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七十三章 因果(一)

第七十三章 因果(一)(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那是因为施主与我佛有缘。”

这一句话在每一个人心中响起,明明是那盲眼老僧慧光的声音,但却又像是自己多年以来一直暗藏心底的低语,那么亲切那么自然而然,就连最为紧张惶恐,最为警惕小心的唐轻笑都是过了好几息的时间才惊醒过来。

而当他们霍然惊醒的时候才发现,放眼望去,上下四周再也看不见丝毫原本的景色,眼之所见,全是一片片旋绕着淡淡佛光的琉璃,构筑成一层层不知有多大的空间,连绵朝上不绝朝下地延伸出去,数不清地经文沿着这无穷无尽的琉璃外壁在上面流转,整个天地间全是琉璃佛光与经文。

佛海无涯,浮屠无量。原来这已经是在那十方琉璃净世舍利塔中。

虽然用肉眼看去,那枚小小的舍利塔好像还是在慧光老僧的掌中托着,但他们其实已经身在那塔中了,或者说,那尊净世舍利塔的存在已经完全将他们覆盖在其中。

须弥芥子,掌中佛国。在这等至高神通之下,距离,甚至空间的内外之别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诸位施主都与我佛有缘,这才在千万般因果牵扯之下,与此地汇聚一堂。”慧光老僧面带微笑,对着诸人沙声说。相对着的南宫无忌和唐轻笑,躺在地上的罗圆圈,坐在马车中的张元龄,在他身边的明月,每个人的位置角度都不一样,但看在每个人的眼中。慧光老和尚都是站在他们面前,对着他们微笑着说的。

南宫无忌还是在原地努力奔跑着,张着嘴还在大声呐喊。但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可能连他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和他差不多的还有唐轻笑。虽然手中还是握着那把厚背大刀挥来挥去,似乎是想努力做点什么,但那甚至能在地灵师的道尊神临法术下依然保持故我的刀这次却再没有了丝毫动静,再也挥不出一点刀芒。

罗圆圈身上被制的穴道好像已经被解除了,只是伤势颇重站不起来而已,瞪着一双牛眼茫然地四顾着周围。马车上的张元龄也恢复了自由。坐在那已经暗淡无光的马车上满脸阴沉地看着慧光老僧。明月还是皱眉看着慧光老僧手中的舍利塔,好像努力想在自己的回忆中找出什么东西来。

但无论他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此刻相对于慧光老僧来说都好像水泡中朦胧的幻象一般无力。对他们说完这句话之后,慧光老僧微微一伸手,唐轻笑,罗圆圈。南宫无忌就并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张天师则和那辆雷霆马车,以及马车上的十方和昏迷中的张御宏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从一开始出现,慧光老僧就没有表示出什么特异惊人的地方。相对于南宫无忌和唐轻笑刀芒气罡的开山破海,相对于张元龄那携九天雷霆如现世神灵的威严,相对于地灵师道尊法相的掌控天地漠视苍生的气概,他就像一个平凡之极的寻常老僧一样,没有什么宝相庄严,没有什么震慑天地的气势。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微微佝偻着背。实在再寻常不过。

但当此刻和其他人站在一起对比的时候才能发现,原来他的‘真实’和‘存在’根本就已经超越了这世间任何事物。在这琉璃舍利塔的笼罩下,和他这个平凡佝偻的盲眼老僧比起来,其他人好像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假象,或者说就像他这个唯一真实的存在信手涂抹出来的画面,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将之挪动修改甚至抹去。

慧光老僧的声音在张元龄耳边缓缓响起:“张天师。此番贫僧得罪了,那位地灵师施主所凝练的金身法相正当是日后有大用之处,既然贵教无力管束,贫僧便越俎代庖,请他入舍利塔了。”

张元龄的脸色阴沉无比。他抬头向上极目远眺,地灵师的身影正在极远处的一层空间中盘膝闭目而坐,无数的佛经如同水流一样在他身边的虚空中流转。而在其他层数的空间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形状各异的人,或者非人的形象正在盘膝静坐诵念佛经。相对来说地灵师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花了太多的心思和精神在权谋上,张元龄的修为境界还远远不能说到真正的绝顶,但能坐到正一教教主这个位置上,眼光和见识却绝对是足够的,他知道眼下这般景象意味着什么。

幸好运使这般景象,这般境界,这般大神通并不是毫无代价的,这是和那枚万有真符一样,本质上并非这尘世所该有的力量。张元龄可以肯定,慧光老和尚舍弃的绝不仅仅是那一对十方慧眼。

张天师阴沉沉地道:“这本该是用以应对西狄狼妖的手段,净土禅院居然将之虚耗在此,不知日后应劫之时该如何是好?净土禅院如此罔顾天下九州安危,只为了一门一宗的名声前途,不知还有什么面目去面对天下的信众?”

“来日种种之因,皆是今日种种之果,岂能说是虚耗?张天师将眼光尽落在眼前的名声前途之上,未免也太为短视了。”慧光老僧的声音传来,虽然好像并无掩饰,但张元龄知道这是只有他一人能听见的。“而今日种种之因,皆是往日种种之果。一切都早有定数,张天师无须挂怀。当年我佛门前辈由南天铁塔中寻到佛祖舍利,便注定了我佛门当有今日之兴。昔年张道陵前辈舍弃那枚菩提法果,令龙虎山再无镇压气运之宝,也是今日彼道衰微之因。”

再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小夏身上不断幻化着的那道云纹,张元龄的脸色更难看了。虽然看起来就在身边触手可及之处,张元龄却没有一点伸手的意思。他很清楚,只要慧光老僧愿意,只是动念之间就能让这咫尺化作天涯。甚至他都不敢肯定自己的每一个念头是不是真的都能自己做主。

看着面前的南宫无忌三人,慧光老僧缓缓道:“诸位施主皆是放不下心中执念,在人道洪流之中辗转沉沦,以苦为乐,以妄为常。耗尽心力的一生所得,却不知都是人道洪流中的因果执念所聚,如今贫僧便借诸位手中汇聚的人道因果一用。以助日后光复人道挽救苍生。”

“这位佘施主。天资聪颖,智力高绝,又承上古道门传承。本当是英杰之辈,奈何心比天高,视天下众生为棋子却又不知天道之可敬可畏,沉迷于情欲不得解脱。只为一人一己之情欲不惜割离自身妄图算计苍生。最终却落得浑浑噩噩自我迷失,自我杀伐生不如死。见爱成魔,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此乃人道波旬之‘乱’之‘妄’。”

慧光老僧用手轻轻一指,那原本应该被地灵师吞噬下去的蛇道人的身躯忽然就出现在了罗圆圈的面前,然后淡淡的经文和佛光就环绕在他们身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