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不死战神 > 67章 大祸降临

67章 大祸降临(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不死战神更新最快!

67章大祸降临

离开讲法堂,在廖炎和五名长老的带领下,一行人迅速朝云岚峰脚下行去。

果然不出廖炎所料,最终,那三个修为恐怖的老家伙,自持身份,并未亲自跟着下山,而是留在了云岚峰顶的讲法堂等候消息。

雷松等幽冥宫门人跟着下山的时候,那三个老家伙甚至颇为不耐的要求他们“速去速回”,似乎多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等荒山野岭。

而在心中,廖炎和五大长老也是在暗暗庆幸,幽冥宫的人此番沿着云雾山脉外围西南侧,一路向西追踪,此前正好从云岚峰后山经过,若非如此,恐怕他们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过,尽管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可廖炎和五大长老却也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那三个老怪物没来,但眼下跟着下山的这七八名幽冥宫门人,同样不容小觑。

廖炎刚才暗中大概估摸了一下,这七八人中,修为最弱的,也是有着融血境七重的实力,而那个带头之人雷松,看上去不苟言笑,可修为更是惊人,竟然是个融血境十二重的狠茬子。

这等存在,若是放眼流云宗,也唯有他这位宗主能与之比肩了,然而在那三个老怪物身边,却只能充当随从。

安静的走在山道上,一时间,廖炎和五大长老心中皆是忍不住暗自苦笑,那个庞然大物的底蕴,或许真的不是他们这些井底之蛙能够仰视的……

…………

约莫半刻钟后,在廖炎的带领下,一行人终于是在半山腰碰到了一批批正在上山的内门弟子,大比结束,他们正要返回云岚峰顶的住处。

“你们几个过来,看一下有没有见过这个少年!”雷松看起来冷库中带着些许木讷,然而办事却十分谨慎,当即迎了上去,拿出画像盘问几个上山的内门弟子。

那几名内门弟子闻言,皆是凑了过来,探头一看,嘶…那画像上不是沈辰还会有谁!

不过,这些内门弟子皆是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看到沈辰的画像后,一个个装疯卖傻,满脸狐疑的面面相觑。

“这人我看怎么有些像是柴房劈柴的二狗子,莫非那小子在外面作奸犯科被人找上门来了?”

“二狗子你妹啊,你小子真够损的,二狗子不就是偷摸了你姐姐一把么,至于这样诬陷他么!”

“哈哈!毛球你太狠了,人家二狗子满脸麻子,画的这么帅都能被你认出来,你小子简直是淫才啊…”

这几名弟子先是一怔,随即竟然互相揶揄打闹了起来,雷松起初听到有人认识画中之人时,还激动的不得了,就连木讷的脸上,也是猛地浮现出了一抹狂喜,但听到最后,脑门上直接挂起了几条黑线。

“哼!你们几个臭小子连雷松大人都敢取笑,真没把本座放在眼里啊,回去后每天挑水一百旦,否则别想吃晚饭,待会儿本座再来收拾你们!”廖炎见状后嘴角一抽,赶紧出言喝斥那几名内门弟子。

一旁,五大长老也是强忍着笑意,朝他们怒目而视,五人早就听闻门中有几名堂主混账的很,一股子痞子气,估摸着,这几名内门弟子都是那些堂主临时调教出来,专程第一波送上山的。

如此举动,在让五大长老和廖炎啼笑皆非之余,心头同时也是微微一暖,在他们看来,至少……到了关键时候,这些门人还是很懂事的……

“这位朋友,请恕廖某管教无方,几个小辈冒犯之处,还请不要往心里去!”喝斥了几名弟子后,廖炎也是连忙走到雷松跟前,诚惶诚恐的赔罪。

如此举动,非但没有让雷松释怀,这名修为恐怖的随从眼中,反而浮现出了一抹浓浓的厌恶之色。

在他看来,荒山野岭中走出来的乡巴佬果然就是上不了台面,在他们幽冥宫面前,这些人连做奴仆的资格都没有!

“雷松大人,我看没必要下山了,那小贼机灵的很,不会轻易投入宗门暴露自己身份的,甚至…可能早已经跑出罗云城地界了,我们还是回去向三位长老复命吧!”雷松身后的人,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劝说。

他们这些人在幽冥宫那尊庞然大物中,虽然身份卑微,但正所谓狗仗人势,出身于那等天隆大陆金字塔顶尖的庞然大物麾下,久而久之,自然难免滋生出了一股子傲慢之气,如今走出幽冥宫,更是看谁都视如蝼蚁,丝毫不把别人放在眼中。

“算了,下山再随便找几个小崽子问问吧,离山脚也不远了!”雷松同样早已满心不耐,但仍旧执意要下山一趟,只不过看他那幅像是吃了死苍蝇般的憋屈模样,估摸着下山也只是走个过程而已,早已经多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

“我们走吧,快到了!”廖炎故意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继续在前方带路。

有了这段插曲后,五大长老心中也是愈发安心了,这一次宗主冒了很大的风险,稍有不慎,流云宗百年基业将会毁之一旦不说,全宗上下也会鸡犬不宁,好在眼下总算是胜利在望了…

接下来下山的过程中,廖炎一行也是陆陆续续,又碰到了好几波上上的内门弟子,起初雷松还会上前盘问一二,但数次无果后,这位幽冥宫长老身边的傲慢随从,甚至渐渐的已经失去了兴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 先婚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