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六十章 人道(四)

第六十章 人道(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当两个犬卫带着罗圆圈一起冲入城中天师观的时候,云通道人吓得几乎要发抖。

之前南宫无忌一击之威几乎贯穿了半个宏景县城,将沿途的屋舍建筑毁得一干二净,最后将天师观的后院炸烂了一半,这才耗尽了力量。而直到这时候,东门那边不时传来的响动还依然惊天动地,云通道人知道是张御宏和人在那边动手,却根本连赶过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当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只是从刚刚开始那一声表明身份的怒喝开始他就猜出了这些敌人是什么身份,只是出于这个身份他也不想去惹,更不敢惹。

直到这时候,眼睁睁地看着两个黑衣人旁若无人地冲入道观,他更从那矫健的身手和阴沉的气质上肯定了自己猜测,只是身为天师教在这县城中的镇守道人,他还是必须鼓起勇气怒喝一声:“何方狂徒,胆敢擅闯我天师道观?”

“影衫卫奉命办事,闲杂人等避让。”一个黑衣人瞥了他一眼,只冷冷地丢过去一句话,

态度言语皆很无礼,云通老道却是心中松了一大口气,对方摆明了身份那就有了台阶,影衫卫再和天师教不对付,毕竟是朝廷官面上的力量,他立刻转身就走,只匆匆丢下一句:“那便不奉陪几位大人了。”

没有理会这油滑怯懦的老道,两个黑衣人的在这院落中用飞快的速度四下查看走动,速度虽然快得像是在这院落中来回奔跑,但行走动作间的章法严谨有度,显然是一种极有效率的搜索方式。

终于,一个黑衣人在冲入一间看似最精美的房间之后动作一停,鼻子耸了耸深吸了两口气,眼中的精光顿时爆射,沉声喝道:“发现了,是水巡使的气味!”

另外一个黑衣人立刻也冲入房中,但是也只在门口便站立不动,显是怕破坏了这屋中的痕迹,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房间也急声问道:“水巡使来过这里?”

“不是她本人,气味很淡,而且夹杂着另外一个人的味道。”这不断耸动鼻头的黑衣男子有一个巨大的鼻子,看上去和面孔模样都有些不协调,上面一直带着一层油汪汪的色彩,让人看上去感觉那好像是一个刻意安上去的什么道具而不是原本就长在上面的器官。这男子微微沉吟了一下,似乎在分辨品尝这气味中的内涵,再沉声将自己辨别出的说给同伴:“这是个和水巡使交合过的男子,身上才带上了水巡使的气味。他和水巡使交合之后不超过十二个时辰,而且在这屋中至少停了小半个时辰。从体味来看微微有衰老之状,血气却依然充沛内敛,该是个五十岁上下修为尚可的男子。这屋该是刚才那老道久居之所,之前又有个少年来暂居过数日的样子。”

另外一个黑衣人一边听着一边蹲下仔细打量着这屋中的种种情状,也出声补充:“两人坐在那里似乎是谈论了不短时间,从位置来看那有水巡使气味的男子是少年的长辈。”他的目光从地上一直扫视到门外:“然后他带着那少年出去了找刚才那老道问个明白。”

被两个黑衣人抓住询问的时候,云通老道当真是又急又怒又怕,但只犹豫了几眨眼的时间,他还是老老实实将刘洪德和张恒亮的情况交代了出来。听完之后再询问了几个问题,一个黑衣人就拿出个形状古怪的哨子用力一吹。云通老道和院中呆站着的罗圆圈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另一个黑衣人却皱眉捂了捂耳朵。

片刻之后,另外两个犬卫的黑衣男子便先后出现在了道观后院中。

“发现水巡使的踪迹了。这个天师教的道士该是被她所操控,哄骗了张元龄的儿子出去。”

“来不及禀报无忌大人了,直接追上去。”

“若是水巡使有了帮手,我们四人不一定能将她拿下,需要召唤一名虎卫来帮忙么?”

“不需要。无忌大人说了,我们的首要任务把罗三当家带到她面前就是了。其他所有的都在其次。”

“我们好像被人吊住了。”一个后来的黑衣男子忽然说。

“什么人?”

“不知道。内行,暂时甩不掉,没有表现出敌意。需要留下两个人拦截么?”

“任务优先。这时候还敢吊上来的不是泛泛之辈。无须节外生枝完成任务为首要。”

短短的商议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之后,四个黑衣人都转身过来,不约而同地都对准了正在悄悄往外跑的云通老道。还不等云通老道下定决心是该跑该求饶还是该反击,十多枚剧毒的暗器就扎进了他的身体,然后一个黑衣人的拳头就将他的脑袋砸成了烂西瓜。

丢下云通老道的尸体,黑衣人带着六神无主的罗圆圈冲出了道观。以他们那久经训练后还用种种秘法锻炼过后的能力,很轻易地就找到了目标在路上留下的痕迹,接下来追踪两个毫无防备戒心的目标,对他们来说比吃饭喝水更简单。

###

宏景城中惊天动地的响动张恒亮没有听见,因为当张御宏和南宫无忌和动手的时候,他已经远离宏景城二三十里之外了,沿途的几个树木茂密的丘陵也将声响消弱到了最小,至少凭他的感知没有听到。

他是跟着刘洪德一路前来的,原本以为只是离开宏景城就行,但刘洪德却带着他一路南下,一直走了小半天还没有到达他所说的地方。不过张恒亮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耐烦的,这一路走来他和刘洪德师叔相谈甚欢,简直有点相逢恨晚,不,应该是相知恨晚的味道。原来这位刘师叔不止见识广博,言语风趣,更是一位用情极深的性情中人,这一路来和他谈论的这些话题真是让他有茅塞顿开,知音难寻的感觉,如若不是师门辈分在那里,换做是了个其他人,他还真的就要与之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异姓兄弟了。也不知道以前这位刘师叔为何刻意要表现出那般刻板无趣谨小慎微的模样来。

“在没有遇到自己心仪的女子之前,便是你自己也想象不出这男女之情会有如此之美好。而当你一旦遇见了,相识了,那女子的一颦一笑便会烙在你心中,你自己都感觉到这世界其实都在绕着那女子转动,这人生中的所有意义便都和那女子联系在一起”

“是极是极,刘师叔所言正是。想不到师叔年轻时候也曾是个用情之人”

“这个么倒也不是年轻之时。呵呵。不瞒师侄你说,我现在便是要带你去见我心仪的那位,顺便便可以帮你向她请教有关师侄你和明月姑娘之间的事。这女儿家的心思么,向来便只有女儿家才最清楚,我们却是雾里看花了。呵呵。”

“哦?那多谢师叔了。师侄我也想看看师叔的意中人到底是何等样的美貌女子。只是不知还有多久才到师叔所说的那处暂居之所?”

“呵呵,快了,前面路边那个小镇边上便是。”

果然再转过了一个丘陵之后,一个规模不大的小镇就在眼前了,而刘洪德带着张恒亮在最边角的一个小院落前敲了敲门。没过多久,门打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俏生生地站在了门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