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五十六章 汇合(四)

第五十六章 汇合(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高空上,罗圆圈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也能飞起来,还飞得这样高这样快。

当然不是他自己飞。除了少数门派的独特道法,一般来说就算是到了先天之境的道法高人飞天也是件不大容易的事,罗三当家的水平就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他现在是坐在一具神机堂的机关鹰上,这才能享受到这极少有人能享受到的滋味。这也是神机堂的机关器械的方便之处,不止延伸了人的手脚,还能让人多出些本来没来没有的肢体。

不过罗圆圈现在可没有一丁点感叹这机关的方便之处的心情,他叫不出声,只是因为一张嘴就会喝一满嘴的风,连呼吸都难。他也根本不是坐在机关鹰上,而是趴在上面,紧闭眼睛,全身筛糠一样的发抖,之前他只是睁眼看了一眼下方的景象就吓得几乎昏过去。如果可以,背后绑着的那面折叠起来的皮囊也真的像那影卫说的那样可以保他安全落地,他真的想干脆就这样闭眼跳下去算了。

但是肯定不可以。因为是南宫无忌大人带他上来的,现在也是南宫无忌正在操纵着这机关鹰朝荆北的一处小城飞去。罗圆圈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得这么急,但是南宫无忌大人既然这样做,他也只有乖乖跟着一起,只能一边闭眼喝着风一边拼命祈祷着快点落地。

机关鹰的头颈处,南宫无忌正站立得笔直,双手虚张,全神贯注地操控着这架机关兽朝前飞去。他现在的操控和普通意义上的操控机关兽完全不同,他不是通过机关背后上的拉杆机括来控制机关,而是直接控制着这架机关本身。

机关兽中作为动力的灵动木早已经释放完了所有积蓄的力量。要搭载两个人在天空飞行,还有这机关本身的重量,需要的力量并不小。即便是最好的灵动木也支撑不了多久。现在带动着机关鹰那一对两丈长的巨大翅膀去鼓扇的力量全是来自于他本人。从他双掌间发出的浑厚无匹的无形罡气作用在翅膀的骨架上,牵扯着翅膀呼扇出巨大的风力反推着机关鹰朝前飞去。他就如一个划桨的人一样。纯粹在用自身的力量带动着这个机关载具和背上的两个人。

这样费力的方式自然也有价值,机关鹰飞行的速度远比最好的千里马更快,高空中也没有山川路途之碍,绝对是如今所能想到的最快的赶路方式,原本就算用快马日夜不停也要数天的路途,大半天之内就可以赶到。

但是南宫无忌还是觉得不够快,如果不是顾忌着这机关鹰的骨架无法支撑,他用的力量至少还会大上十倍。他恨不得速度还能再快上一百倍。能顷刻眨眼间就赶到那个地方。

就在这时,从下方急速射来的一道火光让他一惊。想不到在这数百丈的高空之上还会遇到突袭,这道火行法术来得也是极快,就只是他一怔之间就已经射到了机关鹰的腹下。

不过这种先天之下的法术,在他眼中也就是和毛毛雨一般,就算来得再快也没有什么意义,虚张的手微微一摆,分出的一道无形罡气就如巨锤一样撞在了飞射来的火矢前面,火矢随即在机关鹰腹下不远的地方临空炸成了一团四散的烟花。

“哪里来的无聊宵小之辈?”南宫无忌的怒喝如怒雷滚滚震荡天际,声震数十里。宛如一个擎天巨人发怒咆哮,这一带山林中的飞鸟四散飞起,野兽也是惊慌奔走。

地上发出符箓的老道好像也吓了一跳:“怎的不是鸟么?是那劳么子神机堂做出来的机关兽?是哪个无聊之徒没事骑只机关兽在天上装鸟儿飞?这般大的声音。去和人吵嘴倒是稳稳地天下第一。”

“好深厚的内力。咋一听好像儒门的浩然气,但如此霸道雄浑又不似人力所能,怕不是简简单单就能修炼出来的。”旁边的独臂老者眉头一皱,脸色多了几分凝重。“难道除了那黄超儿之外,还有不怕死的敢修炼吞天造化功么?”

高空中的机关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鹰身上的南宫无忌也能看出这一道法术没有多大的威力和恶意,大概也就是只能射下一只飞鸟罢了。他没有心思在这时候分神他顾,拉动机关鹰的双翅一鼓,就要继续朝前飞去。

那团被击碎的焰火正在下方的空中四散飘飞。机关鹰这一鼓翅之下激荡起的巨大气流将其中绝大多数的焰火都吹得消失远去,但其中却又有两点极小的焰火在气流的裹挟下反而升了上去。然后一点刚好落在了机关鹰一只翅膀中部的关节上,一点却钻进了机关鹰颈腹下。从两面甲板中的缝隙中飘进了机关鹰的体内。

呼啦一下,机关鹰再度鼓翅,足有两丈长,数尺宽,以特制兽皮绷制的翅膀以近千斤的力道推动下方的气流反激起自己的身躯朝前推送,但格拉一声,那刚刚被火星沾染上的翅膀忽然从关节处折断了开来,赫然是刚才那一点火星恰好在连接支架最为受力的一点上烧灼出了一个小小伤痕,正在全力鼓动的翅膀居然吃力不住,就这样折断开来。

