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六十四章 人道(八)

第六十四章 人道(八)(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荆南,龙虎山,天师府。

张天师正站在后院的凉亭之中,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垂髫小童诵念道经。那是他的两个儿子,不过却是庶出,按照教中的规矩,年满十岁之后就要送下山去了,只有嫡子才能留在山中学习道法。

就算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张天师脸上的神色依然是那么的庄重严肃,一双眼睛中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或者说他并不愿意让人看出来。他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垂在腰间,腰间的手中捏着一只挂在腰带上的青色玉佩,修长有力的手指在玉佩上缓缓滑动。

张天师身后站着四名小道童,都是垂手默立在那里不动。张天师已经在这亭中待了半个多时辰了,他们也就在这里站了半个多时辰,除了呼吸之外和泥塑木雕没两样。

香炉中的香料燃到了尽头,一名道童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将里面的余烬清楚,然后重新放入新的龙涎香块,每个动作都是轻柔规矩,丝毫不差,没带出一点多余的响动,就算比起任何世家中久经训练的下人侍妾都不见得差了。他们都知道天师最重威仪和气度,最是见不得一点差错和俗气,能站在天师身后,他们都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去苦练。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盛装妇人快步走来。虽然张天师肯定已经听到了这脚步声,也知道是谁,但离他最近的一个道童还是上前躬身说道:“启禀天师,是夫人来了。”

张天师轻轻地嗯了一声。没什么举动。这道童退到一旁也不再言语了。

妇人快步走到了亭中,先是不满地看了远处的两个小童一眼,冷哼了一声之后便举手挥了挥:“你们都下去吧。”

四个道童却没有动弹。依然如泥塑木雕一样怀抱拂尘静立在旁。直到张天师摆了摆手,他们才一起躬身退下。

“哼。一阵子没回来,这山中的规矩倒是越发多了。”盛装妇人很是不满地瞪了张天师的背影一眼,一点都没有客气。

张天师终于转过身来看着盛装妇人,脸上依然是没有什么表情:“夫人今日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么?”

“自然是有事。张元龄我问你,为何恒亮孩儿还没有回来?前几日他是否有传讯符鹤回来?你为何不对我说?”妇人双眼一瞪,怒斥着张天师。她的脸上依稀可见年轻时的几分清秀。但现在为了掩饰脸上的皱纹和衰老而刻意扑上的厚厚水粉胭脂,还有一身盛装打扮却令她看起来分外怪异。

张天师淡淡道:“他想随着御宏师弟磨练一番,才以符鹤传讯回来告知于我。这本是小事,又有什么好说的了?”

“小事?”妇人的声音一下拔高了不少,怒吼起来。“张御宏身边的何曾有过什么小事了?你居然让恒亮随着他一起去云州深山里?那神木林的地方有多凶险你也不是不知道,就是张御宏自己也不敢说来去自如。你竟然让恒亮跟着去那等险地?这好不容易平安走出来了。却不快快回山在外面搞什么鬼?”

“还有,前些日子山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听说你和张御宏都是丢下旁人速速赶回来的,他居然将恒亮孩儿他们丢在那妖孽出没的云州深处?幸好还没出什么事,要不然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远处念书的两个小童也终于听到了这边的声音,侧过头来看了看,便很有默契地收拾起书本转身默默离开了。妇人的声音传出老远,凡是听见的人都很自觉地装作没听到,然后转身很快地走到真正听不到的地方。

天师夫人是张天师的远房表姐。也曾是张天师的师姐。而当她还是师姐之时,她父亲在龙虎山中还是三位最有实权的执事长老之一。而那时候的张元龄还在正阳殿中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值守弟子,除了修道上还算有些天赋之外毫不起眼,性格也寡言少语。也是自从和这位师姐结成道侣之后得了助力,这才渐渐起势,在山中占得了一席之地,最后从一众张家子弟中脱颖而出坐上了这天师之位。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位天师夫人的眼中,张天师就永远没旁人眼中的那么威严那么了不起那么深不可测。而自小娇生惯养作为大师姐养成的性子也不大招人喜爱,在山中的时候除了几位亲厚的长老师叔,几乎没人喜欢她。

这样一位天师夫人自然不大适合留在龙虎山上,所以张天师登上天师之位不久之后这位天师夫人干脆还了俗,搬下山去买了个几处庄园过她的逍遥日子,只有偶尔才上山来。不过山中上下都知道张天师最为念旧,即便是这样也对这位夫人一直礼敬有加。

面对夫人的厉声责问,张天师神色如常,只是转过身去看着远处淡淡地回答:“恒亮如今也长大了,正是该去外面历练的时候。要说危险,江湖事哪里有不危险的?又不是只有他一人前去,几位师侄也是去了的,正是要经历些风波见识些世面才能锻炼出才干来,御宏师弟能有如此修为和名声,和他早年行走天下斩妖除魔的经历分不开。若只是缩在山中,或者只敢在荆南一地行走,那就算再有多高的天分也只会成个废物。我已给他足够多的符箓防身,当无大碍。”

天师夫人一顿足怒吼:“我才不管那许多!若是出了个意外怎么办?我只要恒亮平平安安地就好!”

“慈母多败儿,你当甚戒之。”张天师头也不回,还是看着远处,声音依然平淡,只是眼中有一层异样的神采。“这世间哪里又有什么真正的平安了?若不能磨砺出真正能独当一面的心性和本领,迟早也只是别人的拖累。难道还指望着旁人来庇护他一辈子么?”

“旁人?你可是他爹!”天师夫人像一只发怒的母狮,差点就要扑上来撕咬。张天师转身过来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蕴含的气息立刻让她站在了原地。她终究不是真正的山野蠢妇。明白面前这人并不真的还是那个需要仰仗她和她父亲鼻息的人。

“好,好,好。”天师夫人怒极反笑,后退了几步。看向刚才那两个小童远去的方向,眼神中全是怨毒。“我明白你是想什么,你是嫌我娘两个碍着你了。南宫家和李家给你送来的女人都已经替你生下了张家血脉,你有的是选择。是么?”

“住嘴!”

张天师猛地一声怒喝。天师夫人给震得目瞪口呆,在她的记忆中这还是前所未有的事,眼前男人面上终于挂上了怒容。眼底深处不知是什么东西正在沸腾,那是她从没见过的模样。

“恒亮终究是我儿子,你难道不明白么?”张天师一字一字地将这话说出来,面上的怒容才慢慢消散。或者说重新隐没到了那张肃穆威严的脸下。

天师夫人愣在原地。半晌之后才缓缓回过神来,眼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喘了几口气,再开口问:“那你总该告诉我山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次上山来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问其他人他们总也不说。张御宏这次被你急匆匆的召回又急匆匆地派出去,定是有了什么急事。”

张天师也默然了一会,缓缓摇头:“既然夫人你已还俗下山,那山上教中的事你便不要再过问了”

就在这时候,一阵奇异的嗡鸣声骤然响起。然后啪啪两声,吊在天师夫人胸间的玉佩突然碎掉了。

同时碎掉的。还有张天师之前一直在抚弄的,挂在腰间的那个玉佩。而且这两个玉佩分别是一龙一虎的形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