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三十七章 袭营

第三十七章 袭营(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林封谨登上了城楼以后,迎面就见到密密麻麻的东夏军大声呐喊着冲锋了过来,迎接他们的是一支一支恶毒的利箭,三里部弓箭手犀利的射术直接导致东夏军要付出接近三成的伤亡代价才能冲到城墙下方,不过这个时候,东夏军同样也开始呐喊着用弓箭,床弩进行反击,尽管城楼上面的各种防护措施都做得很是完备,却也不可能滴水不漏,这开始直接导致三里部的族人出现了伤亡。

尽管箭若飞蝗,但是东夏军依然表现出来了强悍的战斗意志,咬着牙喊着口号将云梯给竖了起来——然后开始鱼贯爬上,只是这时候两边的棱堡开始发威,叉杆,拍棍,挠钩什么的从一些毫不起眼的孔洞里面探了出来,被架起来的五座云梯被迅速的拽倒,上面的人都是跌得头破血流,呻吟连天。

眼见得这一次攻势受挫,东夏军开始撤退,只是比起进攻时候密密麻麻的阵型来说,能逃回来的人已经是稀稀拉拉的了。这时候吴作城的城头也开始挥舞红色旗帜,并且吹响了两短三长的牛角号声,开始让驻守在城头的人手换防,让生力军进入。

毫无疑问,这个命令看起来很多人都不乐意,纷纷的争辩着,认为自己还有足够的力气和精神守卫下去,不过这些刺头儿的下场往往就是挨一鞭子,只好嘟囔着嘴巴缩着头走了。

最后三里部清点出来伤亡人数乃是四十六人,只有五个倒霉蛋被城下的反击射中了要害,其余的都是轻伤,而敌人至少是丢下了四五百具尸体,这样的战损比例看似离谱,但在城池攻防战的开局是正常的,大量的伤亡会出现在城头争夺战的时候。那时候的城头只能用绞肉机来形容,而那时候也是李虎派遣来的五千名重甲士兵发威的时候。

夕阳若血,此时倒在了吴作城城墙下面的尸体已经叠了一层又一层。以至于本来是规划的四丈高的城墙显得只有两三丈了一样,在经过了一下午悍不畏死的疯狂冲击之后,东夏军终于成功的将云梯搭上了吴作城的城头,只可惜他们不知道。这是方名故意而为之的,因为野猪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恳求了方名很久,请他放点人到城头上来,他方便松松筋骨,否则的话,骨头里面都要生出懒蛆了

方名只允许放上两架云梯登城,于是就见到野猪仿佛是横冲直闯的拖拉机一样,突突突突的跑到这边砸飞一群人,又是突突突突的跑到那边震飞一群人。当然最倒霉的还是下面那些排着队准备登梯的,也不知道被砸伤砸死了多少,说实话,这些被精选出登城的勇士也算得上是东夏军当中出类拔萃的人才了,只是生不逢时。他们遇到了更凶残的变态而已

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林封谨也听到了远处东夏军奏响了鸣金收兵的号角声等等,不对啊!为什么是号角声?这明明是表示继续进攻的号角声啊,难道这家伙一来就发疯了?在陆桥前方,大片大片的火把被点燃,充分显示了东夏方继续进攻的决心!

连夜攻城这种事情乃是双刃剑啊,虽然对守城方来说很伤。但是对攻城方来说,同样会更加导致士气低落。

而这时候,方名已经是开始下令集合自己手下的那五千铁甲军,对于身经百战的方名来说,便是再离谱的事情也遇到过,比如守城的时候一上来就被内奸打开了城门这种奇葩事件。何况是区区的连夜攻城这种小事?

仔细的想一想,李明华的决断也是绝对不能算错,吴作城当中最强大的威胁便是远程的弓箭手,天色一黑之后,弓箭手的威胁瞬间就会消弭七八成!在冲锋路上的伤亡至少锐减一半。这样的话,主要的战场就必然在城头上展开!

不过,既然李明华已经做出了决定,林封谨也是只能冷笑着接受,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居然李明华进行了表态,林封谨自然也是理所当然要进行回敬才对。

这时候,还是涨潮的时候,林封谨便下令吹动了三长一短的号角,同时在城墙上点燃了两堆紧贴在一起的篝火!很快的,远方的海面上,也传来了悠长的号角声!

林封谨准备的伏招也是随之登场!

早就测试过,在涨潮的时候,五桅大船可以借着潮水的势头开到距离陆桥三十丈的地方,而三桅大船更是可以接近到陆桥十丈内,而这些船只都是要进行海上运输,经过改造的武装商船,这些船只上面的火力也是十分猛烈,也就是说,凡是要通过陆桥的人,都得经受四艘远洋大船的侧舷夹击!

