分慵懒。并且也没有什么警惕性。你去抓的时候记得出手要快,若是不想活捉便是用木棒子敲后脑勺,若是想活捉的话。便用麻布口袋一套,便是手到擒来,若是要用手捉,那么就掐住头部腮帮子那个位置,否则的话,掐别的地方,寻蛇就会突然断裂然后反噬当然,也只有你我敢这么干,山民这么去直接抓头的话,那是找死了。”

林封谨目力超乎常人,很快就见到了一条寻蛇盘踞在了一块溪中的青石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这玩意儿在野外的时候和被抓到的时候,可以说是精气神都是迥然不同。其外表此时除了看起来没有鳞片的话,完全就和银环蛇类似。

不过林封谨也是仔细的打听过,寻蛇以圆,紫,纹这三大特点来进行鉴别,即是身躯浑圆,浑身上下呈现出紫色,浑身上下条纹格外清晰的为佳品,至于长度反而是次要的,记得当时药店掌柜还打趣说,长度在这里并不能说明寻蛇的药效好,就仿佛是咱们觉得的美人儿也不是首先以身高来评判的,所以林封谨记忆得十分深刻。

此时出现在林封谨面前的这条寻蛇虽然有两三尺长,浑身上下却是灰扑扑的,几乎分不出纹理,更是躯体干瘪,与三大特点一个都对不上号,所以用树枝去扒拉了几下,试探了一下寻蛇的速度和习性之后,便放了这厮一条生路,不过见到这寻蛇游入水中,悄无声息的模样,心中也是有些惊异,因为这条看起来瘦不拉基的寻蛇,其力量敏捷都在林封谨之前想象之上。

两人继续沿着这山溪而行,前几日下了暴雨,山洪在此肆掠的痕迹都还没有消失,林封谨正在寻找寻蛇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前面的石头旁边趴伏着一个人,看打扮应该是当地的山民,脸朝下一动不动,呼吸心跳都没有了,看起来已经断气了。

走近一看,才发觉尸体已经僵硬,却还没有腐臭,应该是中毒的缘故,看这人大概四十多岁上下,不知道为什么,双唇和舌头都呈现出紫黑色,因此长相看起来都是十分可怖。其旁边十余步处的庇荫地带,还有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两眼圆睁,卧在了地上,满脸黑气,也是尸体僵硬了。

敖溪见多识广,一看便道:

“这多半是父子前来捕蛇的,儿子没什么经验,结果被寻蛇咬了,看看就要毙命,父亲不忍儿子惨死,便将伤口割开用嘴巴吮吸毒液寻蛇这东西,乃是秉持天地之间的戾气所生成的东西,毒性怎么可能用等闲的方法来化解。结果儿子死了,父亲也是难逃劫数。”

林封谨默然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

“萍水相逢,这对父子也是可怜,我应当将它埋葬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