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七十八章 新的开始

第七十八章 新的开始(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闭目盘膝坐在床头,小夏静静地感受着识海中万有真符传来的脉动。逐渐的,他的感知由这脉动延伸到外界,然后他慢慢地能感觉到这方天地,连同他自身都在和这真符传出的脉动共鸣着。

不是万有真符去震荡天地外物,而是天地万物本身就在以一种极为玄妙而不可知的方式勃动着,看似完全静止的一粒灰尘,一滴水珠,其实内中都是蕴含了无数难明的波动,当这些波动以种种形式相互交汇碰撞到更大程度更激烈的程度之后,便形成了个各型各式的天地元气。

而人之一身,血肉精气,神魂心念,又要比寻常事物的波动广大深邃复杂无数倍,小夏可以感觉到他即便是这样静坐不动,其实都无时无刻和周围天地相互共鸣,吞吐元气。而他自身又是一方精微难言,自成循环的天地。这并不是说他有什么特异之处,而是人人原本就是如此,人人都是天地循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是他现在才看出来而已。

原来这就是先天之后的景象。小夏明白了。这天地,这世间万物的本质是流动,是周而复始地运动着的,是有生命的。而人又是这个大生命中的一个小生命。

小夏回忆起了张御宏为他讲解先天境界时候给他暂时过的情形。张御宏一手持茶杯,以杯中水寓意后天之形,一手变化水为云雾雨滴的一方天地,寓意先天之法。当时他心中只是有一种难以言喻,似乎明白又说不出来的感觉,直到这个时候眼前的景象才捅破那一层的窗户纸。才明白当时张御宏所说的话的意思。

以自身去感知这种最根本的脉动,和这种最根本的脉动共鸣,以自身生命的流动去带动天地的流动,这便是道先天之上道法的本质。张御宏当时没有直说,因为说了也没用,不能亲眼感知并见到这般景象之前,自以为是地从字面上去理解。反而会妨碍看到这一番神奇景象。就如告诉一小孩,他跑动的动作是由无数细微筋肉协同拉扯后方能产生,若小孩反而想要去深究如何掌控那些细微筋肉。那只能是缘木求鱼适得其反,连原本的动作也不会了。

大道至简。简单到一句话就能说清楚。但那却是站到能看到至简景象的人所看到的。站到什么高度才能看到什么景象,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也不同,看不到也就理解不到。

小夏终于能看到了。虽然只是借助了这万有真符看到的。相比于其他靠着自身走到这一步的人来说缺少了经验和厚重感悟。只能尽力去模仿别人,如同只能蹒跚学步的幼儿,但这些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能慢慢积累,终有一日也能奔跑如飞。

长长吐出一口气,小夏难免有些踌躇满志。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走到那般地步的,日后手指一点,先天法术喷薄而出,移山倒海天地色变什么的也大可尝试一番了。

不过这种好心情只是淡淡一扫也就过了。小夏对扬名立万什么的没半点兴趣,如同师傅之前说的。这东西有了也就有了,该干什么还是去干什么。

至于现在该做的么,就是跟着希夷老道和徐正洲一起去出海去瀛洲。

大概明天早上,这条船就走到这条龙江水道的尽头洛水城了。洛水城再往东就是出海,这条只供内陆江河行驶的船只可经受不起东海中经年不息的大风大浪,众人也就只能在那里下船,然后希夷老道和徐正洲就打算换船出海前去瀛洲,据说这本就是他们以前所定下的行程。

瀛洲是在东海之上的一片大岛,名义上是大乾一州,但那其实是从前朝继承过来的说法。瀛洲自古以来就自成一国,风土人情俱都与神州大陆不同,只是一直在人文风俗上受神州润泽,也算是一脉相承,在前朝之时瀛洲国主奉国献土自愿称臣,于是天下九州便成了十州。大乾立国之后虽然瀛洲也在名义上受大乾节制,但事实上大乾朝廷却远无前朝那般显赫无双的实力和凝聚力,更没什么精力和能力再派遣流官节制。

