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三十九章 反噬!

第三十九章 反噬!(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吾希从小到大都在放牧,套羊,套牛,套马就是他赖以谋生的手段,而他一直都是个很执着的人,隐忍是他的天性。

于是,在吾希等待了小半个时辰后,便寻找到了一个猎物,黑暗当中忽然飞出来了一根套索,鬼魅也似的套住了一名东夏骑兵的脖子,就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吾希已经在自己面前的马匹臀上刺了一匕首。这匹马儿立即吃痛发足狂奔了起来,而套索的末端则是系在了它的鞍鞯上,陡的绷紧之后,那名东夏骑兵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仿佛放风筝似的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被拖入了黑暗当中。

而吾希则是跨上了另外一匹马儿,跟随着那一头系着套索的马儿疾驰入了黑暗当中,那名东夏军的同伴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破口大骂,策马疾奔追击,可惜他们身上的精良武器铠甲却成了胯下马匹莫大的负担,追出来了几十丈以后就完全找寻不到方向了。

吾希大概等马匹奔出五六里地之后,确定后方没有追兵,便吹了声口哨,那匹吃痛狂奔的马儿也是随之慢了下来,吾希安抚了一下这马儿,然后露出了开心而纯真的笑容从腰间取出来了刀子,将被套住的那个倒霉蛋的脑袋割了下来

在这个残忍的过程当中,吾希没有遇到任何的反抗,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因为这名军汉尽管相貌狰狞,力大无穷,但他的颈骨却是和所有的人一样脆弱,在被套索骤然绷紧的过程当中,这军汉就算是凶猛到可以力毙虎豹,他那脆弱的颈骨在瞬间也就变形,折断,然后死去。

吾希看着这个血淋淋的脑袋,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因为这么一个脑袋若是论功行赏的话,乃花的四分之一嫁妆就到手了,而这军汉身上的铁甲钢刀也是能值起码二十头羊呢。

只需要再来三个脑袋,乃花就能搬到自己的毡包里面。每天给自己奶孩子做家务酿酥油茶了!自己放牧回来也有口热菜饭,这是多麽令人激动的事情啊。

带着这样的憧憬,吾希潜入到了黑暗当中,再次寻找着自己的战机。

在很多时候,战场的转折点其实是由一件小事达成的,直到人们在回顾这些事情之后,这才会哑然失笑,发觉一件如此寻常的小事,居然会衍生出来了如此深远的作用!

而此时无论是林封谨还是李明华也没想到,整个战役的转折点。居然是掌握在了吾希这么一个贫穷的小牧奴身上!

吾希在黑暗当中喘息着,心中滚烫,可是满布裂口的双手却是出奇的稳定。

他再次瞄上了一个猎物。

这个猎物看起来十分勇猛,身上穿着的也是一席银白色的铠甲,明明只率领了五个人。却是反客为主,在战场上压制着接近二三十名三里部的族人,他的兵锋所向何方,三里部的族人便被逼迫得四面逃走,而这个猎物手上的漆黑长刀,仿佛是雀鸟展翅那样夭矫灵动,都至少夺走了五六名族人的性命!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破绽。说得不客气一点,这么一个猛人,来一百个瘦弱的吾希也不够他杀的。

不过,吾希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他早年在草原上流浪的时候,便经常会捕捉旱獭来充饥。这些机灵的小动物却是可以整整呆在地下两三个时辰不动弹,可是吾希却是可以整整五个时辰在它们的洞外呆着,不吃不喝不便溺,不发出一丝声音,最后成功抓到它们。比的就是耐心。

他一直悄悄的跟随着这个猎物,直到他连续击溃了七八支队伍,直到这人受伤流血,手臂中箭,直到他还刀入鞘的时候,都因为手掌的剧烈颤抖而重复了两次,直到他取出水囊,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松弛掉,仰头狂饮的时候,这才悄然出手。

阴柔的套索缓缓的飘落,吾希的手稳定得就仿佛像是一块石头,被饥饿,毒打磨练出来的套索技术,可以说几乎不会有任何的偏斜,然后吾希刺马臀,翻身上马的动作,也是一气呵成,显得前所未有的稳定协调!