而这些船只上面的装备也是同样精良,单侧船舷上拆卸掉了“拍杆挂装重甲”,经过了紧急加装以后,共计床子弩十具,小型投石机八台,八牛弩三张,火力强大无比,更是不定期的抛掷出三角钉,在黑暗当中更是令人防不胜防。

冲上陆桥的东夏军士往往在奔跑向城墙的过程当中,都会遭受到这些恐怖杀伤武器的重创,接下来在攀爬云梯的过程中,城墙上更是会有不少的秘洞,从中诡异的刺出长矛,就仿佛是毒蛇的啃噬那样致命。

不过,东夏军毕竟还是有着自身的优势,依然是在源源不断的将自己的战兵送上城头,不得不说在这种披甲结阵厮杀的环境里面,草原人就明显的处于了劣势,好在有李虎送来的五千重甲兵轮番上阵,在城头上面组成了一道钢铁阵线,利用地利的强大优势,死死的将东夏军拦截住,从城头跌落的东夏士兵简直就仿佛是包饺子那样,疯狂跌落,一夜激战完毕,本来整整四丈高的城头,竟然变得只有一丈余了!可见下面积尸之厚!

当黎明的光芒照耀在大地上的时候,这漫长而血腥的一夜终于过去了。东夏军终于不再吹奏出进兵的号角声,前仆后继的军士也是若潮水一般的退去。战场上硝烟弥漫,旗帜飘扬,双方就仿佛是两头苦战到底厮杀得精疲力尽的野兽,现在开始伏下来身体。默默的舔舐伤口。

惯例的,林封谨等人又开始施展攻心战术,一干彪形大汉策马出来大叫:

“喂!你们这些东夏来的憨羊听着哩,昨天晚上打了一夜咱们要补觉哩!所以休战三个时辰哩,若你们答允的话,便允许你们来收敛尸体,带走伤员哩!”

但这一次,李明华直接用密集的攒射来作为回应,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

他下令吃完早饭,继续攻城!

这样做毫无疑问令他们的士气更沮丧低落。

但是李明华觉得对方也是一样难过,即将到了上限,就看双方绷紧的这根弦谁先断裂掉了!说到底还是正规军精锐的优越感在作祟,此时已经可以确定,守御吴作城的绝大部分还是草原上的蛮子。而草原上的蛮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凶猛却不持久,打仗完全只能逞血气之勇,一旦进入僵持阶段便迅速崩溃那种。

所以李明华很果断的不顾一切,下令继续攻城!

只可惜吴作城内,久未发威的投石机再次逞凶!二十余架投石机一齐投掷火油桶,很轻松的将陆桥的前端烧成了大片的火海,若是李明华居然都敢逼着自己的手下去硬冲火海的话。那么很显然这些憋了一肚子气的大头兵早就哗变了。

因此,李明华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作城当中的守军出来打扫战场,偏偏这里打扫战场也是格外的便利,什么尸体残骸直接往陆桥的两边一推,下面就是几十丈的深壑,一旦涨潮起来就冲得干干净净了。

然后。最无耻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攻城未死的伤员,俘虏都是被一一的甄别了出来,然后押解到了最前面,一干大汉声情并茂的大声呐喊道:

“对面的主将听着。本将军念在好生之德的份儿上,不愿意屠戮伤残士兵,所以给你们个机会赎买回去,身材魁梧的一两银子,身材中等的半两银子,身材瘦小的三百文,轻伤的五百文,重伤的两百文若是不答应,便把他们排在第一排做人肉盾牌了!”

这样的条件,李明华怎么敢不答应?被俘重伤的这些人乃是有朋友,有下属等等的,将心比心,何况对面的条件半点都不苛刻,一旦拒绝了的话,就算这些人不当场哗变,也是得立即跑一半。再说万一不答应,把这些伤兵推出来做人肉盾牌,那这仗根本也没办法打了。

可是,李明华却是满嘴发苦,因为他分明感觉得到,这其中有着莫大的阴谋在啊!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办法来阻止这项交易的达成。他只能对前去交易的军法官交代说,带一千两银子过去,怎么都够了,速速交易了就回来。

双方一接触以后,李明华立即就知道上了恶当!

为什么这么说?原来对面的草原蛮子不肯做批发生意,而是只肯一个一个人来,那军法官直接丢一千两银子过去他根本不认!无论你好说歹说,大老粗只是啊啊啊啊的表示自己听不懂,必须按照之前的“身材魁梧的一两银子,身材中等的半两银子,身材瘦小的三百文,轻伤的五百文,重伤的两百文”一个一个来。

照这样下去的话,这总共五六百名俘虏一个个弄下来,今天白天就不要打仗了!!

军法官心都要碎了,只能将这残酷的现实回馈主帅。

可是,李明华更是知道,若是现在中断交易的话,搞不好比一开始就不同意交易弄出来的后果还要恶劣啊!这就好比你给了人家希望以后,居然又残忍的把希望给掐了,那些俘虏伤员的亲朋好友怎么想??

毫无疑问,一方攻一方守,攻方的攻击时间拖延得越长越久,那么对攻方就越不利,这古代的兵书上就有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说法。

此时方名站在城头,看着交换俘虏那慢吞吞的长龙半天都不缩短一点,忍不住佩服的道:

“公子妙计,名不能及也。”

林封谨笑了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