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三十三章 墨门入伏(12000字)

第三十三章 墨门入伏(12000字)(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话说此时林封谨和拜魔教徒之间的关系也是相当微妙,死在林封谨手上的拜魔教徒也是不少了,可以说有血海深仇,但是,偏偏这时候拜魔教徒当中的上古魔王发觉林封谨确实是相当不好对付,自己之前想要留下青梅嗅和传国玉玺的消息没有办法成功,因此,便对林封谨祭出了最强悍的招数,那就是放出了昔日卫明帝留下来的消息,将这阳谋正式铺开!

只要林封谨经不起青梅嗅或者说是传国玉玺的诱惑,那么就得上钩,就得反过来为他们做事。所以,拜魔教徒这段时间也是要湮熄旗鼓,甚至说还要保住林封谨的性命才行。所以双方也开始停止敌对,进入了试探期。

处于半独立状态的火奴亚亚则是充当起来了双方的缓冲屏障,对林封谨来说,这魔女垂涎自己身上的龙气,当是不至于下毒手,否则的话,就去苦修几十年吧,对于火奴亚亚来说,独自一人在危险的邺都呆着,身后有个大组织撑着还是最安全可靠的双方各有很深的利益牵扯,所以都很是放心。

等到了塞外以后,一干人更是支起了三里部的旗帜,放心大胆的前行,由此可见三里部现在的名声在草原上也是渐渐的响亮了,虽然还不至于被称为是草原霸主,但隐隐已经在草原各大势力当中也有了一些名气。

这其中的原因,还是由于林封谨有意识的控制了三里部族人的数量,不愿意当那被枪打的出头鸟,若是按照三里部正常的发展秩序,这名气本来应该是更大才对。

话说林封谨都在告诫李虎“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他自己当然是深明“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所以三里部目前的人口总数在外人看来,连同老弱病残牧奴,也就是五六万人,这个数量的人口放在草原上的话并不显眼。

要知道,草原上一等一的大部落有两三个,甚至有五十万人的,号称是十万控弦之士,而要被人称为是大势力的,就是可以自立金帐,自称可汗的。草原人心里面还是都有一杆称的:

第一是草场要广,没有占据快马奔驰两三天都跑不到头的草场,那算什么大部落啊?连自家的牲口都喂不肥美,还能说人吗?

第二是人一定要多,干架不就是靠人多吗?察李泰家和居考家凭什么在部族里面说话声音大,还不是因为这两家都生了五个儿子?

第三是血统,草原上面因为和牲口相依为命,所以就很看重牲口的良种,所以个人的血统。就是所谓的黄金血脉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三里部就目前的条件来说,在草原人心中的地位不高,就是一个蛮富有的中型部族。战士很勇猛。当然,所有的部族都会夸奖自己部族的勇士就像是猛虎和狮子那样的勇猛,所以最后那句话谁也不会放在心上。

当然,只有切身领教过的人才知道。三里部就仿佛是一条盘曲在了偏僻洞穴里面的毒蛇,虽然不像是狼群和老虎那样凶残,可是也是睚眦必报。手段狠毒!那勇猛实际上是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商队在草原上缓缓而行,速度不算慢也不算快,现在草原上因为青草足够,所以牲口料也是带得不多,歇下来的时候把牲口一放,晚间回圈的时候给喂些盐巴和精料就行了,当然,人说马无夜草不肥,晚间也是得给牲口补料养膘,到时候自然是有人值夜。

不过这晚上值夜的人却是有些战战兢兢的,连偷喝两口酒的胆子都没有,因为这么晚了少爷居然还不睡,还出来巡视了一下营地,顺带来看看他们做事。

原来林封谨是在军旅当中呆过的,用完饭以后,就一直在盘算着东夏人军队那边的情况:

他们的情报应该做得不是很到位,因为这些将领获得情报的方式应该就是通过行商们口头辗转来的,此外再加上一些根据常理推断出来的情况来得出想象当中的结论。

在这帮人的心里面,估计吴作城也就是挂个城的名头而已,无非就是几围土墙,关键还是那个港口,大军压上,很可能最初的时候有一些激烈的抵抗,但是草原人最不擅长的就是正面的持久战,一旦战斗进入了胶着期,顷刻间就应该是灰飞烟灭。

