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七十七章 说符

第七十七章 说符(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转眼间,距离那场风波过去已经有五天了,小夏的头还是痛。

那场风波平息得很快,也很安静,虽然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来说,大乾十州已经有些年头没有如此重大的江湖风波了,天下有数的几个势力都牵扯在其中,都各自受了不轻的震荡,有些甚至可说是伤筋动骨。

宏景县城被夷为平地,死伤百姓数以百计,距离宏景城二十来里外的一座小村庄更是人畜不留,当时的龙虎异象,金光雷鸣等等数十里外都清晰可闻。但这般大的动静之下,到底当时那里发生了什么,缘由又是如何却无人知晓,江湖上流传开的传言中,最多的也只是说天师教的伏魔真人和影卫因为某种误会起了冲突,这才大打出手之类的。参与进这场风波中的各方势力出于一种彼此都明了的默契,都没有将这震荡的余波传开来和扩大,都尽量默默地将力量收敛到幕后,最多以暗流的方式各自交汇流动一下便是。

对小夏来说,这当然是件最好不过的事,否则他的头至少还要再痛上十倍。

识海之中,那一道太上正一弥罗万有真符依然还是在以哪种玄奥莫测的方式缓缓变幻着,又好像根本就没动弹,传来的感觉是无比的亲切又那么地自然,好像天生就已经伴随了他几十年一样的毫无隔阂感。但直到这个时候,小夏依然弄不明白这一个据说是凝聚了天地大道的异宝到底是什么,究竟能不能将之取出来。

不过他弄不明白,却有人来帮他弄明白,至少是很想帮他弄明白。

“嘿,小子,睡醒了没有?睡醒了就快来。今日师傅我又想到了几种新法子来试试!”

刚刚睡醒过来,还躺在床上发着愣,小夏就听见外面急匆匆的脚步声。然后门碰的一下被推开,希夷老道踌躇满志地大步迈了进来。小夏一下就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当天用出那道乾天锁妖符镇住张天师之后。识海中的万有真符一下就完全地模糊了下去,彻底变回了他最初之前在那无边意识海中见过的那般,似乎远在天边又完全无法捉摸,同时感觉所有的精神都被抽空了,好像十天十夜没有睡过觉一样的头昏眼花。他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才恢复过来。但是导致他将那头痛一直延续到这时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几天被希夷老道拉着的不断试验摆弄。

好几年没看见师傅,乍一见之下小夏当然是又惊又喜,但马上他就高兴不起来了。他还在为这莫名其妙地落入自己手中,肯定会带来无数麻烦的大麻烦而烦恼的时候,希夷老道却好像骤然的得到了一件稀罕的玩具一样高兴无比,只恨不得能将那道万有真符从小夏身体里取出来好好玩玩。

“小子,你也别整天臭着个脸,你没看见张家那个天师小子想要这东西想要的快疯了么。还说是天地大道显化而成,如此神奇无比的宝贝就这样落在你手里,你却好像强被别人塞了坨狗屎进嘴里一样,简直浪费了这天大的大好机缘。”

“我倒宁愿不要这什么机缘。”小夏摸摸头站起来,很有些无奈地说。

“呸。好个没出息的臭小子!”希夷老道呸的一口。“既然是机缘,那便由不得你了,什么宁愿不宁愿的。好吧。便当真是你被人塞了一坨狗屎吧,既然塞都塞了,也还都吞落下肚去吐不出来了,那你还在那里唉声叹气怨这怨那的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回味一下这难得的味道,你当是所有人都有这般的运气能被人塞一嘴狗屎么?还是这般上天下地独一无二的狗屎,不知有多少人,比如那张家的什么天师,想吃一口尝尝这狗屎的滋味还不可得呢。”

“”

“好好好,废话不用多说。快跟我出来,今日我可请了老徐来试试这符呢。”

跟着希夷老道走出仓房。来到了甲板之上,迎着迎面吹来的江上清风。晒着清晨的太阳,看看宽阔的江面和远处两岸难辨牛马的景象,小夏心情莫名地一松,终于觉得头似乎没那么痛了。

他们现在正乘着一条大船,顺着龙江一路向东而去。

在荆北休息了两天之后,希夷老道就拖着昏昏沉沉的小夏一起跟着徐正洲找了艘点苍派产业下的货船乘船离开了荆州。龙江是大乾天下第一大江,从蜀西高原的几条冰河起源,沿途汇流其他几条支流一路向东滚滚而去,途经蜀荆徐扬青五州,最后在青州入海。

小夏虽然认不出沿途景色,但算算时间,也知道这时候应该过了徐州地界,正在扬州北部,快到青州了。顺着这个路线走下去的话,最后大概会是在洛水城下船。这也正是他一年之前去青州时走的水路,也就是在一年之前的洛水城,他在那里遇见了明月,很多事情才由此而起。

小夏看向了船头,明月正赤足站在最前方,迎着江上的风,她一身白衣飘飘,满头乌丝飞舞,好像临江的洛神仙子正要飞天而去。

经过那一场波折之后,明月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也不再像以前那般老是缠在小夏身边,这几日间小夏看到她的时候大都是这样独自一人发着呆,再没有以前如小兽那般的淳朴天真,机灵跳脱,清澈如泉的眼神深处也多了些什么东西。

“臭小子,看这边。想看姑娘便等会叫姑娘陪你去舱里自己慢慢看个痛快。”希夷老道一巴掌拍在小夏头上。“你现在可以将那道万有真符用出几分力来?”

小夏定了定神,仔细感觉了一下识海中的万有真符,相比起那种最远最模糊的样子,现在要清晰了几分。这几天来陪着希夷老道用各种方法去尝试,他也算有些摸到了运用这道万有真符的门道。

似乎可以这样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万有真符在他的识海中会慢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直到达到当日他苏醒过来之时那样,如果是好好休息兼之静养凝神。大概两天两夜就会从最模糊的情状下恢复最清晰的地步。而随着他像接住张天师的法术,发出那道乾天锁妖符一样借用这道万有真符之力。这道真符又会渐渐模糊下去。

根据这几日的经验,判断了一下识海中的万有真符的模样,小夏说:“大概现在只有四五分力的样子。”

“嗯,差不多正好,老徐,便照你说的那样来试试吧。”希夷老道对一旁的徐正洲挥了挥手。“你看,这便又是老道带给你的好处是不是?若是不跟着老道来荆州一趟,你也没机会见识这连张天师都垂涎三尺的太上正一弥罗万有真符吧?更别说还能让你试试招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