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七十二章 人道(十六)

第七十二章 人道(十六)(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没错,这天下道门积累近千年的信念非是我一人所有,若是徒耗在和前辈的斗法之上也非我所愿,但这祖师所遗的真符乃是事关我天师教气运的要紧事物,本天师纵是舍了这一条性命也要将之取回。,.到底要如何,还请前辈细细思量。”

面对着如雷声一样在天空中滚滚而来的逼人话语,地灵师的脸上阴沉得好像能滴出水来。他转头看了一眼那方的依然漂浮着的小夏,还有那道视而不能见的玄奥云纹,脸上露出几分不舍,再转过来看了看半空中雷光马车上的张天师,脸上的阴沉之色越来越重,沉声说道:“正阳小儿,当你在那正阳殿中执洒扫事,为了得一份真传,不惜求灵云子欢心而委身于他,同时便开始暗暗布下杀着之时,我便知晓你当不是池中之物却料不到短短三十余年之后你便有资格站在我面前和我讨价还价。我在山中数百年,天师教上上下下一切隐秘,包括你干的那些事,我都知晓得差不多了,你就敢放任我担任护山神灵?你就不怕我将你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告诉天师教中每一个弟子?让天下信道之徒都知道,他们心中的天师老爷是如何起家的?”

雷光马车之上,纵然是在万千雷光环绕中宛如现世神灵一样的张元龄,一张威严肃穆的脸上也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不过这些波澜很快地也都平复了下去,再不能丝毫影响他的判断和话语声中的威压:“那些不过是小小俗事罢了。无论在道门昌盛,天下大势还是求道之路上来看,都是不值一提的疥癣过往。世人向来愚昧。只看得见给他们看的,内中过往有何龌蹉他们不会费神去深究,就算你真的告诉他们,他们也不见得会信。更何况前辈若是当上护山神灵之位,便与我天师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天师教人心涣散于前辈又有何益处?前辈审时度势,想来也不会做那等损人不利己之事。而且这道真符入手。我也自有手段驾驭之,当可压过前辈一头。所以这些顾虑当无必要。”

“而前辈若是想靠着这些话语来乱我心思或者是拖延时间,那就不必了。现在便请前辈在十息之内给我个答复。”

地灵师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一时间天地间只有滚滚低沉的隐约雷鸣,压抑得令人想吐。

十息时间很快就到了,还没有等张元龄开口,地灵师却是忽然抬起头来对着他诡异一笑:“你说得不错。老道我的阳神法体确实不敢去触碰那道万有真符。可惜你却没看见我是如何激发那真符的。我碰不得他便不等于没了办法。”

同时,在小夏的下方地面忽然无声无息地塌陷了下去,一个方圆数丈深不见底的深坑骤然出现在了那里,原本悬浮在地面上的小夏也失去了支撑,和他身边的明月一起一下就掉落在了这深坑中消失不见。

嘻嘻一声阴笑,地灵师化作一道金光也跟着冲入这道不见底的深坑中消失不见。

“好孽障!”无数雷鸣和张元龄的怒喝声一起炸开,雷光马车携带着天地间仿佛无穷无尽的金蛇紫电冲出。一时间那好似天河倾倒,世间所有的闪光和雷霆都汇聚在了雷光马车四周。和马车一起化作一柄巨大无比仿佛天地自生的雷电之矛朝着那那深坑刺去。

张元龄驾驭的雷光马车就是这柄天地雷电之矛的矛尖。眼看着那承载着弥罗万有真符的小子掉落进地底不见,他也是再也按捺不住。沉稳不起来了。这道真符是只有历代天师才能知晓的天师道最高秘密,但除开张道陵之外,历代天师也从未见过这据说衍化出天师道法的至宝。他从登上这天师之位的时候就已经在梦想着这个东西,花费了无数精力与资源去四处打听,稍有端倪和可能性的线索也从不会放过,只要将之掌握在手,不只教中所有在明在暗的隐患皆可消除,他更可以超越历代张家先祖,登上前所未有的高度。