当然,从士气上考虑,一干边军精锐跋涉数千里,跑去攻袭一处部落,怎么听起来都是令人懒洋洋的提不起任何的劲,很显然,为了让士兵的士气拔升,所以将领一定会许下准予劫掠的诺言,那么就可以从这一点入手

林封谨做事情一向都是很投入的,所以不知不觉就推演到了三更时分,伸了个懒腰后准备休息,看看时间干脆出来查查哨,然后巡视巡视再回去,顺带呵斥了几个打瞌睡误了上马料的家伙。

在野外露营当然会选择背风处,既然有背风处,那么就会有制高点了,在那丘陵上面点着一堆篝火,林封谨走上去,发觉篝火在干燥的木材上面舔舐着,发出均匀的爆裂声,而两个哨位上的人都还是很敬业的呆在那里,只是同时目瞪口呆,连身后来了人都不知道

他们看到了什么??

此时星光满天,也并不比满月的时候差,在这星光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到,有着大片大片的巨大黑影正以惊人的速度逼近!!

“终于来了”林封谨看着远处的黑影淡淡的道。

半个时辰前。

“这就是林封谨的相貌。”一个沙哑的声音道。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一面屏风被推了进来,然后展开。

这屏风一共是四面,每一面都绘的是人像,上面的那个人或站或卧,既有正面,也有侧面,表情各异。绘画得格外传神,甚至可以说是栩栩如生。

这人像无一例外,都是林封谨,看得出来作画的人都是高手,将林封谨那种表面淡然,骨子里面的倔强桀骜的强势气息都刻画了出来。

“这个人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家财万贯,更是狡诈狠毒!屡次与我墨门作对,坏我大事,甚至门中的六圣戒之一都被他夺走。戴在了手指上,本门至高无上的机密铁甲神兽,也被其泄露了不少,已经是搞得世人皆知,格外可恶!”

“这个人的背景深厚,实力强大,当年的襄樊副统领李虎和他的关系极其密切,在中唐的时候更是深得故国君李坚的赏识,此时更是在北齐新君吕羽面前相当得宠。虽是布衣,但据说在北齐国内的影响力之大,甚至不下于六部尚书!其师尊更是陆九渊和王阳明,撰写的对联已经被挂在了东林书院的大门上。”

“更可怕的是。此人已经隐隐约约操控了草原上的这个三里部,其部落之势可以说是蒸蒸日上,更是发展海运,赚取的钱财不计其数。三里部更是以其马首是瞻,修筑起来了一座草原城市吴作城,其势力膨胀之快。简直是让人触目惊心!”

那个沙哑的声音徐徐的讲述道:

“这个人已经不可以再活下去,否则的话,将来必然会对我墨门产生更大的危害!同时,那帮国贼一定会将我大军征伐之事情告诉此人,三里部应该是他手中的一颗重要棋子,所以,他不能不管!因此有很高的几率他会前往吴作城。”

“我们的机会就在这里,在这个人前往吴作城的途中拦路截杀,趁其不备,取其狗命!上一次制定刺杀崔王女的计划,便是因为他和那斩道人突然出现变数,因此功败垂成,但是,这一次不容有失,我们墨门的光芒,已经被非攻那群人掩盖很久了,因此给世人都只留下来了墨门只会守御的印象,却不知道我们兼爱门的强大杀力!这一次杀了他,王女派的那些人便若断一臂,我们更是可以名动天下!”

“四大门徒,是时候露出你们锋芒的时候了!”

在浩瀚的草原上,

在璀璨的星光下,

大团的强横无比的阴影迅速逼近,就仿佛是从远古而来的巨人!

渐渐的,地面都开始震荡了起来。

那不是马群奔腾的声音,那是强大的铁甲神兽呈现出集群作战的前兆!

