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四十一章 示弱以敌

第四十一章 示弱以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道:

“你打算怎么帮助?”

火奴亚亚微微撮唇一吹,吹弹得破的白皙脸颊肌肤上面,忽然出现了两个十分喜人的酒窝,平添妩媚,林封谨看着她撅唇的动作,心中却真的是忍不住一阵荡漾,因为此女平时做出此动作的时候,往往都是蹲着的,此时平视起来,却是端的别有风情。

但火奴亚亚这么一吹,林封谨心中却是陡然生出来了一种莫名的寒意,脊背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就仿佛是普通人站在悬崖边的感受!紧接着,六名鬼面都的剽悍士兵的动作一下子就僵硬了,保持着或举刀或防守的姿势,仿佛是雕塑一般立在了原地,其眉心忽然出现了一个鲜红色的血洞,慢慢的从中涌出来了大量的浑浊液体,歪倒在地

不消说,火奴亚亚已经放出来了她所操控出来的帝王之虫,两头帝王之虫瞬间连杀六人,那速度堪比机枪扫射,真的是若电光石火一般!!

顺带说一次,这帝王之虫进入了成熟体以后,就对龙气不感兴趣了,并且火奴亚亚操控它们杀人的范围也不会超过三十米,所以当日林封谨找吕羽讨要这东西,吕羽也才会很爽快的答应拿出来。

此时有两三名三里部的族人正要被斩杀,却是忽然见到对手暴毙,忍不住回头一望,便见到了公子在后面对着他们微微颔首,顿时精神焕发,大叫一声跳起来,再次加入战团当中!

被这火奴亚亚一耽搁,本来是中流砥柱的鬼面都人数立即锐减,有道是兵败若山倒,毕竟冷兵器时代的白刃战,伤亡比例和伤亡频率也是极大的。但这数千人突上来与吴作城一方刺刀见红了以后,也是渐渐的消耗殆尽了。

三里部的人也是开始发觉,当那些颈缠白布,脸上自割的东夏军士渐渐的伤亡殆尽,自己一方受到的压力便小了很多。随着又调集了一批休息妥当的铁甲刀盾兵上来一进行合围,顿时就将东夏人赶下了城墙,这时候,很显然是对方的忍耐力也是到了极限,所以其余的东夏军却仿佛是软柿子一样,略微遇到了点压力立即就溃散了。很干脆的丢盔弃甲就是一窝蜂的大溃散

林封谨亲眼见到,在陆桥的后方,军法官和督战队一连杀了七八名溃逃的军士,但丝毫没有用,反而激起了兵变,这些逃走的士兵在面对军方官和督战队的时候,表现出来了超乎寻常的勇猛,刀光霍霍,人头起落。溃逃的大潮淹没掉督战队这些不和谐的声音的时候,大概也只用了眨眼功夫

目睹了这一幕之后,林封谨与方名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道:

“大局已定。”

是的。两人打到了现在,怎么还猜测不出来这是东夏军最后一次行动了,他们的精力和勇气已经在这孤注一掷的一战当中耗尽,而在东夏军当中。撤退派和主战派之间本来脆弱的平衡在这一战后,必然就会被彻底的打破掉,因为主战派的核心骨干力量。差不多都已经在吴作城那坚固的城墙下面做了孤魂野鬼。

***

不过,林封谨心中,却并没有打算这么便宜的就让他们撤走,他找来三里部当中的老人,询问了一番节气和时间之后,接下来便做了一件事。居然是让整个吴作城当中都披麻戴孝,然后哭声震天。

紧接着,吴作城当中居然是倾巢而出,大军压境想要和东夏军一决胜负,东夏军忐忑着冲了上去,结果双方一接触不久,三里部的人马却是一触即溃,被打得丢盔弃甲,仓皇逃命,虽然东夏军没有拿到多少人头,但是,辎重什么的却是缴获无算,顿时令得他们士气大振。

一问抓来的俘虏后东夏军才知道,原来连日的猛攻也使得城中的精锐也是伤亡殆尽,并且在上一次东夏军的突袭当中,城主被流矢射中,已经是危在旦夕了。

一场大胜和这利好消息顿时就像是给东夏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似的,令得他们一下子士气就恢复了起来。在他们的心中,对上这种少数民族总是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先前的大胜可是缴获了不少的金银财宝,而那个城主重伤垂死的消息,更是令他们的心中重燃希望。

毕竟没有谁愿意灰溜溜的逃回去做个败军之将好吧?既然这一仗还能打,并且还有很大的几率打胜,为什么不咬咬牙挺过去呢?

这才对啊!草原蛮子历来都是没办法打硬仗,咱们损失如此惨重,他们的损失必须的更大啊!

咱们乃是堂堂的东夏正规军,这些草原上的蛮子,也顶天是靠江南的那些人撑着,但这漂洋过海几千里的,能做到目前这地步真的是极致了,也应该是咱们摘果子的时候了

当然,也不是没人指出过这可能是敌人的“奸计”,只是这种提法却是很不得现在的主流民心,有人甚至还冷嘲热讽,说些什么要走你走先。值得一提的是,在听说了吴作城城主中箭,危在旦夕的消息以后,本来已经是垂死的李明华精神大振,回光返照,还喝了几口稀饭,然后给东夏国君写了遗表,最后带着满足的微笑咽了气。

与此同时,东夏军当中也收到了不少想要“投诚”的书信,上面都写着城主已经是病重了,水米不进几天,看看就要咽气,只要他一死,自己愿为内应开城门之类的,同时,那些金银珠宝更是流水价也似的送入了军营来,单位都是按车计算的........