再没有任何顾忌,正一拘神法全力运转,在这荆州一地数百年对天师教,对龙虎山,对‘天师’这个概念的敬仰膜拜所化的信念之力被引动,鼓动起难以言喻海量无匹的天地元气化作雷霆。虽然他自身只是凡人,以道门正统的角度来说这些不过只是外力,但就是凭着这股外力随身,他便有信心将任何对手碾压为齑粉焦炭,就算这只曾随祖师修道,道法境界深不可测的鼠妖也是。

雷光马车的速度极快,只是眨眼之间就已冲到那深不见底的大坑之前,眼看就要刺入那深坑中去,但就在这时张元龄好像听到极微弱的一声破裂之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一道真符就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

没有什么深坑,地面依然是那样,那个年轻道士依然还是漂浮在半空,在他身边,那个被凝固了般地定身住了的白衣女子还是保持着那个伸手去触摸他脸的动作。

刚才的一切根本就是幻象。

“糟”连念头也来得及刚刚升起,张元龄就看到自己这裹挟了万千雷电的洪流撞在了那道士身上,或者说撞在了和那道士合一的万有真符之上。

这般如山如海恢弘如天河雷池的狂雷闪电足以将一整座山峰震成砂石碎末,若是劈在地面,足以将一座有万人居住的城镇中的所有人尽数灭杀,但是触碰到这道真符的时候,所有蕴含其中的威能,力量全都在瞬间消失了。

不是泥牛入海般地消融,而是直接消失,就如同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这漫天的雷光电闪就那样消失了。连那拉着马车的四匹全由雷光天马也在瞬间不见,车身上闪烁的无数金光符箓也在同时暗淡了下来,这花费无数精力和天材地宝打造而成的天师御驾在这一瞬间也变得和一架平平无奇的寻常马车无异。

张元龄只感觉到自己好像一头撞进了一片汪洋无边。莫可名状的大海中去,所有的情感,意识,记忆都在周围的张力下想要无限地稀释出去,一道看似极简单,却又完全无法形容形状的云纹浮现在面前,又好像是在极遥远的地方。正和自己性灵中最根本的一点遥遥呼应。

只恍惚了一眨眼,张元龄就明白了自己该做些什么。那性灵中正勃然而动的正是他先天道法的根本,和太上正一拘神气禁法化为一体的自我真灵。那是正在和更为深远,更为根本的‘根源’共鸣。他只要将这一点自我真灵‘靠拢’过去,将那根源的鸣动慢慢引导得和自身真灵一样,他就能将之掌握。

可惜他并没有这个时间。更没有这个机会。一只纯由金色符箓组成的手指这时候点在了他的后颈脊椎之上。他的所有意识立刻从那无边无际的海洋中退了出来。

那个玄奥无边难以言说的云纹就在眼前,但张元龄心中只有巨大的恼怒和恐惧,还有绝望。他能感觉到刚才后颈上的那一处触碰不止将他对身体的掌控全数中断,连神念运转都完全被禁锢住了,他就算依然能感觉到虚空中由整个荆南之地的龙虎一气拘神大阵所运转凝聚出的信仰念力,却是再也无法去引动分毫。

“我之前对你儿子的时候便说过,张家子嗣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不过你之前有句话说得倒是不错,这积累千年的道门信念之力毕竟不是你的。你有千万分的力。胜过老道百倍又如何了?老道岂会和你硬碰?若是你有御宏小子那般的境界修为,我还真没办法用障眼法瞒过去。幸好你在道法上的境界远没有权谋手段上的境界高。”

地灵师的脸上再也不见丝毫阴霾,原本苍冷漠的脸上也忍不住泛出一丝轻松和得意。他放下了手,那只点中张元龄后颈的手指化作片片金色符箓在空中消散。就算趁着这样营造出来的大好良机,要完全制住足可以调动天下道门信仰之力的当代正一教主也绝不是什么轻松事,换做是其他人,就算修为再高也不一定能办得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