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天择 > 第二十三章 老谋对深算.....

第二十三章 老谋对深算.....(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天择更新最快!

闵真道:

“树欲静而风不宁啊,本来这朝堂当中的事情就仿佛潮起潮落,有盛就有衰的时候,其实严格的说起来,因为你的缘故,书院在朝堂当中的影响力就算是现在,也不算是弱了,只是,偏偏就有人瞄上了这个时机,要想借势而起啊。”

“我等最近才知道,法家其内部本来分裂为刑宗和恕宗,已经相互争执对立了几百年,却是在这几年出现了一个惊才艳艳的人物,叫做韩侯,被称为是韩非子转世,在年前的时候一举消除了法家内部的隔阂,将法家一统!”

“此人野心勃勃,做出了多项改革举措,我们更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此时恰好我北齐朝局代替,刑部尚书空缺,法家便有意谋求此位!并且已经进行到了紧要关头,若一旦被他们得手的话,那就真的俨然若引狼入室一般了!”

林封谨也是知道其中利害的,常言道,术业有专攻,法家倘若真的得手,可以想象他们在刑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必然会做得得心应手,就仿佛是在东林书院的核心要害处打上了一颗钉子啊,法家便大可以以此为支撑点,徐徐的在朝堂当中培养自己的话语权。因此他很干脆的道:

“书院对我有再造之恩,若有事,我必全力以赴。”

闵真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那就最好,其实书院的意思,自然就是不让法家的人拿到这刑部尚书的位置就好了,至于是不是书院出身的人上位,那都是无关紧要。”

林封谨点了点头,但忽然想起来了白天剿杀拜魔教徒的那一幕,顿时呆住了,半晌之后才苦笑道:

“原来如此。”

闵真愕然道:

“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林封谨便原原本本的将白天的事情说了一番,还有自己的应对什么的。闵真听了以后,也是愕然了一会儿,忍不住懊恼骂道:

“上古炮烙柱,向聚这个人我听过他的名字,乃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而这帮法家的人真的是如奸似鬼,知道你在吕羽面前说得上话,竟是先下手为强!”

此时林封谨也才完全明白过来向聚这一行人的深意,他们忽然横插这么一手,并且还是在林封谨貌似遭受危难的时候。那无形就会给人以一种感觉:便是林封谨本来这一次剿杀拜魔教徒乃是功败垂成,多亏有了他们才能成事。

这倒也罢了,最关键的是,向聚和林封谨之间的一问一答,也必然会传到吕羽的耳朵里面去。儒家当中最讲伦理辈分,林封谨事实上本身也是在法家门下的天常书院求学过,因此向聚这前辈和颜悦色的与他说话,他一对一答之间,必然就会显得谦卑。

这本来也就是必须的礼数。就连东林书院也只能说林封谨应付得体,名门大家,自然要有所风范!就像是港姐之类的在公众场合被揩油也只能微笑而不是跳起来大骂老娘屁股你也敢摸可是将这些事情结合在一起流传出去,而且很可能会流传到吕羽的耳朵里面。那就变了味道了。

首先是林封谨制订的战策出了一些纰漏,被敌人突袭陷入困境,这时候,法家的人不计前嫌前来帮忙。因此转危为安。

接下来。法家居然还罕见的对林封谨低头了,承认之前天常书院一事法家也有所不对,亏欠了林封谨。这可以说对于一个传承几千年的学派来说,乃是极其难得的事情,林封谨则也是只能谦卑以对,最后法家的人还不居功,大局一定便飘然而去

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家摆明一心要谋划刑部尚书的位置的时候,林封谨若还站出来要坏了他们的好事,那在别人当中的印象必然就不大好了,觉得这个人刻薄寡恩,忘恩负义的可能都是有的。

于是很显然的,林封谨这时候就是个两难局面,若是出言阻挠法家谋求刑部尚书的位置,那么他很可能就会在吕羽面前留下很坏的印象,失去信任的可能也是有的,但是,若林封谨闭口不说话,此时东林书院当中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却是大幅度削弱,要阻止法家上位的机会就难了。

由此可见这一次法家重归一统,衍生出来的能量确实是惊人无比,并且凡事都是谋定后动,走的都是阳谋的路子,尽显泱泱大气!一时间都令人好生难以决断。

面对这样的高层政治博弈,林封谨的心机城府就有些不够用了,非得很强的大局观不可,不过这时候,外面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长笑:

“这有何难,林封谨你立即上本,说是法家诸人睿智明理,乃是难得的人才,正可以重用之,哪怕是以白身而入六部也无妨。”

听到了这声音,林封谨和闵真两人立即色变,站了起来一齐施礼道:

“山长。”

这随后前来的人,竟是东林书院的山长董仲舒,他什么时候来的,两人竟是一概不知。

董仲舒却是个洒脱的性子,他施施然的进门来了以后,鼻孔忽然抽了抽,大赞道:

“好香!”

然后目光便落在了两人身前的茶杯上,便走过去,将两人茶杯当中的残茶喝得干干净净,这才舒适的叹了口气道:

“好茶,应该是江南的女儿香吧?传闻是秀丽处子采茶的时候,将茶叶含在舌下,炒出来才有如此芬芳。”

林封谨苦笑道:

“山长你这是要折杀我吗?好歹学生一杯香茶还是送得上来的。”

董仲舒一声长笑道:

“想到就做,我就是觉得你们饮剩下的残茶不错,想要尝尝而已,那么就喝呗,在身上套那么多枷锁做什么?你家中豪富,便送我半斤这女儿香吧?我老人家十三年没出过手了,好歹这一次为了你家里面的安危破了例,你也是应该补偿我一下。”

林封谨心中一寒。感情山长的意思是:那拜魔教徒居然都打自己家中的主意了!多亏董仲舒似乎有注意到,因此出手,结果当然不用说,绕是如此,林封谨忍不住都是十分感激。

董仲舒一挥手,平淡的道:

“小事而已,做师长的顺手保护一下学生的家人,这种事情是分内的我也是刚刚才听你们说,法家这帮人有备而来,居然今儿白天还走了这么一着伏笔出来。嘿,倒是好算计!不过我看他们想要心愿得偿也难。”

林封谨想了想,疑惑的道:

“山长的意思,学生还不是很明白。”

董仲舒哈哈大笑道:

“你就只管按照我的原话去做就行了,把那半斤香片明日送到我这里来,老友杀了一条肥狗,洒家已是饥肠辘辘,祭五脏庙去也!”

这句话说完了以后,董仲舒便忽然消失在了林封谨的面前。却听窗外有声音远远的传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弹长铗兮切肉香,眠小娘兮调阴阳,不觉晓兮大天亮”

林封谨呆滞了一会儿。看着闵真道:

“闵先生,刚刚咱们遇到的真的是山长吗?”

闵真苦笑道:

“山长一直都是这么游戏风尘的。”

翌日,林封谨在给吕羽缴令的时候,便顺带说起来了法家的向聚一行人的事情。对其极尽量褒扬,最后更是很干脆的暗示,说目前刑部当中人才凋零。既然有现成的精通律法的人才,为什么不用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 窃神权 华夏海权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