这名银甲将士,也是连声也没吭,被高高的拽了起来,若风筝似的在空中滑翔了一段,然后狠狠的撞到了地面上,吾希似乎听到了他痛苦的呐喊了半声,然后双手紧紧抓住脖子上的套索,却已经是一溜烟的被高速拖行了开去。

被马匹拖拽而死本来就是一项格外残酷的刑罚,受刑的人往往在死前会遭受莫大的痛苦,尸体更是多一块少一块,死得苦不堪言,连骨头都要断光!而吾希却是发觉从套索上传递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那套索仿佛是变成了一头正在疯狂挣扎的巨蟒,要脱离他的掌控啊。

但是吾希依然有信心,因为他是一个出奇谨慎的人,这套索关系到他下半生的幸福,同样也关系到他的生死,所以在这一次出发之前,他又一次用桐油浸泡了这条套索然后晾干,这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玩意儿,竟是连巨斧都难以剁断,唯一的克星就是火。

刚刚落入陷阱的猎物的挣扎也是同样的剧烈,吾希已经不知道见到过多少次类似的情形了,遗憾的是,罕有猎物最后能活着从陷阱里面爬出来。

被“小黑”拖出去十丈以后,很明显从套索上传来的力气变小了许多。

又被拖出去了十丈以后,套索那端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力量了,

而后方的黑暗当中,却是传来了疯狂而慌乱的大喊声,吾希听不懂东夏蛮子的话,但也感觉得到他们喊话当中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之意。相信他们逮着了此事的罪魁祸首吾希之后,一定会用最可怕的刑罚施加在他的身上。

所以,吾希很果断的打消了今晚继续狩猎的念头,他觉得自己这一次似乎逮着了一头好猎物,这家伙应该一个能顶俩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谨慎的吾希又往小黑的臀上加了一鞭子,迅速的对准了战场外围疾驰而去,他心中隐隐约约还有几分可惜猎物身上的那一袭银甲,千万不要在地上刮破或者丢失了啊!否则的话估摸着本来能换三十头羊的。就得被人杀价到二十五头去

不过管他娘的,三里部里面就算是怎么砍价压价,也是有底线的,绝对不可能价值十头羊的东西只卖一头羊的价格。哪怕是地位最低贱的牧奴,也不必担心自己在交易买卖里被人骗了,顶多也就是吃点小亏。

脑子里面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之后,吾希觉得差不多了,已经是脱离了战场,而挂在套索上的这猎物再强悍,被套着脖子拖了这十几里地,也是像已经被放空了血的牯牛,只有蹬腿瞪眼的力气了。

吾希便下马,拔出了匕首走上前去。没费什么力气就割开了猎物的脖子,感觉就像是宰羊的时候轻描淡写的一攮子就插进了羊的心脏从动脉当中喷射出来的血液溅了吾希一脸,这黑瘦而苦命的少年满不在乎的在自己脸上擦了擦,天真的笑了笑:

“你还真有劲儿,但是长生天在召唤你了。”

一个时辰以后。林封谨收到了最新的一期战况回报,忍不住大吃一惊:

“什么??到现在已经损失了八百人了?”

在旁边的方名也是一下子眉头皱紧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公子,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中了老贼的圈套了,发信号把人撤回来吧。虽然吴作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也没有必要白白的消耗人命。”

探子半跪在了地上道:

“不知道为什么,那帮东夏人忽然吹了几声号,然后不少东夏蛮子就变得十分凶恶。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我们的兄弟也没有料到这一点,不少人也遭了毒手。”

这时候忽然又有个人冲了进来,大声道:

“将军,公子,东夏人有异动!请上城楼观看!”

这时候林封谨心中疑惑更甚。立即就上了城头,他本来就有夜视之能,果然就见到东夏军当中正在聚集军士,然后往城门这边汇聚了过来,然后。这些草草汇聚的士兵,居然就这么乱乱的抬着七八架云梯疯狂的直冲了过来!

顿时,吴作城头也开始吹起了号角,进入了一级戒备的状态,然后就见到这草草汇聚起来的几千东夏军,仿佛若大浪那样猛烈的拍击在了吴作城的阵线上,一股无法形容的军容军势直逼而至,似十三级大风那样扑面而来,几乎要窒得人艰于呼吸。

“这,这是哀兵?”身经百战的方名一下子就沉声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