林封谨站在了高处,闭着眼睛喃喃的数着:

“一,二,三,四十七!你们可真是能下血本,居然动用了十七头铁甲神兽来杀我,人型铁甲神兽有十一头,还有六头野兽形状的,这样的待遇,便是谋刺君王也是不过如此了吧!不对,这其中还有四个人脚步沉凝,他们的体型是普通人,可是重量却是要超过最重的铁甲神兽,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危机在迅速的逼近中,空气当中有着几乎要凝结的危险。林封谨此时却是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连来袭的时间都如此老套,选定在了半夜,哎,真是没有半点创意啊。”

然后林封谨很干净利落的转身,迅速飞奔向了马厩,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骑上了一匹黑马,对准了来袭的铁甲神兽相反的方向落荒而逃

紧接着,营地里面吹起来了呜呜呜的号角声,根据前些天的严格训练和叮嘱,一旦这号角声响起来,所有人都得双手抱头蹲地上,身上有武器弓箭什么的马上扔远点,没有武器弓箭的就离这玩意儿远点,墨门中人好歹也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名门正派,还不至于做出来对失去反抗力的人大屠杀的事情,否则的话,名声早就臭大街了。

林封谨逃得是如此干脆,墨门的人看起来也早就猜想得到林封谨会逃走,并且应该是早就做好了预案,所以他们就做了另外一件事。

一头外形仿佛是水牛,但体型至少是普通水牛几十倍的庞大铁甲神兽后背慢慢打开,紧接着便从里面跳出来了人,迅速的开始组合一样怪模怪样的东西,这东西组合好了以后,虽然形状看起来差了点儿,但是明眼人也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庞大的翅膀。尖锐的棱角,还有令人心悸的一双赤红色眼睛。

这就是传说当中的木鸢!

此物传闻乃是一代机关大家公输般所制,此人在机巧器具方面端的是天才横溢,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与当时整个的墨家抗衡。

但是,在公输般死后,他的一生所学却是全部都被墨门给全面继承接手了过去,此人的大部分本事,都是掌握在墨门的“兼爱”门手中!而南郑的墨门派系,则是倾向于“非攻”门这个派系。所以南郑的城防天下闻名。

两头木鸢迅速飞上了天空,飞的速度必然是要比马儿的速度更快,这就是墨门用来应付林封谨逃走的后着,并且这两头木鸢的性能极其优异,可以说是鸟类能做出来的动作它们都能做出来,更是具备极为强悍的杀伤力。

因为空中高速俯冲攻击的特殊性,所以武器都是类似于覆盖性的,比如牛毛针,一射就是一大蓬。又比如说是毒晶粉,起码能笼罩二三十丈内的区域,吸入的人会渐渐浑身麻痹失去动弹的能力,又比如说是投网

眼见得这两头木鸢迅速的飞上了天空当中。其余的铁甲神兽的双眼当中红光一闪,便有人瓮声瓮气的下了命令,是那种很有磁性的冷酷震荡声:

“留守两人,其余的继续追击!”

风声呼啸。木鸢的飞行速度惊人的快,只怕不用一袋烟的功夫就能撵上林封谨。

其中驾驶着一头木鸢的公输文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一下,露出了一抹讥刺的冷笑。他冷冷的将目标物套入到了磨薄了的水晶片中央,那里有一个“十”字,只要保证目标物的身影被套在里面,然后进入到了自己的射程当中,几乎就代表他已经被死神盯上了。

至于这个人接下来是哀嚎三天三夜再死,还是一蹬腿就爽快的玩儿完了,那就取决于公输文的心情了。

他虽然才十九岁,但是已经用木鸢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了三十一个人!

距离在迅速的缩短当中,那个人虽然胯下多半是一等一的名驹,可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驭风而行的速度啊。

“什么狗屁玩意儿,说得来头挺大的,最后还不是要落在我的手里面?”公输文冷笑着在心中道。艰苦无比的训练在这时候发挥了充分的作用,他已经将目标的身影套死在了水晶片的十字中央,大概还有五个呼吸的时间,这个人就会进入到了霸王投网的射程。

其实公输文是很想使用牛毛针的,因为他确定自己很讨厌面前的这种公子哥儿,天之骄子似的人物,牛毛针会让他哀嚎三天三夜再死,而霸王投网则只会让他残废。

但是上面的命令却是能留活口就留活口,正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公输文只能将手指放在了释放霸王投网的机括上。

“三,二,一!”

公输文开始在脑子里面进行倒数,只是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腿弯上面一凉,紧接着,就仿佛是一团冰流注入到了自己的血脉当中,瞬间就令他全身僵硬!!

