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五十一章 高人(六)

第五十一章 高人(六)(1 / 1)

“夏道友看来是习惯了神机堂弄出的那种品级之分吧?神机堂长于制造机关器物,便习惯把东西好坏分门别类标注上等级,看起来一目了然,这些年江湖草野之中确实也习惯了这种法子。但这实际上只是匠人为图方便的权宜之计,将原本繁复的事物简单化,说白了是个蠢法子,也就只能用在死板的器物之上还罢了,先天之上涉及天地大道的境界微妙玄通,广博无极,道德经言:道可道非常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连道尊佛祖都无法言说,他们又如何怎能用那般死板法子就能一言概之?”

“原来如此。难怪不少名门大派的高手对这等分级法不屑一顾。我还道是神机堂的品级划分有些偏颇不公,原来是这样。”小夏点头,不过对于这种已经广泛使用了十多年的分级法子,他也确实觉得是有道理的。“但对中下品的道法符箓,划分得还是颇为公正的,否则也不会将此法传播得如此人尽皆知。”

张御宏也点头:“神机堂前后花了十多年,聘请了成百上千位各派道友来评断,自然还是有些道理的。而且他们此举应该是另一个更大的计划的其中一步,说不定便是想要以机关格物之术来真正的开宗立派,创立一门全新道统的意思,可见那方芷芳眼界极高,这些年能将神机堂发展得如此欣欣向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后天‘术’,‘器’。皆已定型,自然能以格物之术来划分个清楚明白,但涉及天地法则。乾坤运转之道,却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那些被神机堂聘请而去评判的道友大多未入先天,即便是有几位到了,但熟悉的也只是本门心法所涉及的境界,虽然也是竭力用心,评判出的先天道法品级总的来说也确有几分道理,但终究是盲人摸象。所见极为有限。”

“那难道先天之上的道法就没高下之分了么?”

“高下自然是有的。各门各派的多年传承,无数前辈心血所聚岂是等闲?不过法术再如何巧妙,终究也是依靠着自身与天地共鸣。所以高下之分本质上并不是法术,而是施用法术之人。这也便是先天之上境界越是高明,法术越是神奇之故。譬如当日我以四灵法相镇压五行,也就是那蛇妖境界未入先天。才没有丝毫抵抗之能。但若是换了五行宗一位入得先天的长老,便能与之抗衡,只能令之施法有所阻碍罢了。若是神水宫宫主,天火派宗主之类深得五行真髓,几乎就能与五行合一的人物,那我那四灵之相就如皓月旁之萤虫,不值一提了。”

“张真人应该不会说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吧?”

张御宏微微一笑:“五行法术传承自洪荒时代,五行运转更是天地大道。故五行道法古朴直接,携天地大势用以攻伐威力奇大。但我天师教张道陵祖师借无数先贤洞明天地宇宙之理。顺应人道大势创下的天师道法,妙用之广却又不是五行道法所能比拟的了。”顿了一顿,他又面色一整,摇头对小夏说:“夏道友也万万不可以争斗之上孰强孰弱来评断道法高下。天地大道之法,焉能如好勇斗狠之徒手中用以拼斗杀戮之器一般,以谁利谁强来论证高下?那比之神机堂所评定的品级之分更为不堪。否则若只论攻伐之利和实用之效,魔教当年以人欲为本所创的至高宝典顺天五神策当为世间第一。破碎魔劲破碎万物之利,吞天造化功吞噬生灵之力为己用之厚,便是五行道法也难以比拟,即便是排名最末,不以争斗见长的极乐心经与弥天鬼咒,也是足可掀起万千人心,颠覆一国的法门。但你可敢说,那便是天地宇宙间的无极大道么?”

“那”小夏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发晕。“这先天之上的境界到底是该如何来看”

“你现在没法看,也不用看,因为你还看不见。而我看到的却也不能对你说,因为那是我看到的,和夏道友你无关,现在说与你听反而会歪了你日后的眼。”

张御宏双手朝中间一合,一声轻响,那不断循环往复的水汽和茶盏混杂在一起碎成一团细微至极干湿混合的粉末,然后下一瞬间,虚空中仿佛有一到金色电光构筑的云纹一闪而过,他再分开手掌之时,手中依然是那个装满了清水的茶盏,好像没有丝毫改变。

小夏扶住下巴若有所思。他知道张御宏并不是故弄玄虚,这也不是学那些老和尚打禅机,而是到了那种高深玄妙之处,言语实在是没有什么作用,反而只能误导。后天上的功夫,只要有毅力肯努力人也不傻,那终究都能慢慢练到,但是先天之上的境界任随你是出身何等的大派名门,有多深厚的积累传承,都要靠自身的悟性和际遇。这就是即便龙虎山净土禅院这等门徒遍天下的宗派,唐家这等专注于人才培养,积累深厚无比的世家,先天之上的高手都是极宝贵的人才。而有些没什么师承奇遇的江湖浪人,反能借着努力和自身悟性得窥先天之上的境界。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张御宏将手中的茶盏端到嘴边浅浅地喝了一口,缓缓说道。“后天‘术’‘器’之用,本质是‘法’,而‘法’之用,本质便是‘道’了。”

“而道在何处?便在你自己脚下。所以到底先天之上是如何景象,夏道友便无须多想,当你自己能看到之时自然便能看到。而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张御宏随手轻轻一放,又好像是一丢,手中的茶盏就落在了旁边的矮几上,没发出丝毫的声音,一切都自然而然不带丝毫烟火气。好似那茶盏,那矮几,都是各自在翩翩起舞而又配合得完美无瑕的一对绝世舞者。但偏偏那又根本是一对死物。