翅膀一断,机关鹰的身体随即也猛然一歪,然后就打着旋朝下落了下来,上面闭眼趴在的罗圆圈也终于再也忍不住,发出声嘶力竭杀猪一样地惨叫。

一声怒喝再起,半空中的机关鹰下落之势猛然一缓,赫然是南宫无忌发力强行拉住了机关鹰的旋转,虽然还是在不停朝下掉落,但总算勉力维持住了平衡。

然而这勉力的平衡也只维持了数息时间,随着机关鹰在罡气风力的挤压拉扯下发出了几声不堪负荷的吱嘎吱嘎声,终于从胸腹中裂开来,无数的机关零件四散落下。这种飞天的机关兽因为要尽力保持体轻,所用的材料都是尽量精简,这也不是用来碰撞硬战的玩意。更不会有多结实,这一损伤尽然就造成了整体架构的崩溃。

在罗圆圈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中,南宫无忌一把抓住他扔了出去。同时罗圆圈背后折叠在一起的皮囊也被抖散,迎风展开成了一顶帐篷模样的大伞。一下扯住了罗圆圈的急坠之势,让他能顺着风势缓缓飘落。这是神机堂近来开始为这种飞天机关兽配备的急救道具,毕竟能将人带上百丈高空的机关,一旦出事便不是闹着玩的。之前正是因为一出故障便是必死之局,这种飞天机关在军中已经越来越少有人敢用,这才有兴起有这种道具来。

南宫无忌背上却没有这种东西,因为凭他的修为根本用不着,而且他就算有现在也根本不打算用。将罗圆圈一把丢开之后。盛怒之下的他就如一颗流星般朝着地上两个老者的方向飞坠而去,在这正是分秒必争的紧急时候却莫名其妙遭了这样的无妄之灾,已是将他满腔的急火点燃成了怒火。

“找死!”人离地面足足还有近百丈,南宫无忌已经发出一声震动天际的怒喝,一掌遥遥击向了老道和独臂老者。

犹如天崩地裂般的巨大罡气铺天盖地压下,以老道和独臂老者为中心,一个方圆十多丈的巨大掌印中所有的树木花草全部倒伏折断,站着的两人好像巨人手中的蝼蚁,下一刻就要被压成粉末。

“咦?高手啊。”老道大惊失色,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而独臂老者眉头一皱。眼中精光爆闪,手已抽出腰间斜斜插着的那只木棍朝天迎着这一掌轻轻划出。

无论怎样看,老者手中这都只是一只随处可见平凡无奇的木棍。好像就是个小孩都能信手折断,老者却拿来面对这足以排山倒海莫可能沛的巨力,简直就好像疯了一样。

轰隆一声巨响,泥土纷飞,外溢的劲风如爆炸一样夹杂着树枝草皮如暴雨狂风席卷而过。泥土树枝散去之后,一道方圆十多丈,三尺多深的巨大掌印已经硬生生地印在了山地上。但是在这掌印的掌心位置,有一道小小的凸起,落拓老道和独臂老者居然还是平安无事地站在那里。看起来连汗毛都没伤着一根。

这一片小小的凸起地带两头细长中间略宽,从上到下看起来就好像这掌印中被划出的一道小小伤口一样。造成这般景象的正是刚才独臂老者用手中木棍那样轻轻的临空一划。

南宫无忌已经落到了不远处站定,原本的暴怒已经随着刚才的那一掌发泄了出去。现在他的神色很冷静,鹰隼一般冷静尖锐的目光盯着独臂老者,低声问:“徐正洲?”

“你是哪位?居然认得我徐老爷子,我徐老爷子却不认得你。”独臂老者却是微微一晒,神情轻松地丢掉了手中的木棍,那木棍一离开他的手便化作了一片碎末随风飞散。

老者弯腰在脚下扯了一大把青草在手中轻轻一抖,那些青草就如有生命一般自动扭曲纠结,转眼间就成纠缠汇聚成了一根棍子,长短大小和老者刚才丢掉的那只仿佛,原来那当真是一根不知从哪里随手捡来的木棍。

而这独臂老者,就正是曾在豫州南宫宅中,受过何姒儿和南宫同邀请赴宴的点苍派徐正洲。

“晚辈南宫无忌。敢问徐老爷子和那位道长在此处拦下晚辈有何见教?”南宫无忌拱了拱手,言语间用的纯粹是江湖口吻。徐正洲辈分极高,他自称晚辈也并无不妥。不过言语声调中那种纵横捭阖,仿佛天下尽在掌握中的气势并没有弱了半点。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南宫副指挥使大人。难怪敢大摇大摆地修炼吞天造化功,刚才那一掌还有几分破碎魔劲的招意。换做是其他人这般修炼,就算运气好不练死练疯,恐怕也早都被抓起来处死了吧。”徐正洲对南宫无忌以官职称呼,不过语气上也不带什么尊敬的味道,根本无视南宫无忌身上那种高高在上的威压。

“顺天神策只不过是件不好把握的利刃而已,杀人害人也极易随时反伤自身,但若握在胸有正气有能力驾驭之人手中,却也是弘扬天下正道的利器。”南宫无忌自然之极地淡淡回应道,随即将刚才的问题再问了一遍:“晚辈有急事路过此地。不知徐老爷子和那位道长为何出手拦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