被选出来驾驶木鸢的人,都是那种身材瘦小的,接下来还会修炼一种叫做烈日的纯刚阳心法。这种心法的最大用处就是可以让人身上暖和,寒冷不侵,其次自然是御女时间变长了。

为什么驾驶木鸢的要修炼这心法?那是因为木鸢的负重量有限,得尽可能的减少重量,这就包括了人的体重,还有穿着的衣服,要升空的时候,衣服自然是越少越好。

可是这里就又出现了一个矛盾,在空中高速飞行的时候,衍生出来的气温必然就格外的低,再把衣服穿得少了的话,那么不消说,人只怕就冻成冰棍了,所以这烈日就是此时派得上用场。

当然,由此也可以推论出,穿在公输文身上的衣服也肯定是相当的轻,轻的衣服,也就代表着薄。

所以飞在空中的土豪金的毒牙很不费力的就咬穿了公输文的衣服,成功的将毒液注入到了他的身体里面。

一个浑身僵硬的驾驶者,能将这沉重而复杂木鸢驾驶好吗?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疑问了,几个呼吸之后。这架昂贵的木鸢就仿佛是喝醉了酒一样,在空中歪歪斜斜的打了几个圈儿,紧接着一头扎地面上去了,虽然没有发生什么爆炸,那折断后又被弹飞到半空当中的巨大破碎残骸却也是令人见了触目惊心。

剩余下来的那一口木鸢却是相当于僚机的作用,乃是给公输文做掩护的,负责观察他的安危,有没有异样的情况,并且负责随时的火力支援。他更是和公输文之间修炼有类似于“心灵感知”这种神通,可以十分及时的提醒公输文这种异常状况。

可是。令这僚机惊恐的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察觉任何异常,公输文就直接坠毁了!并且从公输文的最后意识里面反应出来的东西竟然是“好冷”,这样令人惊秫的情况,怎么不令他感觉到恐慌?

这时候,另外一个沙哑沉稳的声音在这人的心中响了起来:

“鲁三,发生了什么情况,为什么甲号木鸢失控了?”

鲁三涩声道:

“不知道。”

“你是距离他最近的人,你都不知道公输文为什么坠毁吗?”那声音追问道。

“是的。我不知道,我唯一了解的东西,就是公输文在死前的时候传递过来了一条消息,那就是很冷。冷得似乎掉进了冰窖当中似的。”鲁三道。“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话,我们的木鸢表面,已经被注入了先天龙气。一应神通攻击都是无效的,哪怕是在煞气冲天的战场上也是毫无关碍,这是经过了实战证明啊啊!”

那声音默然了一会儿道:

“知道了。对方应该是采取了某种手段攻击了公输文,你从现在起不要再尝试靠近攻击对方,而是保持距离,提升飞行高度,任务切换成对敌人进行持续的追踪,在不跟丢敌人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升高拉开距离,明白吗?”

这个命令毫无疑问正合鲁三的胃口,事实上他乃是一个合格的技师,而不是那种合格的飞行员,只是墨门的制度很奇葩,固执的认为制作者应该是最了解制作出来的战具,所以在情况容许的情况下,都是用制造者来担任操控者,却是不知道这样乃是极大的浪费。

不过,对方做出的及时指令也确实是拯救了鲁三的小命,土豪金的飞行速度乃是个弱项,鲁三操控的木鸢一旦加速,并且提升高度,那么迎面而来的风阻什么的都会加强,这就导致土豪金也是追赶不上,毕竟机械的力量还是十分强大的。

墨门的一干人也是继续开始追击,大概只是过了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忽然之间,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开口了:

“这个林封谨似乎在针对我们的弱点,他是有备而来。”

“我们的弱点?我们的铁甲神兽有什么弱点?”另外一个沉沉的声音道。

沙哑声音很简明扼要的说了两个字:

“动力。”

另外那个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蠢货,难道他不知道我们随时都可以从后面的辛丑神兽当中获得补充吗?辛丑神兽便是专门设计出来面对这样的局面,虽然没有任何战斗力,却是可以集储藏,补给,运输于一体的辅助神兽??他这匹马跑死咱们都慢不下来!”

这样的追逃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也不算短,大概也就是半个时辰左右,说实话,再强悍的马匹在载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奔驰这么久,也一定疲惫了下来,何况还是全力奔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半空当中的鲁三忽然发出了一个消息:

“长老,长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营地,灯火通明,那林封谨正在对准了营地奔驰了过去!”

“什么!!”墨门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忍不住都是有些吃惊。

倒是那沙哑声音却是胸有成竹的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