有道是清酒红人面,财帛迷人心,当几车金银财帛拉进营门来以后,最后的不同声音都消失了,东夏军剩余下来的这些将领每天数着银子铜钱金子,看得那是心花怒放,就等着这城主咽气。自己就好采摘胜利的果实了。

之前进攻受挫,兵败,主将病重这种事情也没人敢写进战报里面往后方发,现在则是每天三封战报发回去,几乎都是写的激战城头,浴血奋战,奋起大呼,毙敌巨万。

同时今天送一个人头回去,说是三里部的某某族长,明天送一个人头回去说是三里部某某长老。反正草原蛮子长相都差不多,什么?要凭据还不简单,草原蛮子现在的财物是一车一车的送过来,随便在其中挑选些贵重的东西,比如玉佩啊权杖什么的放在人头旁边送过去不就得了!

而前方捷报频传,东夏一方的君臣也是大喜过望,因为单是笔墨写的捷报那未必还可信,但是这又是人头又是战利品的可劲儿往国内送,这总不是假了的吧。并且看这些送回来的战利品都是精品货色,十分难得的,比如一个部族长老佩戴的一方玉佩都是罕见的血玉雕饰,那没有几十万两银子是下不来的。

可见那三里部确实是肥的流油。其余的将军听说了也是十分懊恼,恨不得时光倒转回出征之前,自己就算是呕心沥血当家产卖屁眼,也得去把这关窍通开。说什么也是要将李明华这老狗给揪下来,自己坐上这主帅之位去,眼见得做了这一票。不仅仅是自己下半辈子的浇裹,就连子孙的基业都有了啊。

好在前线的东夏军这帮丘八也是深知其中的关键之处,在战报里面一直都是说李明华“略有小恙”,为的就是避免突然杀出来个黑心主帅来摘桃子,否则的话,大家岂不是白忙活了?

不过有道是纸包不住火,有想要藏匿消息的,便也有想要以此为近身之阶,李明华一死,便有七八封密信往国内送了回去,立即就仿佛是七八根点燃的导火索那样,一下子就将东夏的军方这火药桶给点着了。

此时人人都知道李明华已经殁在了前线上,将军马革裹尸本来就很正常,何况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死了也有什么好稀奇的呢?而那东夏城主也是命在旦夕,现在那吴作城当中人心浮动,每天从城中运出来贿赂大军的金银财货那都是以“车”为单位来计算的,很显然,那东夏城主一咽气,便是顺利接收吴作城,轻而易举的立下如此绝世功勋......

最要命的是,这前线主帅的位置他娘的还是空悬的啊!空悬的啊!空悬的啊!空悬的啊!.....

在这一瞬间,便围绕着这前线主帅的位置展开了一番惊人的龙争虎斗,其激烈程度当真是丝毫都不逊色于在吴作城下的那场攻防战,一个个武将争得那个面红耳赤,如痴如醉,你方唱罢我登场,尽显忠君爱国的决心。

前线大胜,那吴作城虽然是在荒凉凄寒的草原上,却也是堪称金山银海,此时为了求和,更是每天一车一车的财货往军营里面运,他娘的,什么时候金银财宝的计量单位都和屎尿粪土那样被同化成车了?可见破城以后的缴获又将是何等惊人,反过来就能将国君他老人家的英明决策烘托得何等睿智?

此时再也没有什么说什么,主幼国弱,恐非正道的话了,纷纷都是什么有志不在年高,少年英雄等等话语充斥在朝堂当中,国君党一方气焰更是煊赫无比,上朝的时候都是昂首阔步,直将王女党视若草芥,似乎步子都要迈得大了一些。

经过了一番艰苦的战斗,最后王党当中的一名骨干张振灏脱颖而出,被国君委任了接替了李明华的“重任”,此人有何等何能排众而出呢?事实上这张振灏年方三十一岁,身高五尺,三日能勉强食下一斗米,一旦吃到肥肉就会呕吐,骑马必摔,坐车必晕

但是,张振灏的优势就是有个好姐姐!她的名字叫王后!

这皇后在支持国君夺权的道路上,自己觉得自己应该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现在应该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了,更重要的是,年少的国君被张王后的一句话说得了,那便是因为王后告诉他,这满朝文武你现在给他再多的甜头都有可能是墙头草,但是,我弟弟虽然才能平庸了一点。忠心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所以,被姐姐背叛过的国君立即深以为然,那血淋淋的回忆使他下定了决心,不惜开罪了诸多的军方将领,让自家的亲戚上位。旁人虽然心中肯定是讨了好大个没趣,但也是没得话说,什么风都比不过枕头风哇,不过在心中狠狠的唾骂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不过时间渐渐的拖得也有些久,也不是没有人起疑心的,便有人提出来疑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