这时候跟着师傅和徐正洲一同去瀛洲避避风头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道万有真符带给小夏的不止是机遇,更是天大的麻烦。张天师肯定是对此物念念不忘,影卫之前的四处搜寻也好像是冲着这东西,净土禅院倒是态度难明,但慧光老僧之死可说和此物有关,想要去寻求庇护那是不大可能的。所幸的是如今这几家都暂时自顾不暇,尤其是影卫方面,连南宫无忌都被废了一身武功,荆州的精锐高手也是死伤殆尽,否则就算有徐正洲一路同行,也难说能这样一路畅行无阻顺风顺水地走到这里来。

按照徐正洲和希夷老道所说,这神州大陆即将有一番风起云涌天翻地覆的大变化,即便是抛除这道万有真符的因素,继续留下来也不是什么好主意。而瀛洲的风土人文自成体系,除了五行宗的神水宫和佛门密宗颇有影响之外,包括天师教在内的道门几乎没有丝毫踪迹,连当年的魔教之乱也没怎么波及到瀛洲,所以那里相对于风起云涌的神州大陆来说确实应该可以安生许多。

即将脱离这团巨大的风波漩涡,小夏心中稍定之外好像又还微微有点失落。这一年间固然是跌宕起伏惊险无比,但确实也见识到了无数寻常难得一见的景象,收获亦是不少,要不是这万有真符牵扯到的实在太大,他还真有些舍不得离开。

躺在床上一边想着,一边听着船舱外隐隐传来的波涛水浪声音,小夏渐渐就要睡去,忽然间一阵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睁眼看向了舱门。

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但他感觉到有人无声无息地走过来了。正站在舱门之外看着他。

“明月姑娘么?”小夏坐起来。“进来吧。”

门开了,借着窗外传来的依稀月光,可以看见正是一身白衣的明月。

明月走了进来,一双白生生的赤足走在地板上不发出丝毫的声音响动,她径直走到了小夏的旁边坐下,却并不开口说话。

小夏也不说话。他是有很多话想对明月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时间两人就那样静静地并肩坐在床头。只听着窗外传来的哗啦啦的流水声。

从小夏苏醒过来以后,明月就没有和他说过话,只是一直不声不响地跟着他们。有时候在远处呆呆地看着他,有时候一个人看着远处发愣。小夏很想去问问,却一直找不到机会,而且他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他还有些怕一旦开口就会发现。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明月了。

“夏道士,我们是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明月忽然开口问。还好,依然还是以前那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和小孩子般的语气。

“明日就会到洛水城了。在洛水城换了海船之后,我们就去瀛洲。”

“洛水城是以前夏道士你刚刚遇见我的地方么?”明月想了想,转过头来看着小夏。

“对。”小夏点点头,微笑着看着明月那双还是如以前一样清澈如泉水般的眼睛。

“我想去看看黑木先生,你陪我去。行么?”

“当然行。”小夏点头。那座黑木林离洛水城并不远,也就是一天的路程。去瀛洲的船不是随时都有的。因为要请神水宫的人随船而行应付风浪漩涡,所以海船大都是聚集成队一并出发的,一月一次或是半月一次。所以他们大概会在洛水城等上一段时间。这应该没什么问题。

明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忽然说:“谢谢你,夏道士。”

小夏一呆。这却不像是明月会说的话。

“你陪我睡觉吧。我一个人很害怕,睡不着。”明月又说。

“好吧。”这却又有些像是明月会说的话了,只是小夏想不明白她怎么会害怕,又是在害怕什么。

就这样挨着明月和衣躺下,小夏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问她什么,不过就在他刚刚闭上眼的时候,嘴唇上却传来一阵温热湿润的触感,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也传入鼻端。

小夏睁眼,借着窗外的月光正好看到明月的脸正在眼前,随着她的立刻退开一点,唇上那一点温热也随之而去。

小夏呆住了。明月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一样,小脸上没有一丝异样,还是一脸平静,认认真真地看着小夏,好像看着一个无比陌生又无比熟悉的东西。

月光下,如此近距离的一张美如天仙的小脸,隐隐能感觉到的体温和触感,鼻端传来的幽幽暗香,唇间还遗留着那温热的感觉,小夏感觉自己脑海深处那用极乐逆生法封住的地方好像传来一阵勃动和迸裂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