“多谢张真人赐教。”小夏长吸一口气,站起来一揖到地。张御宏的这一番论道对任何一个修道之人来说都是万金难得,说不定就算龙虎山中也没有人享受过这待遇。虽然他并没有能完全听明白,但隐隐能感觉到和他在茅山听到的何晋芝所说的有什么共通之处,心底深处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正在勃勃而动。可以肯定,若是有朝一日他也能有机会进入先天之境,今天张御宏的这一番话功不可没。

不过感激是感激。惊喜是惊喜,小夏自己也还记得,今天他来这里找张真人问的可不是。或者不单单只是问这先天境界,而是还有更重要的问题。他凝了凝神,问:“我还有一事问张真人,当日那地灵师最后所用的是何道法?竟有掌控天地间一切的威能。令我有身如蝼蚁。生死由人的感觉。我也知那绝非气势所造成的错觉,而是当真如此。当时若不是那地灵师自身法力枯竭,动念之间就能让我们三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也叫我心生恐惧,感慨万千,也是由此才感觉先天之上的道法实在玄妙莫测,匪夷所思。”

张御宏想了想,看向小夏叹了口气说道:“那是太上正一弥罗万有道尊神临,可算是我天师教中最为高深的道法。纵观如今天下。大概也就只有地灵师能仗着阳神法体之妙能用出这道法术。这是连我也事先没有料到,因为地灵师本身境界并不足以驾驭这等这无上法门。强行施用的代价便是有可能会消耗那阳神法身的部分根本,可见夏道友当时你确实将他彻底激怒了。他是想将你们三人彻底打杀,说不定还想顺带试探我能有什么应对之法,这才不顾一切用出这道法术。”

随意打探别人他派道法之秘无疑是件很犯忌讳的事,但小夏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那不知可是天师道中最为近‘道’之法?”

张御宏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看着小夏点了点头,声音中已经有了几分赞许之意:“能问出这问题,夏道友果然聪颖。”他低头默然了一会,似乎是有些犹豫,又像是在考虑什么,最后还是缓缓说道:“涉及师门根本,我也不好多说,只能如此回答夏道友:那只是最近我天师道之‘道’之法,也终究只是门法术罢了。”

听着张御宏的话,小夏心中禁不住升起一阵感激之意。尽管说得很模糊,这回答已是足见对他的信任和坦诚,几乎可算是说出了天师道法的根本,难以想象这是名满天下的伏魔真人在对一个无名小卒的对话。不过这依然不是他想要的回答,勉强压住心中的感慨,小夏接着问:“那如何才能对抗这等无上?我看连十方神僧也无丝毫抵抗之力。他所修佛法难道还不够精深么?”

“那是我天师道太上正一气禁法所能达到的极致之法,以无上道尊之相运转天地法则,就算地灵师所用的其实有所残缺,但也威能无穷,甚至足以从根本上压制天下间绝大多数道法武功。十方神僧所修的大行普贤妙法虽然也是佛门甚深妙法,但终究还达不到毗卢遮那光照世间经那等至高神通的地步,那就并不足以抵挡。”

“若要正面对抗这道尊神临,至少也需要五行宗宗主那等以身近道的造诣,或者茅山派何晋芝掌教的灵光万法符修为才有资格。若是有人能将魔教的破碎魔劲修到极深境界,也能拼个两败俱伤,而要说到稳而胜之的话”张御宏仔细想了想,缓缓说道:“据我所知,除了西狄狼神那真神之威外,普天之下也许就只有红叶大将军的大自在天子法了。”

“竟然是如此厉害”小夏只觉得心在扑通扑通乱跳。“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么?比如什么上古仙家法宝之类的”

“夏道友怎么也信那等江湖流传的坊间戏言?哪里有什么仙家法宝?”张御宏淡淡一笑。“那些所谓法宝,便是道法汇聚寄托而成之物,说到底也就是上品符箓罢了。不过因为可供先天道法所寄托之物分外难得,而且因为道法之别形态不一,才被不明就里的江湖人以讹传讹,说是什么仙家宝物。虽然其中也有颇多神奇之物,但终究只是借助外物之法,就如神机堂的机关之术一般,任随他再神奇,还能有这造出机关的人神奇么?”

“不过认真来说,也不是没有能压过地灵师的道尊神临的外物。”说到这里,张御宏的面色一整。“譬如净土禅院的镇寺之宝,十方琉璃净世舍利塔。历代高僧加持神通之类的什么也还罢了,关键的是那塔的核心乃是佛祖释迦摩尼的一百零八颗舍利子,真真正正的万法不侵,可降服诸天外道。到了这一步,那也不能再说是‘外物’了。那是驾临于世间诸法之上,真正的近道之法,绝非寻常人力所能御使。那以法术神念,夹杂万千人道心愿凝聚成的道尊法相终究只是虚幻,自然也只能屈居其下。”

小夏只觉得嗓子发干,他张了张嘴,还想问什么,却说不出话来。他下意识地想握一握拳头,试试能不能感受到那掌心的痕迹有什么异状,却又马上忍住了动作,看起来好像手上的筋肉抽筋似的抖了抖。更糟糕的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模样有些不妙,但偏偏没办法控制住。事先他已经预想过很多种可能得到的答案,但这从张御宏口中听到的话还是太过惊人了。

好在张御宏好像没注意到他那有些异样的神色,或者也可能认为他只是对地灵师这道法术的神奇而惊讶失色,只是神色如常地继续淡淡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非不知,只是不语而已。所以对这等远超我辈所能御使之力,我们也无须深究,只是信口谈谈便可。说起来夏道友你此番来得也巧,因为我也正有事想找你问问。”

终于勉力压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小夏连忙说:“张真人尽管问便是。”

“夏道友觉得,地灵师究竟想干什么?”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